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情况而言,赵刚很少与他们在一起,哪怕从小一起长大,是好朋友,见面时间也不多,而且今天是周六,在赵刚的交际圈子中,周六是最放松的时候,根本没时间与他们聚会。

当然,更重要的是,赵刚在他们的关系中,多数时间扮演解决问题角色,寻常时候根本不会出现。

“好。”

丁闯答应,缓缓走过去,既来之则安之,上车之前觉得陈南改变不对,可走到这步已经没有退路。

坐到旁边,林小雪和许君如相互对视一眼,目前只是觉得情况不对,也不好多说什么,分别落座。

“啪。”

赵刚抬手,身子向侧面探了一点,拍在丁闯大腿上,笑道:“咱们是第一次见面,我这个人就一点好,能坐在一起吃饭就是朋友,以后在市里又什么事可以找我,放心,没我解决不了的事!”

这句开场白让丁闯着实没想到,太直接了点,才见第一面就有事找你?不过想想也对,赵刚年纪也就比自己大一两岁,即使早早辍学,也没经历过太多人情世故,急功近利了点。

“谢谢刚哥,等会儿敬你。”丁闯随口回应。

“对了,你在海连上大学,高中在哪念的?”陈南笑吟吟开口。

原本赵刚有其他活动,特意打电话让他过来,不搞出些事情,实在难解心头之恨。

“在三高,离这里不远。”丁闯又道。

“三高?”陈南眼前一亮:“太巧了,赵刚以前也是三高毕业,应该比你大两届,不过他没念完,后来辍学了,但你应该听过他吧,刚子,经常在三高那一片活动。”

赵刚也笑了。

三高是主战场。

自己不认识他们,可三高有几个人不认识自己?

丁闯点点头:“好像是听过,不过我这个人记性比较差,高中的时候一直忙着学习,对其他班级的事不太清楚。”

这种时候只能装傻充楞,如果说听过,在气势上就矮了一块。

“赵刚,今天是吃饭的,别把你那一套乌七八糟的东西带到这里,谁规定三高的就得认识你?丁闯是好学生。”林小雪轻轻点了一句。

许君如没说话,不过也看向陈南,意思是大家出来开心,别让赵刚找不痛快。

没等陈南说话。

赵刚反问道:“小雪,你不仗义,我怎么乌七八糟了?丁闯是三高的,我也是三高的,校友,叙叙旧怎么了?”

林小雪不知怎么回应,缓缓站起身,走到丁闯身旁:“咱俩换座,我坐这里,你坐旁边。”

她要用自己把两人隔开。

丁闯乐得被保护,也就换座。

“你这是戴有色眼镜看人。”赵刚摇摇头道:“咱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个圈子很长时间没有外人加入,丁闯是你朋友,也就是我朋友,了解情况怎么了?还担心我带他去混社会?”

丁闯闻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混社会”这个词已经很多年没听过,后来的混社会可以理解为在社会上打拼,正当行业,而现在,可以代指独特职业,尤其是最近港片流行,让混社会成为很多人梦想的职业……

“你能不能闭嘴?”林小雪板着脸问道。

“行行行,让闭嘴就闭嘴,林大记者。”赵刚耸耸肩,随后同情的看了眼陈南,后者对林小雪的感情他很清楚,也知道今天目的,曾以为两人一定会走到一起,如今看来,半路杀出的这个程咬金已经让林小雪动摇。

“你就不该来!”

许君如说话更直接,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认识,但明显不属于一个层次,所以不需要考虑他们,愤愤道:“平时找你找不到,打电话就说没时间,有好事你来的倒快,等会儿鱼上来,一口都不能吃!”

赵刚装成满脸无辜:“完了,我被针对了,陈南,今天是你请客,说句话到底让不让我留,如果不让现在就走了,在这里碍人眼。”

陈南挑了挑眉道:“等会儿多喝几杯,给她们赔罪,得到原谅就留下,得不到,我也留不住。”

“你他娘的真不仗义……”

“哈哈哈。”

说笑间,菜被服务员端进来,一共十一道菜,荤素都有,鱼最后被端上来,只是一个鱼头,不过也有近十斤,非常大。

除了林小雪和许君如喝的是水之外,其他人喝的都是啤酒。

丁闯也喝了两瓶。

事实上,早就知道陈南要搞事情不假,却并不知道会叫来这么多人,早知道根本不会来,不是怕,只是都不认识,太尴尬。

“叮铃铃。”

这时,赵刚手机响起,拿起来放到耳边,听了几秒,黑脸咒骂道:“活该,一群饭桶,废物,别打扰老子吃饭,滚!”

说完挂断。

不过也吸引了全桌人的目光。

“怎么了?”陈南主动问道。

“一群废物,手下两个小弟在电脑房被人砍了。”赵刚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又气愤道:“两个人竟然没砍过对方一个,你们说是不是废物?”

其他人附和点点头。

“你要去啊?”陈南又问道。

“不许去!”林小雪严肃开口:“赵刚,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有点正事,找份工作不行么?做这行没有好下场,都不能善终。”

生气不是假的,而是真关心朋友。

“打架报警,找你有什么用,好好吃饭!”许君如也道。

赵刚看着两人莫名一笑:“你们说错了,报警未必有用的事,找我一定有用,咱们路不同,我家祖传混社会,除了继承老祖宗传统,还能干什么?不过放心,什么事都得等到吃完之后,吃饱了才有力气砍人。”

“你……”林小雪气的哑口无言。

“别搭理他,脑子有问题。”许君如白了一眼。

赵刚也不在意,随即看向过来道:“丁闯,你家在小湾村是吧?今天太晚回不去,等会儿跟我走,先带你去砍人,再找地方放松,保证让你过的刺激。”

丁闯一直装成透明人,很少参与他们说话,没想到赵刚转换话题如此生硬,还是把矛盾转移到自己身上。

缓缓道:“打架不好……我就不去了。”

“别怕!”

赵刚点了支烟,向后一靠:“砍人对于我而言就是业余活动,你就是走个过场,重要是后面活动,全市我都熟,第一次见面,想去哪玩,保证让你满意……”

“赵刚!”

林小雪又激动道:“能不能别说这些,丁闯是好人,以为跟你一样?快点吃饭,把嘴堵上!”

赵刚满脸无奈:“说的像我不是好人一样,行行行,不说了……”

重新拿起筷子,不经意间看了眼陈南,意思是有林小雪在,找不到理由,又不能把话说的太明白,完全没机会。

陈南心里更是堵得慌,叫赵刚来就是为了震慑和警告,让丁闯离林小雪远点,可这家伙装傻充愣,好像不懂的样子,岂不是喜欢女孩被他玩弄、自己的钱被他骗了,还在请他吃饭?

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像个二傻子。

正当众人都不知该如何说话。

“真没劲,我吃饱了。”

许君如缓缓放下筷子,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又道:“你们也快点吃,本小姐没时间陪你们,天都黑了,要回家睡觉,睡的太晚对皮肤不好。”

林小雪一直提心吊胆,从进来开始就觉得气氛不对,听到她说吃饱,意识到该怎么办,转头问道:“你吃饱没?对了,今天晚上住哪?”

“吃饱了。”

丁闯很没骨气的放下筷子,略显憨厚道:“等会儿出门随便找个旅馆就行,我对环境不挑剔,明天坐第一班车回村。”

林小雪点点头,虽说在他家住过,可那都是情况使然,在市里,总不能给他带到自己家。

愧疚道:“也好,是我考虑不周,忘记你没办法回去了,住宿地方我安排,找个距离车站近的宾馆。”

丁闯当成完全看不见旁边看过来的毒辣目光,继续享受被她保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全听你安排,谢谢了。”

“别客气。”林小雪一笑。

看到这一幕。

陈南放在桌下的拳头死死握住,在他眼里理解为打情骂俏,喜欢这么多年的小雪,竟然被村里出来的小子拐跑,再次偷偷看了眼赵刚。

赵刚仍然满脸无奈,找不到机会,总不能硬着头皮在林小雪面前撒泼,会破坏关系。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都不吃了?”许君如扫一圈又道:“那就散场,本姑娘要要回家休息。”

说话间站起身:“先去洗手间,回来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小雪,你去不去?”

林小雪早就想去,一直担心赵刚吓到丁闯所以没去,想着去个洗手间,几分钟不能发生什么,也站起身:“走吧……”

两个女孩挽住手臂一起走出包厢。

刚刚走出几秒钟。

陈南就迫不及待看向赵刚,再不说话就没机会了。

赵刚心领神会,看向餐桌最末尾一名青年,这青年顿时站起身,走到门旁锁门,咔的一声,被锁死,代表着门外的人进不来,门里的人出不去。

紧接着。

餐桌上剩下的五个人,全都站起身,盯着丁闯。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