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缓缓抬起双手,向下压了压。

不得不承认陈红旭的做法,与他的价值观不符合,有些太过极端。

但是,这都不能否认他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

仅凭这一点,就不能让他低头,有任何问题,也应该是自己抗!

众人见到他抬手向下压,以为是要道歉,声音缓缓停止。

前方的陈思淼戏谑看着。

何玉婷冷漠看着。

杨洲脸上不无得意,虽说刚刚很丢人,但是现在面子全都找回来,而且还能让他们道歉,这可比在众人眼前打他一顿更解气。

“是我让他喊的!”

丁闯刚开口就把所有责任揽过来。

声音平淡中蕴含着一股力量,不容置疑。

陈红旭惊愕转过头,完全没想到丁闯敢承担责任,在他眼前,这小子有股村里牲口的倔强,但绝对不能是能扛起大梁的人,大学三年做过最精彩的只有两件事,第一是举报食堂,第二是找了个模特系的大美女当女朋友。

除此之外,平淡无奇。

丁闯继续道:“可我让他这样喊的出发点,并不是想当小人,更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恶心你,真正目的是,我依然喜欢你,想让你回到我身边!”

这番话说完,他自己都觉得很假,可现在事情的突破口,只有这一个,要知道,眼前这些人都是没正式走入社会的大学生,还有热情、还有激情,更重要的是相信爱情,他们之所以能够帮何玉婷,也是因为感人的“爱情故事”

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又道:“咱们分手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后悔,一直想要你回到我身边,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出此下策,要在所有人面前毁了你们,让你受伤,然后可以光明正大的保护你!”

此言一出。

“呼啦啦。”

现场登时又变成乱糟糟一片,没人再指责,因为丁闯这么说,事情就从单方面的破坏,变成爱的极度深沉,貌似也没办法继续指责。

陈红旭怪异的看着,他还喜欢?

杨洲脸色又开始变的难看,居然当众表白?

何玉婷,也被打的措手不及。

丁闯不给机会,继续道:“有可能是我稚嫩,还没长大,还用最原始的办法,大家都是从小孩子时代走过来的,相信男同学有过一种做法,越是喜欢哪位女孩子,就越愿意欺负她,而女同学也经历过被男孩子欺负,可后来你们都明白,那之是喜欢的表达方式不对!”

这话又赢得所有人点头,深有感触。

确实所有人都经历过这种情况,当时都认为那是最好表达,可现在想起来很幼稚。

丁闯见火候差不多,只想赶紧结束。

深吸一口气,深情道:“何玉婷同学,如果今天的做法给你造成伤害,我愿意说一声对不起,但还是想问问,你愿意重新回到我身边嘛?”

这一声对不起,就要比单纯道歉分量轻的多,或者说,根本没人注意这一句,大家的关心点,都被转移到是否复合。

果然。

场中再次变的安静,所有的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

何玉婷也有些懵,在他眼里丁闯是个非常木讷的人,除了不懂浪漫之外,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更何况,他之前信誓旦旦的说:祝你幸福,怎么突然之间变成舍不得了?

不过,这都不能改变主意。

“我不……”

“她不会回去的!”陈红旭突然开口打断,倒不是没有信心,而是看丁闯生气,这一晚上时间,都在看他们表演,也应该轮到自己出风头。

缓缓抬起手,整理下演出的修身西装,傲然道:“丁闯,你可以对比一下你和我,从各个角度对比,都有很大差距,在我看来,这种时刻你还在争取,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自私!如果真的爱她,为什么不能让她更幸福!”

杨洲自认为这番理论说的很好,不但贬低丁闯,还能突出自己。

丁闯略显无语,自己说这些话的意思,都是让何玉婷亲自开口拒绝,只要她拒绝,自己配上一个落寞的转身,在场的所有人非但不会继续指责,反而会开始同情。

当然,要的并不是同情。

只是把眼前局面顺利度过,让自己和陈红旭安稳离去。

可杨洲算那根 葱,用得上你回答?

丁闯没走,只是出于男人的本性,被另一个男人说句话给吓走,太丢人,像是没听见一样,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何玉婷。

又问道:“玉婷,你,愿意回到我身边么?”

她拒绝,自己才能“演”出深情男同学的身份。

“我……”何玉婷心里突然开始波动,当然,她的/波动也不是因为心里还有丁闯,纯粹是因为女性的柔软,被丁闯一而再、再而三表白击中而已。

就像有句话说的:女孩,都不会嫌弃多一个追求者。

“我给你公平竞争机会!”

杨洲再次打断,脸上挂着淡淡轻蔑的笑容:“今夜恰好是模特系迎新晚会,而你的出现,打断了所有节奏,我们不如将错就错,每个人表现一个节目,前提是:能表达对何玉婷爱的节目,让她定夺,也让所有同学看看,我们谁和她更般配!”

他很有信心,毕竟练了这么多年钢琴。

而对于女孩而言,可能会拒绝吉他,但绝对不会拒绝钢琴!

何玉婷身体一颤,以前有过男孩为自己决斗,可都是很多年前了,如今他们又要为争夺自己比拼,太刺激了……

她没说话,很享受。

“好,就比比,看看你们谁更爱玉婷!”陈思淼迅速吼道。

在她的带动下,室友跟着喊。

紧接着,整个大礼堂内都开始同意。

同意声一浪高过一浪,比之前让道歉还要大。

对于任何人而言,带彩头的节目,都要比正常节目更为诱人。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们是欺负人,不行!”陈红旭激动脸色通红,想要把声音压下去。

奈何他的声音太小,在声音浪潮中近乎于无。

“要不然,咱们跑吧?”刘飞战战兢兢开口。

别人不知道丁闯什么样,与他一起住了三年的室友都清楚,五音不全、乐器一样不会,在宿舍里最大的消遣是打扑克。

总不能上台找扬州说:咱们俩玩一把抽王八,谁抽到王八,谁就是王八!“三哥,咱们走不走,我有点慌!”张博宇小腿都在颤,有预感,今天丢人丢大了。

丁闯,心里有句“CNMD”不知道该不该讲,让何玉婷把话说完就这么难嘛?只要她拒绝,大家都能下得来台,不好么?

现在走?

绝对不能走。

做人可以忍,但绝对不能逃避,这是两回事,可自己该怎么办…...

还没等想完。

场中声音渐渐安静。

是杨洲示意安静,他又看向丁闯,似笑非笑道:“我就当仁不让,先来了!”

说话间,又坐在钢琴前,对着话筒道:“接下来我要为心爱的姑娘弹奏一曲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经典曲目《秋日私语》这首歌表达秋日童话,温馨浪漫。”

何玉婷站在旁边,柔情的看着。

随后,钢琴声缓缓响起……

这首钢琴曲,要比《即兴幻想曲》更加舒缓,更容易被熏陶。

一时之间,整个大礼堂的所有人,都听的如痴如醉。

就连陈思淼,眼睛都亮了几分。

“我们,跑吧?”刘飞又心虚道。

根本比不过,越想越比不过,三一四宿舍除了打扑克抽王八之外,还有项活动是打麻将,两个人没办法玩,加上何玉婷三个人还能凑合。

难道比何玉婷给谁点炮?

“跑,还是不跑?”张博宇也紧张道。

“这他妈的叫什么事!”陈红旭愤愤的骂着,继续在这里会丢人,留下来不知道怎么竞争也丢人,进退两难。

丁闯:“…….”

很快,钢琴曲弹完。

整个礼堂内掌声雷动。

何玉婷也痴迷的看着,更加坚定心里想法。

杨洲傲然一笑:“丁同学,到你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向丁闯看去。

陈思淼有主动喊道:“丁闯,你口口声声说喜欢玉婷,喜欢到无法自拔,不会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吧?快点上台,我们都等着看你的表现呢!”

“上台!”

“上台!”

“上台!”

所有人都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起呼喊,喊声震耳欲聋。

“闭嘴!”

陈红旭很懵,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针对陈思淼,咬牙道:“你就不是个好东西,跟他狼狈为奸,丁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他根本不会表演,这场比赛根本就不公平!”

张博宇和陈飞也意识到,这时候只有自己能帮丁闯,除此之外,没有别人。

刘飞立即吼道:“谈朋友不能用表演节目来衡量,如果都这么算,是不是肖邦可以赢得全世界的女孩?”

张博宇重重点头:“就是,我们可以换一种办法,别挑他不会的!”

杨洲不说话,继续看着丁闯,让他丢人,怎么能给机会?

正在这时。

“我会。”丁闯叹了口气,他真的不想比,可是又不能直接逃,如果逃了,以后在学校会被人笑话,抬不起头。

缓缓道:“既然如此,为了公平起见,我也弹一首钢琴曲吧!”

说话间,在所有人注视中,缓缓向舞台上走去。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