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

丁闯把每种啤酒都喝了一口,尝尝口感和进入腹部的感觉,凭心而论,很一般,尤其是满是英文字母的啤酒,仔细品能喝出酸涩味道,如果不是发酵过度,就是勾兑。

“喝这个酒的人多么?”丁闯诧异问道。

其实叫她们的最主要目的,也是询问啤酒的消费情况,看来这里的大众,更容易接受什么口味。

“还行吧,主要是一般人消费不起,很少有像您这么年轻有为的老板。”左边的女孩挽住他胳膊拍马屁道,上来之前,经理就交代过要好生伺候,所以马屁必须的时时刻刻拍。

丁闯没多说,还在位置足够高,可以把场中情况看清,观察一圈,点这种酒的确实不多,包括其他消费高的几桌,也只是摆了几瓶。

未必是价格,也可能是口感。

“我们喝一口。”丁闯重新拿起酒瓶。

两名女孩闻言,缓缓伸手,全都拿起名叫“飞度”的啤酒,如果是一个人拿起飞度还只能说是个人喜好,两个人拿起一样的,就证明这款酒的受欢迎程度,又在场中看了一圈,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喜欢这款啤酒。

“老板,我敬您,祝您日日发大财,夜夜做新郎。”

“祝您生意风生水起,生活虎虎生风。”

两名女孩说了一句,开始把啤酒往嘴里倒。

丁闯把手中的酒放下,也拿起飞度,很淡,没有特殊味道,喝到肚子里对胃部刺激不大,通俗点讲:是工业化流水线产品。

他喝了一口,刚放下酒瓶。

经理从楼下走上来,满脸笑容,也拿起一瓶,用牙齿咬开:“老板,我也敬您一个,祝你今夜玩的愉快,玩的开心……”

他比较豪爽,一口气把整瓶啤酒喝掉。

随后又道:“老板,接下来是我们夜场的重头戏,头号花魁如梦的钢管舞,等会儿你看看,如果喜欢我让她上来敬酒。”

已经打好招呼,别看如梦骂了一句滚,可滚的腔调又区别,刚刚那句,显然是同意。

“好,我看看。”丁闯随意回应。

说话间。

音乐陡然变换,场中的闪光灯关掉,变成一束,照向中间钢管位置,不知何时,如梦已经站在下面,刚才是坐着还无法分辨,现在可以看出,她个子很高,光着脚,足有一米七二七三。

身上穿的衣服比海边嗮日光浴的女郎多点,但也多不了多少。

在E盘里还没有爱情动作片的年代,她的这身装扮足够刺激人视网膜。

霎时间。

所有人都不跳了,全都看着她。

“老板,如梦怎么样?”经理坏笑着问道,他很有信心,别看如梦来的时间不长,但从出现那天就有老板扬言要包下她,要不是夜场老总见时机还不成熟,横加阻拦,可能她早就离开了。

丁闯没回应,而是皱了皱眉,只觉得看她很眼熟。

“老板好坏,看到如梦就不喜欢我们了……”右边的女孩见他一直在看,娇嗔一声。

场中音乐继续变化。

如梦正是开始跳舞,一手抓住钢管,围绕行走,她的腿本就很长,走动间带有别样美感,走动间回甩起长发,看起来是充满野性的美。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

她的动作越来越大幅度,腿盘在钢管上,身体横在半空中,双眸充斥着风情,红唇演绎着妩媚。

经理咽了口唾沫,他在这里工作几年,对这里的女孩早就产生抗体,可每次看到如梦跳舞,还是忍不住激动,按照专业的话说,她身上不仅有野性的美,还有学院风的约束,让人心里痒痒的。

如梦转了几圈之后,双手抓住钢管,一脚踩地,一脚向上,贴着钢管形成一字马,顿时引起场中阵阵尖叫。

音乐渐渐来到高潮。

她双手抓着钢管一点点向上攀升。

一楼的顾客需要仰望。

二楼的顾客终于不需要低头看她。

“来了……老板,现在是平视,你可以仔细看看,五官就没有长的这么精致的,我认为她化浓妆反倒不好看,化淡妆更美,等会儿安排她来敬酒,要是你经常来,熟悉了,就能看到她淡妆,真美……”

经理还在乐此不疲的推敲,言外之意,如果喜欢就经常来。

丁闯。

依然没有说话。

手中拿着啤酒,喝了一口,不咸不淡的看着。

如梦终于爬到最顶端位置,很清楚在这里需要处理好同事关系,所以一般时候都会给面子,找到经理位置,调整方向,一只腿弯曲夹住钢管,另一只脚向下弯曲形成支撑,对准丁闯位置抬起手,向后一撩头发。

灯光下的双眸风情万种。

然而,当他看到丁闯的双眼,正直直的盯着自己,脸上的妩媚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惊慌,全身的肢体不再协调,整个人顿时从钢管上掉下去。

“咣当。”

重重摔到三米下的地面上。

场中被吓的阵阵尖叫。

“如梦!”

经理吓了一跳,赶紧跑到栏杆边观察,见她还能动,赶紧跑下去。

坐在丁闯旁边的两名女孩也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看看怎么样。

丁闯仍然一言不发,坐稳不动,眼睛盯着从地上爬起的如梦,又喝了一口酒,心中五味杂陈,突然觉得兴致全无。

眼睁睁看着如梦被一瘸一拐的扶着走进后台。

随后站起身,向一楼走去,在密集的人群中穿插,走出门。

深夜的寒风让他清醒很多,看着前方昏黄的路灯露出一抹苦笑,伸手拦了一台出租车,准备离开。

这时。

背后突然传来声音:“丁闯!”

一道女声,很清脆。

丁闯定住脚步,转过身,就看如梦正站在门口,身上穿了一件长款羽绒服,不过小腿还漏在外面,脚上踩着一双拖鞋,遮挡不了多少风寒。

如梦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丁闯被她问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不知道她在这,如果知道,或许会躲在人群中,看到就走。

“我不知道,就是恰好路过进来看看。”

“你是来羞辱我的?”如梦直直盯着他,又道:“之前经理跟我说有位公子哥,我还在想是谁,没想到是你,呵呵……丁闯,几年不见你的手段还是如此拙劣,就为了让我看到你多有钱?而我只能供你欣赏?讨好你?”

听口气,不难听出抱有很大敌意。

丁闯一阵无奈,说实话,最开始并没认出来,毕竟与记忆中反差太大,而且花了浓妆,当认出来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可随后叫渐渐释然了,承认暗恋也算初恋,非常让人难忘,奈何两世为人,还没达到能让他激动的程度。

要不是前几天看徐老师,提起了她,甚至还没开始回忆这段过往。

没错,她就是许晴!

在所有人都知道的情况下默默喜欢两年,等到报考的时候偷偷问了她的学校,最后义无反顾的追随,她却没考上……

“老同学,要不要这么敌对?弄得我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丁闯率先调节气氛,向她走了几步,伸出手:“真是路过进来喝一杯,没有别的意思,对了,刚才摔的疼不疼?”

许晴根本不听他解释。

见他伸手,迅速向后退一步:“路过需要点那么多酒?还要点两个女孩陪你喝酒?还需要让经理告诉我,往你这里看?丁闯,别装了,你的一切手段让我很恶心,非常恶心,无耻至极!”

说完,眼里竟然布上一层浓雾。

丁闯一愣,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自己做错了一样,明明就是误会?再者说,我就是故意来看你的也没什么吧,那么多人看,为什么我不能?

莫名其妙。

“别生气,都是误会。”丁闯继续安慰,虽说对她没有太多感触,但还不至于小肚鸡肠到与一个女孩生气,如果她心情气和,还可以问问为什么在这,当下显然不是问话时候,又笑道:“要不然我们进去说话,外面冷,你穿的少,别冻到。”

说完,准备进去。

“滚!”

许晴咒骂一声,抬手指着远方:“你给我滚,立刻滚,永远在我眼前消失,如果再出现,你不得好死!”

骂的很凶,周围人全都看过来。

他们都认识如梦,本能的对丁闯没有好感,眼神很冷。

“你想炫耀,好,得到了。”

“你想气我,好,得到了。”

“你想羞辱我,好,也得到了,现在立刻滚,滚蛋!”

丁闯定在原地,这叫什么事?虽说大致能理解她恼羞成怒,可以不至于声嘶力竭,完全没必要。

抬起手道:“好好好,我滚,我滚……”

说完,向后退,几步之后转身,既然解释不通就不解释,又不是……非解释不可的人。

然而。

刚刚走出几步。

就听到身后传来哭声,嚎啕痛哭。

转过头,就看许晴蹲在地上,双臂放在膝盖,把面部埋在膝盖手臂里剧烈哭泣,哭的身体一颤一颤,看起来极度伤心。

“这……”

丁闯更觉得诡异,至于嘛?

这时就听许晴哭诉道:“都怪你,是你毁了我,毁了我一辈子,我恨你!”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