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忘记她是谁,被骂的很委屈,不过听她说话,不难判断,是陈红旭的女朋友,也就是何玉婷的室友,之所以骂人,是替何玉婷打抱不平!

她应该叫陈思淼。

丁闯没回话,与女人争辩,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行为。

开口道:“你们先聊,我回去了。”

林小雪还在宾馆,不能让她孤孤单单一个人。

话音刚落。

“别走!”

“别走!”

旁边响起两道声音。

陈红旭和陈思淼同时开口。

陈红旭皱眉道:“陈思淼,你不要无理取闹,他们俩到底谁是王八蛋,只要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明明是何玉婷先交的男朋友,跟他有什么关系?也就是丁闯,放在我身上,得大嘴巴打那个贱娘们儿!”

张博宇和刘飞暗暗点头,但是不敢说话。

面对模特系美女本就没有底气,尤其是陈思淼,一直很反对陈红旭在宿舍住,让他搬出去,说白了,就是瞧不起他们这种穷学生,一起吃过几次饭,也都是陈红旭强烈要求。

丁闯心里暗道:够义气……

但也没说话。

陈思淼皱了皱眉,随后挤出一抹笑容道:“好了,咱们不说他了,说说咱们之间的事,红旭,我们不应该分手,你别管我爸怎么说,我还是喜欢你的,不分手好不好…...”

本还想多骂丁闯一顿,好好给何玉婷出气,可是陈红旭反应太激烈,也就不敢。

分手?

张博宇和刘飞一愣,他们上学期还好好的,怎么就分手了?

“分都分了,而且我现在也有女朋友,你以后别来找我!”陈红旭决绝回应。

“不行!”

陈思淼上前一步拉住他手臂:“是你单方面选择分手,分手无效,我还是你女朋友,让那个贱人离远点,我不管,咱们还得在一起!”

丁闯一头黑线,这就是华夏驰名双标?

你男朋友找了新女朋友,非但不责怪,还要倒贴。

我都被分手了,还得骂我?

陈思淼说着,又高高在上道:“你们回去吧,我和红旭要出去玩,今晚他也不回去了,如果老师查寝,你们就说他回家了!”

说完,又恶狠狠瞪了眼丁闯。

丁闯懒得搭理,准备离开。

张博宇和刘飞满脸羡慕,也只能离开……

“别走!”

陈红旭又道,非常决绝把胳膊抽出来,听出她的意思,但不会上当,黑脸道:“陈思淼,我最后再说一遍,咱们已经分手,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咱们走吧!”

很绝情要离开。

陈思淼快速挡在身前,红着眼眶,楚楚可怜道:“红旭,你别走,我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不能就这样分手,我已经教育过我爸了,他保证不再找你,我保证!”

陈红旭也没多说,像是没看见一样,从旁边走过。

“红旭,红旭……”陈思淼又挡住。

陈红旭双腿一劈,跑了……

看的三人目瞪口呆。

陈思淼追出一段距离,见追不上,定在原地,转过头,眼眶里的眼泪顿时消失不见,近乎怨毒的看着丁闯,骂道:“你个不是人的王八蛋,玉婷能做你女朋友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一个学金融的穷小子,能找到我们模特系的美女,不知道感恩戴德,还敢当众把一夜福气百日恩说出来,要不是看在红旭的面子上,老娘一定找几个朋友把你卸掉!”

穷,是原罪。

丁闯知道说什么都没意义,双腿一劈,也跑了……

五分钟后。

四人都回到宿舍。

丁闯本打算直接回宾馆,可想到自己从出来到现在不过一个小时,林小雪未必能休息好,不如中午回去,直接带她吃饭。

张博宇好奇问道:“二哥,你们感情不是一直很好嘛,怎么分手了?”

刘飞也很好奇,陈思淼长相很完美,看起来就……骚,身材也够妩媚,怎么能舍得分手?

陈红旭坐在椅子上,吸着烟,淡淡道:“感情再好有个屁用,她爹太吓人,寒假的时候我和她出去住,裤子还没等脱,就被他老爹给摁在床上,张嘴就管我要二十万,否则就要告我强迫!”

张博宇和刘飞同时瞠目结舌。

丁闯也一阵无语,这算是父女版的仙人跳?张嘴就二十万,还真敢要。

“然后呢?”刘飞问道。

“然后就给我爹打电话,我爹来送钱了。”陈红旭吸了一口烟。

“真给二十万?”张博宇触电一般尖叫道:“这二十万放在我们村,能买一村老母猪,赵大傻都得累死!”

“当然没给。”陈红旭笑了笑:“我爹拎着二十万现金放在她爹面前,让他拿,拿多少给多少,她爹吓的一句话不敢说,一分钱没敢拿!”

丁闯又看了看他,准确记的他家庭条件很好,小富二代,但具体到什么程度,忘记了。

“叔叔牛叉!”

“叔叔比赵大傻还牛叉!”

两人同时竖起大拇指。

陈红旭又笑道:“再然后就分手了,也没办法再交往,她家的饭店要破产,现在就缺钱,据说欠了一屁股债,谁沾上都没好,我今天要是跟陈思淼走,不一定又弄出什么幺蛾子,可能去宾馆,睡睡觉一睁眼,发现旁边人变了,是她爹!”

张博宇和刘飞同时点头。

张博宇道:“确实不能沾,不是咱们绝情,而是陈思淼不值得帮助,你们之前交往,我一直没好意思说,她太势利眼,不是好女人,养不住!”

刘飞也点头:“经常当着你面说给我介绍模特,可到现在连根毛都没看见。”

陈红旭看着两人的样子哈哈一笑:“别急,等过几天,我带你们去商务KTV,给你们叫妹妹……”

“真的?什么时候?”张博宇两眼反光。

“我要两个……”刘飞弱弱开口。

“哈哈,行!”

丁闯没听他们说什么,而是在思考……饭店?

如果仅仅是一个饭店,还不值得思考,以现在的房价、菜价来计算,资金缺口在二十万元的饭店,规模应该不小,其一是,自己开模特公司的二层楼,两百平,每年不到两万块,或许有学校门口,地里位置的因素,可同等面积放到市里,也不会高到离谱。

毕竟房价才两千一平。

再者,猪肉五块钱一斤。

资金缺口二十万的饭店,规模一定不小!

想了想,问道:“陈思淼家的饭店在哪?”

此言一出,场面又变的寂静。

三人齐刷刷转过头看着他,像是看怪物一样。

丁闯一阵尴尬:完了,又露馅了。

“三哥,你到底怎么回事,失忆了?”张博宇颤抖问道。

“老三,你可别吓我,如果精神不正常,直接说,精神病是杀人不犯法,我很害怕…..”刘飞也谨慎问道。

丁闯无奈道:“就是考考你们,看给你们吓的……”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看来以后说话必须要小心,否则太容易露馅。

“老三你不正常!”陈红旭靠在椅子上,想了想道:“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喜欢陈思淼?以前我就看你经常偷看她,只是没好意思说,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你要追,我给你牵线搭桥!”

丁闯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是什么天马行空思维?

不对,以前还偷看她?

弱弱道:“我有学妹了……”

“呵呵,没关系,两个一起,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更刺激!”陈红旭挑了挑眉,一副妙不可言的样子。

丁闯一阵无语,强行解释道:“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想去带学妹吃饭,她越是看不上,越要气她,只是……真忘了!”

“三哥。”张博宇谨慎道:“你不会是在村里受伤了吧?撞到脑袋了?”

“骑猪不成,反被猪骑?还是让公猪发现了”刘飞好奇道。

丁闯:“…...”

“美味斋!”陈红旭说出三个字,也就是名字,随口道:“这个你怎么能忘?”

丁闯随便找个理由给搪塞过去,又在寝室坐了一会儿,借口学妹在等待逃之夭夭,出门狠狠给自己嘴上一巴掌,嘴贱,以后要少说多看、多听!

回到宾馆,林小雪已经醒了,不过还在床上赖着。

丁闯咽了口唾液,年轻,精力旺盛是有点,可精力旺盛,有时候也是缺点。

不能再折腾她了。

要纯洁!

把她叫起来洗漱,收拾完毕,两人出门,坐上出租车。

十分钟后。

在一家四层楼面前停下,占地面积应该在三百平左右,如此看来,这都楼的面积要在一千二百平左右。

整个大楼外表采用黑色装修,并不是只涂抹黑色涂料,而是在外面一层,包裹像是黑色金属管一样的材料,如雨点落下,在这些金属管的前方,浮现着三个大字:美味斋!

不得不承认,仅仅外表就装修的很前卫。

以丁闯的眼光,都要赞叹。

“我们来这里吃?”林小雪诧异问道:“太大了,没有必要吧。”

她只是单纯的觉得没必要,类似这种规模的饭店也来过很多次,总觉得里面的人都太正式,不习惯,与丁闯在一起没必要吃这种地方,当然,只是单纯的觉得环境没必要,不舒坦。

“就这里了!”

丁闯笑了笑:“吃饭有惊喜!”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