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缓缓从地上站起,脸色也通红,酒精会麻痹疼痛神经,不代表也会麻痹心理,被亲密无间的压了一下,心跳止不住加速,非常异样,尤其是刚刚的对视,险些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其实张凤英也就生在农村、体态略显营养不良,如果放在城市中加以保养,不敢说美艳不可方物,至少可以称之为美女序列。

心虚的看了看张武德,还在餐桌上“磕头”,眼睛半闭半睁,不过貌似没发现刚才的事情,孙梅仍然呼呼大睡。

如果刚才的一幕被他们看见,再被无意中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丁闯耳中传来张凤英在厨房热菜的声音。

应该是在热菜。

犹豫片刻,觉得这场饭局不能再继续,刚才的事情需要消化是一方面,还有张武德的样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睡着,以刚才的酒量计算,睡着了很难醒过来,总不能让他睡在这里。

“婶子,别忙了,我扶张叔回去。”

厨房内热菜的声音停止,但却没回应。

丁闯等了等,没再继续说,走到张武德面前,给他扶起来:“张叔,我送你回去。”

张武德像一滩面人,嘴里还能附和,但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扶着他走出房间,路过厨房,张凤英正站在房门口,没有一丝之前小女人的样子,如同电视剧里那些被买来做小的媳妇,正用倔强眼神捍卫自己最后的尊严。

“厄……”

丁闯看到这眼神,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刚才摔倒没有谁对谁错,都是意外,压倒一起更是意外,没办法解释,但也无法继续平静如初。

张凤英没说话,向侧面动一步,把门口的位置让开,不过眼神依然镶嵌在丁闯脸上。

“走了,孙婶可能需要睡在这里,我把张叔扶回去……”丁闯硬着头皮继续向前,也不知道比自己还小的女孩,为什么会有这种眼神,被她看的像是上刑一样。

推开门,门外的冷风吹进来,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丁闯!”

张凤英突然开口。

丁闯身体一颤,有种不好预感,他不敢说自己的魅力有多大,但在夜场混迹小二十年的经验告诉他,任何女孩都抵不过“崇拜”二字,一旦女人开始崇拜一个人,就是她沦陷的开始,张凤英看自己的眼神,很明显有崇拜。

张凤英带着委屈道:“你说过,没有人的时候,叫我凤英,刚才叫错了!”

身边的张武德不是人?

“好……”

来不及想太多,答应一声,赶紧离开。

张凤英看他落荒而逃的样子,不禁偷偷一笑,快步走回房间,当路过刚刚摔倒的地面,明显停顿一下,随后才开始收拾餐桌。

丁闯把张武德送回家,径直来到村委会。

其实每次在村委会睡觉,都是在村委会侧面的房子,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这里算是值班室,不过都是村里人,很少来这里住,里面有炕,而且烧煤,比一般人家里都暖和。

他不愿意回家住的另一个原因是,与父母睡在一个房间,不方便,旁边还有一间房,老丁给他准备结婚用的,夏天随便住,冬天没取暖很冷,打算明天收拾一下,与“父母”分居。

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刚才的场面,倒不是刻意去想,而是不受控制的迸发出来,上一世在夜场,即使有姑娘主动投怀送抱也没如此情绪波动过,这是怎么了?

难道……证明自己还没老,很年轻?

胡思乱想中,终于沉沉睡去。

……

第二天。

张凤英早早起床,看不出任何醉酒后的后遗症,倒显得几分精神抖擞,收拾完毕,就去了丁闯家,因为要送到羊毛衫的代工品都在他家堆放,与葛翠萍一边闲聊,一边等待。

七点半钟。

司机终于开车货车来了。

叫几个人帮着装车,装完车张武德才姗姗来迟,两个人一起坐上货车,前往羊毛衫。

“刘主任,这是之前的代工产品,一共三万个背带、一万八千个花纹,还有……”张凤英拿着账本递过去。

刘主任,也就是丁闯之前接触的那位,年纪大约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体重却不轻,至少有一百七十斤以上,穿着黑皮鞋、西裤,看起来就与村里人不一样。

接过账本一边看一边问道:“丁闯呢?怎么没来,让你这个小丫头过来。”

张凤英长的本就瘦弱,再加上年纪确实很大,很容易让人误会。

“村里还有事需要他,就让我们过来了。”张凤英笑着回道,紧张的手心上全是汗,还是第一次与村里以外的人说话,而且这人看起来就遥不可及,想了想,又补充道:“刘主任,我不小,二十了!”

担心因为年纪小,被轻视。

“二十?”

刘主任眼前一亮,上下打量一番:“不像,看起来很年轻,呵呵,结没结婚呢?”

张凤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更不会说话技巧,只好如实回道:“结婚了,不过丈夫死了……”

刘主任顿了两秒,叹息一声:“命苦啊,行了,不说这个,让你爸卸车吧。”

张武德在远处车旁边等着,工厂里的装卸工也在旁边。

“我爸?”

张凤英一愣,随后解释道:“刘主任,您误会了,他不是我爸,都是一个村的,我们村姓张的比较多,他就是跟着一起来的。”

之前介绍过张武德,都是一个姓,外表看起来,他们年纪确实像妇女。

“不是……哈哈哈。”

刘主任拍脑门一笑:“是我误会了,抱歉,让他卸车吧,你跟我来办公室入账。”

说完,转过身。

张凤英告诉张武德看着,然后拿着账本跟在身后走进办公室。

“随便坐,看你挺紧张,我又不吃人,别紧张,卸车得歇一会儿,我们也得对数,先喝点水!”刘主任拿起暖瓶给她倒水。

“不用忙,我不渴。”张凤英紧张回道。

刘主任不由分说,已经倒完谁走过来,把水递给她:“坐,以后你还得常来,咱们也是朋友,没有你们村的代加工,我们不知道得废多少时间,说起来,你们科室帮了大忙。”

“谢谢……”张凤英接过水杯。

然而,水杯还没等拿到手上,刘主任已经松开手,一次性纸杯里的水倾泻而出,准确无误烫在张凤英手上,霎时间红了一片。

“哎呀……这!”刘主任反应很快,双手抓住张凤英的手,把头凑上去吹:“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都怪我没拿稳,怎么样,用不用看看?”

说话间,双手不停的搓。

张凤英被烫的很疼,却没叫出来,被他搓的很不适应,要抽回来:“没事,再农村经常这样,手粗了,不用太在意。”

抽了两下,没抽出来。

“这怎么能行,都怪我!”刘主任满脸痛心疾首的表情:“看把手头烫红了,这细皮嫩肉的小手真让人心疼,快点坐下,我看看有没有事。”

说完,率先坐到沙发上,双手抓的极其用力,利用身体重量,把张凤英也硬生生拽下,角度力度恰好坐在他腿上。

“唰。”

张凤英刚刚触碰到他的一瞬间,身体像是装了弹簧一样,瞬间站起,猛的用力把手抽出来,她没经历过这种情况,却不代表傻,看出刘主任在打着关切的旗号占便宜。

黑脸道:“刘主任,我没事,我先出去看看……”

刘主任脸色也跟着变的难看,一个农村的小寡妇,竟然不识抬举。

“你走吧,走了就再也别回来,再告诉丁闯,以后的代加工也用不着他,能去哪里就去哪里,羊毛衫容不下他!”

张凤英定在原地,心跳开始加速,很清楚这几天村里人因为有活干全都变得喜庆,如果不能干活,自己不就成了村里的罪人?

赶紧道:“刘主任,我是担心张武德把数字弄错,因为一直都是我记账,我得在现场盯着。”

见她害怕,刘主任表情也不冷了。

站起身笑道:“放心吧,他弄错我的人也不会弄错,再者说,错不错,不都是我一句话的事?”

说话间抬起胳膊又要拽张凤英:“过来坐,歇一会,你年纪轻轻就没了丈夫,一定很辛苦,跟我说说,看能帮上什么,只要你提出要求,我都尽量满足。”

张凤英下意识向后一躲,紧张道:“我不辛苦,刘主任,我还是得出去看看,要不然不放心。”

说话间,再次转身要离开。

刘主任见状,快步冲过去,从后面抱住,阴笑道:“你年纪轻轻就守寡可惜了,一定很寂寞吧,我帮帮你,放心,以后的生活我都惯了……”

如果是工厂里的人,或者其他人,根本不敢。

但面对张凤英、乃至丁闯,有天生的城里人骄傲、和年纪上的居高临下。

“你干什么,你放开,放开!”张凤英剧烈挣扎。

刘主任越抱越紧,笑道:“代加工的活丁闯赚了很多,如果你从了我,以后这个活就不给他,直接给你怎么样?钱都让你赚……”

“啪。”

话没等说完,张凤英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过去,怒骂道:“流氓,败类!”

刘主任被打的满面怒火,也抬起手,可没落下,很清楚,闹的太大对自己有影响,如果打起来影响更大。

咬牙道:“贱人,滚!”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