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丁闯说出这句话就是在几天前。

三人永远忘不了心动之后的场景,被他带走,坐上出租车,停在精神病院门口,最后竟然要让自己“骗”精神病!

噩梦,这两天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噩梦。

齐多海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拿下去。

大高下意识的向后退一点,好像他是非常危险人物。

“厄……”

丁闯略显尴尬,没想到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形象竟然变成这副样子,干笑道:“别担心,这次不是骗精神病,而是正经事,你们知道的,我办了一个啤酒厂,目前还在创业阶段,昨天在夜场的情况你们都看到,今天一整天都在忙订单的事情,结果喜人,目前市内夜场足够笑话小湾村每天所产的啤酒!”

“但是啤酒厂想要发展,不可能只局限于夜场,因为夜场数量有限,每天消耗的啤酒也有限,所以未来必定要走群众路线,也就是在全市大规模普及,而啤酒要进入商店,必定需要推销!”

“厄……”

丁闯顿了顿,紧接着道:“你们能把家电卖出去,说明销售能力非常出众,销售啤酒也自然不在话下,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留下!”

担心他们又误会,所以直接把最终目的给坦白。

齐多海不说话。

大高不说话。

小齐想了想,弱弱道:“你想说我们是销售大师?”

“对头!”丁闯笑了笑。

小齐又崩溃道:“可之前你说我们是精神大师……”

之前就是着了他精神大师的道,才答应他们“骗”赵玲玲,如今又弄出新名词。

丁闯尴尬一笑:“谁让你们如此优秀,集多种大师与一体!”

之前说精神大师或许有水分,毕竟他们针对的都是中老年人,还是接受教育水平较低的人群,被洗脑很正常,但说是销售大师并不是恭维,无论用何种手法,电器最终销售出去是事实。

“放屁!”

齐多海突然高喊,终于缓过神,抬起手指着自己,狰狞道:“姓丁的,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我叫齐多海,我是骗子,能把死人骗活的大骗子,你竟然让我金盆洗手,给你当业务员?”

大高紧跟着凌乱,难以置信道:“你看我们像是被你忽悠的人?我们是骗子啊,让门去挨家挨户推销啤酒?”

丁闯大概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毕竟十几年后有一句经典名言: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这句话出自一位偷电瓶车的小贼口中。

小贼看不起打工者。

而骗子看不起小贼,毕竟是技术活。

让他们从骗子变成打工者,与从天堂掉到地狱没区别,连人间都没路过。

“别激动,这不是在商量,我是真心想请你们三位出山。”丁闯一本正经道:“咱们一起,干一票大的,争取一年内铺遍市内,两年称霸本市,三年进军全身,五年覆盖全国!”

“滚!”

齐多海毫不客气,被气的喘气都变的急促,伸出手道:“话不投机半句多,丁闯,你答应过我们,第二天给两千,事成之后给五千,这是七千,算上昨天拿的一万,一共是一万七,给我!”

原本想与丁闯打感情牌。顺顺利利要钱,哪成想他竟然要让自己留下来推销啤酒!

士可杀不可辱。

小齐才缓过神,无语道:“丁闯,我觉得还是你加入我们比较靠谱,咱们一年骗本市,两年骗本省,三年就能称霸全国!”

大高赞同点点头:“你确实比我们能骗!”

丁闯白了两人一眼,跟他俩说的再多没有用,这个团队做主的是齐多海。

又笑道:“你可以认真考虑考虑,我保证,赚的绝对比你现在多,最关键的是你们不用担惊受怕,有个固定地点,而且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得找个正经行业,还要娶媳妇呢!”

真心想让他们留下,从钱经理这件事就能看出来,自己不适合做销售,再者,啤酒需求量最大的夜场铺开,接下来都是小商店、饭店之类的,地方小,太杂,需要一家一家去谈。

自己没有精力不说,能力也是个问题。

他们三人再合适不过!

迅速补充道:“工资可以谈,每个月一千块底薪,推销出去酒水有提成,保证每个月收入不低于一千五!”

一千五,在本市绝对高工资。

放在十几年后,也高于本地最低工资标准。

“一千五?”小齐眼前一亮:“供吃供住嘛!”

“嘭!”

话音刚落,齐多海对他脑袋狠狠给了一下,怒道:“你给我闭嘴,再敢废话牙掰掉。”

说着看向丁闯,决绝道:“丁闯,咱们别把最后的情分弄丢,七千块酬劳不要,那一万块必须要还!”

不能白干两天还搭钱!

丁闯沉吟片刻,试探问道:“一定要走?”

“必须走!”

齐多海不留一丝余地。

丁闯迅速站起身:“那好吧,我身上没那么多,得上楼取钱。”

“我们跟你一起去!”齐多海非常谨慎,刚才小齐差点被他说的差点动心,说明这个人很能忽悠,万一跑了怎么办?

“也好。”

四个人同时出门,路过网吧,向里面看了眼,许晴不在,其实她很少来这里,哪怕在楼上也不会下来,一是很吵闹,几乎每个人都会声嘶力竭的喊,震耳欲聋。

二是,每天机器运行时间都差不多,不需要太担心收入对不上的问题,

三是,她长的太漂亮,很多客人都会上来挑逗。

来到楼上,敲开房门。

“你怎么……?”许晴刚想问他怎么来了,看到身后还站着齐多海三人,也就没多问,把门打开道:“进来吧,不用换鞋。”

丁闯没立即进去,转头道:“在外面等一会儿,我去拿钱。”

三人已经站在门口,自然同意。

丁闯走进客厅,把门关上。

“需要多少?”许晴小声问道:“家里现金不多,只有几百块,算上楼下网吧能有一千左右,银行里……还有六千多。”

之前的钱都被丁闯拿走,后来还有电脑的欠款,她手里资金一直不多。

“不需要!”

丁闯随口道,见客厅茶几上有许晴的水杯,拿起来喝一口。

“不需要?”许晴诧异问道。

昨天晚上两人都被吓的睡不着,所以把这两天的故事都讲一遍,知道去精神病院,知道欠他们一万块。

“不需要!”丁闯心安理得回应,随后拿出电话,拨出一个号码:“你好……”

许晴站在原地,被这个电话雷的呆若木鸡。

与此同时,门外。

小齐挠挠头:“哥,我真觉得丁闯给的条件,挺好……”

大高赞同点点头:“刚才没好意思说,如果他能每个月保底一千五,每个月就是一万八,关键有可能供吃供住,你看看咱们今年,一月份刚把电器运到村子,下雨了,全赔了。”

“二月份运气更不好,还让同行给骗一次。”

小齐继续道:“五六月份,咱们回家种地没开工,等到七月份出来时候,还赶上刮大风,刮了一个月,咱们愣是没卖出去。”

大高又道:“最可气的是十月,咱们还出车祸了,要不是跑的快,钱没赚到,还得给人修车钱!”

“闭嘴!”

齐多海听两人都动心,气的全身直颤,越接触越发现,丁闯比自己像骗子,低声道:“你们怎么不想想前几年?咱们赚没赚道?做人要有志气,给别人打工一辈子都出不了头,必须得自己做生意!”

小齐抬起头,弱弱道:“主要是干这行不好娶媳妇……”

“嘭。”

齐多海对着脑袋又是一下,严肃道:“现在就想娶媳妇,能有什么好结果?男人要以事业为重!等过两年咱们把钱赚够,要什么样的没有?还有你,也把给人打工的想法取消,否则立即回家种地!”

小齐不敢说话。

大高也不敢说话。

毕竟三人中,他才是核心。

齐多海深吸一口气,也不再多说,下定决心,拿了钱立即离开这座城市,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等了大约五分钟。

还没有要出来的架势。

皱眉道:“怎么这么慢?”

小齐试探道:“能不能他们先…...那么什么了?”

齐多海一愣,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没有声音。

他眉头皱的更深,谨慎道:“就是在干什么,五分钟也够了!”

说完,准备敲门。

这时。

“哒哒哒。”

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不是一个人,听上去像是一群人。

三人吓了一跳,同时看向楼下。

随后就看,一群穿着便装的男性走上来,为首的一人看到三人,抬手一指:“应该就是他们!”

见到指的是自己。

三人吓的一哆嗦,齐多海很有核心担当,硬着头皮上前一步质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警察!”

寥寥两个字,犹如晴天霹雳,让三人顿时定在原地。

“哗啦啦!”

这群人冲上来,迅速把三人制服。

“丁闯?丁闯!”齐多海猛然看向房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们为什么能及时出现,再清楚不过,对着房门破口大骂。

大高同样暴跳如雷,不还钱就不还钱,报警也太不地道!

小齐吓的脸色煞白,全身颤抖不止,委屈道:“叔叔,能不能让我先拉一泡,憋不住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