王谦发布了这首关于九月九重阳节的古诗之后,就再次接到了赵磊的电话。

赵磊还是贼心不死,想拉王谦入伙。

“老弟,男一的角色,真的不要了?现在投资又增加了,投资额达到了一亿五千万,绝对是国内有数的科幻大制作,一旦大火,可是要影视留名的,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赵磊确定地问道:“我这边马上要开始组建剧组了,演员要先确定下来。我现在可还给你留着呢。”

影视留名?

的确可能留名。

但是,留的是什么名就不知道了。

王谦笑道:“谢谢赵导对我的厚爱了。不过,我是真的没时间!”

赵磊遗憾地说道:“那好吧,那我再另选一个。另选一个的话,我可能就没有这么大的话语权了。他们听说我要找你加盟,所以投资方都让我做主,都希望你能加盟。如果不是你,男一可能就要听他们的意见了,我心里没底。”

王谦:“赵导你可以建议吧,多和他们谈谈。”

赵磊:“就怕他们不给我谈的机会,现在投资已经破亿,这么大的投资,制片方还是不放心完全交给我。要不,老弟你来客串一把?没时间演男一的话,来客串一个戏份少的角色怎么样?”

客串?

算了。

王谦哈哈笑道:“赵导,您就别再说这件事了,我是真的没时间。而且,您觉得,我第一次演戏,会去客串一个小角色吗?”

赵磊一愣,随后恍然:“抱歉,是我没考虑周到,你别介意,当我说梦话呢吗,没睡醒。”

他只想着拉王谦入伙,却是忘记了,现在王谦是什么咖位?

哪怕还没有一张真正的专辑发行,也没有一部影视剧作品播出。

但是,将近两千万歌迷粉丝在那里摆着呢!

就算没有经纪公司帮忙操持。

但是这种咖位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去演一个小角色。

赵磊这样的邀请,如果是其他这种粉丝数量级咖位的存在,可能就生气了,这是明显的看不起人了。

王谦对此也并不介意:“没事,我知道赵导你的心情。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吧,以后再不提了。”

赵磊:“好,以后再不提了。那我去忙了,联系一下你的学弟刘继峰。”

王谦:“祝赵导新片大卖。”

赵磊:“哈哈,借你吉言。”

挂了电话!

王谦放下电话。

那边秦雪荣也醒了,穿着睡衣,空空如也,还迷迷糊糊地走过来趴在王谦的背上,双手搂着王谦的脖子,在王谦耳边说道:“这么早就起来,不多睡会儿?”

王谦伸手捏了捏秦雪荣的下巴,笑道:“睡不着就起床了,要不你再多睡会儿。”

秦雪荣摇头,笑道:“不,我要看你写诗。”

王谦一愣,随后遗憾地说道:“刚已经发出去了。”

秦雪荣一下子清醒过来,嘟嘴郁闷道:“怎么不叫我呀。”

王谦微笑:“不是想让你多睡会儿嘛,大家一晚上给我送上了一千五百多万的下载,我只能先发布了。”

一晚上一千五百多万下载数据?

秦雪荣也瞪大眼睛,表示震惊:“一千五百万,这么多?”

王谦点头表示确定:“嗯,所以,我就先发布了。”

王谦操作膝盖上的电脑,刷新了一下千千静听的后台数据。

只见,大地的下载数据再次提升了一截。

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再次涨了两百多万,已经超过了一千七百万,过两千万估计也就是个把小时的事情,或许今天就能把千千静听的注册用户一网打尽,后面就是吸引新用户注册充值下载了。

秦雪荣一下子精神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点开了王谦的微博,看到王谦刚刚发布的古诗。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秦雪荣轻轻读了一遍,在王谦耳边喃喃说道:“感觉还不错,虽然我不专业,但是一般我读一遍就感觉不错的作品,那肯定都是好作品了,厉害。”

秦雪荣翻看了一下几个文学圈子里的评论。

雪漫。

唐河鹏。

以及其他几个,基本上都是好评!

不过。

秦雪荣一下子看到了评论区内有人说郭壮壮?

好奇地搜索了郭壮壮的微博。

“嗯?老公,你看。”

秦雪荣瞪大眼睛,看着郭壮壮的微博页面,略微吃惊,将手机递给王谦。

王谦看了一眼,也是惊讶。

这郭壮壮,还来公开挑衅自己?

上次在浙大讲课教育了一番,王谦以为郭壮壮再也不用敢在自己面前跳了。

没想到……

他这是在蛰伏,然后找帮手呢?

这首醉花阴!

王谦看了看,就知道绝对不是郭壮壮写的,明显不是郭壮壮的水准,至少比郭壮壮高了两个水准之上。

写小说,编剧,以及抄袭方面,郭壮壮可能比较专业。

但是,在古诗词领域,郭壮壮也就勉强算是入门,比普通人强点而已。

而这首醉花阴,与那些历史名作相比,肯定还达不到名作佳作的级别,但是放在现代社会,尤其是现在这个文坛凋零的时代,也算是一首难得的好作品了。

秦雪荣看了看,轻声说道:“这首醉花阴好像还不错,我读起来感觉还可以。”

王谦点头:“嗯,还可以,应该是一个女作者写的,婉约词风格很浓郁,女性视觉明显。”

秦雪荣:“那咱们不理他?”

王谦笑了笑:“为什么不理他?你是怕我输?”

秦雪荣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想,你刚发布了一首作品,可能没思路,没灵感呢。创作这种事,哪有随叫随到的。郭壮壮名声不好,上次还被你在浙大课堂上教育了,现在跳出来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你不理他也没人会说你,你的粉丝可能还会去喷他呢。”

王谦轻声说道:“我当然要理他,郭壮壮这种人,跳出来一次,我就打死一次,让他不敢再我面前跳。”

说着,王谦的手就在键盘上写了起来。

对付如记忆中郭大四同类的郭壮壮,王谦可不会手软。

虽然同样是圈内人,王谦对郭大四也是讨厌至极。

……

李青瑶和杨钰两人早上起的也很晚,一起随便做了点早餐。

杨钰操作着平板电脑放在两人面前,一边吃一边说道:“王谦的新歌,一晚上就超过一千五百万下载,现在已经过了一千七百万了。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追捧他,过一会儿可能就过两千万了,单日过两千万下载,这在以前想都没人敢想。”

李青瑶轻声说道:“你不也下载了?把王谦的歌和腾飞其他人的歌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杨钰:“我知道差距很大,但是还是太夸张了。千千静听只是一个新平台呀。王谦要是在腾飞发歌,数据不是会更爆炸?”

李青瑶点头:“那是肯定!”

杨钰:“可惜,他和腾飞闹翻了,看不到他究竟能创造什么奇迹了。他在千千静听的确有绝对的号召力,但是一天就把潜力耗尽了,后面的提升和今天比,可以忽略不计。对了,看看他的微博,发作品了没。”

杨钰点开王谦的微博!

看到上面已经有一首新作。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杨钰停下吃饭的动作。

李青瑶也停下了吃饭的动作。

“貌似还可以。”

杨钰自我感觉地说道。

她又看了看几个文学圈子的评论,都是好评。

不过!

她也看到了郭壮壮的评论:“这个郭壮壮,还跳出来?真是脸皮厚。”

李青瑶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厌恶。

她见过郭壮壮,那时候她还不怎么出名,郭壮壮想要她的联系方式,承诺将来小说改编拍摄之后,给她女主角,被她拒绝了。

她知道郭壮壮的目的,所以直接拒绝,不给任何机会。

而且,她也知道,郭壮壮所承诺的八成是空头支票。

这种事情,在圈内很常见。

很多刚入圈的新人都被这种空头支票给骗过,然后被白白睡了,还不敢说,因为害怕得罪对方。

下一刻!

杨钰惊讶道:“王谦回复了?”

李青瑶好奇地问道:“回复什么了?”

杨钰将平板转给李青瑶一起看,眼中满是惊讶。

……

山城!

萧冬梅叫住了郭壮壮:“你念念!”

郭壮壮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萧冬梅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贪婪,随后被迅速隐藏,立刻语气带着一丝激动地念道:“王谦发了一首同样是醉花阴的古词。”

萧冬梅转过身来,看了看郭壮壮,然后来到案台前,拿起毛笔,沾了沾砚台上还没干的墨,手持毛笔,稳稳地悬停在白纸上,淡淡地说道:“念!”

郭壮壮来到案台前,念诵道:“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郭壮壮轻轻的念着,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仅仅念了这几句,郭壮壮就知道,这是一首上佳的婉约词,而且是绝对的女性视觉,以及女性的用词风格。

他不禁心中惊奇!

这王谦,一个大男人,以女性视觉去写婉约词,也写的这么好?

萧冬梅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和欣赏,握笔的手腕却是稳稳当当的,笔走龙蛇,迅速在白纸上写下了一行工整的小楷,将郭壮壮念的句子都写了下来,然后淡淡地说道:“继续念!”

郭壮壮点点头,继续念道:“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嘶!

念完。

郭壮壮都沉默下来,深呼吸了一口凉气,以此来压制心中的震撼。

这首词!

以他的专业视觉,自然能看出,绝对是上佳的作品,不输给那些青史留名的古词了,也不输给王谦之前写的古词作品。

都是有成为传世佳作潜力的!

这家伙!

真的不是人!

郭壮壮心中颤抖,有些后悔这次找萧冬梅了。

而萧冬梅,依旧手腕沉稳地一口气将剩下的词句写在了白纸上,缓缓放下毛笔,站在案台前,看着白纸上自己亲笔写下的婉约古词,沉默下来。

郭壮壮压下心中的震撼,小心翼翼地看着萧冬梅,轻声说道:“冬梅,要不,我把刚才发布的微博删掉?反正,我的名声也不怎么好,每天都有一大群人黑我,删掉微博我再保持沉默,也不会有更多的人喷我。”

郭壮壮看到这首作品,不敢正面硬刚了,想的是自己背黑锅,保全萧冬梅,反正他债多不愁。

萧冬梅双眼没有离开过白纸上的作品,听到郭壮壮的话,才撇了郭壮壮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以为,你发了我的作品,别人看不出来吗?”

郭壮壮尴尬一笑,然后拍着结实的胸口肌肉:“没事,反正你不承认就行了,一切我来扛。”

萧冬梅语气依旧平静,直言道:“我没你那么不要脸。”

郭壮壮再次露出尴尬而不是礼貌的笑容:“是,冬梅你和我不一样,那你要怎么做?”

萧冬梅眼中满是如水一般的柔韧,视线依旧停留在白纸上,语气很轻,却掷地有声:“我写,你发!虽然,我不如他,但是,我不会放弃。正好,我前几天刚写了一首婉约词,是我这几年写的最好的一首。”

郭壮壮眼中闪过惊喜:“好,冬梅,谢谢你了。”

萧冬梅将写了王谦的醉花阴的纸缓缓收起来,在旁边放好,然后轻声说道:“你不必谢我,今天之后,我就不认识你了。我不是为你,而是为了和他好好交流一下。我前几天写的这首词,本身就是在他的作品影响之下有了灵感才创作出的,算是我在古词领域的巅峰之作,哪怕依旧不如他,我也想请教他一番。”

“他,算是我的半个老师。”

萧冬梅说的很认真。

郭壮壮稍显无语。

文学圈内如萧冬梅这样的,真的是独一号!

想什么,说什么。

经常面无表情,用最平静的语气,说着最气人、最狠的话,也能说出自贬的话。

如果不是郭壮壮被喷了几年,心理素质超强的话,哪怕萧冬梅美的无可挑剔,他也不想来当舔狗。

现在,他知道自己当舔狗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过,郭壮壮心中对萧冬梅也有些佩服。

公开承认自己的作品是在对方的作品影响之下有灵感才才创作出来的,还承认对方是自己的半个老师!

这样的心胸,在文学圈子里,也是唯一一个。

文人相轻,可不是说说而已。

他郭壮壮明晃晃的抄袭别人的作品,法院宣判了,都可以不要脸的不承认。

更别说是公开承认自己的作品是被对方的作品所影响才创作出的……

没有文人会这么说。

只有萧冬梅敢说。

郭壮壮苦笑说道:“好吧,你写。”

郭壮壮不多说废话了,知道在萧冬梅这里,什么甜言蜜语和忽悠谎言都没有任何意义,对方一眼就能看破。

郭壮壮先在微博上发了一段话。

“王教授的作品,依旧是一贯的高水准,令人惊艳。我朋友也深表佩服,但是还有一首作品想发给王教授品鉴。”

“我朋友说,这首作品是最近研究王教授的作品,突然来了灵感而来,希望能和王教授交流一番。”

发送了出去。

……

此刻!

整个微博上再次热闹起来。

诸多关注王谦的歌迷粉丝,吃瓜路人,以及自媒体们,都兴奋起来。

王谦回复了郭壮壮,并且又是一首作品发布了出来。

“同样是醉花阴,虽然我不是很懂文学,但是我都能看出,高下立判。王教授的这首作品,读着就知道是好作品了。最后一句读出来让人心醉,人比黄花瘦,好心酸。”

“读完王教授的作品,莫名有一种心凉的感觉,这就是代入感嘛?”

“厉害!王教授的才华简直要突破天际了。”

“这首醉花阴,好有感觉!读者就不自觉的辛酸不已,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都想哭了。”

……

唐河鹏教授迅速发表了评论:“没想到,王教授还能写出这样一首上佳的婉约词,简直惊艳!这首醉花阴,不比历史上赵清月的那首醉花阴差了。”

唐河鹏的评论,引起了文学圈内的一片震荡。

因为,这评价太高了。

赵清月可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女性词人,是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留下了诸多脍炙人口的婉约词作品,教科书上就有好几首,可谓是人人皆知的一位大文豪。

唐河鹏,却是将这首醉花阴,拿来和那位历史级别的大文豪的作品相比?

凭什么?

几位文学评论自媒体立刻就反驳了。

“唐教授说的太绝对了吧?评价也抬高了吧?王教授的作品虽然不错,我也还没有细细品鉴,但是凭什么和赵清月相比?他有什么资格和赵清月相比?”

“赵清月的醉花阴在教科书上,每个人都会背,王谦的醉花阴呢?”

“唐教授老糊涂了。”

唐河鹏没有理会这些反驳,也没有删除,发表完了之后,就和白桦在办公室喝茶聊天。

……

京城。

薛振国和雪漫看着王谦发出来的作品,父女两也是皱眉不已!

不是不好。

而是太好!

但是,就是因为太好。

他们才皱眉疑惑。

因为,这是一首完全以女性视觉为主体的婉约词。

如果,是一个女作者写的。

他们不会这样疑惑。

但是,这是王谦写的呀。

你一个大男人,凭什么?

雪漫苦笑道:“王谦怎么会这么清楚而细腻的抓住女性的心理?这首婉约词,太好了。我觉得,唐教授说的不错,不比赵清月的醉花阴差了。”

雪漫嘻嘻念叨着:“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光是读着,雪漫就有心醉的感觉。

这是王谦所有作品里,最让她惊喜和喜欢的了,没有之一,简直写到了她的心坎里。

薛振国也沉默了几秒,又仔细看了一遍,随后说道:“的确,说是赵清月的作品,我都信。这王谦,简直是妖孽!”

薛振国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王谦了。

只能用一个妖孽来形容了。

豪放派。

婉约派!

都写的如此好。

历史上这么多大文豪级别的文人墨客,都没有人做到过。

因为,每个人的性格和爱好都是固定在一个范围内的,也是在这个范围内产生灵感和作品,不可能超出这个范围。

性格豪放的人,是写不出好的婉约词的,或许可以依仗强大的文学功底,强行遣词造句写一首工整的婉约词,但是却不会很好,不可能与那些经典婉约词相比,因为其精气神就不是婉约风格!

反之,性格内敛的婉约词人也是如此,写不出上佳的豪放词。

但是……

王谦现在几乎做到了。

我又豪放。

我又婉约。

那你到底是什么?

这就是薛振国现在的疑惑。

在他眼中,王谦变得神秘莫测了起来。

看不透!

雪漫迅速说道:“郭壮壮又说话了,我这下可以确定,他肯定和冬梅师姐在一块儿,把冬梅师姐当枪使了。但是,冬梅师姐怎么会被他忽悠?”

萧冬梅是多冷静睿智的存在,雪漫再清楚不过了。

如果不是因为萧冬梅的性格原因,雪漫知道,这位京大最近十几年最出色的中文系学生就不会去山城大学当教授了,当年完全有资格留校任教,以其才华和刻苦,现在可能也已经是京大的教授了。

就是因为,萧冬梅说话得罪了某些人,最后不得不离开了京大,薛振国为此还和几位领导争执过,最后是萧冬梅主动选择离开,才消弭了那场风波。

这样一位聪明,不看别人脸色,说话直来直去,谁都敢得罪,面对谁都不会妥协,才华惊人的师姐,会被郭壮壮忽悠?

雪漫心里是一百个不相信。

薛振国轻声说道:“谁忽悠谁还不一定。可能是冬梅借郭壮壮的手,和王谦隔空交流一下呢?”

雪漫一愣,随后眼睛一亮,语气激动地说道:“这的确有可能,冬梅师姐很有可能会这样做。郭壮壮说话都没那么嚣张了,而且郭壮壮说,冬梅师姐最近在研究王谦的作品,所以有了灵感,这就说的通了!冬梅师姐,可能就是在利用郭壮壮和王谦交流。”

薛振国一愣,问道:“冬梅还有作品?”

雪漫点头:“郭壮壮的微博上是这么说的,说冬梅师姐还有一首作品要发表!”

薛振国笑起来:“果然是冬梅,不畏惧,不羞恼,不自高,不生气。我这辈子,教过的最让我满意的学生,就是冬梅了。”

雪漫问道:“那我呢?”

薛振国撇了自家丫头一眼:“你差远了。”

雪漫无语,表示习惯了。

这就是亲爹。

叮!

雪漫迅速点开微博看了看。

发现是郭壮壮发布了最新的消息。

“帮我朋友代发的作品,请王教授品鉴。”

“一剪梅……”

雪漫马上念了出来。

薛振国也仔细听着。

迅速念完。

父女两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惊喜。

这首一剪梅。

水准超过了刚才郭壮壮发布的那首醉花阴。

而且,所表达的文学底蕴也超过了薛振国和雪漫所知道的萧冬梅的所有作品,包括她已经发布的两本现代诗集。

这首一剪梅。

是他们见过的,现代文学作者当中,最好的作品之一。

或许……

只比王谦的几首作品稍差分毫了。

“冬梅的进步太大了。”

薛振国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地说道。

有如此学生。

他也与有荣焉。

雪漫也赞叹:“是的,我去年去山城找冬梅学姐。她不玩手机,不玩平板,也很少用电脑。手机上只有几个通讯软件用来和家人联系。她平时除了上课,就是在自己家里看书学习写字,我都很佩服她。她有这样的进步,是应该的。”

雪漫马上转发点赞了郭壮壮发布的这首作品,并且发表了赞扬的评论:“冬梅师姐的作品,让我和父亲都很惊艳,这也是冬梅师姐写的最好的一首古词了,足以成为现代古词的代表作之一。”

她没有将萧冬梅的这首作品拿去和王谦之前发表的作品相比。

因为,她清楚地知道,两者还是差一点。

虽然只差一点点了。

但是这差的一点点却代表着层次的区别,一个是现在的佳作,一个是可以和历史文豪的作品相比的佳作。

所以,她只字不提王谦,只夸这首作品,并且为了不让郭壮壮占便宜,给自己师姐赚取名声,直接将萧冬梅的名字说了出来。

文学圈外的人几乎都不会知道冬梅是何人。

但是,圈内的人都知道冬梅是谁。

薛振国眼中精光闪烁,拿出手机想打给萧冬梅,但是止住了,问道:“王谦呢?”

雪漫也稍微楞了一下,随后才想起来,王谦那边还没说话呢。

她将自己的评价发布出去之后,迅速点开了王谦的微博。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