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漫和老爹薛振国此刻都守在平板电脑前!

刚刚两人的账号都参与了这一次抽奖。

结果当然是再次没有被抽中。

雪漫也是诸多参与抽奖的大v自媒体账号之一。

她不是为了蹭热度,而是真正的想要奖品。

“没抽中……”

雪漫失望地看着结果:“参与的人太多了,整个微博服务器都卡死了。好几年没见过服务器卡死了。”

薛振国表情比较平静,早就见惯了风浪,对此没有什么悲喜。

而且,他本身就对王谦在网络上用这种活动送出自己的书法作品,不怎么喜欢。

在他看来,这降低了书法家的身段。

阳春白雪,就应该格调高一些,身段高一些,和下里巴人保持一些距离。

可是。

看到如此多的人争抢王谦的书法奖品,薛振国还是比较震惊的。

“为什么这么多人抢?”

薛振国惊异地问道。

他从没见过有谁的文学艺术作品受到这么多人争抢的。

即便是几位硕果仅存的大师级书法家的作品,也不可能受到如此追捧,喜欢的人都是圈内的和收藏家们,普通人接触不到。

而且。

刚才有人爆出说出价三十万购买奖品,还被拒绝了……

这价格也超出了想象,几乎不弱于那几位还活着的书法大师的作品了。

王谦才多大?

雪漫已经点开了文说之王的微博看了起来,给父亲低声解释了一下:“我觉得吧,和昨天的好声音直播有关系。”

薛振国问道:“什么关系?”

雪漫:“昨天的好声音直播,创造了最近十几年的收视记录,达到了十一点的收视率,全国有几亿人观看。几亿人都看到了,几位导师争抢王谦的书法,也看到了很多人对王谦书法的评价很高,所以都觉得王谦的书法很有价值。”

“再加上,王谦本身的人气很高,这也是他第一次和粉丝抽奖互动。所以,很多人参与之下,又有很多跟风的人凑热闹,还有很多真心想收藏一幅王谦书法作品的人。”

“这些人都凑到一起了,那自然就会引起哄抢的效果,很多不差钱的人还会开出高价。”

停顿了一下。

雪漫点开了文说之王的私信页面,对思索的父亲说道:“我开价五万试试,看他能不能买到。”

说着,雪漫输入了一个五万收购的私信发送了出去。

薛振国却是摇头说道:“五万肯定不够!”

虽然他不太认可王谦书法的价格,但是却也知道五万绝对买不到。

雪漫苦笑道:“我没钱了。”

薛振国一愣:“你每个月不是几十万收入吗?钱呢?”

雪漫低声说道:“我上个月刚买了一套房子,存款都花光了,准备下个月搬出去住,没钱了……”

薛振国瞪大眼睛瞪着女儿:“你要搬出去住?不住家里了?”

雪漫点头:“嗯,我想自己住!”

薛振国张了张嘴,轻声说道:“可是,你这么大都没离开过家里,为什么要出去住?我和你妈都不放心。”

雪漫一直都生活在京城,一直都住在家里,没出去住过。

所以,薛振国一时间不习惯,也舍不得,更加不放心。

可是,一想到雪漫也二十多快三十岁了,几十年前的话,这年纪孩子都好几个了。

薛振国也说不出阻拦的理由。

女儿这么大了,不应该独立出去住吗?

而且,还能靠自己在京城买一套房子,这说出去是绝对有面子的事情!

京城几千万人,能做到靠自己买一套房子这一点的,不超过十万人,比例不到百分之一!

雪漫不敢看父亲:“我,就是想自己独立试试,我马上博士毕业了,我想试试自己创业,在家里不方便,会打扰你和妈。”

薛振国:“我们什么时候嫌弃你打扰了?你创什么业?不想留校任教?”

雪漫想了想,自信地说道:“就是运营我的微博自媒体账号,做大做强。留校任教,我不太喜欢……”

她之前都是一边上学一边随便玩玩自己的账号,赚钱也是随缘,没有真正专业经营过,有些浪费资源了。

她觉得,好好运营的话,收入至少翻倍!

关注人数达到数百万的优质自媒体账号,年收入千万是妥妥的。

出去创业,就是必然的了。

留校任教……

虽然在京城大学留校任教是绝对有面子的事情,京大教师的头衔说出去也会备受尊敬,但是雪漫真心不喜欢。

她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薛振国:“好吧……”

雪漫低声说道:“我想买下王谦的这幅字送给您当礼物。”

薛振国摇摇头,有些伤感地说道:“算了,我送给你吧,就当你成年的礼物!你给她出个价,三十万,这是我存了十几年的私房钱了……”

雪漫笑嘻嘻地说道:“那我这的开价了?”

薛振国点头,瞪了女儿一眼,这家伙是真的不客气。

雪漫低声问道:“您刚才不是说,王谦的书法不值这个价吗?”

薛振国不说话,再次瞪了女儿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雪漫迅速再次发了一个私信给文说之王:“三十万!”

……

浙大。

吕春湖和唐河鹏,白桦三人都围在电脑前,看着文说之王的微博页面。

吕春湖:“十万以内如果能买下一幅王教授的书法真迹,我觉得是值得的,收藏在家看看也不错!我出十万试试……”

唐河鹏:“不如,我们三个一起凑点钱,买下来之后,我们三人共有,轮流保管,怎么样?”

白桦资历地位最低,只能附和:“好呀……”

吕春湖想了想,十万估计买不下,所以就点头同意了。

三人凑了二十五万!

给文说之王发了一个出价私信:“二十五万!”

……

十分钟,很快过去!

文说之王夫妻两很是激动地看着后台不断冒出来的出价数字。

老婆都忘记了怀里还抱着孩子在喂奶,不断的惊叫出声:“真的有人出三十万?天哪!”

“五十万了,有人出五十万了。”

“我的天呐,王谦的书法这么值钱?这些人真的会给我们这么多钱吗?”

“这个人都出价八十万了。”

“一百万,一百万,有人出价一百万了!”

老婆激动的差点将孩子丢出去,脑袋和老公一起凑到手机跟前了,不停的大呼小叫。

文说之王也是激动地说道:“我也没想到,王教授的书法作品竟然这么值钱。我想的能卖个三十万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有人出价一百万,老婆,我们发财了!”

一百万,对绝大多数普通家庭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很多人工作一辈子都存不到这么多钱。

能缓解眼前的大部分财务问题。

老婆瞪大眼睛再次惊叫:“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万……”

一百五十万的数字出现。

夫妻两被震惊的几乎麻木!

过了几分钟,夫妻两才逐渐从这种惊喜之中冷静下来。

后面虽然还不断有人出价,但是都是几万几十万的价格,没有人再出一百万以上的价格了!

直到最后时间快到了!

文说之王都打算在后台联系那出价一百五十万的人了,但是这时候又出现了一个一百五十万的出价!

这一下。

夫妻两犯难了。

两人出价一样!

给谁?

稍微想了一下。

两人就决定给先出价一百五十万的!

价格一样的话,那就讲个先来后到吧。

正打算联系对方。

又一个出价冒了出来。

“180万!”

打字的手停顿下来,将写好的文字全部删除,再重新联系这位最新出价的人。

文说之王直接回复道:“180万,你最高了。发来你的要求和联系地址,我拿到了王教授的书法之后,亲自去找你交易。”

对方也马上回复:“可以,西湖市,浙大,俞景若,我的电话……。就要一剪梅吧。”

文说之王:“好的,合作愉快。”

对方没有回复。

文说之王点开对方的微博页面,发现是一个普通账号,性别是男,但是俞景若这个名字,看着就不像是男性,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真实账号。

用亲戚朋友的证件信息开小号的操作,在网络上各大社交平台里已经屡见不鲜了。

老婆很是兴奋,但是还是略微担忧:“对方真的会给我们180万吗?会不会骗我们?”

文说之王已经冷静下来,自信地说道:“我线下去交易,她给钱就交易。不给我就找那两个出价一百五十万的,能拿到一百五十万,我们以后也不用愁了。”

“好!”

老婆笑颜如花。

夫妻两感觉生活一下子变得非常美好了起来。

看着偶尔让他们很是头疼的宝宝,也变得异常可爱了起来。

文说之王迅速在微博上发了一个公开信息:“交易已经达成了,各位不要再给我发消息了,我的奖品只有一个,已经约好了,到此为止!”

然后,他给王谦发了一个私信:“王教授,就要一剪梅,希望能有落款。”

王谦也正在关注这件事,所以马上看到了这份私信,迅速回复道:“可以!地址发来,等下次抽奖结束,我会一起邮寄出去。”

文说之王激动地将地址发送给王谦,最后说道:“王教授,谢谢你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们全家终生都会是你的忠实粉丝。”

王谦回复道:“谢谢你们的支持!”

然后,第二次抽奖彻底结束了!

可是。

文说之王的微博下面却是更加的热闹了起来。

很多人都表示了震惊。

“我的天,我出价五十万,都被淘汰了?比我五十万还高?王教授的作品这么值钱了吗?”

“我出价三十万,估计水花都没有冒一个……”

“我出价五万,呜呜呜,我不配说话……”

“我出价八十万都没买到,难道成交价是百万以上?”

“别吓我,王教授才三十岁,发表书法作品才几个月,还没有得到全国书法界的认可呢,更没有拿到大奖,一幅书法就能卖百万以上?凭什么呀?”

“我也被吓到了。”

“纯粹吃瓜路人也被你们吓到了。”

“你们是装的,还是真的出价这么多?”

“告诉你们,我出价百万,也没买到,成交价肯定在百万以上。”

……

廖永江此刻是面色苍白!

他出价到一百五十万,本以为稳稳地能拿下这幅书法,到时候送给刘胜男,这钱就算是公司出的,给刘胜男买的礼物,缓解一下和刘胜男之间的关系。

东西到底值多少钱,他也不在乎了,反正刘胜男肯定是公司最大的摇钱树,一切以摇钱树的意志为准。

他本以为,一百五十万购买王谦的书法作品,绝对是天价,十拿九稳的。

没想到……

他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

而对方已经公开说完成交易了。

那么,说明成交较肯定超过了他的一百五十万。

是谁?

为什么会出如此高价?

对方出价到底是多少?

两百万?

还是更多?

廖永江仔细思考了一下。

他要知道这幅书法的成交价大致多少,他才能去争抢下一幅书法作品。

刘胜男都说话一定要了。

这也是刘胜男十年来,第一次如此坚定地说要什么东西。

如果他都搞不定的话。

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见刘胜男。

嗡嗡嗡……

电话响了起来。

廖永江看了看是刘胜男打来的,马上接通了,声音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胜男!”

刘胜男迅速说道:“我想要一剪梅,你告诉王教授是我要,在落款上最好能有我的名字,随意他发挥就好了。”

想到落款上有王谦和自己的名字,刘胜男心中就比较欣喜。

但是……

廖永江声音略微颤抖地说道:“胜男,我没买到。”

刘胜男的声音停滞了一下,随后有些不悦地问道:“你没出价一百五十万?”

刘胜男以为,出价一百五十万的话,肯定能稳稳地拿下了。

没拿下,可能是廖永江没有听她的话,没有按她说的出价。

廖永江急切地说道:“我按照你的意思出价了,开价到一百五十万。我还和老板申请了,这一百五十万就算是公司出的,给你送一件礼物。但是,一百五十万也没买到呀,有人出价比我们更高。”

“我真的没想到一百五十万还不够,不然我就直接出两百万了。胜男,真的抱歉,你别生气。这不是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吗?我给老板申请更多的资金,我直接出价三百万,我不信三百万还买不下来,到时候我亲自给你送到家里去!”

廖永江的声音带着卑微和讨好,生怕刘胜男生气。

电话那头的刘胜男稍微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没事,不怪你,说出一百五十万的是我,我也没想到一百五十万还不够。看来王教授的作品比我想象的还要受欢迎。这样吧,下次你直接出价五百万,我不在乎东西到底真正能值多少钱,我只要绝对的买下来!这钱不用公司出,我自己出,我不需要你们送我礼物!王教授的书法,我必须自己买。”

王谦的书法到底市场价是多少?

刘胜男真的不在乎。

她只是想要王谦的书法作品而已。

钱?

她也不在乎。

她都没管过自己的银行卡里有多少钱。

只知道至少上亿。

上亿的存款,她都懒得去理财。

反正用不完!

就这样干放着吃活期利息,光是每年利息上的损失,就有上千万。

所以,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不在乎花多少钱。

反正花不完。

而且,就算真的花完了,她都不在乎,只要能拿到自己喜欢的、想要的东西就行!

因为,她随时都还能赚花不完的钱。

廖永江松了口气,没有被怪罪就好,但是还是被刘胜男的五百万吓到了,当即马上保证道:“好,下次我一定帮你拿下。这钱,一定公司出,老板说了,最近我们有点不愉快,这件书法送给你赔罪。”

刘胜男:“别废话了,买下来再说。”

廖永江:“好,我现在其他什么都不干,就守在这里。”

刘胜男已经挂了电话。

廖永江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然后再次召集了公司里所有正在上班的人,包括保安保洁前台都叫在了一起,全部一起上微博,去王谦的微博下面刷留言,等抽奖!

能抽到最好。

抽不到的话……

那就砸钱吧。

……

魔都!

李青瑶也微微瞪大了眼睛,张开小嘴,惊讶地看着微博页面。

看着那位文说之王说已经有交易人选的消息!

因为,她没有接到对方的私信。

说明她没买到。

“我的一百五十万价格,还不够高?”

李青瑶被震惊地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将头上落下的青丝随意挽起,眼睛仔细盯着对方的微博页面,再次发了私信问道:“我出价一百五十万,还不够高?”

没有回复!

但是。

她知道这问的也是废话。

对方既然在公开出售。

那么肯定不会有钱不赚。

所以,肯定有人出价更高,才能买走。

不可能被低价的人买走。

“王谦的书法,真的卖到了一百五十万以上?”

李青瑶的脸上难掩震惊之色。

她是真的想不到会卖出这样的高价。

她以为,只有自己会出这么离谱的价格。

其他人要考虑实际价值,最多能出几十万就了不起了!

毕竟。

她的身份不一样。

她出价是不理智的,出价多少都可能,看她的心情。

可是,其他人难道不理智一点么?不考虑一下东西的实际价值吗?

王谦的书法,凭什么能卖一百五十万以上?

李青瑶对文学艺术的鉴赏水准一般,只是看那些专业评论家说王谦的书法已经是国内现在少有的大师级水准,再加上开创新书法字体的地位,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所以……

才会有人出价几十万,她看到了也不觉得奇怪。

她参加的一些慈善拍卖会上,还活着的书法家的作品都能卖出几十万,王谦能做到也不奇怪。

然后,她为了绝对能拿下这幅作品,就出价一百五十万!

她很想收藏一幅王谦的作品。

但是,她不可能亲自去找王谦要一幅书法作品。

所以,这可能是她为数不多的能得到王谦作品的机会了。

和自己结婚几年,你藏拙装平凡是吧?

也是我忙于拍戏唱歌录节目的原因,没时间去和你好好相处,没发现你的才华,又一时昏头听了经纪人的谗言,一切都是我的错……

那我现在想收藏一副你的作品,纪念一下我们的过去,总可以吧?

出价一百五十万,没毛病吧?

然而……

她自认为自己的出价已经是如此不理智,带有强烈的个人情绪了。

竟然还是没买到?

谁比自己更加不理智?更加情绪?

李青瑶皱眉,摇头叹了口气。

然后离开了文说之王的微博,跳转到了王谦的微博页面,收拾情绪,继续参加下一次的抽奖。

“能抽到最好,抽不到,我直接出价三百万,我看谁还比我出价高?”

李青瑶眼神满是坚定。

……

王谦接到了文说之王的要求之后,就记录下来。

一棵花开的树,地址。

一剪梅,地址!

秦雪荣收拾好厨房,走出来好奇地问道:“他真的把你的作品卖了?”

王谦点头:“嗯,卖了!我看评论区的留言,估计价格在百万以上。我没想到,我的作品现在竟然这么值钱了。”

王谦自己对此都有些惊讶。

第一次抽奖,看到有人说出价三十多万。

他以为那是对方开玩笑的!

毕竟,反正中奖的李想的世界不卖,那其他人出价多少都是白给,反正就是装逼,那些网络上的人,不是随便出?

就是类似于!

“我出价一亿,卖不卖?不卖的话,我再加十亿!卖的话,那当我没说!”

这样的段子发言,在网络上随处可见。

所以,王谦对那些出价几十万的留言,都没当真。

但是……

这次,第二次中奖的粉丝真的出售,还成交了。

那些人出价几十上百万的样子,貌似也不像是假的。

毕竟,那么多人去找文书之王出价是真实的。

所以,王谦真的很震惊。

自己前世练习十几年加上这辈子练习了七八年的书法,现在竟然这么值钱?

是不是可以现在什么都不干了,专业写字赚钱了?

一幅书法一百万,一天就写十幅书法,那就是一千万?

天入千万……

年入三十六亿?

呵呵呵呵……

王谦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是天真的想法了。

如果书法作品泛滥成灾了。

他的作品也就不值钱了。

毕竟物以稀为贵。

而且……

每天写这么多,肯定会敷衍。

没有集中精气神的状态,写出的东西也不会那么好,水准不够高,价值也会下降。

再者!

开火锅店,唱歌发专辑……

一年下来,也不会少吧?

貌似千千静听现在就估值十几二十亿了?

王谦收拾心情,趁着现在略带兴奋的情绪,对秦雪荣说道:“你来研磨,我现在就把两幅字写了。”

秦雪荣当下开心地答应道:“好,你等我。”

说着,秦雪荣就跑去房间拿笔墨纸砚了。

慕容月和姜煜两人看到了,也都纷纷一起过来帮忙,将笔墨纸砚拿了出来,在旁边的大书房内摆放好。

慕容月对王谦竖起大拇指:“现在你就是书法大师了,牛……”

姜煜也看着王谦,有一丝佩服。

两人都参与了王谦的两次抽奖,亲眼见证了王谦的书法作品多么受欢迎。

不管那些书法圈子的人怎么说。

不管王谦年纪多么年轻。

但是。

有这么多人追捧。

就说明了王谦书法作品的价值,以及大师的地位。

说一句书法大师,真的没毛病。

王谦呵呵笑了笑:“你们喜欢?今天我心情不错,给你和姜姜都送一幅字!”

姜煜急忙摆手:“算了,我有三幅字了,不用了!”

慕容月也开玩笑地推辞道:“大师,不用了,我也有四幅字了,再多也是浪费!我打算回去送给我爸爸和爷爷他们,他们肯定会喜欢,我看不懂,我自己有一幅字留作纪念就可以了。”

两人见证了王谦书法作品的价值。

现在更不好要王谦的作品了。

那可是价值百万以上的东西。

怎么好意思要?

虽然……

她们真的很想要!

但是,还是拒绝了。

王谦看了姜煜一眼:“姜姜,说你想要什么,我现在给你写!今天我状态正好,可别错过了。”

王谦的眼神和声音都带着不容置疑。

姜煜楞了一下,然后心中一颤,看着王谦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说道:“蝶恋花春景吧。”

说完,姜煜脸色一红,迅速撇过头去,不敢再继续看王谦一眼。

王谦又看向慕容月:“小月,你呢?”

慕容月看了看姜煜,两人的攻守同盟一下子被瓦解了,再加上她也是真的喜欢王谦的书法,想要,所以就很从心地说道:“那就,嗯,姜姜要蝶恋花的话,我也要蝶恋花吧,不过我要你写的另一首蝶恋花。”

王谦点头:“好!”

王谦轻轻伸出手。

秦雪荣双手将毛笔缓缓递到王谦的手中,然后继续轻缓的研磨,整个人也很是专注。

笃笃笃!

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王谦没有听到。

慕容月转身迅速跑去开门了。

打开门,门口站着两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徐文文,徐笑笑。

今天姐妹两穿着差不多,都是蓝色百褶裙和白色长腿袜,加上衬衣和小外套,看起来就像是中学生一样!

而且,乍一看,姐妹两有一种双胞胎的既视感。

仔细看才能看出两人的区别。

姐姐徐文文看到开门的慕容月,不好意思地笑道:“小月,我和笑笑来拜访王教授,没打扰你们吧?”

慕容月对姐妹两也很熟悉了,低声说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快进来吧!”

徐笑笑好奇地问道:“小月你说的什么意思?王教授他们呢?”

姐妹两走进房间,看到别墅里很是安静,没有其他人。

慕容月伸出手指在小嘴上轻轻的吁了一下,然后轻轻挥手,示意姐妹两跟上。

然后,她带着徐笑笑,徐文文姐妹两来到一楼的大书房,接着安安静静地站在王谦身后,一言不发,回头看了姐妹两一眼,眼神带着得意:看到了吧?

徐文文和徐笑笑两人都没心思注意慕容月的表情了。

一进房间,姐妹两就完全被王谦吸引了。

此刻王谦身上有一种真正属于书法大师的气质。

那是需要沉淀几十年,才能慢慢蕴养出来的气质。

文学领域的气质,是需要慢慢养的!

就如某位大文豪所说的,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看书!

写字。

思考!

几十年坚持不懈。

就是在给自身气质不断的喂食,让其成长。

然后,这种气质才会成长起来。

成长到何种地步,就和人的天赋以及努力程度有关了。

能成长到大师级的,绝对寥寥无几。

徐笑笑和徐文文两人也是书香世家出身,在江浙一带算是名门之后,从小就见识了不少的文学大家,书法大师也见过一两位。

但是,她们第一次见到,如此年轻的书法大师,见到气质如此浓郁,如此吸引人的书法大师!

那些真正五六十,乃至七八十的书法大师身上的气质都有一种暮气,她们虽然看着佩服,却不是那么喜欢。

王谦身上的大师气质,有一种如朝阳般的朝气,以及一种锐气,还有一种独特的平和自然气息,非常吸引她们!

再加上,王谦年轻帅气的面容,和那些暮年的大师不是一个档次。

吸引力再上一个台阶,或者+10086!

所以。

姐妹两一进来就被王谦的身形和气质震撼了一下,然后就挪不开眼睛了,步伐轻缓的来到王谦的身后,眼神仔细看了看王谦,又看了看王谦正在写的字。

只见王谦整个人都极其专注,身上有一种超然世外的气息,仿佛谪仙,手中毛笔仿佛活过来了一样,手臂抖动,似乎是毛笔自己在白纸上游走,留下了一个个文字一样。

那一个个瘦金体书法字体,变得超出她们想象的好看!

比她们之前看过的王谦写过的所有书法文字,都要好看一些,尤其是其中的那一份之前都没有的神韵,最是吸引人!

每一个文字,似乎都是一个得道高人一样,其中蕴含着一种仙风道骨的神韵,和清新自然的气息。

这就是大师级书法作品呀!

真好!

真美!

姐妹两比秦雪荣,姜煜,慕容月三人更加能认识到王谦此刻所展现的气质以及所写的书法作品的美。

所以,她们被吸引的无法自拔。

秦雪荣嘴角含笑,整个人都被王谦的气质所感染同化,变得恬静文雅,研磨的动作也变得轻柔了许多,仿佛每一个动作都用尽了心思,脸上的笑容也含蓄之中带着一丝羞涩。

就如同古代在大文豪身边研磨添香的佳人一样!

所谓,红袖添香。

就是如此了。

姜煜和慕容月两人,纯粹就稍微有些不明觉厉了,只是感觉此刻的王谦好像非常非常的厉害。

但是,她们是音乐生,家里也不是书香世家,底蕴不是那么足,不能欣赏此刻王谦所展现的所有的文学艺术之美好,只是觉得非常厉害,有一丝震撼。

一个个文字不断出现。

两首蝶恋花,一口气写完。

以王谦的体力,也忍不住有一丝虚弱,额头渗透出了一丝汗水,每一个字都是他用尽心思写出来的,倾注了心血。

秦雪荣急忙拿起准备好的雪白毛巾,在王谦的额头上轻轻擦了擦,轻声说道:“休息一下吧?剩下的反正是送出去的奖品,不用写的这么认真,太累了。”

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出,王谦写出这两首蝶恋花,是全神贯注,倾注了精气神的。

所以,每一个字,都充满了美感,都蕴含了神韵。

一个个瘦金体书法字体看下来,仿佛看到了一个个仙家高人一样,每个字都充满了仙家气息,清新自然,悠远穆静,简直是艺术品!

这就是真正属于大师级书法作品的艺术美。

不是大师,不会懂,也绝对写不出来。

在场只有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两出身书香世家,从小接触这些,底蕴深厚,所以能看出其中的艺术美。

其他人,都看不出来具体的,只是感觉很好看,很厉害!

姜煜端过一杯茶,轻声说道:“其实,你不用给我和小月写的,我们……”

慕容月也轻声说道:“王谦,谢谢你,我说到做到,只要你做音乐,我跟你一辈子!”

慕容月真心实意地说道。

可是,说完,她就有些心虚地看了秦雪荣一眼,然后脸上闪过一丝红晕,随后就脸上恢复严肃,仿佛没发生什么。

王谦心安理得的拿过姜煜的茶水喝了一口,笑道:“不用谢,我们之间别这么客气。就是一幅字而已,朋友之间送点礼物,要这么郑重客气吗?你们这样,是没把我当朋友?”

慕容月:“当然不是,我一直把你当我的第三个好朋友,第一个是雪荣,第二个是姜姜。嗯,有时候姜姜是第一,雪荣是第二!”

慕容月看到姜煜和秦雪荣看了自己一眼,急忙再补充了一下,不然她知道这两个家伙绝对会为了排名和自己吵起来。

姜煜也对王谦说道:“我早就把你当好朋友了。”

王谦不喜欢这么矫情的场面,将目光看向徐文文和徐笑笑:“文文老师,笑笑同学,你们怎么来了?”

徐文文急忙说道:“王教授别叫我老师,我不敢当,叫我文文就好了。”

徐笑笑低头说道:“我们昨天见证了王教授在好声音现场突破了书法境界,所以我和姐姐前来拜访,想请教王教授书法。没想到,一进来就见证了王教授的书法之美,我想,我不需要再多问了。”

徐笑笑说的真心话,抬头目光看着王谦。

刚才见识了王谦集中精神的两幅字,她已经见识了王谦大师书法的实力和艺术美。

她境界差的太多,问了也白问。

这种艺术境界上的东西,不是说了就能做到的。

需要多年不断的练习,以及自己的领悟,然后就能水到渠成。

但是,时间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年以上!

没有捷径……

当然,王谦除外!

所以,徐笑笑只是看了王谦一眼,心中就很满足了,然后再次看看王谦的字,就更加欣喜了。

她回去一定好好练习,将今天的这份见到的艺术美和感悟写出来。

王谦很享受徐笑笑和徐文文对自己的崇拜,所以喝了一口茶水,缓解了一下精神上的疲劳之后,就说道:“你们练习书法的时候,有什么不解的地方,现在都可以提出来,我会给你们解答。”

这姐妹两在书法上的绝佳天赋,以及努力程度,都是王谦很欣赏的,所以也想培养一下,如果能在他手上培养出两位书法大师,那绝对有成就感。

徐文文刚想说算了,不想麻烦王谦。

徐笑笑抬头希冀地说道:“真的可以吗?”

王谦点头:“当然可以,你说吧。”

秦雪荣轻轻皱眉,担心王谦太累。

但是,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多看了徐笑笑几眼。

当即,徐笑笑真的问了几个自己练习书法时候的难题。

王谦也是一一解答!

徐文文听的很认真,没有再提问,因为她和徐笑笑是一起练习书法的,所以遇到的问题差不多一样。

足足聊了半个多小时。

徐文文和徐笑笑都感觉收获很大,回去好好消化练习,可能她们的瘦金体书法会更上一层楼,真正的达到登堂入室的水准。

慕容月和姜煜两人没有在这里听书法,而是各自拿着王谦给她们写的书法作品,出去收起来了。

“王教授,你的新歌下载打破你自己的记录了。”

慕容月的声音从外面传出来。

王谦刚好说完了几个问题,让徐笑笑自己在白纸上写一幅书法练习一下。

听到慕容月的话,他喝了一口水,问道:“什么记录?”

旁边的秦雪荣低声说道:“刚才,你的新歌在千千静听上下载数据突破了三千万,仅仅用了半天时间,创造了记录!单日破三千万,最快破三千万的记录。上个月,腾飞新歌榜月冠军是三千三百万的下载……”

秦雪荣没有继续多说。

想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了。

王谦的成绩。

碾压腾飞费尽心思推出来的那些新歌,虽然腾飞推出来的新歌不论是质量还是成绩比几个月前都有明显的提升了,但是依旧被王谦碾压。

王谦也开心的笑了笑。

这不只是他的新歌成绩,还是千千静听的成绩。

他当下拿出手机:“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感谢他们的支持。”

徐笑笑和徐文文两人则是分别在白纸上专心的写着书法,心里想着刚才王谦对她们的讲解。

两人的一笔一划之间,竟然已经写的工工整整,火候很深,即将登堂入室!

在浮躁的现代社会来说。

能将一种书法字体练到登堂入室的水准,对外已经可以自称是书法家了。

很多自称书法家的,甚至都没有登堂入室的水准,只能说是会写几个毛笔字而已,炒作一下,竟然都能受到很多不懂的路人们的推崇。

在很多普通人看来,能很顺畅的写出一手毛笔字来,就是书法家了。

实际上,那还差的很远。

但是,徐笑笑和徐文文两人自然不会自满。

她们见识了刚才王谦那震撼她们的书写,心中都以王谦为目标。

将来能写出那样的字,能蕴养出那种气质,是她们现在的梦想。

……

而王谦,则是在微博上和大家互动了一波:“刚才我的新歌在千千静听的下载破三千万,用时十三个小时,很感谢大家的支持,给了我一个惊喜。我以后也会继续用好的作品来回报大家。”

“现在为了感谢大家,最后一次抽奖,我会抽取两位中奖的童鞋,送出两幅作品!”

点击,发送。

本来就热闹的如同沸水一样的王谦微博,此刻顿时如同油锅入水一样的爆炸。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