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与女人讲道理,除非是傻子,所以听到赵玲玲一直说没有,干脆闭口不谈,多说无益。

赵玲玲又开始哭,没有之前撕心裂肺,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向外掉。

现场依然没人说话,所有人都静静看着,不只是看赵玲玲,也在打量丁闯,丁闯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是陌生面孔,从未见过,并且从之前的对话之中不难分析,就连袁爷也不认识,只有赵山青那边,有人称得上熟悉。

又过了一会儿。

站在出租车旁的袁爷终于看不下去,他没再落泪,在所有人目光中,一步步走过来,路过丁闯,重重的看了眼,随后看向赵玲玲。

轻声道:“闺女,晚上风大,爸带你回家。”

赵玲玲点点头,没回应,心里对袁爷还有恨,可没办法发泄,总不能现在再与他大吵一架。

袁爷脱下自己外套,给她披上,又看向丁闯:“你跟我走。”

“厄……”

丁闯头皮一阵发麻,对眼前这个老头还没判断出深浅,带走赵玲玲确实是为了治疗,但不能排除带走她的事实。

想了想,笑道:“袁爷,我等会儿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不能去,坚决不能去,万一他生气给自己两巴掌也犯不上。

继续补充道:“我带走玲姐,是因为有信心治疗好,而这种治疗手法又必须采用特定手段,所以……才没告诉您。”

赵玲玲哽咽道:“他是我弟弟!”

袁爷顿了顿:“谢谢。”

说完,搂着赵玲玲离开。

“哗啦啦。”

见到袁爷离开,站在马路对面的近百人,也都缓缓转过身,在没人带头的情况下,都不愿意惹赵山青,如果敢惹之前就惹了,他们说矛盾和解,再冲上去显然不明智,更何况,之所以不打了,是赵玲玲开口。

这时候再动手,显然是往袁爷脸上打。

人群如潮水般流走。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马路上,眨眼间只剩下赵山青几人。

他们几人也都盯着丁闯。

“不用谢。”

丁闯率先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救你们都是顺便的事。”

彪子等人长出一口气,怕死倒是不怕,想死,绝对不想,袁爷带人离开是最好结果,尤其是有赵玲玲在,后续发展都会产生偏差。

“怎么叫治好她的?”赵山青不冷不热问道,看不出喜悲。

“精神大师!”

丁闯高深莫测说出四个字,随后转过头看向马路,来这里不是自己来的,把齐多海等人都带过来,当然,是在赵玲玲清醒的基础之上,否则不会带他们来送死,对着还停在马路上的出租车挥挥手。

他们在车上,刚才没下车。

等了几秒。

车上没有任何动静。

又招招手,示意他们下车,可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正要走过去。

驾驶位车门打开,司机快步跑过来,尴尬道:“这位小兄弟,车费我可以不要,清洁费也可以不要,但你让他们下车行不行?坐后排左边那个……拉我车上了!”

丁闯:“……”

齐多海坐在副驾驶,大高坐在右侧,左侧自然是小齐。

“哈哈哈。”

这时。

旁边传来一阵大笑,就看齐鹏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比我还怂,我以为尿裤子就是极限,还有更怂的,哈哈哈……”

众人下意识向下看去。

果然,湿了一片。

晚上太冷,外面的裤子都结冰。

站在旁边的于飞,一手捂着裤裆,另一手用手肘顶了顶他,脸色通红,示意这种场合不适合大笑。

齐鹏想憋,可是憋不住。

于飞只好抬起捂住裤裆的手,摁在齐鹏嘴上,这时才能看见,他裤裆也冻硬。

吓的。

在看到对面有近百位老炮,就被吓尿裤子了,毕竟不是故事,打起来一定打不过,还容易出人命,没人不害怕。

“呼……”

赵山青原本很凝重,被他笑的心烦意乱,转头看了眼旁边的彪子,彪子与他在一起多年,很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什么意思,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钞票,没数,塞到司机手中:“不好意思,添麻烦了。”

他说完,亲自走到出租车旁,无论对方是什么人,与丁闯来的,就算是自己朋友,趴在车边说了几句,齐多海和大高率先走下车,小齐跳下车之后,脱掉半截裤子蹲在路边。

“蹲着干什么?没弄干净?”大高皱了皱眉。

“不是,没有纸……”小齐僵硬回道:“现在穿上,脏。”

……

五分钟后。

众人都回到医院。

不过都站在走廊,病房里只有赵山青和丁闯。

“谢谢!”

赵山青说出两个字,没提是治好赵玲玲,还是解决今天紧张局面。

“不客气,你是我的代理商,如果你出事,啤酒怎么卖?”丁闯笑着回道。

赵山青听到这话,也笑出来。

当初丁闯骑着摩托从小湾村赶来看自己的事情,已经知道,也清楚是唯一一个来看自己的,他不相信是因为啤酒,因为正常人的做法会第一时间去找袁爷,或者找其他有能力销售啤酒的下家。

而不是探望“瘟神”

从这一件小事就能看清楚,丁闯不是一个只顾着利益的人,并且要比绝大多数人更有“道义”

笑道:“你放心,只要有我赵山青在一天,你的啤酒一定是市里各大夜场的主推啤酒,没有例外。”

丁闯笑容更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赵玲玲叫一声弟弟。

赵山青又答应。

也就是说在上层压力上,不存在任何阻碍。

毫不夸张的说,哪怕不用赵山青去销售,自己也能让啤酒进入夜场。

赵山青顿了顿,严肃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赵山青的朋友,我这个人不会说太多话,总而言之就一点,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能找到我!”

有那天来探望的因素。

有今天阻止矛盾的因素。

“是你的幸运。”丁闯回道。

赵山青下意识一笑,可突然意识到那里不对,不是“他”的幸运,而是“自己”的幸运,这是自卖自夸?

“对了。”丁闯迅速转移话题,不想在是不是朋友的问题上多说,朋友是做出来的,怎么说都没意义,问道:“你打算和赵玲玲怎么相处?”

“不知道……”赵山青很坦诚,确实不知道,当她还是精神病的时候可以坦然面对,可她变成正常人,所有情绪都会发生变化。再加之自己满身伤痕都是败元爷所赐,关系太乱,不好相处。

“厄……”

丁闯想了想道:“不管你们以后怎么样,赵玲玲的有些话都不要相信,都是再给她治疗的时候,随口说的,比如未来的手机能上网、比如想买全世界各种地方的东西,动动手指就有人送到家门口……”

他心里很虚。

为了给赵玲玲治疗,说了很多将来的科技,一旦一传十、十传百,真的传开了,秘密被知道,说不准会被科学家拉过去研究。

回到过去这种事,人人都想……

“手机能上网?还能买全世界的东西?”赵山青笑着摇摇头:“你还真会编故事。”

“骗女人嘛,自然得挑她们向往的说……都是编的。”丁闯不再多提及,说多了显得画蛇添足,她有预感,赵山青和赵玲玲一定会在一起,而那些话赵玲玲没办法对外人说,只能对他讲。

只要把赵山青这环堵住,就可以高枕无忧。

“当然都不是编的,你以为我也是精神病,会相信?”赵山青鄙夷看了眼。

见他答应,丁闯也就不再打扰。

“等等!”

赵山青叫住他,有些话不想说,可憋着难受,又严肃道:“我欠你一条命!”

“自杀吧,现在就还!”

丁闯摆摆手,走出去。

赵山青脸上表情比小齐在出租车方便时还要精彩……

走廊里,一群人看到丁闯出来。

都围到周围。

“嘭。”

彪子抬起手给丁闯胸口一拳,不重,真诚道:“从今以后,无论你认不认我,我都是你兄弟!”

“也是我兄弟!”赵刚迅速补充。

“是我大哥!”

“也是我的大哥!”

齐鹏和于飞不甘落后。

“我就是要卖啤酒!”丁闯依然没有太多感性表达:“都不用太感谢,就当我全都是为了自己。”

他嘴上是这样说。

不过没人信心。

全都笑呵呵看着。

丁闯无奈摇摇头,看见一旁的三位“精神大师”他们在丁闯面前很有气势,尤其是齐多海,俨然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可在“本土势力”面前,乖巧的像猫咪,也就是小齐的反应过激,掩饰了齐多海在车上吓的不会动、大高差点吓抽。

他们是骗子,并不是混混……

走过去道:“玲姐病好,都是你们的功劳,谢谢。”

跟他们也有关系,要不是他们“没羞没臊”的讲课,赵玲玲或许还会继续装。

三人幽怨的看着丁闯,想要破口大骂,可又不太敢。

只能点点头。

“这样吧。”

丁闯转身提议道:“为了给大家压压惊,我决定请大家喝酒,去酒吧喝!”

“我同意!”

“我同意!”

齐鹏和于飞依然率先同意。

齐多海三人早就想离开,只是不知道去哪而已,也同意。

“你们去吧,我陪床。”彪子回道。

“也行……”丁闯不再多说,率先向医院外走去。

其他人跟在身后。

彪子以及几人看到丁闯离开,这才回到病房。

彪子笑道:“他去找钱经理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