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县里取了钱,又找了几家批发商店兑换零钱,主要是每家的工资都不多,二十、三十,最高不超过五十,这还是一家三口人甩开膀子干,不过,五十块钱对于小湾村的每户而言,足够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取完钱回村,丁闯跟着孙梅和张凤英挨家挨户送报酬,可以看见村民们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真诚笑容,嘴里不停说着丁闯是小湾村的福星、财神爷,也对按照当下情况做到过年,每家都能赚到四五百块,比他们出去打一个月工赚的还多。

倒是知道内情的张凤英和孙梅一直愁眉不展,看着丁闯拿自己钱给村里人发工资,心里不是滋味。

发完工资,丁闯又安慰她们不要多想,像个没事人一样回家休息,让两人不禁感慨:财大确实气粗。

第二天。

丁闯赶最早一班车来到市里,虽说工资的事情自己给垫上,但也得找刘主任要回来,起初想着是不是找赵山青出面,毕竟是市里的大混混,据说经常帮人出头要账,刘主任即使是千人大厂羊毛衫的主任,可见到赵山青也哆嗦。

思考过后还是算了,一方面是不想欠赵山青人情,没办法还,另一方面是,按照历史进程,再过一年之后,新一轮的全国性质严厉打击开始,到时候赵山青能不能完整保身都未必,免得受牵连。

再者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一旦赵山青出面就把刘主任彻底得罪死,以后想在羊毛衫厂拿加工品会更困难。

多年的社会经验告诉他,真正处理问题的方式并不是让对方过不去,而是牵着手一起过去,大体可以解释为:合作共赢。

在烟酒店买了两条“国宾”香烟,又买了两瓶“西凤”酒,来到羊毛衫厂对面的茶馆,其实就是卖茶叶的,有两张茶台,可以供人休息。

给刘主任打了个电话。

没一会儿,就看他从工厂里走出来。

“刘主任,真抱歉,又来叨扰您了……”丁闯没走出门,站在门里迎接。

刘主任瞥了他一眼,没多说,轻车熟路走进来,坐在椅子上,直白道:“为货款来的吧?小丁,你这个人不错,年纪轻轻就有魄力拿出小一万块担保原材料出厂,让我刮目相看。”

“多亏了刘主任提携,有您在,我心里才有底。”丁闯陪着笑脸,顺手把放在另一张茶台上装着烟酒的袋子拿过来放到侧面地上,他恰好能看清里面物品的位置。

刘主任像是没看见,继续道:“不过,有做事的心很好,更重要还得有做事能力,你们代加工那批材料我看了,合格率不足百分之七十,这太低,非常低,当初你可是保证合格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二者相差太多,我不能在你们合格率严重不达标的情况还放款,那样违背原则!”

合格率怎么样有目共睹,小湾村人虽说没做过,可为人实诚,绝对不会偷奸耍滑,再者,有头号粉丝孙梅检查,半点不合格都会返工,不敢说代加工百分之百合格,也是无限趋近与百分之百。

“刘主任。”

丁闯继续面带笑容:“这批产品不合格是我的错,像您赔礼道歉,在此向您保证,下一批产品绝对给您争气,再不合格,我以后都不再找您,行不行?”

错要认。

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就行。

刘主任看了看丁闯,心里荡起阵阵涟漪,其实第一次看到丁闯的时候,就觉他不一样,自己孩子与他年纪差不多,但说话做事相差太远,儿子像个小孩,而眼前,要不是准确知道他年纪,还以为是个老油条,长个娃娃脸。

“刘大哥……”

丁闯见他盯着自己,不主动说话,只好继续道:“我们小湾村与你们城里人比不了,没工作,一年到头就指望庄稼赚点钱,这两天有代加工都乐坏了,都说刘主任您是好人,还要给您带土特产感谢,我这次来的比较匆忙,等下次送产品,一起送过来。”

“您千万别拒绝,都是自己上山采的,没有成本,卖也不值几个钱……”

说完,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

放在地上的烟酒就是敲门砖,说下次给带土特产是进一步试探门开没开,他的回答与否,代表事情发展方向。

“呵呵……”

刘主任突然笑了,笑的高深莫测,抬手指了指丁闯:“你啊,年纪轻轻,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

“不是马屁,村里人真这么说。”丁闯笑的更开心,事情应该是往好的方向发展:“我也是村里人,实惠,不撒谎。”

刘主任点点头,端起茶杯,放到嘴边顿了顿道:“上次来的那个会计叫张凤英对吧?脾气很不好。”

说完,把茶喝进去。

丁闯心里咯噔一声,自己的出现就是为了消除张凤英的影响,而他还提……

“凤英性格有些孤僻,也是一个人独居惯了,我经常让她改一改,可是她不听”丁闯也端起茶杯:“刘大哥,以茶代酒我替她给你道歉。”

故意把张凤英叫的亲近一些,让他多想。

果然。

刘主任也听出异样,微微皱眉,很快就舒展,向后一靠道:“小丁既然你是聪明人,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这个酒,你代替不了,让她亲自过来道歉,才能有接下来的故事……”

说完,直直看着。

丁闯嘴角不可控制的动了动,相信刘主任听懂自己的话,在这种情况下还说让张凤英亲自来,什么意思?

显然是不给面子,要抢人。

“呵呵。”

丁闯干笑一声,继续道:“刘大哥,凤英就是妇道人家,上不了台面,要是喝酒我敬您,今夜四海宴怎么样?我一定让您满意。”

四海宴,是市里最大饭店。

刘主任摇摇头,淡淡道:“可我就想把她摆在台面上,丁闯,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我说行就是行,不行也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行也不行。”

“代加工的行当有很多人惦记,就在出来之前,还接到一个要代加工的电话,为什么在这么多人之中,偏偏能把这个生意承包给你,丁闯,你要好好想想!”

“行了,话就说这么多,回去上班。”

站起身准备离开。

丁闯放在台下的手瞬间攥紧双拳,代加工的活有人抢?有个屁人抢,以自己的眼光来看确实很简单,可要知道当下是二零零一年,时代的局限性并没让所有人眼光放开,简而言之,在自己没出现之前,羊毛衫因为小件加工耽误时间,急的焦头烂额。

帮他们,是互利互惠。

怎么听起来像是自己成了幸运儿?

再者说……他是在威胁!

也跟着站起身,拎起袋子,快走两步跟在旁边:“刘主任,您东西落在这了……”

还想最后试试。

刘主任定住脚步,低头看了眼,淡淡道:“我的不是这个,记的放在凤英手里,你的我不能要……好了,别说了,有事电话联系。”

又要走。

“等等!”

丁闯再次开口,挡在面前笑问道:“除了她,别人不行?”

“不行!”

听到这,丁闯就知道没有再努力的必要,总不可能真让张凤英来找他,自己要做的是正经生意,而不是帮谁拉皮/条,也不可能以这种方法获取。

“啪啪。”刘主任又抬手拍了拍他肩膀,看似语重心长道:“小丁啊,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社会的路还长,不懂的取舍可不行,你也很年轻,不要为了某一个人蒙蔽双眼,走了。”

“唰。”

他刚动。

丁闯迅速抬起手抓住他胳膊,盯着他眼睛笑道:“刘主任,舍得的道理我懂,可你知道,贼不一定能吃到肉,但一定经常挨揍么?”

刘主任一愣:“什么意……”

“嘭。”

话没等说完,丁闯一拳砸过去,直接放倒,紧接着抬起脚在他身上猛踩,既然没有办法挽回,总要帮张凤英把这口气出掉,况且,一直看他装逼,心里也烦。

“嘭嘭嘭。”

踩的越来越狠。

刘主任双手抱头,发出阵阵杀猪般叫声,养尊处优惯了,多少年没挨过揍。

打了足足五分钟。

站在柜台的里的老板娘愣是没敢出来拉架。

丁闯打累了才停手,蹲在旁边,单手抓住他头发把脑袋薅起来:“告诉我,疼么?”

“你……你……你再也别想在羊毛衫拿到一点活,一点都没有。”刘主任依然双手抱头,生怕他再动手,气急败坏吼道:“小崽子,这事不算完,绝对不算完!”

“呸!”

丁闯懒得废话,一口粘痰吐到他头发上,站起身离开,走到门口道:“随时奉陪,就怕你不敢!”

“啊啊啊……”茶馆里传来他阵阵尖叫。

丁闯并没有太多担心,刘主任不敢报警,毕竟事情的起因他有很大关系,打了也是白打,问题的关键在与,自己的那些押金怎么办。

项目可以找其他工厂,比如纸壳厂、火柴厂,不过是需要很多个小厂凑起来罢了。

但押金是拿出去的,怎么办?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