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从代办公司出来,没在市里多停留,更没去看许晴,因为发现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裉结上,再进一步必然是天雷勾动地火,共赴巫山。

现阶段,还不想把关系推进到这步。

因为根据经验得知,一旦男女之间的关系发展到这步,就会把一切事情都变得X化,吃饱饭……看完电影……见个面……

少了很多纯粹。

所以要暂时给关系降降温,通过电话联络很好。

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县里。

钱是人胆,几十块钱的出租车费用丝毫不慌。

“还有六天。”

他说的是还有六天开学,海连工业大学,上一世梦碎的地方,事实上,对哪所学校没有半点感情,更谈不上要回母校看看,之所以回去,全都是为了老丁看重的毕业证而已,老丁家没出过高学历的人。

上一世把他活活气死,这一世总得帮他圆梦。

“先分工……”

“财务也需要弄清楚。”

“还有原材料……”

“酒吧的采购也要见面。”

他想在这六天之内,把一切问题都安排妥当,让小湾村成为自己的大后方,啤酒厂能够提供稳定的经济输出,毕竟,小湾村太小、市里也太小,海连才能称得上是一片广阔天地。

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铺垫。

要在相对熟悉的海连,施展拳脚。

他转头看着窗外,两旁景物飞驰而过,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想着:“等把啤酒厂的位置变更完成,小湾村就有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工业基地’身为村长的老丁,整天看着自己儿子的工厂,不知会作何感想?”

“还有母亲,现在经常玩村委会跑,帮着装酒、帮着煮沸,以后是不是也要常驻在啤酒厂?”

想着想着。

脸上的笑容突然收紧,眼神也变的怪异,迅速低头,重新拿出金姐给办的所有证件,打开,仔细观察,没有看出任何问题,因为也没见过其他的。

眉头不由皱起来,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环评报告等证件时的工业用地,他们确实有办法搞到,可如果涉及到变更地址,不应该有新的地址位置?还有证明位置的文件?

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要?

把这些文件给她就可以?

“师傅,停车!”

丁闯越想越觉得反常,有没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从面相上来说,她不像是那样的人,更何况,这家代办公司在市里很有名…..

“怎么了?”司机把车停住:“要上厕所?要去厕所可得赶紧去,前一段时间有个顾客拉我车上了……”

丁闯没心思继续说,直白道:“师傅,掉头往市里走。”

说话间,拿出电话打给葛中天,身边的人只有他懂这些,而且专业。

很快,来到市里咖啡馆。

“假的!”

葛中天一锤定音,严肃道:“这些证件都是假的,而且手段很拙劣,你看下面这个章,就是路边小摊刻的,还有这张证,连钢印都没有,丁总,你可能遇到骗子!”

丁闯脑中像是被人敲了一闷棍,假的?让人给骗了?

沉下心问道:“金达会计事务所听过么?”

“金达?”葛中天点点头:“老板叫金晓梅,我见过一面。”

随后察觉到情况不对,反问道:“你这些证件都是在金达办的?不可能啊,金达在市里名气很大,口碑一直都很好,金晓梅长的漂亮,也很知性,不能做……真是在她那办的?”

他仍然不敢相信。

“是!”

丁闯沉重回道:“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在一个小时之前,她亲手递给我。”

当初也是看重金达会计事务所名气大才去办理,事实上,别说葛中天不相信,丁闯也觉得恍惚,会计事务所帮忙代办公司是副业,主业是各个公司的代理账务,证件会给办假的,要是传出去,以后谁还敢找她代账?

这么做无疑与自毁长城。

“接下里你想怎么办?”葛中天问道,心里还在诧异,金晓梅给人办假的?听起来不现实。

“找她问清楚。”

丁闯笑道,随后伸出手:“葛律师,谢谢你!”

“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葛中天试探问道。

“不用,自己去就可以。”

丁闯笑了笑,从刚才的对白中能听出来,他说见过金晓梅一面,金晓梅未必见过他,更谈不上是朋友能说和,所以带个律师去,很容易把关系搞得更僵。

还是要以和为贵。

花了十分钟,重新走进金达会计事务所,里面有七名会计正在记账,从他们身边走过,来到金晓梅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

听到里面传来声音,丁闯推门进去。

此时金晓梅正在伏案工作,不得不承认,她的侧脸也很好看,弧度带着天然美感,短发挽在耳后,露出金色耳钉,更是凸显成熟女人魅力。

只是,这女人竟然给了个假的!

“金姐……”

丁闯面带笑容叫一声,像是不知道证件是假的一样,走到办公桌对面坐下:“想了想,还是直接把地点变更,来回折腾太麻烦,而且这种事宜早不宜迟,没必要拖。”

金晓梅笑着摇摇头:“这是当然,越早办理越好,刚才我就想说,看你犹豫没好意思说出口,把材料都拿来吧,姐立刻让人办。”

她顿了顿又道:“对了,你还需要拿来你要变更的土地证明,记住,一定要是工业用地,其他性质的变更不了。”

丁闯心里一紧。

色字头上一把刀!

即使现在,从她的表情上还没分析出,她说的是假话,依然认为很真诚。

没有把袋子都递过去,而是一张一张拿出来:“你看看对不对。”

“都对,没问题。”金晓梅回道。

“假的!”

丁闯突然开口,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没有必要继续装下去:“金姐,你可能是拿错袋子了,这份不是我的。”

此言一出。

金晓梅的脸色顿时顿了顿,没说话,向后一靠,直直看着丁闯,眼神再也没有刚才的真诚,变的很玩味,玩味中透露着一股冷漠,本以为过一段时间才会发现,没成想这么快。

“退钱吧。”

丁闯不紧不慢开口:“叫过你姐,你也叫过我弟弟,好聚好散,把钱给我,当成什么都没发生。”

争辩,毫无意义,有时间还不如解决问题。

“你是谁?”

金晓梅似笑非笑道:“来我的办公室有什么目的?还有,立刻把写着你名字的证件拿走,不要让这种东西,污染我的公司,如果再不走,我会报警,这些证件足够你判刑!”

贼喊捉贼。

“不打算还钱?”丁闯脸色变得难看,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最毒妇人心,前一秒还是有韵味的成熟女性,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

顿了顿又道:“我不想与你发生任何矛盾,把钱退给我,这件事就算翻篇。”

金晓梅极力冷漠道:“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立刻离开!”

丁闯盯着她,一眨不眨,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钱经理最起码还会说两句,因为什么,而她是坑人不眨眼,还非常有自信。

“好!”

丁闯点点头,既然她存心坑人,说的再多也没用。

“站住!”

金晓梅坐直身体:“虽说我不明白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诬陷,但是,我宁愿相信你很善良,是被人利用,所以,请告诉你背后的人,以后不要在用这种卑劣的伎俩来陷害我,非但不会有任何效果,只会让他自取其辱!”

丁闯连头都懒得回:“我没录音,不用紧张。”

说完,走出门。

见他又离开,金晓梅脸上重新泛出不屑的笑容,一弯腰,又拿起一瓶丁闯送的精酿啤酒,心满意足的品着,丁闯说的没错,她是在担心录音,录音能当成证据。

否则不介意实事求是的告诉他,社会复杂、人心险恶,你个小孩子开什么酒厂,开玩笑还差不多。

这是给你上的第一课,以后长长记性。

去报警也不怕,没有证据,还会告你诬陷诽谤,况且以金达的名声,即使你出去说也不会有人相信。

所以这笔钱,我就是要黑下!

你气不气?

“看穿的太快,没有变更地址,可惜了……”说完,又喝一口。

丁闯走出门,又重重看了眼金达的牌子,很大、很有气势,依然想不通,她是怎么把生意做大的。

本想抱着以和为贵的目的,奈何对方不接受。

既然不接受,那就只能玩玩。

拿出电话打给齐多海。

“老板,有何指示?”接电话的是小齐,玩笑问道。

他们三人并没在小湾村居住,一方面小湾村人对他们印象并不好,容易产生矛盾,另一方面是销售的主要市场是市里、县里,在村里住交通不方便。

“你们在哪?”丁闯问道。

“出租屋,与商店已经谈妥,可咱们没有证,对方不敢要,目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等我!”

丁闯知道位置,挂断电话,立刻赶过去。

金晓梅坑了自己,殊不知自己身边有坑人的祖师爷,你是在拿爱好挑战别人的饭碗……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