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王当小纯粹是为了物质,看他夹皮包,戴金项链,以为是大老板,没成想竟然是个赝品,已经在老王身边两个月,到后来这个赝品送自己一堆赝品,怎么能接受?

在所有人目光中,一手抓住老王的背头,另一只手化成巴掌不断拍过,一下比一下重,打的啪啪作响,毫不留情。

“别打,别打,哎呀……你怎么还挠呢!”

老王右臂还夹紧包,只能用左臂挡住头部,无法做到全方位防守,短短十几秒钟,脸上出现血粼粼的几道,被挠的。

“打死你个大骗子,两个月,我什么都没了,打死你。”小蜜不局限手,开始手脚并用,立体攻击。

周围旅客看的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从未想过大老板还有假的。

找小蜜还有风险……

事情变化居然能如此戏剧性。

丁闯非常明智向侧面动了动,以免被波及到,也以旁观者的姿态看这场好戏。

持续大约三分钟,叫老王的老假老板终于找到机会挣脱,向后转,狼狈不堪向其他包厢抛弃。

小蜜依然站在原地,气的胸前波涛汹涌,指着老王消失的方向吼道:“你个死骗子,再让我看到,老娘挠死你!”

说完,又看向周围看戏的旅客,怒道:“看什么看,没看过打架啊,不怕看多了长鸡眼!”

周围旅客迅速收回目光,没人愿意惹正在气头上的疯婆娘。

小蜜深吸一口气,抬起双手整理由于剧烈运动而散乱的头发,随后一低头看向丁闯,眼中满是幽怨。

丁闯被看的有些慌,要是她也对自己动手,是反抗还是不反抗?

沉吟片刻道:“从事实角度出发,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没点破,你的损失更大。”

林小雪也很紧张,生怕她扑过来,从小到大还没打过架,补充道:“是你们自己发生矛盾,跟我们没关系,冤有头债有主,别殃及池鱼。”

“哼。”

小蜜撇撇嘴,白了眼道:“说话还一套一套的,你不是他女朋友吧?”

林小雪被问的一愣,谨慎回道:“不是。”

从两人的坐姿、亲密程度,都能看出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是就好!”

小蜜收回目光看向丁闯,直白道:“小弟弟,我的金主被你戳穿跑掉,现在我又是孤家寡人一个,为了补偿,我给你当小蜜怎么样?不是很贵,供吃供住,每个月再买几件新衣服就行!”

刚才看到丁闯有钱,随便就拿出几千块。

丁闯:“……”

小蜜刨了个美艳道:“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一对,姐姐的好处,等下车就知道了。”

林小雪不可思议长大嘴巴,像是做梦一般,身边的朋友都很矜持,要给人当小蜜还乐此不疲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丁闯一头黑线,缓缓道:“当小蜜可以,不过下车之后,你要去医院体检,证明身体健康才行,王老板眼神涣散不聚光、舌苔很厚,脸上有痤疮,很可能有病,不干净的病,所以你必须要去医院……”

听到这。

小蜜脸色顿时变了,她自然知道指的是什么病,惊愕道:“没开玩笑?”

丁闯认真道:“我家祖上是中医,目前最直接的办法是找他问清楚,这样对你好,对我也好。”

小蜜全身开始颤抖,猛然转头看向老王消失的方向,声嘶力竭道:“王八蛋,我杀了你!”

说完,怒火滔天向老王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所有人目送他远去。

所有人又都收回目光看向丁闯,眼神与之前大不一样。

“你家……祖上真是中医?”

旁边传来弱弱的声音。

林小雪正眨着像是发现新大陆的透彻双眸,满脸惊奇。

“当然……不是。”丁闯淡淡一笑:“骗她的,否则怎么让她走?从其自身出发,抓住其弱点,一击致命!”

说老王有病是骗人。

但这方面的病,他确实能看出来,同样是工作环境缘故,活在纸醉金迷世界,只要一脚踏入其中,谁也不能完整保身,见过的多了,有些特征也就知道。

从中医病理上解释是“肝经湿热”“血热蕴毒”

说简单点,除了某些部位表现比较严重之外,外部症状就是“上火”有些人经常“上火”就要检查自身状况了。

“你真坏……”

林小雪抿嘴一笑,笑着笑着脸红了,因为谈论这种病,貌似不太好,可知道也不能怪自己,每次下乡采访,农村的院墙上都贴着老中医广告,想不知道都难。

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看出他是假老板?”

这点她也很好奇,从始至终都认为老王是真老板,穿着打扮像,做派也像,身边还带着小蜜,更像了。

“很简单。”

丁闯随意道:“告诉你一句话:任何在你面前表现出富有的人,都是有目的的,无论是精神富有、物质富有、交际圈子富有等等,只要他对你表现出这点,都有目的!”

这句话并不是丁闯说的,而是遇到的一位大佬所说。

大佬……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或许还推着小车卖货,可能还不如自己富有,想到这,丁闯不禁一笑。

“有目的……”

林小雪嘴里不断重复,开始很严肃,越想表情越舒展,到最后笑容满面,眼里闪烁着阵阵光芒。

或是让人羡慕、或是可以显摆、或是展现实力,都可以称之为目的!

在此基础上:老王在车上就如此打扮,很有可能是对车上的人有目的,而真正老板,是不会在火车上有目的。

竖起大拇指:“精辟!太精辟了,要不是听你亲口说出来,我都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一个大三学生嘴里说出的,很有哲理,很有深意!”

崇拜之情,丝毫不掩饰。

丁闯被夸的略感心虚,不过还是坦然接受。

干笑道:“一点生活感悟罢了,不值得一提。”

林小雪极其坚决:“不,非常值得引人深思,反过来看,为什么有些人会说大人物很低调,因为大人物让对你没有目的,如果遇到让他们有目的的人,也会变的高调,这是层层递进的关系,你这一句话,诠释了很多哲理!”

丁闯心更虚了,只能干笑。

林小雪又问道:“你怎么认出他身上的穿戴都是假的?”

这点更让她好奇,从消费水平来说,她扪心自问要比丁闯高几个档次,单说身上这件羽绒服,是从省城花四位数购买,自己都没看老王身上是假,他怎么看出的?

丁闯沉吟片刻,解释道:“先说他的包,爱马仕,国际顶级奢侈品牌,如果没记错目前在国内只有一家门店,在京城,而且这种奢侈品牌比较注重文化、情怀、也就是与包主人的契合度,还有一点,非常稀少,几乎买不到,所以,爱马仕的包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有,一定是假的!”

他没想到在夜场学的“精准营销”知识,现在竟然能派上用场。

工作的时候,遇到背爱马仕的金主,都要使出浑身解数伺候,毕竟他们的消费能力无限。

继续道:“还有他的皮带,叫路易威登,虽说已经进入国内很多年,但营销渠道一直没打开,销量非常一般,只局限少补人人推崇。”

“至于手表更假,叫百达翡丽,目前还没进入国内,应该在几年后才进入,不排除有其他渠道获取的可能,但这一只手表的价格,能换一台不错的车,他就没必要坐火车……”

丁闯侃侃而谈,没注意把百达翡丽进入国内的时间说漏嘴。

好在。

林小雪没听出来。

因为,她完全听傻了,以前只以为丁闯在遣词造句方面有天赋、想法比较大胆超前,现在看来根本不是,他竟然懂得这么多,路易威登、爱马仕……这类词根本没听过,他竟然能侃侃而谈,讲出历史、来龙去脉。

彻底被震住。

“你……你懂的真多,我都听不懂。”林小雪尴尬一笑,突然生出一股需要仰望他的感觉。

丁闯见到她表情,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看来这张嘴以后得关注,敷衍道:“都是在学校听别人说的,略知皮毛,略知皮毛……”

说完。

才注意到不仅是林小雪听呆住了,周围相邻的旅客也都听的目瞪口呆,很显然,这番言论也给他们震得五体投地。

为了不引起更多人注意。

赶紧转移话题:“怎么不过来卖水的,我好渴……”

“我有!”

旁边一名年轻女孩顿时递过来一瓶新的矿泉水,笑道:“你放心喝,给你了,只是……能不能再讲讲奢侈品和历史?你讲的很好呢。”

丁闯:“……”

略车终于抵达海连。

阔别已久的城市,

丁闯看着眼前的高楼大厦,不禁感慨,细细算来,应该是二十三年没来过这里,上一世被强制退学回家,紧接着老丁离开,导致人生彻底脱轨。

被开除是所有厄运的起点,也就把海连当成禁忌之地,发誓一辈子不再踏足。

这一世,应该不一样吧?

正想着。

身边传来林小雪的声音:“丁闯,我钱包和手机好像被偷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