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酒吧刚刚开场,人并不多,上座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场中也只是放着暖场的音乐,不算很暴躁。

几人并没像昨天一样找个地方站着观察,而是在一楼随便要了一个卡台,服务员都认识他们,给上了一个果盘,几瓶啤酒,没收费。

下午时丁闯倒是接到酒吧经理的电话,主要是确认齐多海的身份,除此之外什么也没说,这一下午时间,齐多海也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没主动联系丁闯。

所以现在他心里也很虚。

不知道齐多海要搞什么幺蛾子。

同样不清楚,晚上要让自己看效果,究竟是什么效果。

“没有人点金湾啤酒。”张凤英看了一圈,情绪很低落。

就在刚刚,旁边的卡台有人点酒,服务生连续推销金湾啤酒,最后还是被拒绝。

“别急,大佬现在还没来,等会儿客人多了,会有人点。”丁闯宽慰一句,夜场真正消费的人,未必是最后来,但绝对不会之前就来,现在来的多数是消费能力较低的客人,不点金湾啤酒很正常。

“他们人呢?说的是这家酒吧吧?别弄错了……”郑青树也开口道,看其他人喝工业啤酒,想上去劝,又张不开嘴,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没错,就是这家!”丁闯回道。

这家是许晴之前的酒吧,也是钱经理所在酒吧,之前没沟通,但是很确定就是这家。

正说话。

就看齐多海三人走进来,客人不多,他们一眼就看到丁闯,走过来。

“比我想象中来的早。”齐多海笑道,也不客气,坐在旁边:“与所有夜店都沟通完毕,等着看效果。”

小齐在旁边笑着补充道:“我第一次看到我哥这么拼命,以前骗人的时候,都没这样过,等着吧,结果一定让你们大吃一惊!”

张凤英情绪缓和很多,到没反驳。

郑青树撇撇嘴道:“但愿吧……”

大高想了想道:“事实胜于雄辩,很快效果就会显现出来!”

丁闯没参与他们争辩,不过听三人说话更加好奇,别看这一下午时间什么都没做,脑子却没停,一直在想着怎么才能把啤酒更好销售出去,办法倒是想出很多,可都不大容易实现。

比如:常规销售的买十赠一,这会在无形之中拉低金湾啤酒形象。

再比如:会员活动,可这需要有一定顾客基础。

万事开头难,确实很难。

几人说话间,时间来到九点钟,这时夜场已经开始走向高潮阶段,上座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放眼望去,酒吧里的已经密密麻麻,人满为患。

不过,更让人心凉的是:点金湾啤酒的人,比昨天大幅度减少,竟然不足一半,只有几桌客人点了金湾啤酒,也只是点了几瓶而已。

丁闯心情也开始向下沉,理论上而言,这间酒吧是自己的主战场,无论是许晴的存在、还是之前钱经理的下马,都在酒吧造成很深刻印象,服务生的推荐度要比其他酒吧更高。

这里都变成这样,其他酒吧得是什么样?

今天金湾啤酒都没什么人点,以后的销售会怎么样?

丁闯皱了皱眉,金湾啤酒的销售与预期天差地别,看来必须得采取紧急手段,或是加大包装、或是降低价格,因为继续这样想下去,酒吧极有可能减少采购量,届时小湾村酒厂会变的举步维艰。

“效果呢?”

郑青树忍不住问道,心里很不舒服,来之前没报多大希望,但对今晚的情况很失望,只能问他们:“这就是你想让我们看到的效果?不参与还好,参与之后,没什么点了!”

张凤英也转过头,质问道:“你们不会是对小湾村有仇,故意骗我们的吧?”

当初他们在小湾村没骗到钱,还搭了锅碗瓢盆,最后还被打一顿,心里一定会记恨。

齐多海挑了挑眉,没回应,反而转头问道:“你怎么想的?”

“跟你们没关系,是自身产品定位出了问题。”丁闯缓缓回应,他还不至于把今晚点酒的人不多,归咎到他们身上。

“猜对了,就是自身定位出现问题!”齐多海看起来没有半点担忧,傲然道:“你要做精品,自然得有精品的样子,只是靠服务员推荐,说的再天花乱坠,终究不如一试,就像我之前讲课,讲的再好,他们再相信,终究要把产品拿出来!”

“而且产品,得让人们觉得,他们赚到赚大发了!”

丁闯听明白,无外乎就是他之前卖的电器,要比市场价便宜很多,所有人都抱着占便宜的心里,才会上当受骗。

可自己卖的酒,没有市场对比,精酿,独一份……

价格也订完,没办法让人感觉赚到。

许晴干笑道:“你说的什么意思能听明白,可是不好操作吧……”

郑青树也道:“他们喝到精酿就是赚到,从制造工艺的性价比来说,我们更合适,可关键没人信,难道还像你们之前卖电器一样,给他们送锅碗瓢盆上课?”

齐多海看了一眼,没在乎挖苦:“这就是你们为什么卖不出去的原因,死脑筋,他们不懂精酿,自然感受不到性价比,所以,咱们要把他们赚到的心里,摆在台面上!”

他说完,看了眼旁边的小齐。

小齐点点头,瞪了眼郑青树,走到一旁去找服务生。

很快。

就看通往后台的位置走出几名服务生,每个服务生头上都顶着一箱啤酒,品牌,自然是金湾啤酒!

不仅如此,每箱啤酒上方,都插着一只摇花!

过年给小孩拿在手里放着玩的,这个比较长,能燃烧三十秒左右。

此时摇花都被点燃。

服务生并排走出来的一刻,顿时吸引全场人的目光,连前方的跳舞女郎都不看了,都在关注摇花,这种出场方式,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

丁闯也有点懵,出场方式对于这个时代的三线城市酒吧而言,很奇特,可对于丁闯来说,并不陌生,甚至还是从拿着摇花、灯光的送酒服务生坐起。

后来的影响方式,不仅有烟花,还有灯光、甚至还有舞龙。

目的很简单。

都是让人虚荣心得到最大满足!

“嘭。”

丁闯一拍额头,自己怎么没想到?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顾着自己是酒厂,却忘记也可以从酒吧的方向来营销!

许君如都说装B才点金湾啤酒。

点上烟花,不就是让人明目张胆的装B?

“当啷……”

他正想着,几箱啤酒全都摆在丁闯这桌面前的茶几上,刚放上,每个服务生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摇花,再次点燃。

霎时间。

他们的卡台,成了全场最亮的仔,都很诧异的看着这边。

烟花绽放出的光亮。

也让许晴、郑青树、张凤英面面相觑,没想过摇花还能在夜场里放。

小齐傲然道:“我哥想的,金湾啤酒每瓶酒的价格,由八块钱提高到十二块,一次点一箱,赠送摇花两支,送的路上一支,放到桌子上再一支,目的就是让所有人看看,我点金湾啤酒了!”

齐多海向后一靠,翘起腿,得意道:“当然,所有做法都是有依据的,下午时与所有夜场经理沟通过,发现一个问题,未必会考虑性价比,很多人考虑的都是花多少钱,设定了总额,比如要花五十块,他们要买金湾啤酒就很尴尬,只够买六瓶,又因为瓶子太小,喝不醉!”

“你订的价格,被迫让他们选择性价比!”

“订到十二块就不一样,价格数一数二的贵,量却最少,这无形中能证明消费品质!”

从来不说话的大高也道:‘知道为什么我们卖的电器便宜,却也是打折方式销售?因为买的便宜,反而让人不信,有一次我们拿杂牌子的电器,卖的比市场价品牌电器的价格更贵,非但卖的好,那些买了的人,还帮我们吹嘘这个牌子好……’

小齐又补充道:“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顾客点的少的原因,因为价格上涨了,他们认为不合适,可现在,能满足他们心里的虚荣心,就不会在乎合不合适,只想着满足!”

“然后呢?”

郑青树听的云里雾绕,脸色依然没缓和,指着场中道:“然后有什么效果?你看看,现在除了我们点,还是没有别人点!”

张凤英点点头,刚才看到摇花的一刻确实被震撼了,可是震撼没用,场中没人要金湾啤酒。

齐多海反问道:“怎么没人点?你们看那是什么?”

指向出场位置。

就看四名服务生头上盯着金湾啤酒,箱子上擦着的摇花正在绽放,在夜场中呈一条线,直奔二楼卡台。

紧接着,又是两箱金湾被顶出来,依然是二楼。

不到两分钟,又有两箱金湾被顶出来……

十几分钟后,金湾啤酒开始在一楼蔓延,很多人舍不得点一箱,但点了几瓶放在桌子上,不喝,摆着。

覆盖度很快超过昨天,甚至在场中占据半壁江山。

张凤英、郑青树、许晴,都被震惊,难以置信。

没想到一次价格的提升、一根小小的摇花,竟然能让金湾啤酒起死回生。

齐多海傲然道:“我做事喜欢有个冠冕堂皇的名头,比如之前说自己是省城百货公司的,这次也设立个目标,暂定:金湾啤酒,酒吧装B的代名词!”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