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

几人更被震撼。

之前觉得他是骗子,只会投机取巧哄骗人,可现在,眼前的结果让他们不得不承认,齐多海确实把金湾啤酒给盘活了,而且效果是出人意料的好。

如果,真的能塑造成他说的“酒吧装B代名词”那么以后的销量根本不用愁。

小齐撇撇嘴,得意问道:“怎么样?看清楚了吗?我们能不能当销售,我哥能不能当销售经理?我们是不是人才?”

张凤英和郑青树都不说,脸色通红。

面对金湾啤酒没有销售的局面,他们毫无办法,却让几个骗子,在短短一下午的时间内,彻底逆转,简直匪夷所思。

“厉害!”

许晴竖起大拇指道,在酒吧很长时间,第一次看到一种酒,能让人如此追捧。

齐多海笑了笑,看向丁闯问道:“效果怎么样?评价一下!”

丁闯也竖起大拇指:“厉害!”

他记得曾经看过一步电影,名叫《穿普拉达的女王》里面有一个片段讲述:一件奢侈品衣服刚刚上市,就被仿造出来,一模一样,几乎无法分辨,然后女主问设计师,我们刚设计出来,就被仿造,意义何在?

设计师回答:我们经过取样、设计、剪裁、打版、上时装周……得出这一件衣服,虽然被仿造,但我们永远是潮流的引导者。

他现在对齐多海也有这种感觉,虽然他做的这一切,看起来很轻松,不过是提高价格、插了两支摇花,很容易被复制,但在这背后也经过取样、设计、剪裁、打版等等环节,他把一瓶酒的价格提高百分之五十,不是空穴来风,送上一支摇花也不是突发奇想。

需要对客户消费水平有充分调查。

更需要多年的销售经验来揣摩客户心理。

人才,真是人才……

“哈哈哈。”齐多海终于爽朗一笑:“既然你能相信我,一定全心全意让你满意,不过有些问题短时间内解决不了,比如KTV的客户,封闭环境终归不利于人们产生虚荣心,因为外人看不见,但时间长就会改观,酒吧、静吧会把金湾啤酒的名声传出去,到时候,他们会自动点金湾啤酒!”

忽略性价比,彻底变成“工具”

这正是丁闯抓住的重点,只是他没想到怎么解决。

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

“没关系,照这样下去,酒吧的销售已经够支撑小湾村产能。”丁闯拿起啤酒:“喝一杯?”

“好。”齐多海拿起酒瓶。

大高和小齐紧随其后。

许晴笑容满面,之前她也怀疑,现在丝毫不怀疑眼前三人的能力,啤酒终于卖出去,高兴还来不及。

“这个,你厉害!”郑青树红着脸端起酒瓶。

“我……之前对不起!”张凤英小声说道。

很少与别人针锋相对,今天是想到丁闯和许晴睡在一起心里莫名烦躁,所以态度略显针对,没成想,第一次针对别人,就被打脸。

“没关系,没关系,咱们以后都是同事,不说两家话!”小齐盯着张凤英,嘿嘿笑着,已经注意张凤英很久了……

郑青树顿时感觉一阵危机感袭来。

而张凤英,偷偷看了看丁闯。

“叮。”

几个人的酒瓶撞到一起,豪饮一瓶。

这时。

酒吧新上任的张经理,急急忙忙跑过来:“丁总,请问你在市里的仓库还有酒么?酒不够了,如果有,我让人去取,现在还有顾客要酒……着急!”

下午齐多海找到他要销售数据的时候,他还很不情愿,认为都是无用功,金湾啤酒质量再好,奈何价格贵、容量小,谁能一直消费?能把数据给他都是看在丁闯的情分,后来又听说要放个烟花运出来,更觉得奇怪,想拒绝,没好意思。

但没想到,两个小动作,竟然让销量爆表。

而且还带动价格更贵的洋酒销售爆表。

二楼的客户,都以摆上两箱金湾一瓶洋酒为骄傲。

“有嘛?”

丁闯看向郑青树问道。

郑青树点点头:“有!”

丁闯迅速起身,原本来这里就不是享乐的,能赚钱,自然没必要在这里多停留,问道:“要多少?”

“再要…..”刘经理还没等说完。

丁闯手机嗡嗡震动,看了眼,是另一家酒吧的经理。

“一百箱!”刘经理也看到屏幕备注,都是同行,知道是谁,紧张道:“丁总,酒可是我先要的,必须得先给我,车已经在外面等待,现在就取酒!”

丁闯:“……”

快步走出酒吧,刚出门电话又响起,放在耳边,就听电话那边激动道:“丁总,金湾啤酒销售爆了,目前酒吧内已经卖空,我的人在仓库门口,如果你在市里有人有钥匙,得过来开门,如果不方便,我就让他们砸门,放心,会让专人守着,酒水绝对不会出现半点意外。”

刚上车,电话又响起,是另一家酒吧经理……

至此,市里的三家酒吧全部销售爆表,一家静吧也要紧急拿酒,除了KTV之外,其他所有场所销售额明显提升。

七个人急匆匆赶到郑青树之前的啤酒店,打开门。

张凤英随身携带笔和本,站在门口,记录啤酒被一箱箱搬走。

一个小时后。

仓库,空了!

好在之前有库存,再加上KTV昨天的销售不理想,今天并没把酒送过去,这才勉强挡住今夜的需求,否则,就要让小湾村连夜把酒送到市里……

“呼……”

七个人见到酒被搬空,全都长出一口气,倒不是有心里压力,而是刚才也跟着争分夺秒的搬酒,累的。

“一共是三百箱,一千二百升,共计三千九百六十……”张凤英是唯一体力充沛,只记账,没搬运:“钱都在这,你数数。”

她递过来一沓钞票。

每升成本八毛,今晚的利润在三千!

丁闯下意识要借过钱,突然感受到两侧都是凶恶目光,赶紧把手收回来,严肃道:“你收着,记在公司账上,这笔钱是公司的,不属于我个人!”

郑青树:“……”

齐多海:“……”

这家伙怎么欠钱不还呢?

许晴坐在丁闯身旁都觉得尴尬,想了想道:“要不然,咱们还是把钱还了吧?”

丁闯:“……”

时间一眨眼过去五天。

啤酒的销售量终于趋于稳定,比之前预定的每天供应一千八百升要多,达到两千两百升,也就意味着丁闯每天的收入,可以达到五千五百。

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一笔可以秒杀所有打工者的数字。

还是要创业……

当然,他依然没有把“债务”偿还,而是订了一台更产能的啤酒机,使得每天的产能达到三千七百升,没有满负荷运转,保持每天生产两千三到两千四,因为夜场的用量已经平稳,开足马力就意味着要有新市场。

而其他市场与夜场的性质稍有不同,也就需要“证件”否则这些地方不敢售卖。

第七天。

终于接到代办公司电话,年前办理的工厂证件终于全部办妥。

“金姐……”

丁闯来到代办公司,手里拎着一个手提袋:“这是我们自己产的精酿啤酒,麦芽纯度高,送给你品尝。”

金姐,也就是代办公司老板,年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短发,穿着一身修身西装,显得精明干练,同样也很漂亮,有成熟女性的优雅和睿智。

是丁闯很喜欢的类型,

“太客气了,原本以为年后上班就能把证拿下来,可他们效率太慢,又拖两天,等着急了吧?”

金姐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专用袋,递过来道:“你看看,所有的手续、证件都在这里,有了这个,就可以开足马力生产了。”

“还行,村里人干劲十足。”

丁闯打开袋子,把里面的资料都拿出来:项目审批表、营业执照、环评报告……所有材料一应俱全。

见没有问题,又装回去,问道:“金姐,上面写的工业用地可以更改?写的市里太不方便,我想给改到村里,用工都是村里人,如果按照上面的地址,都需要来市里上班,太不方便。”

找代办公司的目的,就是要速度快,所有很多文件,都需要再折腾一遍。

“可以,我记得你之前提过,姐都记得呢。”金姐回道:“如果想改,可以把资料继续留在这里,我让人去变更,不过,你不着急用执照么?有了它才可以安全生产,不被找问题。”

丁闯沉吟片刻,按照自己的想法,就把所有文件都留在这里,等到变更完成再拿走也不迟,可是老丁一直催促,要快点办/证,要不然他心里不踏实。

为了让老丁安心,貌似应该拿出去让他看看。

“也对,那我就过两天再把资料拿过来,到时候还得麻烦金姐。”

“不麻烦,我也收了你钱不是?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她目送着丁闯离开,当看到丁闯彻底离开,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变成满脸不屑,拿起丁闯送来的袋子看了眼,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一瓶啤酒。

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悠然自得喝起来,缓缓道:“还是年轻好啊,异想天开,以为只要自己想就可以做成……不过,这啤酒味道还不错……”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