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见到眼前众人的目光,心里终于踏实,回来的路上还在想村里人是否会愿意做,毕竟他们游手好闲惯了,整天做这种简单枯燥的工作未必适应,现在看来,大家的赚钱欲望都很高涨。

“那好,既然都明白就开始做,不能发大财,趁着还有二十天过年,赚个过年钱还是可以的。”

丁闯顿了顿又道:“孙婶子、凤英婶子,你俩还得帮我忙,就像咱们之前收山货那样,孙婶子往出发原材料、凤英婶子记账,比之前多的工作是,每天晚上要去各家各户收一批,每天结账。”

“工资也是按照之前的价格,每天二十!”

其实等他们做好,自己送过来也可以,但让二人去各家各户收,能无形中增加压力,被动提高效率,工厂要的是效率,丁闯自然不能掉链子。

张凤英闻言,双眼中又波光粼粼,她要的或许从来都不是安逸生活,只是能被重视而已,再次让她当“会计”这是足够重视,心里莫名的很暖,重重点头。

孙梅竖起手臂,做个加油手势,大声道:“我就知道跟着你改变自己,活出精彩人生,加油,加油,加油!”

如此表现给众人吓了一跳。

丁闯也一阵头皮发麻,没想到那天在张凤英家的一番话,能洗脑如此成功。

还没等说话。

孙梅猛然转过身,看向所有人又道:“大家看到了吧,丁闯是大学生,脑袋活,能带领我们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大家都看过电视,有个黄头发的外国人说的:当人回首往事,不应该因为一辈子啥也没干而后悔,也不应该因为啥也没干成而后悔,以前我们都活在条条框框,如今有丁闯在,就不一样了,我们要紧跟丁闯脚步,知不知道?他能带领我们改变人生,让人生精彩!”

虽说大家都不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不过丁闯连续让村里人赚钱是真的,多数人都开始点头。

“确实,上过大学跟别人不一样!”

“丁闯,我也要精彩人生。”

“以后紧跟你脚步!”

丁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原本他们心里会有感激,可因为孙梅的存在,让感觉无限放大,看来……还是少给他们喝鸡汤,村里人思想单纯,容易中毒。

还打算说点注意事项和规则,现在也没说的必要。

“既然都明白,那就去我家那材料!”

说完,快步走出去们。

“走走走,大家都跟进脚步,不能落后!”孙梅大声吆喝。

所有人都跟在丁闯身后,呼啦啦走出门口。

当走出门,丁闯意识到一个非常严峻问题,停下脚步折返回去,走进村委会,果然不出所料,老丁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办公椅上,看到空荡荡的村委会发呆。

“爸,你回家不?”

自己太心急,抢了老丁的风头,身为堂堂的村长大人,当了一晚上绿叶。

老丁看过来,直到现在脑中还很懵: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明明我才是村长,解决张淑花和张凤英矛盾的应该是我!

大家来到这里,要关注的人也是我!

可他们倒好,根本不顾及村长的感受,说走就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打,说话时也是,完全忽略自己的存在。

“爸,我妈把饭做好了……”丁闯又弱弱提醒。

老丁终于缓过神,重重道:“滚!”

“好嘞!”丁闯立刻跑掉。

等丁闯走后,老丁又发了一分钟呆,随噗呲一声笑出来,调节的事他没觉得做的有多好,后来让大家赚钱被惊艳到了,从未想过还有这种活能干。

“跟着丁闯,活出精彩人生,呵呵……”他不由重复一句。

其实老丁也希望村里人富裕起来,这些年也带领大家做过尝试,比如养殖业、比如收玉米等等,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倒不是能力不够,否则也不会被推选为村长,而是再强的能力也受意识形态禁锢,半辈子生活在小湾村、看的都是巴掌大一块天,想要跳出意识之外,无异于难于上青天。

后来有一句著名的话:寒门再难出贵子。

至少有一半,讲的是意识。

“再精彩又如何,还不是我儿子?”老丁骄傲点起一支烟,吸了一口,又变的满脸愁容,嘀咕道:“这小子这次回来,怎么就跟女人干上了?”

家里。

分工明确。

张凤英记账,孙梅分发原材料,葛翠萍听完一切心情也变的豁然开朗,主动站过来帮着分发。

开始是还只是在村委会这些人过来拿,到后来院子里都站满了人,几乎全村人都过来领原材料。

“呵呵……”

院子中传来一声冷笑,这种场合怎么少的了赵德利,虽说刚被惩罚,可看热闹的心始终不灭,撇撇嘴道:“你们没分到原材料的都是命好,这段时间演的电视怎么说的?资本家都是剥削,丁闯就要成为咱们村的资本家,把你们当成杨白劳,从你们身上赚钱呢,没分到材料,证明你们没被剥削!”

“就是!”

张淑花站在他旁边,抱着肩膀道:“你们看起来是赚钱了,实质上他不一定赚了多少,给你们都是少的,那些拿原材料的都是傻子,白白给丁闯赚钱!”

两人声音很大,所有人都能听见,也有很多人回头看他俩。

不过……没人搭话!

把两人当成空气……

“你们都看什么?我是好心来提醒你们,知道杨白劳最后怎么死的嘛,饿死的,你们跟着丁闯干,最后不一定会混成什么样!”赵德利又把声音提高几度,故意让更多人听见。

只是,仍然没人跟他说话。

“甭搭理他们,咱俩就看着,不说话就不说话,不就是惩罚,我接受!”张淑花恶狠狠开口,心里觉得非常不舒服,以前哪有这种情况,自己说一句都能逗的大家前仰后合,再不济也有人答应,搞了半天,自己像是在说单口相声。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

丁闯本以为带回来十袋原材料足够多,没成想大家如此热情,村里人刚分完一半,十袋子原材料全都分完,剩下一半没分到。

“丁闯,没了,都分完了。”孙梅忙的满头大汗,不过心里欢喜,这是在走向精彩人生。

“所有数量都在这,你看看能不能对上?”张凤英把账本递过来,生怕所有原材料分完,而自己记错。

“不用看!”

丁闯回了一句,随后走向院子,面向众人道:“各位婶子大妈,原材料已经分完了,不过大家不用着急,明天我再去一趟市里,争取带更多回来,让每个人都有份,没分到的先等一天!”

“那你可得多带点,我还想被你这个资本家剥削呢!”张淑花迅速吼道。

“对对对,之前捕鱼没给你打工,这次要给你打工,也带我一个!”赵德利也跟着阴阳怪气的喊。

丁闯提出让所有人都不跟他俩说话,自然要以身作则,当成没听见。

又笑道:“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回去休息,最快明天晚上来我家领原材料,都回去吧……”

村里人见没有,在这里等着也等不到,纷纷转头离开。

“那我也明天来,你可别说话不算数!”

“多给我准备点,手脚麻利着呢!”

张淑花和赵德利两人再次吼道。

只是,丁闯已经转身回到房间,别说是回应,看都没多看一眼。

两人脸色同时变的难看,恨不得冲上去暴揍丁闯一通。

“还不搭理我,以为谁愿意跟他说话似的!”张淑花气的脸色通红,看向身边走过的人笑道:“老张,今天晚上有个牌局,三缺一,过来啊!”

老张不说话。

“老张,跟你说话呢!”

老张快步离开。

张淑花气的一咬牙,转头对另一边路过的人道:“王大嫂,你看看老张的熊德兴,大家都在一个村里住着,还真不跟我说话了,平日里巴不得跟我说两句骚话,呵呵……”

王大嫂低着头,也快不离开。

短短十几秒。

村里人像是看见瘟神一样,全都步伐加快,各回各家,刚才在院子里的人潮,只剩下她和赵德利在最后方,完全被孤立。

“妈的,那个小瘪犊子,我就不说话,看到最后能把我咋地!”赵德利双手攥紧拳头,他的情况也一样,刚才找人说话,也没人搭理。

心里极其不舒服。

感到莫名的烦躁。

“对,咱们就跟他干,看他能咋地!”张淑花也开始烦躁,头发都快竖起来,回到食杂店,傻眼了,以前这个时间点大家都来打牌,要到半夜才能回家,热闹非凡。

而现在,竟然一个人没有,冷冷清清。

赵德利紧跟着进来,看到情况也是一愣,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这里消磨时光,可没有人怎么消磨?

“妈的,大家都是怕罚款,不敢来这里了,算了,我也回家了。”赵德利极度憋闷的转过头离开。

食杂店里就剩下张淑花自己。

气的坐在凳子上,依然不服的骂道:“行,小崽子,我张淑花在村里活了半辈子,就不行没人说话还能憋死,你等着,我绝对不会低头,绝对不会!”

话刚说完,望着冷冷清清的食杂店,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