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拉着许晴离开医院,并没走太远,而是坐在对面的小餐馆里,一直看着医院门口,许晴坐在旁边,有一肚子话想问,奈何看他一直盯着,不分散注意力,只能把想问的话憋在心里。

“出来了。”

丁闯看到虎哥走出来,身后跟着垂头丧气的钱经理,悬在嗓子的心终于放下,虽说有赵山青出面,问题一定会解决,但也正是因为赵山青出面才让人感到恐怖。

他对这个年代的大混混什么手段记不太清楚。

但很清楚之前的,七八十年代工厂子弟拿起刀就捅,丝毫不会迟疑,九十年代的大混混发展成为真刀真枪,几十人动枪走火要人命的新闻屡见不鲜,二十一世纪能收敛点,可赵山青能在市内爬起来,必定有手段。

假如真做的太过分,担心不好收场。

现在看去钱经理还能站着出来,貌似不需要太过担心。

“还要找他们?”许晴疑惑问道,刚才亲眼目睹赵山青已经离开,应该解决,不明白还在这里等他们干什么。

“不找,担心赵山青一生气,废了他们。”

丁闯笑着解释,站起身道:“走吧,回网吧。”

许晴听到这,也露出一抹笑容,紧跟着站起身,走在旁边,刚走出门,被冷空气吹的清醒很多,在夜场工作过,对于市里的有些人不认识,但绝对听过,甚至知道有些人不知道的消息。

想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和赵山青的关系很好么?”

虽说之前就知道,但没往心里去,因为二人在心中形象天差地别。

“他是我的啤酒代理。”丁闯没有隐瞒:“啤酒销路打不开,我自己谈会涉及到很多问题,所以就把代理给他,再由他卖给夜场。”

许晴听不明懂,满脸疑惑。

丁闯看出疑问,又解释道:“简单的说,我是工厂,他是批发商,夜场是零售商,不存在太多关系,谈不上好,做生意而已。”

这次许晴听懂了,点点头,小声道:“还是离他远点好,我听人说他最近要倒霉,有个绰号叫元爷的人要出来了,很有可能第一个找他麻烦,这种时候还是小心点好。”

“袁爷?”

丁闯不禁疑问。

“本名叫袁野,年纪应该比赵山青大很多,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以前也是大混混,好像很厉害,不次于现在的赵山青,两人有很深过节,还有,虎哥以前就是袁爷小弟……”

丁闯听到这,心里咯噔一声。

事实上,赵山青面临什么他都不在乎,没有半毛钱关系,刚才去找他所提出的合作方式,都是在撇清关系,如若不然给他股份岂不是更有说服力?他不想有朝一日,因为赵山青的事牵连到自己,大家是两条平行线最好。

相信赵山青也非常明白。

可如果这个元爷真的要找赵山青麻烦,会不会影响啤酒销售?夜场现在都卖赵山青面子,元爷出来,不卖他面子怎么办?

问道:“知不知道具体时间?”

“好像是年后,应该正月十五左右。”许晴回道。

丁闯算了下时间,如果一切顺利,正月初七就能开始源源不断供应啤酒,到正月十五,一个星期时间,最理想的结果是,人们认可小湾村啤酒,夜场为了稳定顾客,无论有没有赵山青都会继续订购。

“问题不大。”丁闯又是朝她一笑,乐观点想,兴许不影响啤酒销售。

“问题不大就好。”许晴也变的开心:“对了,你还没跟我说,什么时候开始做啤酒的,知道嘛,我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是懵的……”

路上,丁闯给她把过程简单讲了一遍,不太详细,大致脉络说清楚。

来到网吧。

推开门。

很意外的是并没有想象中的烟雾缭绕,墙上安装两个排风扇,可以有效把烟雾排出去。

“大哥…...”齐鹏笑着迎过来,开始工作,每天作息都变的规律,竟然胖了很多:“你终于来了,我都想你了。”

“滚。”

丁闯赏了一个字,总觉得被男人说想,有点怪异。

“嘿嘿。”齐鹏满不在乎,笑容更浓:“其实不是我想你,是嫂子想你,整天对着手机发呆,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知道,她是想着你能给打个电话。”

彪悍的人生,果然不需要解释。

许晴脸色一红,不过没反驳,倒是有些期待丁闯说什么。

丁闯也很尴尬,从心里讲,对许晴有些愧疚,每天一条信息从不间断,今天更是只身前去求情,要不是到的及时,她可能会跪下。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你能滚嘛?”丁闯崩溃问道。

“好好好,我滚,我滚。”齐鹏快速跑开。

等他离开,虽说网吧里熙熙攘攘,座无虚席,可仍然觉得跟别扭,心理上很别扭。

“你别多想,齐鹏有些时候脑子缺根筋,不会转。”许晴主动开口,早就明白丁闯的答案,可一直不认为是最终答案,并且对最终答案很乐观,所以也不是很在乎他现在的想法。

丁闯的当成没听见,问道:“楼上也坐满了?”

“坐满了,天天坐满,等到十二点以后人会少点,但也有百分之六十以上,从上午八点开始,人就是满的。”

丁闯点点头,扫了一圈,见前台位置有个新的收银员,齐鹏旁边还有个新的网管,人必须得多,目前还都是现金时代,人多才能守住钱。

这些他都不意外,因为在信息中提到过。

“你在信息里说,楼上租下来,做员工宿舍?”

这里是门市房,上面还有四层住宅楼,当时讲的条件也是供吃供住。

“对,两室一厅,于飞和另外一名网管还在宿舍休息。”许晴回道。

“有些话,我们上去说。”

丁闯率先出门。

许晴一愣,随后跟在身后,不知不觉中,脸色红了一些,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一定是不方便让人听的话。

楼道门就在不远处,两人很快上楼,不用敲门,许晴手中有钥匙,是为了防止他们把钥匙弄丢留的一把,开门之后清晰听到呼噜声,于飞和另外一名网管在休息。

丁闯推开另一扇门,里面没人,只是……味道有些冲。

“要不然……我们上楼?”许晴弱弱开口,刚才在楼道里就犹豫,可鬼使神差就把门打开:“我租的房子在楼上,有另外一名收银员在休息,不过,影响不大。”

网吧走入正规,她就把之前的房子退掉,租在这里。

“不用,就在这吧,就几句话。”丁闯强忍着气味,把门关上,看看凌乱的床,没敢坐。

许晴脸色更红了,低着头,有些不敢直视丁闯眼睛。

狭小的房间、昏暗的灯光、孤男寡女,总是会让人胡思乱想。

“厄……”丁闯看她的状态,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觉得很不好意思,还有些丢人。

许晴听到他出声,心跳陡然加速,紧接着声音又没了,心跳没缓解,反而更快。

咬咬牙道:“你想说什么就说,我都听着,没关系。”

“今天的事谢谢你。”丁闯还是决定先说一些话来缓解气氛,要不然太旖旎:“其实与钱经理之间的事情都是意外,没想到会给你添麻烦,谢谢。”

许晴终于抬起头,嗔怪的看了一眼:“你不用跟我说谢谢,要是没有你,我可能还在跳舞,不可能有现在的生活。”

丁闯闻言抬手挠挠头,确实,她应该感谢自己才对,只是现在说这个好像太刻意,转头看了眼,硬着头皮找一块干净的床铺坐下去,试探问道:“要不然你也坐下?我觉得坐下会比较好。”

许晴犹豫片刻,坐到对面的床上,再次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那好。”

丁闯深吸一口气,脸也红了:“你能不能……”

说到一半,后面的话没说出口,总觉得一个男人不应该说这些。

“能不能什么?”许晴迫不及待问道,急的抓心挠肝,自己的心意与他说了很多遍,为什么还要犹豫?

要不是得保持形象,恨不得冲过去把他嘴掰开,直接说:“能,什么都能!”

“能……”丁闯干笑一声,随后道:“你看现在网吧已经走入正规,员工都雇了六个,家大业大,已经是富婆,能不能……”

包养你?

许晴脑中不由把接下来的话冒出来,富婆对应的就是包养,与当初在酒吧里那些一字千金的豪客要保养自己一样,他……怎么需要包养了?

“能不能把我钱先还一点?”丁闯终于说出口,仿佛用尽所有力气,不过把头开出来,剩下的就好说,继续道:“目前啤酒的订单已经有了,啤酒势必要加大生产,手里只有买一台机器的钱,你可不可以还我一点,我凑凑,还可以再买一台!”

说着,赶紧抬手:“你别多想,不是管你要,如果手里有就先给我,没有就算了,不是很着急。”

许晴听的脑中嗡嗡作响,被雷的目瞪口呆。

他把自己叫到楼上、坐在床上、还关门,就要说这个?

丁闯又尴尬道:“能还钱嘛,一点就行……”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