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一会儿,下课铃声响起。

丁闯落荒而逃似的跑出教室,如果知道要帮着老徐忽悠他们根本不会来,躲远还来不及,事实上,他自己都不相信这番言论,从心底里讲:喜欢未必会得到,但一定会争取,食色性也,哪能违背人性本身。

当然,还是要好好学习。

“讲得好,讲的真好,万万没想到,你上大学像是变了一个人,口才真好!”老徐跟在旁边走出来,笑容满面:“丁闯,有你这样的学生,传出去我脸上都有光,对了,在大学参见了辩论社?”

在丁闯眼中,他就是个危险分子,巴不得离他远点。

无语道:“没有……”

心里还有句话,这些东西大学学不到,都是在社会上学的,没说出口而已。

“可惜了。”老徐摇摇头:“以你现在的口才,再加以塑造,绝对能做出一番成绩,绝对!”

“我回学校试试。”丁闯敷衍一句,随后道:“老徐,我先回去,等以后再来看你。”

“来都来了,怎么能走,吃完饭再说。”老徐豪爽开口:“去食堂,我请你!”

高中下午课程和晚课之间有晚饭时间,现在就是。

丁闯一头黑线,听他说前半段话还以为要请吃饕餮盛宴,去食堂能有什么好吃的?

“下次,下次我请你,今天约了朋友,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个时间在市里。”丁闯把话说死,生怕老徐的热情抵挡不住。

“这样啊……那就下次。”老徐也没做过多挽留。

说话间。

两人在人潮中走到校门口,有很多学生不吃食堂,而是去外面的快餐店,刚走到校门口,就看门口站着一群人,足有二三十号,人群中,一双带有怒火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一头黄发格外显眼,正是孙鹏。

听到铃声之后,第一时间冲出来,刻意在校门口等待,因为丁闯刚刚的那番话,让他明显感觉到女朋友与他疏远了,血气方刚的年纪,这口气咽不下。

“老徐也在,怎么办?”旁边一名同学问道。

可以不惧怕丁闯,但身为班主任的徐清平,他们还稍有畏惧。

“先等等,别看!”孙鹏小声回应,随后把脸转到另一边。

连带着其他人,也都迅速转身。

不过,也被徐清平看到,身为班主任,非常了解自己学生想干什么,在学生一届比一届难带的大背景下,孙鹏的难管依然出类拔萃,按照流行一点的说法,叫做“扛把子”在丁闯面前吃了瘪,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谨慎问道:“你去哪?”

“电视台。”电视台和报社挨着,电视台的名声更大一些,随后笑道:“老徐,不用送了,等会过来出租车,坐上就走,你回去吃饭……”

如果是放学时间,出租车很多,可现在是吃饭时间,路上都是出来吃饭的学生,出租车比较少,担心来这里碰到人。

“不着急,我跟你等着!”老徐缓缓回道,说话间转头看向旁边聚集的一群人,丝毫不怀疑一旦自己离开,这群以孙鹏为首的坏分子,会把丁闯围在中间,至于后果貌似也不难想象,所以必须的看到丁闯安全离开。

丁闯也注意到他情绪不对,转头看过去,不难发现这群人正在偷偷打量自己,孙鹏显眼的黄头发同时认出,心内顿时崩溃,难道……他们要揍自己?凭借上一世的记忆,打三五个没什么问题,可这里二三十人,冲过来也就只有挨打的份。

也不知道老徐能不能拦住。

“老徐发现了,不走了,咱们怎么办?”又有人问道。

孙鹏显然也看出老徐的态度,双手不由攥紧拳头,放他走不甘心,传出去没办法混了,更何况丁闯长的文质彬彬,是他最看不上的一种人。

这时。

一台出租车缓缓停在丁闯门口。

“妈的,过去!”孙鹏内心还犹豫不决,可看见丁闯要上车,顿时被刺激到,说话间,一马当先冲过去,身旁的几十人紧随其后,距离不远,短短几秒钟,几十人把出租车团团围住,无法开出。

“你们要干什么?让开,都让开!”

老徐吓的一哆嗦,学生来看自己,还被揍算怎么回事?更重要的是,还是因为自己让他做演讲才被揍,传出去丢人,立即转身道:“孙鹏,你赶紧让他们让开,快点,听没听见!”

这种时刻,孙鹏的话显然比他管用。

“徐老师,你别吓我,我过来就是有两句话要跟师哥请教。”说话间,抬手敲了敲车窗:“你想下来,咱们谈谈!”

“滚蛋!”

老徐急的额头上满是汗,现在的场面依靠自己力量显然控制不住,拉开孙鹏,对司机道:“开车,快点开车!”

司机沉吟片刻,转过头:“要不然你下车,这样走不出去。”

丁闯:“……”

从心里讲肯定是不想下车,也是从这个时代过来的,虽说那个时候是好学生,可非常清楚,这个年纪的他们,想的少,做的多,而且很容易冲动,要是把自己冲动在这怎么办?

“朋友,我开车养家糊口,耽误时间没事,要是把车碰坏了,我找谁赔去?”

“好吧。”

丁闯没办法继续厚脸皮坐着,只好开门下车。

刚下车,老徐顿是抬起双臂给他挡在身后,激动喊道:“孙鹏,信不信我找你家长?让你从学校滚蛋,让开,赶紧让他们让开!”

孙鹏……不在乎。

或者说,家长也管不了。

“徐老师,我给你面子。”孙鹏想了想开口道:“我绝对不碰他,就是有些话想跟他谈谈,你别挡着,而且……你也挡不住!”

“你……”老徐气的一瞪眼,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孙鹏紧接着看向丁闯,勾了勾手指,鄙夷道:“你要是个男人,就别站在老徐身后,我跟你谈谈,看你嘴很能说,咱们好好说说!”

“对,咱们换个你的地方说。”

“你他妈躲在身后还像个男人?要是牛逼,出来,咱们好好聊聊!”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不只是被他们几十人围住,周围还有上百名同学围观。

丁闯一言不发,心里暗道时代还是落后,没有警务室,门口的只能称之为大爷,连保安都算不上,要是十后,自己何必沦落遇刺。

“你他妈过不过来!”孙鹏声音陡然大了几度,满面愤怒,看样子随时准备动手。

其他人也都把包围圈缩小,只要一声令下,就会把丁闯摁在地上摩擦。

“厄……给我一分钟时间?”丁闯终于开口,他有了很清晰的判断,老徐根本拦不住这些人:“等一分钟咱们再谈谈?”

“你疯了?”老徐质问道。

“可以,一分钟之后不谈,我他妈弄死你!”孙鹏恶狠狠开口。

丁闯没再多说,迈步离开老徐身后,向外围圈外围走去,他们也算讲信用,除了用威胁眼光盯着,并没动手。

走到包围圈外,来到两名穿着打扮明显不是学生的青年面前。

问道:“认识我么?”

这俩人一愣,脸上如丧考妣一般,呆呆点点头。

怎么能不认识,当天跟着赵刚冲向夜色KTV,几十人浩浩荡荡,发誓要把这家伙砍死,可一进门,他跟赵山青在喝酒……对于他们而言,赵山青是神,丁闯是可以比肩神的男人。

“认识就好,赵刚在这么?”丁闯又问道。

两人摇摇头。

赵刚经常在这里,不代表不会挪动。

丁闯继续问道:“你们在附近有朋友么?我指的是能……打的。”

两人又点点头。

“去叫来!”丁闯命令道。

两人听到命令,迅速转身,向不远的录像厅跑去。

丁闯见他们离开,重新转过身,这才发现,身后一片呆若木鸡,对于他们而言,老徐没有威慑力,可刚才的两名小混混很有威慑力,或者说,赵刚对他们绝对压制,听到丁闯与两名混混的谈话,全体傻眼。

“稍等,等会儿咱们谈!”丁闯笑道。

想了很久,都想到给赵山青打电话让他来救自己,总之不能被他们给留在这,想到赵山青,就想到这附近的绝对王者赵刚,相比较之下他更有用,这种情况,应该能帮忙吧?

还好,赵刚不在……

几十人听到他说话,全都把目光看向孙鹏,敢动丁闯,但动认识赵刚的人,他们没胆。

孙鹏也有点懵,他不是大学生么?怎么认识赵刚?

“丁闯,你认识赵刚?”老徐也忍不住惊讶问道,他与别人的感觉不同,想不通自己的得意弟子,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丁闯清了清嗓子,掷地有声道:“我俩属于不打不相识,前几天一起吃饭,让我揍了,然后就成了朋友。”

周围鸦雀无声。

孙鹏有种不好预感,别人或许不清楚,他很知道,赵刚确实在饭局上让人揍了,据说还是赵山青的朋友,难道,就是他?

“厄……”老徐也被噎的哑口无言。

正说话间。

“哗啦啦。”

就听身后传来密集脚步声,录像厅里跑出不下三十名小混混,全都快步跑到这边,气势汹汹,吓的这些人全体向后退。

跑到丁闯身后。

“丁哥。”

“丁哥。”

“丁哥。”

全都开口叫着。

“恩!”丁闯点点头,随后走到孙鹏身边,抬手搂住他肩膀,笑道:“你不是要跟我谈谈么,走,咱们单独谈谈……”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