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

说的好像,宣扬华夏文化,成了王谦的使命一般。

担子太重。

王谦感觉扛不住。

不过,看到大家期待的眼神。

也就是上去写两幅字而已。

王谦答应了:“可以,周导你看着安排,不过尽量简单快点。”

周庆华兴奋地拍了一下手掌:“好!我现在就在微博上宣传一下这个消息,肯定很多人都会很高兴。”

说完,周庆华迅速转身离开去安排布置了。

周庆华一走,其他几位选手也都过来和王谦寒暄了一下,不过态度都很恭敬。

某选手:“王教授,很高兴认识你。”

某选手:“王教授,您好……”

几位选手和王谦见面都略显拘谨和紧张,貌似在见某个长辈一样。

目送几位选手离开,王谦有些惊讶地看向秦雪荣,慕容月,姜煜几人,问道:“我这么可怕吗?”

何福林微笑道:“王教授您是不可怕,但是他们有点怕您。”

何福林最近和王谦说话都显得有些恭敬了,没有一开始那么随意了,经常都是您这样的尊称。

赵威也点头表示的确如此,他最近站在王谦身边也感觉压力比以前大了许多。

慕容月轻声解释道:“你最近深居简出,所以不知道。现在,你在音乐界和文学界的地位上升很快。我听说,你的文学作品,在不少大学里都上了课堂,成为中文系教授必讲的课题!你的钢琴曲,又成了国内所有音乐学院的必学曲目。”

“所以说,虽然你现在还年轻,还没有成册成集的作品发布,也没有获得什么文学和音乐艺术上的大奖。但是,在文学生和艺术生的眼中,你已经是存在于课本上的大佬了。”

姜煜淡淡地说道:“我听说,京大和水木都有讲师在讲解你的文学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学生当中的反响也很不错。”

她看了王谦一眼,然后低声说道:“如果不是我们天天和你见面,其实我们见到你可能也会拘谨一些。”

姜煜目光看向别处,不看王谦。

王谦捏了捏秦雪荣的手,说道:“你们就是想太多。我就是我,就这么简单。”

他一直想过的简单随性点,不想像前世过的那么复杂疲惫,所以不想这么多。

不远处,王婧喻和崔文锋,秦涵,刘军华四人走了进来,还有他们四人的助理一起同行。

王婧喻身穿女士西装,显得干净利索,一副女强人的气势,将近五十岁的年纪,但是精致的妆容下,如同三十岁左右一样青春靓丽,脸上看不出皱纹,一上来就张开双手,似乎要和王谦拥抱一下,可是到跟前了,王谦躲开了。

王婧喻也顺势和王谦身边的秦雪荣拥抱了一下,哈哈笑道:“雪荣,今天我们可都看你老公表现了。”

秦雪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喻姐……”

王谦笑道:“喻姐,我对林岗军那边的乐队可是很期待,听说是格莱美奖级别的创作团队加持,还有不输给世界一流乐队的伴奏团队。刚才见了一面,那老外见面就说要踢我屁股,我压力很大。”

几人见王谦一副满脸笑容的表情,就知道他在开玩笑。

崔文锋说道:“我前两天见了林岗军的现场排练,给我的感觉的确非常不错。不过,我相信王教授你也会给我们带来惊喜是吧?”

崔文锋还是很讲究的,虽然他和王谦的关系更近一些。

但是,他还是没有对王谦透露关于林岗军的排练演出细节。

秦涵直接上来对着王谦双手抱拳:“王教授,秦某有事相求!”

王谦楞了一下:“涵哥,您这是干什么?”

秦雪荣,慕容月,姜煜,赵威,何福林几人都惊异地看着秦涵,不知道这位年纪有些大,实际上很幽默的老牌天王级歌手要干什么。

而王婧喻,崔文锋,刘军华三人和他们的助理都没有什么奇怪,显然已经知道了秦涵想干什么。

秦涵依旧双手抱拳,看着王谦说道:“王教授,在下想求一幅字,还请你成全。”

额!

王谦和秦雪荣几人都懂了。

这是知道了王婧喻和崔文锋要到了王谦的墨宝,也不甘落后了。

刘军华这时候也上前,学着秦涵,双手抱拳,仿佛古代侠客,对王谦说道:“王教授,刘某也想求一幅您的墨宝,还请成全。”

这两人!

演戏很不错。

王谦哭笑不得,急忙双手将两人扶起来:“涵哥,华哥,你们这样,我可受不起。一幅字而已,没问题,反正也要给喻姐和锋哥写,那就一起吧,四位一人一幅字。”

秦涵马上笑起来:“好,我就知道王谦是个仗义之人,绝对不会厚此薄彼。我求一副师说吧!”

额!

大家都安静下来。

王谦也瞪大眼睛,眨了眨,看着秦涵。

王婧喻不客气地说道:“老秦,可要点脸!那师说一篇文章写出来,节目估计都要结束了,你带的纸够不够?”

崔文锋:“哎,我要是有老秦这脸皮,也不至于结婚这么晚。”

刘军华:“老秦,你被开除了。”

秦涵急忙笑起来:“开玩笑,开玩笑!我是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王婧喻,崔文锋,刘军华三人都一脸笃定。

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你就是!

王谦和秦雪荣几人也都是同样表情地看着秦涵。

这位老天王和熟人在一起,行事风格可谓没有一点偶像包袱,经常是救场的活跃分子。

王婧喻看着王谦:“王谦,老秦那一份,给我就好了!”

秦涵赶忙说道:“别,王谦,我不要师说了。我就要一副醉花阴好了,我很喜欢这首婉约词,谢谢,谢谢。以后来山城,我请客吃饭,管饱。”

王婧喻急切说道:“老秦,别抢我的呀!我就想要醉花阴。”

秦涵一愣,随后说道:“那我换一副,一剪梅,一剪梅也挺好。”

王婧喻笑道:“老秦,你挽回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

秦涵:“那实在不行,王谦,再给我写一首醉花阴……”

崔文锋不客气地一把推开了秦涵:“王谦,别管老秦。我没要求,等下你看着给我写就好了。”

刘军华也说道:“嗯,我也没啥要求,只是想要一副王教授的字。我闲暇时候的业余爱好,就是书法。前几天在京城,去永德家里看了你的书法,比传闻中的更惊艳,所以我想求一幅,以后照着练练。”

王谦笑了笑,这才有机会开口说道:“那行吧,四位导师都开口了,这次和你们合作也很愉快,我就满足你们的要求!”

四人都笑起来,气氛很是融洽地和王谦聊了聊最近的新鲜事。

比如。

陈晓雯的再次爆发。

王婧喻给了很高的评价:“晓雯这孩子,天赋才情非常高,可能我都比不上。我觉得不输给王谦你了。缺的可能就是一点阅历和沉淀,以后一定会成为你的强劲对手。”

王婧喻当年也是顶着天才的帽子出道的,不过她的演唱实力和声音天赋的确是天才级别的,只是在创作和音乐灵感上,不如陈晓雯。

所以,她才会说,她都比不上陈晓雯。

王谦笑道:“那我很期待,对手越强越好。不然,我在华语乐坛会很寂寞的。”

秦涵:“刘胜男呢?刘胜男的新歌我听了,非常棒。真是可惜,她这些年没好好做音乐。”

王谦摇头,对此不认同:“我觉得不是,刘胜男只是没有发专辑,而不是没有做音乐。她可能私底下一直都在研究喜欢的音乐,只是没有制作成专辑发布出来,但是她的音乐素养和底蕴一直都在提升。”

“不然,这次她发布的新歌不会这么惊艳。”

王谦说的是实话。

他听过刘胜男之前几张专辑的歌曲,虽然也是高水准制作,但是和现在这首新歌却还有一点点的差距。

差距很小,但是却是真实有的。

这说明,刘胜男这些年的确一直在提高。

而到了她这种实力和境界底蕴,想要提高一点都是很难的。

这更加说明了,她这些年虽然没有发歌,但是私底下肯定没有松懈。

不然,真的如很多人猜测的那样,几年不接触音乐的话,不倒退就不错了,哪里还有进步!

这也是王谦深感压力的原因之一。

天才不可怕。

可怕的是,天才还非常努力。

听了王谦的话,身为乐坛老前辈,四人都是恍然明白,很是赞同。

他们四人,这些年就已经退步很大了。

不然,王婧喻最近几年发布的新专辑,不可能连那些流量歌手都打不过。

……

在王谦几人闲聊的时候。

好声音官微上公布了一个消息。

“本期直播节目小插曲预告。因为,四位导师一起向王谦选手求书法作品,王谦选手也答应了。所以,在选手正式比赛开始前,节目会直播王谦选手现场给四位导师写书法作品。感兴趣的观众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

“距离开播还有半小时……”

……

此刻,好声音的热度本身就是最高。

全国至少有数千万的观众坐在电视机前调好了江浙电视台,等着好声音的直播开始。

而王谦,也毫无疑问的是本期人气最高,大家最期待的选手。

所以,这则消息一出现,立刻就引爆了网络。

仅仅几分钟,就有超过百万人留言讨论了。

“哇,看个选秀节目,竟然还能学到书法?这就是王教授吗?惹不起,惹不起!”

“我:妈,我要看好声音!老妈:看什么,学习去!我:我要学书法!”

“王教授的书法吗?据说,王教授自创的书法字体,在一些书法圈子里非常推崇流行。”

“一下子,好声音竟然变得高大上了呢。”

“本来最期待的是林岗军和王教授的摇滚巅峰对决,没想到开场竟然就是王教授的书法表演?牛逼!”

“开场是现场书法表演?我怀疑我看了一个假的好声音。”

……

雪漫看到这则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刚刚出门去找老朋友聊天的老爸打电话:“爸,回来看电视!”

薛振国:“看什么电视,我和你刘叔约好了下棋,给你妈说一声。”

雪漫:“王谦参加的好声音就要播出了。”

薛振国:“哦!我没兴趣。”

雪漫:“刚才节目组说,王谦开场会现场写书法,赠送给四位导师。”

薛振国:“我马上回来,还有多久开播?”

雪漫:“还有二十分钟,你快点!”

薛振国:“我打个车,应该很快!”

实际上,薛振国刚出去不到十分钟,走路也没多远,原路走回来的话,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路。

但是,他害怕错过了,所以保险起见,还是打个车快点回来看电视。

挂了电话,雪漫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消息:“很期待王教授的书法表演!四位导师,能把书法送给我一幅吗?刘教授……”

刘军华和雪漫认识。

所以,雪漫@了刘军华,刘军华没两分钟回复了:“没门儿!”

…………

山城。

萧冬梅正在自己的书房内练习书法。

身穿简约的白色汉服,头发盘在脑后,素面朝天,面色恬静,目光专注,手腕沉稳无比,毛笔在其手中仿佛不动如山一般,一笔一划却透着一股灵动。

她笔下写出的字,赫然是王谦的瘦金体书法。

所写的内容,正是王谦上次和她隔空对话发布的两首作品。

醉花阴。

一剪梅。

房间门被轻轻的推开。

萧冬诚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看到姐姐仿佛没看到自己一样,依旧手握毛笔在沉稳地写字。

萧冬诚满脸纠结。

平时,在姐姐练习书法和看书的时候,如果不是天大的事情,他不敢进来打扰的。

所以,他此刻小心翼翼地不敢说话。

尤其是,萧冬梅明显这幅字还没写完。

他更不敢说话。

可是。

想到刚才好声音官微发布的消息。

萧冬诚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姐,今天的好声音直播要开始了。上次和您在微博上争锋的王教授会出现。”

萧冬梅依旧沉稳的继续下笔,一个个瘦金体文字出现。

竟然,已经颇具火候。

萧冬诚继续说道:“王教授会在节目开场直播写四幅书法送给节目组的四位导师,我看你最近都在练王教授的书法,你要不要去看看他现场写字?”

萧冬梅写字的手终于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将这一个写完,然后没有抬头,轻声问道:“还有多久!”

萧冬诚松了口气,姐姐没生气,还好,当下迅速回答:“还有十分钟!”

萧冬梅嗯了一声,然后提起毛笔继续在白纸上挥墨。

萧冬诚没敢走,就站在这里等着,时不时地看看时间。

十分钟。

一晃而过。

萧冬梅笔法加快,写完了醉花阴和一剪梅两首作品。

不过,她放下毛笔,看着自己的字,还是不满意,低声说道:“差距还很大!”

萧冬诚脑袋凑到桌子上看了看,瞪大眼睛说道:“姐,我看你的字和王教授的字差不多了。他们都说,这是王教授自创的瘦金体书法,现在很流行,你这一手瘦金体,绝对能在书法圈里有一席之地了。”

萧冬梅淡淡地说道:“你不懂就不要随便评价。我的字,和王教授的还差很远。”

说完,萧冬梅就走向外面去了。

萧冬诚郁闷地揉揉脸,跟着姐姐的步伐出去看电视了。

……

浙大。

吕春湖正在和陈向东磨蹭,想再拿几块王谦写过的黑板回去研究临摹。

“陈主任,我保证看一个月就会还回来。”

吕春湖满脸真诚地说道。

陈向东喝着茶,不急不缓地说道:“老吕,那你先把你偷走藏在家里的那几块还回来再说。我就考虑再借给你几块。”

吕春湖脸上的皱纹抖动了一下,对偷这个字不喜欢,文人的事情,能叫偷吗?

那是借!

不过,他没去计较这个,说道:“我到时候一起还。”

陈向东:“那不可能。现在,那些黑板,都已经计入学校册子了,是学校的财产,不能借给你了。”

吕春湖叹气:“本来,我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就差一点就能真正掌握这种书法了。到时候,我就可以在学校开一趟书法课了……”

陈向东不为所动。

反正,不管吕春湖怎么说,他就是不给!

这时候。

白桦走了进来,看到吕春湖说道:“吕教授,您怎么不去看电视?”

吕春湖和陈向东都是一脸诧异地看向白桦,不明所以。

吕春湖:“看什么电视?”

白桦:“好声音呀,今天王教授出场。”

吕春湖目光依旧看向陈向东:“哦!”

他们当然知道王谦会出场今天的好声音,因为他们身边很多人就在议论,想不知道都难。

但是,他们也没有太想去看,因为王谦在好声音舞台上演唱是摇滚歌曲,不是他们的菜,他们喜欢的是王谦的平凡之路,曾经的你。

所以,他们对有王谦出场的好声音不那么感冒。

白桦继续说道:“开场就有王教授现场写书法的直播,说是答应送给四位导师一人一幅书法,他现场写给他们……”

白桦还没说完。

吕春湖的影子已经没了。

陈向东想了想,也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快步走向家里。

……

直播现场。

王谦带着乐队最后一次在舞台上转了转,找了找感觉,然后又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林岗军和他的水花乐队也上去再练了练走位,几人都远远看了王谦几人一眼。

那位恩德和一个黑大个,还对着王谦握了握拳头!

林岗军对王谦笑了笑。

王谦也回以微笑,然后远远地给他们鼓了鼓掌。

这时……

周庆华通知节目组:“直播开始!”

选手们,都纷纷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内。

观众席上已经坐满了观众。

一个个机位都对准了舞台。

王谦没有和秦雪荣几人一起去休息室休息,而是站在出口,看着主持人大吉先走上台。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