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世界的鲍家街乐队,也是其摇滚发展历史上不得不提的重要角色!

不只是因为其乐队成员都是来自央音的高材生。

更是因为,其乐队解散之后,每个人都还在摇滚领域很活跃,主唱皮裤更是成为后来的华语乐坛摇滚一哥,被称作占据华语摇滚半壁江山!

鲍家街的作品当中,王谦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歌。

晚安,北京。

这首歌因为太过沉重和压抑,甚至有点神经质的气息,和某些不能说的原因,传播度并不是很广,后来也几乎没有歌手翻唱过这首歌。

但是,这首歌在华语乐坛内却是被许多人专业音乐人极其推崇。

被评为鲍家街以及皮裤最经典,最有思考深度的一首歌。

茹可听着这首歌,就仿佛感觉到一个个绳索套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无法动弹一样的压抑和挣扎。

一个个乐器的伴奏也如同一个手持武器的巨人一样在步步紧逼,让自己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好压抑!

好抑郁!

好挣扎!

甚至。

茹可觉得,自己有点要发疯的趋势。

目光看向舞台上正在唱歌的王谦。

仿佛,在看着一个疯子一样。

歌声,如同刀子一样刺入每一个人的心中。

仿佛疯人疯语,却又无法防御,直入心灵。

“风会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带着街上乞讨的男孩。”

“带着路旁破碎的轮胎。”

“随子夜的钟声北去。”

然后,挣扎之后。

再次是一声叹息一样的轻缓吟唱。

“晚安,北京!”

接着,声音再次高亢。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一段结束。

王谦在舞台上,整个人都仿佛自闭一样的表情,让每个看到的人都有些忍不住心中紧张和心疼。

又是一段紧张压抑的伴奏袭来。

现场每个人听到这里,都忍不住紧握着双手,显得很是紧张,双眼紧紧看着王谦,心中出现了诸多的负面情绪。

这就是这首歌的主旋律。

就是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抑郁,压抑,疯狂!

王谦,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没有人说话!

也没有人出声。

几乎每个人都陷入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当中的压抑疯狂当中。

王谦的歌声再次嘶吼而出。

“我曾在许多的夜晚失眠。”

“倒在城市梦幻的空间。”

“倒在自我虚设的洞里。”

“在疯狂的边缘失眠……”

又是再次一声轻缓的叹息。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全场依旧安静。

即便是许多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此刻都是沉默不已,被这首歌压抑的有些沉重,陷入了某种负面情绪当中。

而此刻,舞台上,姜煜,慕容月,赵威,何福林四人来了一长段的乐器演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挥空间。

赵威和何福林两人更是拿出了自己的最佳状态。

慕容月和姜煜两人也都是神色沉重,情绪很是投入,每一下按键盘和挥动鼓槌,都仿佛在用尽全身的力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挣脱枷锁。

压抑,是这里的主旋律。

嘶吼的疯人疯语继续袭来。

“我沉得越来越有些疲倦。”

“听着隔壁提琴的抽泣。”

“喝着世事煮沸的肉汤。”

“越来越有些疲倦。”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这一段歌词,是后来皮裤和鲍家街再次演唱的时候删减的一段,因为其中所表达的情绪最是沉重。

王谦现在将其完整的唱了出来。

将这首歌的挣扎压抑以及疯狂乃至神经质的负面情绪,都清晰无误的表达了出来。

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仿佛是梦中的疯人疯语,蕴含的饱满情绪将每一个听歌人的心都填塞的满满当当。

让其致郁!

王谦拿着话筒杆,在舞台上来回走动,每一步都仿佛在疯狂的边缘试探。

而伴奏音乐越发的高亢,越发的紧张,越发的扣人心弦,如同看着悬疑恐怖片最紧张的情节一样。

这一段。

将王谦乐队伴奏四人的实力,完全展现了出来。

让每一个电视机前和现场的观众,都能清楚地看到,王谦背后的四个人,都是不容忽视的实力派。

姜煜,慕容月两人是音乐圈内年青一代的天才人物,即便对比陈晓雯和茹可,刘胜男等人稍有不如,但是也是仅次于她们的顶级天才人物,在央音和伯克利也是极其优秀的存在。

赵威,何福林两人也是华语摇滚圈内的老炮儿,当年也是成名乐队的主力乐器,后来乐队解散他们也没有放弃,依旧辗转流窜于华语乐坛,给其他人当伴奏,虽然实力没有多大的长进了,但是发挥却是依旧稳定,经验丰富,任何时候都能稳得住。

台下许多华语乐坛内的歌手和明星都和他们两人合作过。

这一刻,很多人都更加清楚地看到了他们的实力。

王谦的成功,或许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功劳,还有背后这四个人的功劳。

一段段急促而沉重的音乐冲击着每个人的心中。

王谦拿着话筒在舞台上来回走动,仿佛焦虑地无法抑制,不得不走动一样,再次拿起话筒,轻缓地唱出:“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再次放下话筒,手握着来回踱步。

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因为。

他在这一刻就仿佛是一个神经失常的疯子一样,在那里游荡,在那里述说着疯人疯语。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一段段压抑紧凑的节奏推高而来。

王谦突然拿起话筒,对着天空大吼了一声:“啊……………………”

声音嘶哑,而带着疯狂的挣扎以及发泄。

全场很多人都被吓了一跳。

俞景若突然哭了出来,捂着嘴,流着眼泪,双眼朦胧地看着王谦,心中满是抽搐的心疼。

她不忍看到这样子的王谦!

李青瑶也紧握着双手。

如果可以。

她很想现在上去给王谦一个拥抱,给她安慰,给她自己的一切,只要能抚慰他心中的创伤就好!

可惜,她知道自己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李青瑶也流下了几滴眼泪。

秦雪鸿和刘胜男也都是满脸的担忧,只不过秦雪鸿的担忧就写在了脸上。

而刘胜男,则是面色平静,眼神之中满是沉入和担心。她自认为非常了解王谦的音乐理念,每次都能用心去体会王谦的音乐,所以此刻她也陷入了某种疯狂的神经质当中,能切身体会王谦此刻的状态,心中很是担心,也有些心疼。

如果可以,刘胜男想代替王谦去承受这一切。

陈晓雯也一直沉默着,只不过眼神之中也流露出关切。

而她身边的姚冉则是被这一嗓子吓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脸色有些苍白!

她刚才沉醉到歌声里了,回想起了自己过去的种种。

她是标准的北漂,能有今天,付出了很多努力和代价,每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很焦虑和压抑。

她感觉,这首歌仿佛唱的就是自己……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两互相紧握着对方的手,都能感觉到对方手心之中的汗水和心中的担心,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王谦。

而王谦嘶吼出这一声之后,仿佛将心中的诸多压抑挣扎情绪都发泄了出来一样。

紧随着,姜煜和慕容月,赵威,何福林四人也再次将音乐推到了一个紧张的高峰,就如同刚才王谦的宣泄一样。

接着,再缓缓降低下来,从前面一直营造的那种紧张和充满了故事性的氛围当中渐渐脱离出来。

王谦轻声唱着,如同低声呢喃:“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音乐再次紧张起来。

王谦的歌声也紧随而起:“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再次变得高亢嘶哑起来。

“晚安……所有孤独的……”

嘶哑躁动的音乐中,王谦拖着长长的尾音。

“人们……”

最后以一段狂躁的音乐收尾……

姜煜和慕容月,赵威,何福林四人也都有些癫狂的演奏着自己的乐器,完全投入到了这首歌的情绪和意境当中。

当最后一段结束的时候。

全场依旧寂静无比。

每个人都还沉浸在那种挣扎抑郁以及有些神经的歌曲意境当中。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些沉重,甚至有些观众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

歌曲结束了。

王谦也迅速从歌曲的演绎当中恢复过来,双手背在身后,以稍息的姿势站在舞台中央,就这么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上万观众。

姜煜和慕容月,何福林,赵威四人也都从乐器旁边走过来,站在王谦的身后,组成了一个团体,一起看着台下上万的观众。

现场足足安静了差不多将近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周庆华这个节目组导演都愣神了片刻,想到了自己当年北漂的生活,随后就迅速清醒过来,但是没有立刻指挥节目组行动起来,而是等了一下,指挥摄像机将现场上万人集体沉默寂静的画面拍摄了下来,呈现给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面前。

何东明也迅速汇报:“现在收视率继续稳步提升,已经达到了18.25,宣传部还在行动。有希望在第三场演出的高峰期,达到20点收视!”

周庆华和其他几位节目组领带都笑起来。

只要成功了,那么现在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一分钟时间到了的时候。

周庆华立刻拿着话筒说道:“大吉,上场,气氛组的,起来鼓掌!”

现场立刻行动起来。

主持人大吉从后台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沉重,但是也勉强带着微笑,并且迅速调整自己的情绪和心情,走到王谦身后的时候,脸上已经洋溢着激情的微笑。

然后,观众席当中有几十个气氛组的工作人员立刻站起来将使劲地鼓掌。

掌声,惊醒了所有愣神当中的观众!

也让很多清醒过来却依旧保持沉默的观众开始鼓掌。

掌声!

雷鸣般的响起。

大吉也一边鼓掌一边来到王谦的身边。

王谦微微一笑,带着姜煜和慕容月四人对着台下所有的观众们鞠躬致谢,然后对着话筒轻声地说道:“谢谢,谢谢大家的掌声。这首歌,送给所有在大城市奋斗挣扎的朋友们。如果有成功的希望,那请你们加倍努力去争取。可如果没有成功的可能,只是在那里麻木的生活着,我建议你们可以回家!”

“我当年也是北漂的一员,虽然北漂的时间很短没有深入的体验,但是也从其他人身上体会到了那种麻木,挣扎,抑郁,以及晚上失眠的巨大压力!”

“如果能选择更轻松的生活方式,那么为什么不去呢?”

王谦的声音!

在掌声之中也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大家的掌声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大声了。

很多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都跟着一起轻轻的拍了拍手。

这话……

说到了很多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打工人的心坎里。

在这人口千万以上的超级大城市里,多少人每天承受着巨大压力,却只能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单调而没有希望和变化的生活工作?

成功者只是极其稀少的,其他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这里飘着,而且永远没有真正扎根的可能。

压抑!

挣扎!

忧郁!

失眠!

这就是现代许多年轻人的真实写照。

没点抑郁症失眠之类的精神疾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打工人。

这首歌放在九十年代,大多数人可能还真没什么切身体会和代入感。因为那时候大家没想过这些,还在为吃饱饭而努力,没有更多的需求,也就不会有更多的压力和挣扎。

可是放在新时代首次演唱这首歌,几乎绝大多数正在社会中工作生活的人,都能真实体会到歌曲当中的那种钟的负面情绪。

啪啪啪啪……

掌声还在继续。

四位导师也都跟着一起继续鼓掌。

休息室内的鲍家街五人也都跟着一起鼓掌。

杨子萱还赞同地说道:“我当年毕业的时候,就差点北漂了,但是看了看一位师姐的生活状况,我果断回家找工作了,那么努力,那么吃苦,也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我图什么?然后就回家当了自由职业,收入也不差,还能自由自在!”

颜如,熊佳,朱琪琪三人也都点头,她们三人也都是一样,当年乐队解散之后,她们都回家乡找工作生活了,朱琪琪还结婚生子了。

她们是有梦想,但是却也没有非要和自己为难,让自己生活艰难的想法。

很多人用所谓的梦想来麻痹自己,不愿意去面对现实。

而鲍家街五人,没有放弃梦想,也没有放弃现实。

茹可轻声说道:“王教授这首歌,太沉重了,也太真实了。”

几人都点头认可!

听完,她们的心情都还没缓过来。

现场的掌声持续了足足一分钟左右,才在气氛组的降温之下缓缓停下。

主持人大吉开口说道:“这首歌让我感觉太沉重了,我都不敢听了。王教授,你是怎么想到写这样一首如此沉重的歌曲的?”

王谦轻声回答道:“没什么原因吧,就是看到很多朋友的生活状况,然后想写点什么,所以就写了。”

好吧!

简单,随意。

想到了,就写了。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大家可能都会觉得这丫装逼呢。

可是,大家看到王谦这样说,却觉得没装逼,甚至还很低调,很真性情。

就是这么优秀!

大吉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看向坐在椅子上都一脸沉重的四位导师,大声说道:“好,现在有请四位导师给王教授这首歌曲打个分,给个评价。我想,四位导师可能都有很多话要说吧。”

四位导师都是一脸沉重思索的样子,显然似乎都想说点什么。

女士优先。

依旧是王婧喻先说话。

王婧喻的脸上表情很是严肃,双眼满是回忆的沧桑之色,从这里才能看出她是一个快要五十岁的老歌手了。

王婧喻随后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看着王谦说道:“这是我首次从华语摇滚歌曲里听出了如此沉重的人性以及生活的思考,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但是,听了王谦你这首歌,我才知道,我也有很多负面情绪,只不过一直被我压抑在心中,没有爆发而已。”

“这次,听了你这首晚安北京,直接把我致郁了。上次听你的因为爱情和当你老了,我哭的稀里哗啦的。这次听了你的晚安北京,把我致郁了。”

“王谦,你欠我很多!”

王婧喻看着王谦,极其认真的说着这番话,似乎,王谦真的欠她很多东西一样。

王谦笑着说道:“好的,婧喻姐,有机会我会还的,希望你能生活的开心一点。”

王婧喻点点头:“嗯,以后我会尽量生活的开心。谢谢你这首歌释放了我心中压抑多年的负面情绪,回去我估计又要哭一场才能平息下来。”

王谦歉意道:“抱歉,我的错。”

王婧喻摆手:“你没错。你这首摇滚,是我至今为止,听过的最沉重的华语摇滚歌曲。而配乐也是我听过的最有节奏感,最有故事性的伴奏,这音乐都能拿去悬疑片里当背景音乐了,每一段演奏都能调动我的情绪。你的演唱也是完美,无懈可击,尤其是情绪表达方面,简直是世界最顶级的水准。所以,我给你99分!”

王谦微笑:“谢谢喻姐!”

王婧喻说完,就靠在椅子上,满脸依旧认真严肃,眼神情绪极其复杂,显然她说的不假,她现在的心情的确非常的复杂。

随后。

秦涵没有搞怪幽默一把,而是双手交叉放在自己面前,支撑着自己的脑袋,双眼略带忧伤地看着王谦:“王谦,你看过心理医生吗?”

王谦摇头:“没有!”

秦涵认真地说道:“那我建议你一定要去看看,我怀疑你可能有些心理疾病。你在这首歌里,写的太沉重了,你演唱的时候也演绎的太完美了。我不能不怀疑,你可能有点精神病……”

现场响起一些笑声。

所以,涵哥,果然还是你。

不搞事情就不是你了……

但是,秦涵却是依旧认真地说道:“大家别笑,我说的是真的。”

王谦也笑起来,说道:“谢谢涵哥的关心,不过我应该没什么问题,刚才的状态,只是我的一种歌曲演绎情绪表达方式,我很好!”

秦涵依旧认真地问道:“你确定?”

王谦点头,肯定地回答:“嗯,我确定。”

秦涵稍微松了口气的样子,然后点头笑了笑,说道:“那就好。你这首歌,在表达和人文思考上面,非常优秀,说是这方面最好的作品之一都不为过。说这是一首深刻的现代诗歌都可以,你这四部分歌词拿出来,其实就可以当做一首现代诗发表了,而且还是一首好诗!”

王谦知道,事实的确如此。

这首晚安北京的歌词,拿去当现代诗发表,绝对也是一首上佳的现代诗歌作品。

而且,很多经典歌曲都有这种特点。

旋律朗朗上口,歌词也如诗歌一样优美深邃。

秦涵继续说道:“我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和婧喻一样,给你99分。其实,我还是建议你等节目结束了,去找个资深的精神科私人医生看看。通常,精神病人都会觉得自己没有问题,实际上可能问题已经不小了……”

现场再次响起哄笑声。

王谦也笑着说道:“那么,涵哥,你觉得自己的精神有问题吗?”

秦涵立刻肯定地说道:“当然没有问题!”

王谦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所以……这就是问题!”

秦涵笑起来,然后接着哈哈大笑,对着王谦使劲地拍了拍手,没有说话。

现场到处也传出笑声。

大家都知道,秦涵这就是在开玩笑呢。

主持人大吉笑道:“涵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下面华哥有什么想说的?”

刘军华双手抱胸,一幅沉思着的表情,双眼深沉地看着王谦,沉声说道:“我想说,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适合听王谦的这首歌。太压抑沉重了,而且王谦的演唱也太完美了,听了都会代入进来,会让大家的心情都变得沉重压抑。”

“当然,这不是缺点,而是因为这首歌写的太好,王谦也唱的太好。”

“所以,分数,我也给99分,无可挑剔。哪怕我一向不太喜欢摇滚,但是对这首歌,我真的非常喜欢。”

一般而言,专业音乐人,都会很喜欢这种有内涵有思考,配乐又非常有水准的歌曲作品。

王谦对刘军华微笑:“谢谢华哥!”

刘军华点头不语,显然情绪还有些沉重。

而最后的崔文锋,则是扬起一只手说道:“这首歌,我必须给满分,100分!如果说,王谦的无地自容代表着华语摇滚音乐冲击感极致的话。那么这首歌,就代表了华语摇滚音乐对社会思考和批判的另一种极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都是摇滚人追求的东西,即便放在我那个年代,也是不可多得的经典摇滚作品。而且,王谦的演唱,真的非常完美,将这首歌完美的演绎了出来,让很多人都很婧喻一样被致郁了,我也差点被致郁。”

“所以,这是一首致郁摇滚!”

王谦笑道:“谢谢锋哥!”

崔文锋点点头,遗憾地说道:“真可惜,你没能早生三十年。”

王谦依旧微笑:“现在也不算晚。”

崔文锋可惜王谦没能出生在华语摇滚巅峰时代,那一定会成为当时摇滚人物的代表之一,甚至肯定会进一步推动华语摇滚的发展,让当时的巅峰时代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辉。

而王谦却觉得,华语摇滚真正的巅峰,还没到来!

因为,他不在的时候,就不是真正的巅峰。

他来了。

真正的巅峰时代,才会到来。

崔文锋笑了笑,不说话了。

最终的分数也出来了!

三个99分,和一个100分满分!

王谦的专业平均分高达99.25,趋近于满分,比茹可的98.5如此高分还要高出0.75!

主持人有些激动地大声说道:“好了,王教授的最终分数出来了。导师专业分高达99.25,几乎趋近于满分!太不可思议了。”

王谦再次对四位导师轻轻鞠躬致谢。

这个分数,很高了。

主持人继续说道:“现在,第二场演出,王教授的专业分已经超过了茹可,接下来我们就要看看双方的投票情况了。有请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将投票结果拿上来……”

在万众期待当中。

公证处的制服小姐姐小跑着上来将写着结果的信封递给了主持人,然后没有立刻下去,而是轻声说道:“我能和王教授站在一起合个影吗?”

说完,制服小姐姐脸红的低下头。

主持人大吉笑着说道:“你是王教授的粉丝吗?”

小姐姐点头:“嗯,我是王教授的粉丝,喜欢他的每一首作品。”

王谦挥手答应道:“当然可以,过来吧!”

小姐姐立刻抬头笑起来,面对着现场上万观众,以及十几台摄像机,鼓起勇气来到王谦的身边,面对着镜头做了一个烂大街的剪刀手,接着就马上对着王谦轻轻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又对着满场观众鞠躬致歉,占用了大家的时间,然后小跑着迅速下台了。

这个小插曲,让现场的气氛没有那么紧张了。

很多人都略带羡慕地看向那位小姐姐。

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竟然能和王谦站在一起合个影,在全国几亿观众面前亮相了。

这是多少喜欢王谦的粉丝都想要的。

不过。

此刻很多人都更加期待地看向主持人大吉手中的信封!

这场的结果,并不会影响第三场演出的出现。

因为,总决赛的赛制就是需要两胜才能获得最终胜利。

也即是说,一胜一平,并不算结束,胜者还需要第三场继续胜一场,才算最终赢家。

这赛制虽然被很多人说是弱智赛制,但是却依旧有更多的人支持。

因为,这样可以多看一场演出!

如果按照半决赛的赛制,除非各有一胜一负,不然一胜一平就算是胜者晋级了,不会有第三场了。

而在这次总决赛里,如果三场结束,双方的成绩是各有一胜一负以及一平,那依旧是平局,节目组还会继续加赛第四场,而第四场就会是一场定胜负!

所以……

节目组这样搞,就是为了提升话题性,以及增加节目时长的操作性。

当然,这样也会很不严谨。

计较的人却不多了。

因为,不论是鲍家街的演出,还是王谦王教授的演出,都是大家不可错过的,能多一场的话,他们就不会离开电视机前。

谁不想多看一场他们的演出?

每个人都想。

包括现场这些圈内的大牌们,此刻都想演出能多持续一些时间。

不只是圈内人士想听王谦和鲍家街的演出,更是因为他们可以多一些蹭热度的话题。

来现场听歌的圈内人士,真正是来听歌看演出的人,终究是极少数,绝大多数都是来蹭热度,吸引人气粉丝的。

所以,没有人会拒绝双方多唱几首歌。

台下,秦雪鸿略有紧张地对刘胜男问道:“胜男,你觉得王谦得票会赢吗?”

刘胜男点头:“当然!这首歌,在华语摇滚领域,几乎无可挑剔,可能在流行和传唱度上不如王教授的无地自容,但是在深度思考上,却又超过了无地自容,所以锋哥说这两首歌是两个极端的代表作。”

“刚才鲍家街的作品也算是非常优秀了,但是比起王教授的作品,还是略有不如。所以,她们输了,也输得不冤!就看第三场了!”

秦雪鸿脸上的担忧少了许多,点头道:“那就好!”

她对刘胜男在音乐上的理解和判断还是很相信的。

休息室内,鲍家街的几人也都有些紧张和期待地看着电视画面。

主持人大吉也有些紧张地拆开了信封。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