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一时间变的安静。

许云如目瞪口呆。

陈南眼珠子瞪的快要掉出来。

林小雪没说话。

连带着周围的游客和村民也都震住,刚才看他俩竞争的激烈,还以为冤家路窄、棋逢对手,誓要争出你死我活,哪成想卖鱼的接过钱,却给了其中一个人,他还是老板?

“你……他为什么把钱给你?”陈南颤颤巍巍开口,心里有种不好预感,可又不太愿意相信。

“你都听见了……”丁闯弱弱道:“这届捕鱼节是我举办的,水库也是我承包的。”

“靠!”

“靠!”

陈南和许君如几乎同时骂出来,之前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报纸上一直宣传是小湾村捕鱼节,都以为是村子里举办,根本没想过是一个人承包举报,更何况,他的年纪并不大。

“是你举办的?这里鱼都是你的,包括陈南买的这条?”许君如呼吸急促问道。

丁闯又点点头。

林小雪叹了口气,无奈道:“来之前不知道会举办的怎么样,所以一直没说,刚才就想告诉,可你一直不让我说话!”

她也憋的很难受。

陈南牙齿磨的咯吱咯吱直响,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好像很少傻叉,与鱼的老板争夺鱼,还一次次加价,最终需要借钱买下来,与精神病院里那些二百五有什么区别?

“这钱给你,不用了……”丁闯非常大度把钱拿出来,笑道:“其实也怪我没说清楚,只是程序不能变,头鱼设定就是拍卖,让大家图个彩头,许君如说要吃这条,就买下来,你跟着拍卖,就想着不能夺人所爱,钱给你,等会儿一起吃,算我请大家……”

陈南气的全身直哆嗦,看着钱想拿,毕竟是好长时间的零花钱,可又没办法拿,拿回来让丁闯请大家吃鱼,除了傻叉还丢了风度。

怒吼道:“不用,这条鱼是我的,老子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说完,抢过张武德手中的大鱼,抱着离开。

“这……生意做得漂亮。”许君如也不知道该如何夸赞,仔细回想起来,刚才的事情貌似还很好笑。

“呵呵……”丁闯也笑笑,重新把钱揣进口袋,即使陈南相接也也可以用言语刺激他没办法接,钱到了口袋再拿出去,岂不是比陈南还傻?

头鱼拍卖结束。

所有人蜂拥向渔网走去,挑鱼、买鱼。

捞出来放在空气中活不了多久,装在塑料袋里,里面放上水,足够回到市里,况且,孙梅已经放弃卖山货,专心处理鱼,村里女性都会处理,速度比不上专业卖鱼的,胜在人多……

丁闯也带着两人走过去,挑鱼、挑山货。

… …

陈南抱着鱼,几次产生把鱼扔掉的冲动,想到花了一万多块钱,最后倔强的放到捷达车后备箱,他是开车来的,否则也拿不出一万块。

“奶奶的,坑老子,坑老子,一定找机会补回来!”

嘴里碎碎念叨着,坐上车,不准备再去水库,看到丁闯生气,要不是在他村里,有要揍他的冲动,把手伸到口袋要拿支烟,刚拿出来,脸色又是一黑,鱼身上有水,流进口袋把烟浸湿大半。

“瘟神,沾他边就没好事!”

气鼓鼓把烟扔到窗外,没有烟又不舒服。

看到前方写着食杂店的牌子,走下车过去。

食杂店里空荡荡,只有赵德利和张淑花在,往常在这里打牌闲聊的人全都在水库,今天可能是一年中最冷清的时刻。

他俩正在骂丁闯。

“你们说的丁闯,是承包水库卖鱼的?”陈南听到两人说话,下意识停住要买烟的动作,转头问道。

“对,就是他,道德败坏,在学校找小姐被开除了!”张淑花不管不顾,气急败坏骂道,不好意思去水库边上卖东西还是其次,主要是把自己生意耽误了,一个人没有,平时一天能赚十几块,今天完了。

彪悍问道:“你是他朋友,要帮他说话?”

看张淑花瞪大眼睛,陈南心里暗骂泼妇,属疯狗的要咬自己,可脸上露出笑容。

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准确的说是今天刚见到,其实我对他感官也一般,你们村里人也不喜欢他?”

多一个人帮自己骂,心情总是能舒坦一些。

“何止是不喜欢,要不是一个村住着,我看他一次揍他一次!”赵德利愤愤叫道,他从来都闲不住,东家走西家走习惯了,今天水库最热闹还没脸去,关键还被丁闯挖苦。

继续道:“包个水库,投机取巧赚了点钱,拽的像个人似的,我现在就把话放在这,他这钱不是好道来的,绝对不会好道走!”

“就是,你看着吧,这几天一定闲不住,肯定的出去找小姐,还可能被抓住,关他十天半个月,年都不能在家过!”张淑花补充道。

陈南闻言眼前一亮,自己不了解丁闯,林小雪也刚认识她,可村里人一定清楚,父亲经常说,要了解敌人的弱点,一击致命。

这里暖和,还安静,不准备走了。

“老板,拿一包芙蓉王!”

他说着,坐到旁边凳子上,笑问道:“我看丁闯长的很眉清目秀,像个文弱书生,不能喜欢干这种事吧?”

接过烟,拆下来,拿出一支递给赵德利。

赵德利也不客气,这种烟食杂店有,村里可没人买,太贵。

吸了一口道:“怎么不能,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就喜欢干这种肮脏事,前几天我们村里救援,他还跟一个受伤的女孩亲嘴,一口接一口,我们拦着都不行!”

他说着,神神秘秘看向窗外,随后小声道:“还有件事,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你听见可别往出说!”

陈南点点头,神圣道:“放心,我嘴最严!”

知道越多越好,抓住弱点才能报仇。

赵德利又吸了口烟,正色道:“前几天市里来人表彰他,还跟过来一个记者采访,叫什么林……”

“林小雪!”张淑花补充,站在柜台里道:“你嘴不利索,还是我说吧,那个林记者采访他,可他没按好心,当中午就给带到家里吃饭,故意拖延时间,不让人坐车回去,最后晚上还是在他家住的!”

陈南表情僵住,拿着烟的手都在颤抖,林小雪住到丁闯家里?

硬着头皮道:“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吧,他还有爸妈在呢。”

“怎么不能说明什么?”

赵德利愤愤道:“要说这个王八羔子也有两把刷子,当天下午,他就带着林小雪去水库玩了,两个人在水库边上又搂又抱,最后还在水库里打滚,很长时间猜出来,大冬天也不嫌冷,在水库里就那啥!”

“嘿嘿……”张淑花一笑,撇嘴道:“那冷什么,热,很热。”

“哈哈哈。”

赵德利也跟着笑。

农村里除了东家长西家短,就这些事最吸引人。

然而。

陈南脸色已经铁青,气的全身颤抖,听两人说话已经想象出场面,越想越心疼,越想越愤怒。

赵德利怼了怼他:“再给一根,这烟味儿挺好,我跟你说,当天晚上他爸他妈都没在家住,就他俩在,肯定得折腾一宿,林小雪看着挺好的,其实也就那样,正常姑娘谁能大冬天跟人在雪地里打滚?”

“就是。”张淑花叹息道:“哎,城市的小姑娘被那个牲口折腾一宿,第二天我就看出不对了,那女孩走路都成问题。”

赵德利眨眨眼,笑道:“今天又看到林记者了,应该是又想了……”

话音刚落。

迟迟没开口的陈南陡然站起身,气急败坏骂道:“想你麻辣隔壁,我弄死你!”

说话间,直接向赵德利扑过去,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这番话把所有怒气点燃,实在无法控制。

赵德利没反应过来,被摁在身下。

还没等说话。

“嘭。”

“让你背后说坏话!”

“嘭。”

“给你嘴打烂!”

“嘭。”

“满嘴喷粪,你用屁股吃饭?”

正常打斗,赵德利一定能打过陈南,好歹是村里人,再无用也一身肌肉,奈何第一下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打蒙,再想还手已经跟不上节奏。

“敢来我们村里撒野?住手,住手!”张淑花站在柜台里吼道,于情于理都要帮赵德利:“还敢打,老娘挠死你!”

说话间,极其彪悍的从柜台冲出来,双手抓住陈南满头长发用力拽。

“不发火不打女人,发起火来连自己都打!”

陈南也急了,头发被拽掉几绺,爬起来跟张淑花扭打到一起,正常打赵德利打不过,打张淑花很轻松,一脚踹倒,走过去骑在张淑花身上巴掌扇的啪啪作响。

躺在地上的赵德利被打的满脸是血,几次想站起来,可头脑发晕,重心不稳,站不起来。

“你放开,放开他,冲我来!”

“冲你来就冲你来!”陈南从张淑花身上站起,径直走过去。

赵德利见状,吓的一哆嗦,只是说说而已,他怎么真过来了?迅速双手抱头。

陈南骑在他身上,又是一通乱捶。

以一敌二,完胜!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