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后,两人重新回到床上,平躺着。

由于窗帘也被拉上,很遮光,所以房间内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

大约又过五分钟。

“你睡着了嘛?”许晴声音弱弱响起,不大,依然如蚊子一般。

“没有。”丁闯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许晴顿了顿,问道:“那我们还……还继续嘛?”

丁闯沉吟片刻,坦诚道:“还是算了吧,现在我一闭眼睛,都是她。”

并不是说谎,也不是怀念,而是她的形象太过特立独行,太过深入人心,短时间内任何人都无法忘记,最关键的是:她还是主动要来。

“恩。”许晴弱弱回应。

丁闯不再说话。

大约又过十分钟。

“你睡着了嘛?”许晴声音再次响起,听不出丝毫困意。

“没有!”丁闯缓缓回应,随即又补充道:“许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只是……现在一闭上眼睛都是她,好像就在眼前,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需要消化消化。”

那迷人的渔网袜、那白色的连衣裙、那红色嘴唇、蓝色眼影。

还有一米八的身高,二百斤的体重。

双马尾的假发,挥之不去,很魔性。

“恩。”许晴再次点头。

又过十分钟。

“你睡着了嘛?”许晴声音又响起。

“厄……”丁闯声音依然清醒,已经连续问三次,没办法再拒绝,常言道:男人不可以说不行,已经说过两次,还拒绝,貌似有些不识抬举。

顿了顿道:“有些事情,我只能试试,并不敢保证完全成功,当然,这并不是真实能力,都是被吓的,你知道吧?”

“恩!”

许晴发出一声婴咛。

丁闯深吸一口气,事到如今,只能强行催动体内的洪荒之力,缓缓转过身,与之前的动作如初一折,先是缓缓伸手,拉在她手上。

然而,刚刚触碰。

“啊!”

许晴像是触电一般,瞬间把手收回去,紧接着尖叫畜生,身体一番,紧接着就听咣当一声,从另一侧掉到地上。

丁闯身体一颤,没想明白哪里做的不对,已经很温柔啊!

这时。

“咔。”

灯被打开,房间内霎时间被灯光充斥,能够清晰看清彼此。

随后就看许晴泪如雨下,是真的泪如雨下,张开双臂向丁闯扑出来,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问你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一闭眼睛,都是她短发的样子,不敢睡觉,所以想让你先别睡。”

所有的问话,不是勾引,而是不敢睡。

丁闯一愣。

牢牢抱紧她,拍了拍后背,叹息道:“理解,理解,我一闭眼睛,都是她扎双马尾的样子,也不敢睡。”

第二天。

丁闯早早起床,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有事情要做,啤酒拖了这么久,终于步入正轨,没有任何理由偷懒,早上接到赵山青的电话,说是啤酒代理不做了,不是坏消息,而是送丁闯的礼物。

一来没有他这个中间商赚取差价。

二来,一旦与夜场的关系处理好,以后他再出现情况,也不会影响生意稳定。

丁闯没拒绝。

不干正好……

没吃早餐,第一时间前往郑青树之前所在的啤酒店,这两天所生产的酒都存放在这里,对小湾村说的名义是已经卖出去,丁闯又联系张凤英和郑青树,让他俩立刻赶来市里。

因为距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

老丁和母亲的希望并不是他做啤酒,希望能读完大学,所以还是要回去,啤酒厂以后都归郑青树负责,所以现在得把所有环节让他亲自走一遍。

大约上午十点钟。

两人从小湾村赶来。

张凤英拿着账本。

郑青树愁容满面,可当听到啤酒卖出去,顿时喜上眉梢。

丁闯带着两人直奔夜店,第一家自然是钱经理所在夜店,虽说因为他老婆的到来决定原谅,但还回到这里基本不可能,不是丁闯阻止,而是这个位置盯着的人太多,在他被打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拍手叫好。

当然,以后钱经理去别的地方工作,也不会捣乱。

新上任的经理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姓张,很清楚钱经理是怎么倒台,对丁闯非常客气,刚进门就主动倒水,并且主动提出以瓶进价,每瓶进价为一块一,这对丁闯来说是意外之喜。

要知道,他所采用的都是小瓶设计,每瓶三百三十毫升。

就相当于一升能卖到三块三,去掉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等等,每升啤酒的净利润能达到两块五。

这让郑青树心里一阵暗骂,自己是猪脑子,当初怎么没想到把生意坐到夜场?

虽说当初卖的酒价格贵,不迅速与丁闯现在价格,可量太小,平均下来每天只有几袋,去掉费用能赚二三十块钱已经很多。

而这里,计划一天用量二百升,也就是六百瓶,他的利润就达到一千五。

谈完一家,紧接着下一家。

依然很轻松,没有遇到任何阻挠。

因为经过一夜发酵,丁闯的名字已经响彻市内所有夜场,倒不是畏惧他,而是没有必要惹他,更何况让啤酒进来也不损害利益,之前是给同行个面子,如今钱经理人在哪都不知道,自然不用多考虑。

其实价格还可以下降,丁闯计划能卖到两块三一升就可以,利润一块五,以小湾村每天生产两千升计算,盈利也在三千块。

三千块钱对于大型啤酒厂来说,还不够每天员工食堂的费用。

可对丁闯而言,已经完全满足。

毕竟才是刚刚起步阶段,一切都需要慢慢来。

能多卖出一块钱,完全是意料之外。

跑完第二家。

紧接着跑第三家。

直到下午五点钟,才把所有夜场跑完,其中还包括一些小酒吧、也就是所谓的静吧。

合同一共签订每天一千八百升。

这还是丁闯故意收敛的结果,如果想签,另外两百升完全可以签出去,他不想满负荷运载,要有存货,担心某天需求突然睁大拿不出来。

三人并没回小湾村。

而是找了一家小饭馆填饱肚子,又在宾馆开了房,因为等到晚上还要去酒吧,看看酒的实际销售情况,虽说对精酿啤酒很有信心,但还是要以事实为基础,如果真的不受市场欢迎,他愿意全部召回。

“一共六千升,装瓶一万八千七百瓶,每瓶价格一块一,一共是两万零五百七十块,去掉运费和人工,一共是一万九,钱都在这里,你数数!”

张凤英坐在椅子上,对着账本念数据。

说完,把两沓钱推过来。

由于跑完所有夜店时间太晚,银行已经关门,没办法存进去,这年代取款机都不多,更别提存款机,现金,是生活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交易方式。

“不用数。”

丁闯看着钱,眼中泛起一阵亮光,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才是第一桶金,自己挖掘出的第一桶金,捕鱼不可持续、代加工受制于人,只有制造,才能源源不断。

“我数数!”

郑青树迅速把手伸过来,奸笑道:“钱这种东西,还是要当面点清为好,要是弄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啪。”

还没等抓到钱上,丁闯迅速抬手打了一下,极其响亮,随即手一抓,率先抢过钱:“你又不是会计,不用不数。”

“你有病是不是!”郑青树顿时变的暴躁,瞪眼吼道:“这钱是我的,我的,你还欠我钱呢,现在赚钱了,是不是应该给我?”

他要数钱,就是要据为己有。

“这是酒厂的钱,不能动,犯法!”丁闯深沉回应。

“那你欠我钱就不犯法?”郑青树气的脸色通红:“多多少少也给给点,要不然我觉得被你骗到小湾村!”

丁闯懒得废话,直接把钱推给张凤英:“你保管,酒厂的钱,任何人不能动。”

“知道。”

张凤英笑了笑,之前见到几百块钱都很激动,可接到羊毛衫代加工的活之后,经手的也有几万块,所以拿过钱,丝毫不慌张。

“妈的!”郑青树气鼓鼓骂一句:“骗子,大骗子,老子辞职不干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丁闯电话响起,正是大骗子齐多海。

“喂!”

接起电话。

“我们还在网吧旁的旅馆,咱们得见一面!”齐多海直接表明来意。

“现在?”丁闯略为诧异,拿下电话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多,一会儿就要去酒吧看酒水销售情况,时间太赶:“今天时间有点紧,明天早上再见?”

晚上一定回不去小湾村,今天还要在市里过夜,明早可以及时赶到。

“不行,现在必须见!”

齐多海非常坚决,又道:“无论如何,必须见面!”

“有事?”丁闯皱了皱眉

“有事!”

“好,等我十五分钟!”丁闯回道,这两天接触下来,发现齐多海人还可以,算得上随和,不会强人所难,如果强烈要求,一定是真有事。

挂断电话,站起身道:“我得出去一趟,你们先去酒吧,处理完找你们。”

“我们现在去酒吧!”张凤英立即站起身。

郑青树又是满脸幽怨,咱俩单独呆一会儿怎么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