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近乎逃难似的回到房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很虚,明明是做好事,到头来却让人误会,而且有理说不清。

看来以后是不能继续住这里,否者她见面说一句:求求你别带我儿子混社会,该怎么解释?

不过说来也奇怪,人往往不会听从生养自己父母的话,倒是会对他们任何的外人言听计从,本末倒置,全都搞反了。

沉沉睡去。

翌日,早上去找许晴一起吃了早餐,然后前往电子城,按照许晴事先制定好的计划,需要过一段时间才去购买电脑,因为中间还涉及到装修等环节,可丁闯把装修环节省掉,目前只差电脑设备进场,再买一些配套就可以开业。

牌匾不用做。

用纸写上网吧两个字,贴在门上,就会引来客流。

然后在玻璃上贴上试营业三个字,执照还没下来的问题也不用担心。

所以当下万事俱备,只差电脑。

出租车在电子城门前停下,说是电子城,其实就是个超大号的四合院,连二层楼都没有,每一侧大约有六七十米长,四五个商家,有些是卖手机、卖其他电子设备,卖电脑的不过两三家。

但来这里的人确实不少,人潮熙熙攘攘,毕竟是市内最“高端”的场所。

两人走进正前方的一家店,店里摆放着各种设备,机箱、显示器、鼠标、键盘…….包括电脑桌,沙发,应有尽有。

“你看看喜欢哪个?”丁闯扫了一圈,见都差不多,开口问道。

“我不懂……”

许晴尴尬一笑,电脑是新鲜物件,多数人对这种东西一窍不通:“你定吧,你说行就行,都听你的。”

其实。

丁闯也不懂。

上一世辍学之后就忙着工作,奔于生计,等到收入可以满足日常生活,有闲暇时间的时候,电脑已经不是必需品,大家都用手机,仔细想想,貌似从未拥有过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

“你好,可以讲解一下电脑嘛?”

不懂就要问,他们是专业的。

一名中年女性走过来,腰间系着钱袋,看样子像是老板娘,上上下下打量二人一眼,平淡问道:“要集成一体的,还是组装的?”

“组装的!”

丁闯回道,不懂归不懂,一些基本常识还是有的,组装电脑性价比要更高一点。

“你们先看。”

老板娘随手拿出一张配置单递过来:“所有型号都在上面,看中什么就化勾,看完了给我,给你们拿货……”

说完,毫不犹豫转头迎上旁边的顾客,对待态度与对待两人天差地别,温和笑道:“你们是买电脑还是配件,我们这里产品齐全,看中什么就说,价格绝对是全市最低,如果买贵了拿回来给你退,呵呵……”

许晴见状微微皱眉,不快道:“什么态度,他们是客人,我们也是顾客,连句话都不说,只给一个单子,要是什么自己都能搞定还叫她干什么?”

丁闯倒没觉得有什么,需求大于供给,必定会产生一定乱相,谁让当下市场处于卖家市场,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位顾客看起来确实要比丁闯和许晴更有购买力。

“算了,我们看看。”

当然,之所以不转头就走的原因是,旁边两家店的顾客人数也差不多,相信他们对待的态度也差不多,而整个市里卖电脑的都在这,总不能去其他城市购买,运输成本会抬高不说,电脑是精密仪器,碰坏了得不偿失。

见许晴还气不过,笑着安慰道:“这也是好事,等会儿跟她砍价的时候不用客气,要是刚才对咱们笑,反倒不好意思。”

许晴闻言,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对,等会儿狠狠砍价!”

丁闯低头看向配置单,上面有很多名字耳熟能详,主板有:技嘉、华硕、微型、硬盘有迈拓……

他按照自己听过名字,每种选了一样,想着这些品牌能在二十年后还留存,一定是经过市场考验的。

“老板娘,选好了,算一下多少钱。”丁闯又喊道。

老板娘在给客人介绍,像是没听见。

“老板娘!”许晴声音大了几度喊道。

老板娘被震的身体一颤,转过头看见许晴怒气冲冲的看着。

“算算多少钱!”许晴言语更不快的问道,无视自己可以,竟然无视丁闯,不能忍。

老板娘对顾客说了句稍等,走过来道:“小姑娘年纪不大,声还不小,拿来,我看看。”

接过配置单,在计算器上摁了一通,最终得出数字,递过来:“六千七百八,给你们抹个零,六千七!”

“这么贵?”

丁闯被吓了一跳,他知道电脑一定很贵,就像之前流行的大哥大,几年前价格就达到两万,供给少价格一定贵,可六千七这个价格太突破想象,按照购买五十台计算,岂不是要三十几万?

“贵么,正常价格,你看看你选的,都是好东西,我给的算实惠的!”老板娘抬起配置单:“比如这个显卡,一个就一千七,还有内存条,都能用的住,再说了,买一次电脑还差钱么?用的住最关键!”

“可这也太过了,三千五,卖就拿着!”许晴迅速开口,把心中所有不舒服,都用在价格上,拦腰砍了一半。

“啥?”

老板娘眼睛一瞪,像是被踩住尾巴一样,抬手把配置单抢过来,生气道:“我这里是卖电脑的,不是买衣服的,是高精尖产品,懂么?哪有这样杀价的,跟我玩呢?”

电子产品,貌似真没有如此砍价的。

许晴丝毫不在意她的生气,也没有因为自己不懂又半点怯懦,卖过衣服,了解销售套路,现在价格不行,那就继续谈。

又问道:“那你说多少钱,总得给我们个数吧?总不能一口价就定死,哪有这样做生意的,你说少多少钱不卖!”

丁闯天生不会讲价,也就不参与,等会儿再说。

“六千六,再给你们便宜一百块钱!”老板娘黑脸道:“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也可以问问,卖电脑根本不赚钱,都是辛苦费,要是集尘一体机还能好点,像你们这种组装的,每台机器就一百块钱利润,要是一台有千八百块,早就发家致富了!”

许晴寸步不让:“一台机器转一万,你也没把钱摆在柜台上,谁能看到?挣多少都凭你一张嘴说。”

话锋一转又道:“我们今天就打算把电脑拿走,四千,如果可以,现在就付款!”

“出门左转,拜拜!”

老板娘立即转身,重新走向其他客人。

“厄……”许晴脸色一红,按照以前的套路,走两步就应该回来,如今老板娘没有转身意愿,干笑道:“我好想给谈崩了,这东西不了解,以为与衣服差不多……”

“小事情,顾客是上帝,咱们是讲价又没干别的,谈不拢就再谈。”

丁闯笑着回道,没往心里去,不算多大事,主动向老板娘走过去:“这个价格确实超出我们预算很多,要不然这样,你给我们一个价格在四千块左右的配置,我们看看。”

先把价格说高,然后再向下压。

“等着!”

老板娘不冷不热开口:“等我把这个客户忙完!”

丁闯脸色也沉下来,交锋过程中任何表现都可以称之为心理战,可现在你连擂台都不打了,什么意思?看不起谁?

真以为必须在你家买电脑?

“走吧。”

丁闯转身开口。

许晴也被惹的很生气,迅速转身跟在旁边,准备离开。

两人刚刚走到门口。

就听身后传来暴躁吼声:“你们站住!”

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娘,怒气冲冲走过来:“玩我呢是不是?快七千块钱电脑给三千五,一边让我写配置单,一边走了?”

她声音本就粗犷,轻声细语也没办法做生意。

此时一喊,更是震耳欲聋。

所有人都看过来。

许晴在丁闯面前乖,但她绝对不是善茬,如果任人宰割,在夜场工作早就会沉沦,回击道:“你写了嘛?写没写?从进门到现在主动介绍过嘛?你看不上小生意,不在你家买还不行?”

她们之间的矛盾不是现在产生,要推敲到进门的一刻,老板娘打量两人的眼神,许晴对她大吼那一句。

“不买你说一声啊,直接就走什么意思?”老板娘怒道:“把我这里当成菜市场了?我这里是卖电脑的!一台六千多还嫌贵,嫌贵写什么写?直接说买不起不就行了?”

这时,老板也走过来,他倒没太过分,对两人摆摆手,拦住老婆,劝阻道:“行了,这么多人看着,别说了不好看,卖货吧!”

老板娘恶狠狠地瞪了眼许晴,粗俗道:“真他妈晦气,在家里卖货就有小人上门,买不起出门干什么,就会给别人添堵。”

许晴也被气的够呛,自己做错了什么?错都在她好嘛。

不过还没等她说话。

丁闯冷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买不起?”

“能买的起你买!”老板娘重重道:“你买,不用太贵的,就刚才你写的,六千七,买!”

丁闯缓缓摇头,平淡道:“不,我不买!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