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快速解决战斗。

再走出食堂时,夜幕已经降临,林小雪自然而然挽住他手臂,看起来与走在校园中的情侣没什么两样,还别说,从两人的身高、相貌、乃至气质上看,确实很般配。

林小雪不说话时,会让人感觉很安静、很恬静,正与她表演的那样,像个学妹。

丁闯看起来不是很壮,偏瘦、长的也偏书生意气。

所以走在一起各个方面都很贴合。

一起走出校门,过了马路。

“恩?”

林小雪转过头,眼睛费解的眨了眨,因为马路对面,就是两人下午在一起的宾馆。

虽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但还没达到天雷勾动地火的程度,说带自己去个地方,难道就是去宾馆?

“这个地方怎么样?”

丁闯笑问道。

林小雪无语的白了一眼,吃完饭、恢复些体力,身上的疼痛也消失很多,其实有个变化她没讲,以前走路腿上像是有根皮带,步伐就那么大,再迈大一点很费力,而现在这根皮带断了,走起路来松松垮垮,很不舒服……

说实话,她对回去继续没兴趣。

但不会拒绝。

苦笑道:“我被你骗了,害得我一直好奇是什么地方,没想到中了你的圈套。”

“哈哈。”

丁闯一笑,突然调转方向,沿着街道向前方走。

林小雪跟着他的脚步也转过身,诧异道:“不回去?”

丁闯挑了挑眉:“也可以先回去。”

林小雪赶紧闭嘴,眼观鼻、鼻关心,当成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听不懂,还有句话没好意思讲:真的很疼。

走了大约五分钟,大约三百米左右。

在一处门市房前停下,外面没挂牌子,里面却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看过去,几名工人正在进行吊顶,要把天花板重新美化。

“丁哥,您来了。”

里面走出一名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笑道:“您看看,一起都在按照您的要求进行,天花板今晚就能结束,下一步就是开荒保洁,然后/进家具就行了,至于证件已经开始审批,下个星期就能批下来。”

林小雪眼睛不由放大,满脸狐疑的盯着丁闯。

眼前这一幕,再次让他心跳加速。

“辛苦了。”

丁闯说了一声。

“不辛苦,都是应该的,我还得谢谢丁哥给我这次机会。”青年非常谦虚回道:“金姐说了,等我回去就让我做办公室……”

金姐,就是坑丁闯的金晓梅。

把敌人消灭是一种能力,把敌人变成朋友,也是能力,况且现在的金晓梅恨不得把丁闯当成亲弟弟看待,要不是男女有别,她都想抱着脑袋狠狠亲两口,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恭喜,恭喜。”丁闯笑了笑:“我记得你叫张旭对吧?”

“对,您叫我小张,小旭、或者直接叫张旭都行。”张旭回道。

他能来这里是丁闯亲自选的,否则以他中专毕业的学历,还得在金晓梅的会计事务所继续“打杂”也就是做办理执照、注销公司等杂货,等熬到正式接触会计,会把其他公司账目分给他记,至少要一年以上。

丁闯让他来一趟,可以提前坐办公室了。

丁闯点点头:“你先忙,我带她转转……”

“好的,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张旭退到一边。

丁闯转身笑道:“到了,带你进去转转,评价下我的新公司怎么样。”

没错,这里就是他要在海连打响的第一枪。

早在与金晓梅和解的时候,就已经着手办这件事,张旭也来了几天,理论上而言,昨天下火车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奔赴这里,奈何遇到林小雪,要安顿她,等一切做完,这里已经收工,装修的太晚扰民,也就没来。

今天更是没有丁点时间,只能现在来。

“你的……公司?”

林小雪艰难问道,被雷的不轻,眼神都开始恍惚,很清楚眼前这家伙经常能给自己带来震撼,可这个震撼也太大了点,他是来海连上学的,竟然要开公司?

“对!我的公司。”

丁闯骄傲回道:“楼下还在装修,太乱,带你上楼看看。”

林小雪脸色微红,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乖巧跟在身后,一步步走上楼梯。

“厄……我也是第一次来。”丁闯来到楼上,尴尬笑道。

“呵呵。”

林小雪比他笑的更僵硬,好奇的打量四周。

二楼与一楼面积一样,大约在一百平左右,有两个独立办公室,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房间,能当做会议室,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卫生间。

此时还保留着原有的样子,地面是地板砖,四周刚刚刮过大白,还没清扫,也没有任何办公设施。

不过即使是这样,林小雪依然沉默,惊奇的在每个房间都转了一圈,包括卫生间也没放过。

丁闯跟在她身后,也仔细打量。

终于走完一圈。

林小雪震撼问道:“你人一直在市里,却在海连开公司,而且装修都快完成了?”

丁闯耸了耸肩,笑道:“有人可以处理好,也就不用亲力亲为,来回跑太浪费时间。”

事实并不是这样。

重活一世,非常明白应该把时间用在什么地方,与其忙忙碌碌,还不如多陪陪父母。

赚钱,很重要。

可从古自今,无论是首富越好、贱民也罢,百年之后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而“钱”却可以永世流传,万古长青。

所以赚的再多,都不能说富有,只不过是保留了一段时间而已。

倒不如陪陪重要的人。

林小雪继续问道:“张旭是咱们市的,特意过来帮你办公司的?”

“金达会计事务所听过么?”丁闯问道:“他是会计事务所的,小湾村酒厂所有证件就是委托他们公司办理,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老朋友用起来顺手,就委托他们公司过来办执照,至于地点和装修都简单,我提出要求,他们照做即可。”

林小雪心跳仍然剧烈,本应该出现在自己生活之外的事情,全都能被他轻而易举说出来,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最关键的是,还能做到。

“你开公司做什么?”

“传媒公司,主要是模特、演员、展出,当然,主要是模特经纪。”丁闯回答的行云流水:“海连工业大学盛产就是模特,全国知名,只要能去签下,海连工业大学的模特,无形之中就有广告作用。”

要做这个,也不是空穴来风。

主要有两点原因。

第一:做不了有人脉的生意,只能做需要人气的生意,大学的模特人数足够,签约成本低,而且当下的模特市场,还处于未开发的阶段,商家需要模特,找不到人,模特想要赚钱,找不到门路,恰恰需要一个“经纪”存在。

第二:未来市场足够广阔,在互联网购物时代,每项衣物、鞋帽、饰品的展室都需要模特,当下属于铺垫阶段。

还有一点算是半个原因,他要积攒一部分“人”防止在未来其他路断掉的时候,这些相貌出众的人,可以无缝对接“网红”经济。

算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林小雪脸上又露出一阵尴尬的表情“模特”在她眼里也是很高端大气的行业,从未想过能与自己的生活有交集。

又被他平平淡淡说出来。

盯着丁闯,迟迟不知道说什么。

“是不是很崇拜?”丁闯问道。

林小雪毫不掩饰点点头,确实很崇拜,从捕鱼节开始,直到现在,已经从好奇发展为崇拜。

顿了顿道:“我更想问的是,你真是还在上大学的,学生么?为什么做的每件事,都让人觉得是天方夜谭?”

丁闯:“……”

没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主要是时间很晚,装修即将停止,而且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只有这些东西。

与张旭打了声招呼。

两人重新折返回去,一路上林小雪沉默不语。

走到宾馆门口,她突然开口道:“我发现我活的像个傻子……”

丁闯一愣。

林小雪又道:“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一直都想着学习、上学、上班,然后就是看书、看电视、逛街,从来没想过,我还能干什么,要自己独立做一些什么。”

她顿了顿笑道:“我有一种,我是被圈养,每天等待固定投食的猪。”

丁闯一时间无言以对。

沉吟片刻才道:“和每个人的理想不同,相反,我很羡慕你的生活,只是闲不下来。”

林下雪没继续向下说,笑道:“谢谢你!”

说完,拉着丁闯的手臂走进宾馆。

丁闯本想说回学校,可是想想,说回去反而不美,也就既来之则安之。

两人进入房间。

不到二十分钟,响起声音……

依然不是丁闯主动,而是林小雪……

林记者的表现与在外面天壤之别!

夜晚。

夜深人静。

丁闯缓缓走下床,进入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点了一支烟,然后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没有任何显示的手机,烟一口接一口的吸,一口比一口重。

她到底在干什么?

为什么还没有回话?

是没看到,还是可以躲避?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