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村里人怎么看,收购工作还在继续,后面的路程不用步行,坐四轮车就可以,倒轻松很多,对于常年在村里东家长西家短的孙梅而言,出来收购是新鲜事,累,也乐得其中。

张凤英反应完全不同,在车上坐着几乎不说话,多数时间转头看风景,很安静,不过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谈不上有多美艳,可眉眼间透露出罕见的质朴,细细算来,她才是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女孩… …

三个人忙活一整天,中午简单吃的面包、香肠。

直到下午五点钟,天已经擦黑,这才踏上返程,四轮车装的快要溢出来,代价是花了将近八千块钱,原本的一万块,去掉给林记者的,再去掉这几天的花费,口袋中剩不足一千块。

可这,对于村里人而言,也是一笔巨款。

丁闯很清楚回去免不了父亲一通骂,甚至会挨打,干脆继续住在村委会,再者村委会也够大,能把山货都放进去。

做好一切,终于躺在火炕上,关了灯,却迟迟没能入眠,报纸上刊登的日期就是明天,捕鱼节究竟能不能成功,心里还是没底,重新把所有细节又想一遍,有瑕疵,但对整体影响不大,至少不致命。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心中默默想着。

这八个字是一位“大佬”送给他的,在上一世被他奉为人生座右铭。

“这一年他在干什么?”

想了很多,想着想着,沉沉睡去。

……

“这么多?你确定都运到水库里?”张武德看到村委会地上堆积如小山一般的山货,脑中嗡嗡作响,昨晚孙梅回去说,今早先不去砸冰,要先来村委会运山货,没多想就同意,现在懵了。

又茫然道:“丁闯,我有点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运到水库里?”

不只是他不明白,其他几人都不明白。

“要喂鱼嘛?”

“鱼不吃榛子,草药也不吃,蘑菇倒是能吃几口……可花这些钱买的,都喂鱼?”

几人全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丁闯,这两天是尝到赚钱的甜头,也就顶着村里人的风言风语帮他干活,可如果他真的有精神病,那就不能继续干下去。

“喂个屁鱼,等会有人来买,先运吧。”丁闯笑骂一句,跟他们解释不明白,浪费时间:“快点,抓紧时间,这些都运过去得一会儿,今天还得下网捕鱼。”

鱼挂在网上只能活两三个小时,所以只能今天捕捞。

“不行,绝对不行。”

张武德向后退一步,看向丁闯的眼神越来越怪异:“不是当叔的不帮忙,是你不说明白,我不敢帮,你说有人买可以,但来村委会不一样么?为什么非得去水库?”

“就是!”

“丁闯,必须说清楚,要不然我们以后在村里可就没办法做人,你爸那也没办法交代。”

其他几人纷纷开口。

丁闯想了想道:“我联系了市里的收购商,一会儿过来收购,与鱼一起是让人看着方便,不用太折腾,你们以为我傻啊,花这么多钱哪来喂鱼?呵呵……”

几人相互对视着,都没说话,不过眼神明显是不相信,即使市里有人来收山货,来村委也更好,路况好、环境好,再者拿一点也可以,不需要全晕过去。

“我相信他!”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声音,就看张凤英和孙梅一起走进来,张凤英手抓着袖口,又道:“丁闯这么做,一定有这么做的道理,运过去就是了!”

这话让张武德几人一愣。

昨天他们就听人说张凤英跟着收山货,都很诧异,她几乎不出门,怎么能跟丁闯走?有人笑着说道德败坏对女人有魔力,他们还不相信,如今平日里不敢看人的张凤英都敢说话了?

“姓张的,你还愣着干什么,丁闯让你运你就运!”孙梅掐腰喊道:“人这一辈子,就这几十年,考虑那么多干什么,怎么快乐怎么活,在乎别人的眼光,你就永远活在条条框框里,要勇敢一点,大胆一点,现在,把山货送到水库,就是勇敢走出这一步!”

听到孙梅这话,几人更懵了,这话哪像是农村老娘们说出来的?

丁闯脸色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终于明白,为什么后来那些鸡汤文很有市场,显然是有孙梅这样的人。

“你说啥呢?”张武德颤颤巍巍问道:“我怎么听不懂?”

“你能懂什么?”孙梅白了他一眼,抱起肩膀傲然道:“人的一生不应该千篇一律,不应该每天重复一样的生活,张武德,我跟你过了半辈子,其实这半辈子只过了一天,剩下的半辈子,我要活的精彩,如果,你不能勇敢的迈出这一步,我……要跟你……”

“咳咳!”

丁闯赶紧打断,吓的头皮发麻,如果判断的没错,剩下两个字是离婚,这话说出来,自己麻烦可就大了,尴尬道:“张叔,咱们抓紧时间运吧,时间不早了…...”

张武德抬起手挠头,话都能听明白,组合到一起,脑细胞显然不够用,嘀咕道:“她说什么玩意呢,一步两步的,我走路也没卡跟头,还只跟我过了一天?”

孙梅抓住时机道:“如果你想现在不运山货,人生就卡跟头了!”

张凤英看出情况不对,及时道:“你们要相信丁闯,她这么做,有这么做的道理,运吧!”

几人面面相觑,也没听懂,脑中晕乎乎的把山货往独轮车上抬,终于开始运。

丁闯长出一口气,见他们走出一段距离,小心翼翼道:“婶子,其实人生有些时候需要稳定,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别动不动就离婚,不好。”

万一哪天真的离婚了,张武德绝对会砍死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

孙梅笑吟吟答应,小声道:“就是吓吓他,就像你说的,女人也要活得精彩,要不然他以为离开他活不了。”

顿了顿又道:“我刚才说的怎么样,昨天想了一宿,都是收山货的感悟,你张叔要跟我睡觉我都给拒绝了,怎么能耽误思考人生?”

丁闯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她说话倒是彪悍,什么都不顾及。

张凤英也弱弱道:“其实,昨天收完山货之后,我也发现,原来还可以这么活,确实比之前固定轨迹好很多……”

此言一出。

孙梅像是找到知己似的眼中光芒大作,急忙道:“是不是?人生确实需要不一样的活法!凤英,你比我强,你丈夫死的早,没有人约束,我就不行,张武德拖我后腿……”

丁闯:“……”

耗费一个小时,终于把村委会的所有山货摆到水库冰面上,家里的还没去拿,老丁本就憋着一股火,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直接出来面对,自己当然不能回去送死。

由于运送山货很多人看到,更好奇干什么。

所以不到半个小时,基本上全村的那女老少都来了,站在水库堤坝上,黑压压一片人,全都盯着水库里的几人。

孙梅和张凤英倒是硬着头皮站着。

张武德几人已经没脸,坐在地上,背对着堤坝吸烟。

丁闯额头上挂着汗珠,倒不是因为被这么多人看,而是在掐算时间,市里来的第一班车是九点路过村子,还有十分钟,车上下来客人的熟练,将影响这次捕鱼节的成败……

“丁闯,还招不招工,我给你打工,十五一天就行!”赵德利站在人群中,用最大嗓门喊,这种场合绝对少不了他,又喊道:“要是别人找我,绝对不给他干,主要是你的活轻松,坐在地上吸烟就行,连鱼都不用打!”

“哈哈哈…..”

岸边响起一阵笑声。

丁闯懒得回答,继续计算时间。

“你把山货都运到这干什么?喂鱼嘛?鱼牙口不好,要不然我替鱼吃掉?”

“说句话啊,别沉默,给我们讲讲,是不是你大学学的,用山货喂鱼?”

“哎哎,你们怎么不干活,想不想赚钱了!”

岸边上声音越来越多。

张武德几人越来越坐不住,几次想转身跑掉,可又觉得跑掉更丢人,只能干坐着。

“大家这么看也没意思,我店里有啤酒饮料、花生瓜子,给大家拿来,咱们一边吃一边看戏?”张淑花尖锐的声音声音响起。

“你倒是会做生意,我们来看丁闯赚钱的,他还没赚到,都让你赚到了!”赵德利连忙附和。

张淑花嘴里吐出个瓜子皮,得意道:“这叫为大家谋方便,与丁闯一样,他就是担心大家吃不到山货,吃不到鱼,所以也给我们方便,大家有需要榛子、蘑菇的,赶紧找他买啊……”

“哈哈哈。”

岸边又响起一阵哄堂大笑。

“来了!”

丁闯突然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随后迅速向岸边上跑。

赵德利和张淑花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恼羞成怒要揍自己,可还没等说话,丁闯已经从他们身边跑过。

站在堤坝上,望着二百米远村路,果然一台客车在皑皑白雪的村路上行驶,深蓝颜色格外刺眼。

客车在村口停下,车门打开。

随后就看,从车上走下三个人……

“三个?”

丁闯脑中嗡的一声,还没等多想,客车开走了。

回村里一天有三趟车,下午的可以忽略,也就是两趟,第一趟车,来了三个?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