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丁闯朝村口方向看,所有人都跟着看过去。

那三个人应该是一家三口,两个大人带领一个小孩,虽说是第一次来小湾村,可站在远处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找起路并不困难,下车之后径直向这边走来,走到一半,男性从随手拎着的袋子中,拿出一个塑料片冰车,让孩子坐在上面,夫妻俩则拉着绳想这边走。

捕鱼节日期很好,今天是周六,所以能带孩子。

“他们是谁?”

“谁家亲戚么?”

“没见过呢?”

村里人都发出疑问,村子再大,祖祖辈辈都生活在一起,也都认识,包括乡亲家的亲属也都见过,这三个人着实陌生。

“丁闯,你家亲戚啊,第一次见到呢?”赵德利撇嘴问道。

所有人也都看出来。

丁闯一言不发,咬紧牙关,双手死死攥成拳头,第一趟客车下来三个人,即使第二趟客车装满,也不过几十人,这些人数加起来,根本无法支撑一个捕鱼节,所谓节日,自然要热闹,按照预想,至少得在二百人以上。

可是……忽略了一个最严重的问题,交通!

当下是二零零年,私家车对于经济并不发达的城市而言,还是奢侈品,几十户人家未必有一台,而从市里到小湾村,将近五十公里,自行车、摩托车根本无法抵达,所以即使广告做的铺天盖地,人们都想来看个新奇、凑个热闹,也没办法来。

终究还是差了一环!

“你们好,请问这里是小湾村水库嘛,捕鱼节是在这里进行?”

一家三口走过来,男性开口问道。

“办的真热闹,还以为不会有多少人,没想到这么多人。”女性笑着开口。

听到这话。

乡亲们全都懵了,捕鱼节?什么捕鱼节?之前怎么没听过?日历上没有,祖辈也没说过。

“对,欢迎欢迎…...”丁闯挤出一抹笑容,事已至此,无论承不承认,都已经这样,只能把来的人服务好,做出个请的手势:“十一点才开始,可以带着孩子先去下面玩儿一会儿,冰冻七十公分,绝对安全。”

男性点点头,转头道:“还有卖山货的,弄的真不错,走,咱们先下去……”

妻子也跟着点点头,但是没说话,狐疑的看着周围的乡亲,人确实挺多,可都不去水库里玩怎么回事?

走到水库冰面上,与丈夫嘀咕道:“好像不对劲……”

丈夫也看出问题,不过是心思沉稳,能沉得住气而已,在冰面上走出一段距离,望着堤坝上黑压压的人群,也开始心虚:“别乱说话,等会儿再说……”

而岸边上。

人群变的躁动,都对一家三口的话非常好奇。

“捕鱼节?丁闯,你刚才说的捕鱼节什么意思?”

“给我们讲讲,他们是干什么的,怎么来咱们咱们这里了?”

丁闯根本没有心思讲解,重生以来坐的第一件事,就发生致命错误宣告流产,心情也好不起来,看了看他们一家在冰面上欢声笑语,心里更苦涩,场面也太冷清了一点。

“哗啦啦……”

人群后方传来一阵躁动,随后就看老丁沉着脸走过来,他本不想露面,觉得丢人,奈何在家里实在坐不住,来这里看看,他能当上村长,见识自然要高一点,看到有人来大致理解丁闯要干什么,只是,结果更丢人。

“村长。”

“村长。”

周围人打招呼。

老丁没说话。

跟在旁边的葛翠萍幽怨的看了眼儿子,在这么多人面前,不好意思责怪,只能道:“叫人把山货都搬回家里,别在这站这里,冰天雪地怪冷的。”

潜台词是站在这里让大家看笑话不好。

“妈,我不冷,再等一会儿……”丁闯提着一口气回应,如果没有人来就真走了,可冰面上还有三个人,推算下来等会儿的客车,还会有几位游客,总不能白白跑一趟,要对他们负责。

“怎么不冷,赶紧回家!”葛翠萍语气也严厉一些,说话间,抬手拽着丁闯胳膊:“听话,山货想办法处理,别在这里。”

“你松开他!”

老丁突然开口,极其暴躁,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怒视着丁闯道:“异想天开,想什么就是什么,以为做事情那么容易?都按照你的想法来?赶紧滚回家,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丁闯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倒不是因为老丁的当众训斥而觉得丢人,是办这个捕鱼节的目的,除了要赚钱之外,也想着给他涨涨脸,毕竟上一世就是老丁因为丢人郁郁而终,可现在的结果与最初目的天差地别,反而让他丢人。

张淑花眼睛转了转,也跟着道:“村长说的没错,做生意不是简单的事,就说我家两辈子努力才把食杂店经营起来,你一个孩子想的太多了不好!”

赵德利想要笑,又觉得现场气氛不适合笑,点点头:“我同意!”

丁闯如鲠在喉,想反驳,奈何结果摆在眼前,任何言语都空洞,沉吟片刻道:“我和那三位顾客说一声。”

话音刚落。

三人已经走过来。

“这里很好,非常好,能捕鱼,还有山货,本打算在这里多玩一会儿,可是时间不凑巧,接到电话要回去加班,等下次有捕鱼节再支持,呵呵…...”男性抱紧孩子,生怕被抢了一样。

在水库里看岸边场景,越想越渗人,实在挺不住。

哪有三个人玩,上百个人围观的?

“请问,我们要回市里,应该怎么回去?”女性也开口问道。

两人说话。

几百人的堤坝上寂静无声,静的吓人。

丁闯终于道:“中午十二点在有一趟回市里的车,下午还有……如果你们不着急可以在村里转转,当然,如果着急,我可以联系车,送你们回去。”

把人“骗”过来,总要负责回去。

夫妻俩相互对视一眼。

“不用麻烦,朋友们都知道我们来这里,等会儿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先去车里转转,呵呵……”男性非常有危机感的回应:“你们先把忙,我朋友开车很快就到……”

“你们先忙,我们在路边等一会儿就好。”女性说完,一家三口快速离开。

堤坝上又变的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嘭。”

老丁气急败坏,抬起一脚踹到丁闯肚子上,由于就在岸边,丁闯沿着堤坝滚到水库里。

“儿子……”葛翠萍要下去看看。

“你闭嘴!”老丁抬手抓住,指着丁闯道:“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不许下去,跟我回家!”

说完,抓着葛翠萍离开,任凭她如何挣扎,就是不让回去。

“哒哒哒……”

张武德几人也都跑过来。

想劝他别怪老丁,又想劝他别往心里去,最后还想问问用不用帮他把山货都搬回去,话到嘴边没办法说出口。

都化成一声声叹息。

“丁闯,别往心里去。”孙梅还是没控制住,安慰道:“婶子相信你,只要不放弃,人生一定可以活的精彩!”

“我也相信你!”张凤英也严肃道。

丁闯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缓缓道:“你们都回去吧,我在这里等一会儿,这几天谢谢你们。”

第二趟客车来,看到这里一个人没有,会认为小湾村是骗子,留在这里解释。

“丁闯,你不孤单,我陪你等着!”

岸边上传来一声……赵德利!

点了一支烟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过,你得给我工钱,哈哈哈。”

前半段说的还像人话,后半段不堪入耳。

张淑花也跟着笑道:“道德败坏,别灰心,没事的时候多来食杂店买东西,我叫你怎么做生意!”

“哈哈哈。”

堤坝上又是一阵笑声。

“早就说过不行,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孩子还是小啊,哪怕上过大学也不行,经验不够。”

“是突然有钱烧的,不知道怎么花了,现在一万块奖金快花没了,看他以后怎么嘚瑟……”

岸边有开始议论纷纷。

听的孙梅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低着头,开始怀疑丁闯说的对不对,要不然为啥会丢人?

“你们先回去,忙了几天了,好好歇歇。”

丁闯又缓缓开口。

对于岸边的嘲讽没往心里去,上辈子净当孙子了,心理素质还算强悍,主要是觉得对不起张武德几人,还有父母。

“这…..”

“好吧……”

他们也不知道再说什么,点点头,向堤坝上走去。

“你们也是傻,他说干什么就跟着干什么?为了挣点钱,脑子都不要了?”赵德利不冷不得说着。

“小寡妇,你也跟着出来,说说,丁闯到底给你啥了?多少钱?”张淑花盯着张凤英问道。

张凤英被看的又低下头,不敢回应。

几人也都不好意思说话。

可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哎,那是什么东西,哪来的车?”

“还挺多,哪来的?”

“呼啦啦。”人群开始躁动。

车?

听到这个字,丁闯触电一般,快速向堤坝上跑去……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