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完钱。

预示着所有活动结束,剩下的事不需要丁闯参与,再者说,还需要赶紧去把钱存上,去的晚银行就下班了。

他离开。

站在堤坝上的村里人迟迟没能离开,多数目送他带着林小雪和许君如离开的背影,还有一部分人盯着张武德和张凤英。

发一天工资二十块钱的时候,他们还能接受。

发奖金一百块的时候,他们开始后悔。

等看到张武德和孙梅一共拿了两千,就连张凤英都拿到二百多,心中五味杂陈,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几天之前,也成为第一批跟丁闯砸冰的人,如果能回去,别说其他人的讥讽和白眼,就连玩命都行。

奈何,回不去。

前方。

丁闯三人已经来到捷达车旁,陈南躲在里面如履薄冰,打张淑花和赵德利的时候靠在一腔怒火无畏无惧,打完出门开始害怕,脑中不时回想起电影情节,比如误入某个村子,被砍断手脚养在坛子中、或者干脆挖个坑埋掉。

要不是还得带林小雪和许君如回去,早就开车离开。

“你上来干什么?”

见丁闯也坐上车吗,脸色变的更难看,处于对林小雪的了解,打心眼不相信打滚的事,可赵德利和张淑花说的有鼻子有眼,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

好在时间把怒火消磨大半,要不然连他也揍。

“去县里,麻烦搭躺顺风车。”丁闯笑道。

“不搭,下去!”陈南冷冰冰回应,看到他就烦。

“陈南……”林小雪坐在后排,尴尬道:“你别这样,大家都是朋友,更何况回市里也顺路,有座位闲着也是闲着。”

“谁跟他是朋友?”陈南更加不快:“我不是,丁点都不是,麻烦下车,要去县里自己去!”

“厄。”

丁闯被说的哑口无言,知道陈南心里一定不舒服度,没想到生这么大气,太小肚鸡肠,可对方都说不搭,也就不能继续死皮赖脸坐着,打开门准备下车。

“我也下去!”

林小雪气鼓鼓开门跟着下车。

“小了,格局小了。”许君如坐稳不动,挑眉道:“你也是个男人,不就是一万多块钱的事,至于生这么大气?况且我认为丁闯没错,是你没搞清楚情况,怪不得别人。”

陈南气的心脏乱跳,可在食杂店听到的话又不能乱说,来这一趟赔了夫人又折兵,咬咬牙道:“上来吧,快点,别浪费时间!”

林小雪站在旁边道:“知道错了?太小肚鸡肠!”

“谢谢。”

丁闯没客气,直接开门上去,不是没有骨气,而是有骨气不搭车就正中了陈南下怀,让他高兴,坐上车既能利己又能损人,何乐而不为?

主动笑道:“大家都是朋友,不过是之前有点误会而已,那条鱼算我请的,等会儿把钱退给你,到县里找个饭店加工,大家一起吃。”

“看看,人家这格局,再看看你!”

林小雪适时开口,从小与陈南一起长大,非常熟悉,说话自然不用避讳太多:“陈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次回来,觉得你像变了一个人?”

指的是她回来,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外地实习,两个月前才回到本市。

陈南不再说话,黑着脸开车。

丁闯想到一句非常有名的话:暗恋使人变的面目全非!

在看到陈南的第一眼时,就知道他喜欢林小雪,甚至有可能身边的人都清楚,唯独当事人林小雪不清楚,否则也不至于对自己敌意如此大,不过,自己对林小雪没兴趣,也就懒得跟他斗。

当务之急,赚钱为主。

一路上交谈并不多。

半个小时后来到县里,丁闯下车挥手告别,没提及那几趟客车费用,当然,这笔钱不会赖账,以后再说。

走进银行,虽说手中拿的钞票比较扇,但银行都有存款业务,几万块不值得行长亲自下来迎接,但绝对值得他们笑着帮数钱,数过之后一共六万两千。

还有几百块零钱没存。

人工费已经抛出,去掉收购山货花费的八千块,盈利五万四。

开两张卡,空卡给葛翠萍让她心安,有钱的则放进自己腰包当做启动资金。

做好一切,准备回村里,回去很方便,路口有专跑下面村镇的夏利车,三块钱一位,凑够四个人就可以出发。

刚走出门。

“哈喽啊……”

迎面走来一名长发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陈南,身后路上还停着捷达车,透过车窗发现林小雪和许君如都在。

此时此刻的陈南与之前的黑脸判若两人,又恢复长发、皮夹克摇滚青年的样子,略显桀骜不驯,笑道:“丁闯,才发现你是我的护身符,刚走出一段,她俩就叽叽喳喳个不停,说我不讲道义,又说气量小,为了表现男子汉气概,我又回来了,决定请你吃鱼,不会拒绝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丁闯不相信他能调整的如此快,笑脸背后肯定有目的。

还没等说话,许君如摇下车窗笑道:“快上来,陈公子好不容易大度一次,不能不给面子,市里的饭店都订好了,一起去。”

陈南耸耸肩:“如果你不去,我就成了孙猴子,还是旁边有两个唐僧的孙猴子,苦不堪言,就当帮帮忙。”

丁闯想了几秒。

点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谢谢陈公子。”

“小意思!”

陈南说着,似笑非笑的回到车上。

事实上,倒不是因为他的邀请,而是早就想去市里看看,虽说脑中记得未来二十年的发展趋势,房地产、互联网、乃至股市、比特币,可这些生意不是距离太远,就是没有上桌资格。

房地产少则几百万的投入,互联网更处于烧钱时代,根本玩不转。

在村里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天,光靠脑子想不出来生意,需要去市里多走走,多转转。

“天海宴,出发!”

去市里的路上要比来县里要欢快的多,交流不停。

从只言片语中知道,他们三人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父辈的轨迹几乎相同,改革初期下海经商,不同的是,林小雪父亲留在本市,家里生意也在本市。

陈南的父亲在省会,他在本市住奶奶家,按照他的说法是父母不理解他的潮流,道不同不相为谋,懒得去跟父母吵架。

许君如相对惨一些,父母创业的路径已经出省,在海连,也就是丁闯上大学的城市,小时候父母创业没时间,就把她留在姥姥家,在十二岁那年家里生意稳定,想把她接到海连上学,开车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父亲当场身亡,母亲抢救五天才活下来,醒来之后生意重担靠母亲一个人支撑,没时间照顾她,也就一直留在本市。

按照她的说法:是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

“第一批富二代?”

丁闯脑中不由冒出这句话,当下富二代还没走进公众视野,但不得不承认,后来多数排行榜上的富豪,在这个时代已经完成原始积累,在未来的几年内,财富仍然会持续爆发,而眼前的几位的长辈,只需要顺应时代,财富不会有任何风险。

即将到二零零一年。

不再是所谓的遍地黄金、穷人暴富时代。

却是让富人更富的时代!

“首先要变成富人……”

交流间,抵达天海宴。

是一栋四层楼,最上方挂着霓虹牌子,极其耀眼,显然超出这座城市潮流太多,楼下的停车场更是停的满满当当,其中不乏奔驰等不多见的豪车,看来,任何时代都不缺有钱人。

服务生在楼下等待,车子停稳就打开后备箱把鱼抱进去加工。

几人则是上了楼。

推开包厢门才发现,里面已经坐了几位。

“陈南,接到你电话立刻过来,你小子不讲究啊,我们等了快半个小时,等会儿得罚酒。”

一名二十岁左右男子站起身笑道:“许大美女、林记者,你们更不讲究,三十多斤大鱼竟然不告诉我要自己吃,绝交,以后不认识你们!”

陈南走过去坐在主位,随意笑道:“罚,必须罚,什么都差,就不差酒,呵呵……”

“你说的,必须罚!”男子说话间,看向门口:“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坐啊,这位是……?”

许君如和林小雪显然没想到这么多人,更没想到孙刚也在,倒不是反感他,也是从小在一个院子长大,而是隐隐有种不好预感。

“你好,我叫丁闯,是这次捕鱼节的主办者。”

丁闯主动介绍自己。

看到赵刚,也很意外。

虽说赵刚不认识自己,但认识他,即使再世为人记的也非常清晰。

在市里上学时,每天放学,门口对面的马路上都会坐着一群混混,学生们无人不怕,俨然一方小霸王,而这群混混为首的就是眼前的赵刚,如果没记错,那时让人更害怕的还要一句话:赵刚的叔叔是山青……

山青本名赵山青,是市里的大混混。

“哦,丁闯,过来坐,坐我旁边……”赵刚招了招手。

陈南笑而不语。

许君如和林小雪更觉得情况不妙。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