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库上的活动还在继续,谁也没想到食杂店内有这样一幕。

活动高潮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已经有人开始折返,预示着走向尾声,工作方面也只剩下收尾工作,比如清理鱼、把渔网收好。

“儿子,儿子……”

葛翠萍蹑手蹑脚走到丁闯身边,往常都会夸林小雪,而这次没有,抓住丁闯胳膊,给他拉倒一边。

“怎么了?”

丁闯也有些紧张,母亲平日里不是这个状态。

“太多了,太多了……全是钱!”葛淑萍拿出手中拎着的两个黑色塑料袋打开,第一个塑料袋里是整理好几沓钞票,有一块、两块、十块……剩下一袋里面杂乱无章。

“开始我还能整理,后来买的人太多了,整理不过来,就直接装里了,儿子,你真厉害,娶媳妇钱够了!”说话依然带着紧张腔调:“大约得有两万多,我和你爹得赚三年!”

老丁一年补助四千,家里的地一年能赚三千,这就是全部收入。

听到是这事,紧张心情不见了。

笑问道:“你儿子厉害吧,一天赚你们三年。”

“厉害,厉害……”葛翠萍也开始笑,笑的合不拢嘴,虽说不是财迷,但没人不喜欢钱多,又道:“我想了,你还小,要这么多钱没用,骂帮你存着,到时候娶媳妇用…...”

丁闯脸上笑容顿时凝固,让她帮存着,还能再见到?

老丁是村长,即使不涉及经济问题,每年过年也会有人给丁闯压岁钱,活了二十年,一分没见到!

“不用吧…...我成年了,自己能管理好。”

钱一定不能给,还要用这些钱干别的,没了钱就没有启动资金。

“听话!”葛翠萍严肃道:“就这么定了,妈帮你存着!”

正说话间。

老丁也拎着两个黑色塑料袋走过来,表情比葛翠萍好点,好不了太多,大钱他见过不少,自己的钱还第一次见到,走到身边把黑色塑料袋递过来:“给你……卖鱼的钱!”

“唰。”

丁闯刚要伸手接,葛翠萍迅速抢过来,打开袋子向里面一看,吓的双腿一软,险些坐到地上,呼吸急促问道:“这是多少钱?”

她拿的是山货卖的钱,只顾着想钱别丢,忘记还有鱼。

“不到三万!”老丁挺起胸膛回应,一副两袖清风的样子:“鱼一共打上来七千多斤,鲤鱼便宜,还有胖头鱼、鲫鱼……都在这,我一分没拿!”

“五万,五万……”

葛翠萍已经不听老丁说什么,嘴里不停的念叨,这个数字已经颠覆她的认知,村里人谁家能拿出来五万块?

附近村子谁家能拿出五万块?

把四个袋子牢牢抓在手里:“儿子,钱太多了,放心,妈一定好好帮你收着,绝对不能丢,等将来娶媳妇用!”

丁闯一头黑线。

“他手里还有一万多,刚才拍卖头鱼的钱,没记错应该是一万两千八百八十八!”老丁非常不道义的补充。

葛翠萍一愣,随后激动道:“还有?对对对,想起来,那一万多,儿子,你可不能放在身上,给妈……拿来!”

丁闯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怪蜀黍在诱骗小女孩,要是给她,钱死的太冤,可不给,以母亲的性格能整日担惊受怕。

正想着,余光中看到林小雪。

笑道:“妈,钱给你是行,可也不能放在家里,去年老李家结婚,钱放家里当天晚上就让人偷了,咱们得赶紧去银行存上,林小雪他们开车过来的,等会直接开车去县里存钱,要不然坐客车,小偷多……”

这个年代农村招贼很常见,很多白天办喜事,晚上家里就会进贼,有些时候刻意提防,钱财还是被盗走,以至于流传说法,他们用了迷香……

果然,听到这葛翠萍动心了。

疑问道:“你去存?”

“放心,回来把存折给你,让你保管。”丁闯又道。

如果没记错,银行卡已经开始使用,哪怕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还不知道银行卡是什么,也并不妨碍可以办理,办两张卡,空卡给母亲,银行卡与存折不一样,不能写在纸上里面有多少钱……

“好吧,那你可一定拿好!”葛淑萍同意,放在家里确实没底。

“放心……”

他们说话期间,人已经走了多数,所剩无几,因为多数都是坐客车来的,担心回不去,少数私家车还带着孩子在冰面上玩,但这已经不再丁闯的思考范围之内,先去与林小雪打声招呼,搭个车,表示同意。

“啪啪啪。”

丁闯站到堤坝上,拍着手喊道:“张叔、孙婶、凤英婶,所有人都过来……”

“哗啦啦。”

听到丁闯喊话,所有人都围拢过来,全都笑容满面,他们知道要干什么,要发工资了!

丁闯中气十足道:“大家都是乡亲,多数都看着我在长大,咱们也就不客套,谢谢的话就不说了,直接发钱!”

“孙婶,凤英婶,你俩先站我旁边,给大家发钱,还是凤英婶记,孙婶念名字!”

记账是防止发重复,也避免漏人。

张凤英快步跑过来,以前考虑到自己身份,与男人连话都不敢多说,而如今,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站到丁闯身边,拿出笔和本,准备记账。

“你们啊,都在村里活的太久了,要勇敢走出第一步!”孙梅俨然一副核心达成的架势,走起路来都带着骄傲,作为第一个跟着丁闯的元老,自问比任何人资历都老。

“以后就走,别说走,跑都行!”

“丁闯让我们跑就跑,在后好事想着我们就行。”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相信丁闯没错,要不然能在这里刨冰么?”最先砸冰的一人傲然开口,引得一片大笑。

不只是他们等待发钱的围观。

堤坝上还站着上百乡亲,全都在看着,此时他们后悔了,要是早点相信丁闯,这笔钱自己也能赚到,来这里看了几天,当了几天气氛组,到头来别人拿钱,自己挨冻。

“赵宝德!”

孙梅开始点名字:“你是今天上午帮忙的,虽说没干满一天,但我大侄子好心,说给算一天工钱,二十块!”

赵宝德笑着走出来,从丁闯手里接过来:“谢谢,谢谢,以后有活再找叔,免费给你干!”

把钱揣进口袋。

“你可滚吧,当初也是第一批进来的,为啥走,滚,再有好事也不找你!”孙梅帮丁闯骂道。

村里人也没人把骂人当回事,又是一阵大笑。

“李桂梅!”

孙梅继续喊:“也是二十。”

孙桂梅接过钱,竖起大拇指道:“你仁义,咱们村最有出息的就是你,不占便宜,不坑自己人,好人!”

不只是她认同。

原本村里很多人看丁闯赚钱心里还不舒服,可想到他收山货,全都是高价收,比在其他村高出一块钱,今天卖也没赚村里人钱,不舒服也都咽回去,还得说一声他是好人。

“刘丫!”

“张老六….”

孙梅一个个喊。

很快,前方的几十人全都拿到钱,就剩下最开始跟丁闯的几个。

“王老三!”孙梅又喊出不名字,也不忘挖苦道:“当初你要走,是我拦着没让,现在是不是得谢谢我?”

他们也打算走,可孙梅一直在劝才留下。

“谢谢,谢谢。”

王老三微笑着作揖,又道:“但更的谢谢我自己,一眼就看出丁闯不一样,要不然你也没陪我睡觉,认识你是谁啊?”

“哈哈哈。”

丁闯也跟着笑了笑,从塑料袋里拿出钱:“三叔,这几天辛苦了,当初说好的,办成功给你们奖金,那就一定要给,除了这几天工资之外,额外奖励一百块,凤英婶,记一百八!”

除了第一天给现金之外,这三天没给,是他们不要,觉得在一个村住着,太世故,一起结账就行。

听到一百八这个数字。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要知道,夏天出去卖力一天二十,赚到需要九天,前提是每天都有活干的,如果遇到阴雨天,干不了活,一百八得赚半个月,如果全年平均算下来,一百八要超过半个月工资。

在这,算上今天才五天!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向这里,包括孙梅……

没干活的人更后悔了,即使刚才拿到钱的人,也心酸。

但怪不了任何人,谁让自己最开始没看好。

“这,不好吧……”王老三接过钱的手都在颤抖。

“应得的,拿着吧!”丁闯笑道,不想说太温情的话,看向孙梅。

“周二…”

“齐德祖…..”

把这几个人发完,就剩下张武德、孙梅、张凤英。

不知不觉间,场面变的安静,因为大家都知道,张武德出力最大,孙梅干的也比别人多,张凤英更是跟着收山货……

他们一定不能比别人少!

“孙婶,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又是跟着砸冰,还跟着收山货,比男人还能干……”

孙梅说别人很厉害,到了自己发钱,竟然害羞,红脸道:“应该的,应该的。”

“八十块钱工资,还欠二百租渔网钱,再有将近二百,过年取整数,一共五百!”丁闯说话间,数出五张一百的递过去。

“这,这……”孙梅慌了。

丁闯把钱强行塞到她手里,不多说,转头道:“凤英婶子,收山货一天工资、今天一天,一共四十,可如果没有你看品相,山货收不明白,这是技术活,所以奖金也是二百!”

拿出二百四,递给张凤英。

张凤英咬着嘴唇,接过钱,终于正视丁闯眼睛:“谢谢!”

丁闯笑了笑,转身道:“接下来,就是我们最大的功臣,张叔!”

“四天工资八十,找鱼窝、定点、下网、还有今天的祭湖仪式,全都是功劳,将近三百,一共三百八!”

张武德激动的脸色通红,双手攥着拳头,不会说什么只顾着傻笑,得意的看孙梅,意思是老子赚钱了!

“这还不算!”

丁闯又道:“三百八十块钱是我给的,还有一位先生给的赏钱我不能贪,一万四减去一二八八,算一千一,加三百八,一共算一千五!”

说话间,开始数钞票。

“哗啦啦。”

人群全都躁动,一千五,村里人至少有三分之一,一年收入不到一千五,张武德竟然赚了一年工资!

在所有人目光之中。

丁闯数好钱,转身递给孙梅,笑道:“婶,这钱给你,男人有钱就变坏,他拿了钱学我出去找小姐,我就成罪人了。”

孙梅看到递过来的一沓钱,哇的一下就哭了,嚎啕大哭,几天前还因为没钱过年要离婚,现如今,竟然成了富翁。

破口大骂道:“以后谁他妈再敢在村里说丁闯找小姐,老娘跟他玩命!”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