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院子里站满了来送山货的人,榛子优先收购,全部按照两块五一斤,除了张凤英有一百八十斤之外,其他人最多三十斤,毕竟野生榛子采摘的时候带皮,而且是湿的,三十斤干的需要二百斤以上湿榛子,还需要从山上背下来。

很少有人多采,够吃就行。

“凤英回来了!”

“我们的大救星,你可算回来了!”

“没有你我们连东西都卖不出去……”

看到张凤英回来,村民们迅速围拢过去。

张凤英满脸茫然,随后变成慌张,不知道发生什么,手中拎着十几串蘑菇左看看,又看看。

丁闯者笑吟吟的看着,既然自己邀请她需要顾忌别人口舌,那就让她口中的别人邀请,就在刚刚他对所有人说自己不懂,没办法定价,又让刚才说话的婶子提醒他们,张凤英懂……

“凤英,你看看我们这个蘑菇多少钱一斤?”

“我这个可是人参,看看得长了几十年……”

张凤英被众人围在中间,依旧头脑发晕,不过还是按照乡亲们手中的东西说出价格:“这个便宜,市场上很多,也就四十一斤,人参年头不够,买不上价……”

经常在县里摆摊,即使自己没挖到的东西,看别人卖也知道价格。

丁闯见火候差不多,拍拍手道:“大家静一静,凤英婶子,你别站在那里说,这样吧,你站到前面评估,全当帮大家忙,也当帮我忙,再给你个本记账,写上斤数就行,给你算一天工钱。”

张凤英:“……”

感觉被套路了。

“去吧,要不然我们东西没办法卖。”

“只有你懂的多。”

张凤英低着头道:“我不要钱,懂的就告诉你们。”

走到丁闯旁边:“榛蘑一百……这是最普通的蘑菇四十……龙骨得卖给药店,收购价不高一根十块钱……”

她说价格记数量,丁闯在旁边上称付款,效率一瞬间提起来,没一会儿,院子里人消失大半,而身后的山货堆积如山。

“咳咳。”

院子门口突然传来咳嗽声音,众人回头看去,就看老丁披着棉袄,正铁青着脸盯着他们,原本还在欢天喜地等着卖钱的村民,全都满脸尴尬。

“村长……”

“村长….”

老丁一言不发走进院子,所有人自动让开一条路供他通行。

“爸,你也来卖山货啊?”丁闯笑嘻嘻道:“你是村长,肯定优先受够,价格也比他们优惠,怎么样?”

“哼!”

老丁冷哼一声,从他身旁走过,走进房间,在村委会听人说儿子收购山货还不信,走出来看到所有人都避开自己,这才匆匆忙忙回来,肺都要气炸了,他是要大学毕业端铁饭碗的,干二道贩子勾当,不是在给自己丢人?

村民们看到老丁回来,都不敢继续卖。

“丁闯,我家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马上中午了,得回去做饭!”

“我这个留着自己吃,不卖了。”

人群一下子散开,齐刷刷转头向门外走。

“我也回去了……”张凤英放下本和笔,立即转头离开。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院子,霎时间变的冷冷清清。

丁闯无奈摇摇头,看来老爹还是非常有威慑力,自己不怕他,可村里人都得考虑他的面子,不过今天收购这些也够了。

“你给我进来!”

老丁的声音极其有穿透力,还带着几分颤音。

丁闯推门进去,看他生气的样子,一本正经道:“爸,我知道你要谢谢我,但不用谢,谁让咱们是亲父子,血脉相连,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别叫我爸,你不是我儿子!”老丁气鼓鼓吼道:“我没事生过你这样败家子。”

“爸,话不能这样说,让我妈听到会跟你吵架的。”丁闯弱弱回了一句。

老丁一愣,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后迅速转身,寻找武器:“你个小王八羔子,我打死你!”

这时候不跑只有挨打,好汉不吃眼前亏,迅速转身,跑到院子里吼道:“爸,我是给你争脸的,过两天你会感谢我,对了,把山货都搬到屋里去,我去水库,谢谢您。”

老丁拎着铁锹追出来。

丁闯一转身,跑的更快,见身后的老丁累的气喘吁吁,不再追,这才放慢脚步,笑着向水库走去,气他是故意的,跑也是故意的,根据科学调查,运动所产生的多巴胺仅次于谈恋爱。

让他谈一场恋爱消气不现实,葛翠萍也不能让。

也就只能让他运动……

都是为了他好。

来到水库,第三个坑已经刨完,正准备对第四个动手,当然,他来这里并不是监工,而是找张武德老婆孙梅,收购山货是为了赚钱,收村里人的山货都是高价,赚不到钱,这就需要去低价收其他村子。

看山货品相还得依靠张凤英。

而一个人去找她影响不好,需要再带一个。

“不行不行不行!”张凤英拘谨站在地中央,连连摇头:“村长不同意你收,我要是帮忙,村长怎么看我,绝对不行。”

孙梅知道自己没办法劝,要是道德败坏把持不知,他俩一起收山货发生点什么,自己变成什么人?干脆尽职尽责当空气。

丁闯以前来过葛瘸子家,自从他们结婚之后还是第一次来,柜子、电视都换新的,家里被打扰的一尘不染,甚至还有淡淡的香味,墙上挂着一张她的照片,穿着连衣裙,梳着两个麻花辫,笑的很纯澈。

只是,这个家给人感觉冷冷清清。

“我知道你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不强求。”丁闯缓缓开口,扫了一圈问道:“来这里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不回娘家,在这里一个人过,还要顾忌村里人看法,回娘家多好,还有人陪,总比一个人孤单在这里好过。”

两人都没想到他能说这些话,画风转变太快,触不及防。

张凤英下意识看向丁闯,又如往常,不敢与人对视,赶紧挪开,紧张问道:“是……是村长觉得我在村里住不好嘛?如果有哪里不对的地方,我可以改。”

“别多想,跟我爸没关系,就是随便问问。”丁闯笑道:“我看这家里你一个人冷锅冷灶,真不如回娘家。”

张凤英犹豫片刻,苦涩道:“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已经嫁给老葛,即使他走了,这里也是我的家。”

“不对吧。”

丁闯立即道:“我听村里人说,你是家里的老六,原本父母都希望你是儿子,可你是个女儿,不受待见,否则也不能嫁到小湾村来,你觉得一个人住在这里自在,没压力,所以宁愿在这,也不愿意回娘家。”

孙梅满脸茫然,他在说什么,来这里不是为了让张凤英帮忙看山货么?怎么谈论上这些?难道道德败坏,真的居心不良?

自己成了什么人?

张凤英被说到心坎里,不知怎么回应,干脆不说话。

丁闯又道:“别多想,没有挖苦的意思,只是想不通你逃离了家,却要把自己关在另一个围栏里为了什么,在小湾村不敢抛头露面,只能整日憋在家里,有个男人跟你说话都得赶紧离开,快乐在哪?”

“你的生活轨迹已经定下来,如果不出意外,未来三年、五年,三十年、五十年,你都会憋在这个房子里,依然不敢抛头露面,你可以想想,这种日子还要重复过几十年,那你究竟是逃离了,还是陷的更深?”

张凤英身体明显颤抖一下,这番话让她心脏被狠狠撞击一下,可依然低着头不说话。

丁闯向后一靠,笑道:“咱俩年纪差不多,说实话,如果让我过你这种日子,我宁可去……”

想说去死,又觉得这个字不好。

不过没用他说,张凤英打断道:“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不一样。”

“女人怎么了?”丁闯反问道:“难道女人就应该过活在别人的条条框框里?女人就不能活的精彩?凤英婶子,人生在世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外界对你的评价都是苦命人,难道在若干年之后,要让别人说你苦了一辈子?在我看来,倒不如让别人说,她这辈子活的精彩更好。”

张凤英眼圈突然红了,眼泪在眼眶打转,双手抓着衣服,用力程度恨不得把衣服撕破,突然间觉得身体里有一股气在体内乱转,随时想要爆发,更开始扪心自问,真的要这样过一辈子?

哽咽道:“可我有什么办法……”

“办法很简单。”丁闯缓缓道:“有道是性格决定命运,就看你有没有改变的决心,如果继续躲在家里,那你这辈子只能机械活着,如果想改变,第一步就是要走出家门,让自己变得大胆一点。”

张凤英眼泪止住,或许是丁闯的话刺激到她,抬头看了看,硬着头皮没有把视线挪开,疑惑道:“怎么走出家门?”

丁闯大义凛然道:“正好,我要去隔壁村收山货,这就是走出家门的第一步......”

听到这,没等张凤英表态。

坐在旁边的孙梅转过身激动拍着大腿:“对,你说的太好了,我也觉得现在每天过的日子都一样,跟张武德过够了,要改变自己,让自己大胆一点,人生短短几十年,不能一直都这样。”

又真诚问道:“丁闯,你说我跟张武德离婚怎么样?”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