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

电话声音还在响。

办公室内的所有老师面面相觑,寻找声音来源,其中一名老师看了看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话,发现不是。

紧接着全都看向段主任位置,因为整个办公室内只有两部电话。

段主任也下意识看向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话,发现不是,随后伸手把过年时买的手机拿出来,得意看了看,手机不贵,两个月工资,工作的人都能买得起,但不是所有人都舍得买。

也不是!

“叮铃铃……”

声音还在响起,在办公室内格外突兀。

“厄……”

丁闯沉吟片刻,艰难开口道:“主任,是我的……”

说话间,把手机拿出来,见上面是一个海连本地的座机号码,没多想,直接给挂断。

尴尬笑道:“段主任,您继续。”

霎时间,办公室内的气氛变的诡异,在场的近十位老师,只有段主任一人有手机,而一个学生竟然拿出来?

段主任脸色也不好看,自己的手机才买半个月,他竟然有?

黑脸道:“你……”

想继续说现在去给领导道歉,可节奏被打断,继续说显得突兀,力度也不够。

“你……”又想说你毕业就得喝西北风,可话到嘴边说不出口,身为教务处领导对学生情况了如指掌,拿手机的确实存在一部分,可多数在模特系、艺术系,学这两个系的学生家庭条件都不一般,他能拿,是不是也证明家里不一般?

“你……你家里是干什么的?”他的话变成这句,心里确实很好奇。

大学与其他阶段都不一样,其他阶段生活在一个城市,找找关系可能大家都认识回来,被开除也能上学。

而这里的学生都来自全国各地,被开除,就是真的被开除,退一步讲,大学每年都有毕业率,也就是强制有一部分学生拿不到毕业证,相比较之下,他们的罪过要小得多,他们都无法改变结果,丁闯凭什么被开除还能回来?

难道家里真的不一般?

其他老师也都开始好奇……

“我家……”

丁闯的话没等说完。

“叮铃铃。”

他口袋中的手机又响起,本能的要再次挂断,可突然想到,现在不是十几年后,电话营销满天飞,这时几乎没有骚扰电话,能把电话打进来,就说明是找自己。

“段主任,不好意思,我需要接个电话。”

段主任:“……”

其他老师:“……”

现在是所有人在批评你,还要接电话?可又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丁闯在所有人目光中,快步走出办公室,关上房门,这才接起来:“你好?”

“丁闯,丁闯救我,救我!”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极度痛苦的声音,隐约间还能听见有砸门声。

求救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林小雪,她颤抖道:“我在作家家里,地址是……求求你来救我,我要坚持不住了,求求你,快来!”

“嗡。”

丁闯像是被人突然敲了一闷棍,眼前一黑,在他的认知力,林小雪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女孩,说话不会轻声细语,但发生任何事也不会大呼小叫,而现在的声音,像是在非常恐惧什么。

“等我,别挂电话,我马上到!”

丁闯迅速向楼下跑去,出了门,见到门口有人骑自行车路过,没多想,直接把人拽下来,骑上去直奔校门口,门口有成排等待的出租车……

与此同时。

办公室里。

气氛略显诡异。

老师们对丁闯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之前也都猜测过,可是没多想,如今这位明明是农村的孩子却拿出手机,相当于一根引线,彻底引燃。

段主任脸上阴晴变换,心跳越来越快,其他老师对丁闯还是一知半解,可他很清楚接到通知说,丁闯可以回来上学,要个人交档案是什么场景,只有这一句话,除此之外没有多余废话,听起来像是被压迫一样。

难道说:这个外地学生的背景,深不可测?

能让领导吃哑巴亏,一定是更大领导发话,如此看来,这家伙的背景确实很深。

看了看房门方向。

丁闯还没有回来迹象,总不能自己去找他,这样就显的太肤浅。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都在默默等待,想要等他回来一探究竟。

可等了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还是没有回来迹象。

一名老师看出段主任的处境,默默站起来,拿起放在办公室门口的水壶走出去,打开门,看到走廊内空空如也……

其他人显然也听出一点声音没有。

段主任:“……”

视线落到办公桌上的档案,有些生气,这家伙竟然一言不发就走了,把自己当成什么?恨不得把档案丢到垃圾桶里,抬起手又不得不停住,要是丁闯背景真的很深,自己扔档案相当于毁了他一生,自己都会承受怒火。

眨眼间。

这东西成了烫手山圩,交也不是,丢也不是。

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后悔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按照丁闯说的,写完检查再交过来,现在怎么办?

憋了足足十分钟。

沉声开口道:“小刘啊,你把这个记录一下,然后走程序。”

……

作家家中书房。

林小雪背靠着房门,全身颤抖不止,如果突然看到她,会把人吓一跳,此时此刻,她裸露出的皮肤呈现红色,像是被火烤过的红,就连眼球也呈现不正常的红色,身上的外套脱掉、羊绒衫也脱掉、保暖衣也脱掉,只剩下最后一件。

光滑小腹裸露在外,不难看出,皮肤也变成红色。

下身的牛仔裤脱掉、羊绒裤脱掉,不过保暖裤并没脱掉。

“快来,快来……”

她嘴里近乎疯狂的念叨着,感觉身体内像是有一团火焰,正在不断侵蚀身体,已经开始吞噬理智!

热、很热、还想继续脱。

可还有理智,知道不能再拖。

“林记者,林记者你在里面干什么,快开门啊,让我进去看看……”门外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

正是她要采访的作家。

“滚,再不滚我报警了,快滚!”

林小雪双手抓住自己头发,药物作用让她近乎崩溃,并且药性还在不断加强,隐隐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很想开门冲出去,抱住作家,肆意亲吻他!

最开始确实想报警,可是一旦报警,依照作家的名气,事情一定兜不住,会成为新闻热点,而自己身为女主角,一辈子都无法好过。

“丁闯,你快来救我,快来......求求你!”

说话间,手抓住脖颈,狠狠刺痛,硬生生把白皙脖颈抓出几道血痕,是真的在流血。

“报警干什么?林记者,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把门打开,有话可以好好说,再不打开我就撞门了!”作家声音再次传来。

林小雪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可刚流出来,觉得很烫,像是被开水烫在脸上。

进门开始很正常,喝水之后她觉得不对,曾经采访过几名受害者,听过这种手法,感觉自己中招了,正想离开,作家却先一步走出书房,把门堵住。

然后,就变成这样。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堵门,不让他进来。

因为他一旦进来,无法判定自己是会反抗还是会主动,一旦主动,等到药效消失,身体把药效排除干净,到任何地方都无法说清楚。

“嘭……嘭!”

作家开始撞门,不算很结实的木门发出颤动,撞的林小雪身体也跟着一颤一颤:“把门打开,门撞坏还得修,不要堵门,乖……”

林小雪身体颤抖幅度更大,脑中嗡嗡作响,又看到放在书桌上的座机,快步冲过去,可刚跑出两步,身体一偏摔倒在地,她知道,思维即将不受控制,被激发的人体本能欲望即将要超过理智。

艰难爬起来,拿起座机,摁了下“重播”键。

“我到门口了!”

电话那边响起丁闯的声音。

听到这话。

林小雪赶紧扔掉电话,重新跑到门前,没有任何由于把门打开。

门外,站着一名年纪在五十岁左右,满脸络腮胡,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

看到林小雪一愣,眼里绽放亮光。

“你……”

刚说出一个字,林小雪已经从身边跑过,望着只有几米距离的房门,在心里却像是十万八千里,跑出两步,又摔倒在地。

“小雪,你疼不疼?我服你?”

作家慢步靠近。

林小雪像是见了鬼一样,没站起,而是在地上快步爬,一步步爬到门前,终于触摸到房门,伸手向上一拽。

“咔。”

房门打开。

门外站着一个人,正是丁闯!

丁闯在电话里已经分析出发生什么,工作经验更告诉他,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女孩,经历过这种事情之后,会放弃人生,自暴自弃!

“你是?”

作家看到丁闯,下意识问道。

“嗖。”

丁闯没说话,迅速冲过去,速度极快,距离还有两步,抬起一脚踹在作家腹部,把他踹出至少三米远才落到地上。

丁闯面无表情,要继续上前,他不否认男女之间可以没有感情,只谈需求,但这种做法禽兽不如,死不足惜。

刚走出两步。

“嘭。”

身体被人从后面抱住,正是林小雪,眼神迷离,声音颤抖道:“丁闯,我不行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