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旭定住了!

刘飞、张博宇定住了!

何玉婷……也定住了!

杨洲,脸上笑容渐渐凝固。

他会?

也要弹钢琴曲?

他们都以为听错。

只有大礼堂内不明白内情的同学,目光正在随着他一点点前行。

丁闯一步步走上舞台,感受到侧面数百道灼热的目光,有些不适应,但还能应付场面,又笑道:“我就一边谈,一边唱吧!”

此言一出。

再次让几人愣住。

在他们的认知中丁闯不会任何乐器,唱歌都五音不全,更别提一边弹一边唱。

“老二,老三是不是疯了?”刘飞满脸木然问道。

陈红旭没回话,脑中嗡嗡作响,也在思考丁闯是不是疯了,他会哪门子钢琴?还要唱歌?

在所有人目光中。

丁闯双手搭在琴键上,开始缓缓弹奏。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虽说丁闯弹得没有杨洲演奏《秋日私语》那般有知名度,但是,任何人都能听出来是一首曲子,不是胡编乱造。

谈了大约三十几秒。

对准话筒唱道:“忘了有多久,再没听到你,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

“我想了,我开始慌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歌声一出,全场无比安静,尤其是唱道高潮,几乎所有人眼睛同时放大,而在坐的女同学,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眼中泛起崇拜的光芒!

“这是……老三?”陈红旭被震得呼吸快要忘记,完全不敢相信,台上一边谈一边唱,而且唱的还不错的家伙,竟然是与自己同住三年的室友。

“是嘛?”刘飞也不敢确定。

“是,还是不是?”张博宇头脑发晕问道。

而前方。

何玉婷彻底傻了,近乎惊恐的看着丁闯,他什么时候学会弹钢琴的?还能一边弹一边唱?竟然唱的让自己很感动,他是自己的前男友?

杨洲脸色则快速变绿。

钢琴在这个时代是奢侈品,当初自己学习,也是倾全家之力,把爷爷奶奶的积蓄都拿出来,才练到今天这种程度,他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学生,凭什么会弹钢琴,还弹得不亚于自己?竟然还能唱歌?

太特么气人了!

丁闯继续唱着:“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唱到此处,台下竟然有女孩,开始偷偷抹起眼泪,因为真的很感人。

最后方几名室友,继续目瞪口呆。

舞台上,杨洲和何玉婷依然瞠目结舌。

大约两分钟过后。

丁闯终于唱完最后一句。

最后一个琴键敲下,代表着整曲结束。

然而,大礼堂内依然安静,静的可怕。

丁闯缓缓转过头,对着前方,微微点头。

简单一个动作,在此时此刻就像是点燃了火药桶。

陡然间。

大礼堂内掌声雷动,罕见的女同学比男同学拍的更用力。

就连坐在最前方一排的校领导,都跟着狠狠拍手。

“唰。”

最前方一人站起身,这人是丁闯的老熟人,教务处的段主任,当初丁闯教档案就是他负责,当天丁闯接了个电话离开,让他以为丁闯根本不在乎自己,让他心里非常没底。

现如今看来,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丁闯是有靠山的。

否则以正常家庭,哪能学的起钢琴?这玩意太奢侈!

点头道:“好好好,真是太好了,丁闯同学,请问这首歌曲叫什么名字?”

丁闯非常不想表现,都是被逼的。

听到问话,只好回道:“《童话》”

段主任想了想,又疑问道:“请问这首歌是你的原创么?”

这首火爆大江南北的歌曲,真正发行应该是在2015年,当下没有任何人听过。

回道:“是的!”

听到这,下面坐着的女同学,眼睛更亮了,长相清秀,像是文弱书生,可他却能自己创作词曲,简直是理想中的白马王子,这个学校怎么会有如此优秀的学长?

“我懂了!”段主任留下一个暧昧的眼神,缓缓坐下。

之前同学们还没多想,可看到段主任的眼神,也都懂了,这首歌的歌词写的很悲伤、作曲也很悲伤,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丁闯为何玉婷写的,是因为她离开而作的!

何玉婷身体晃了晃,险些摔倒,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丁闯,好像今天第一次看见,颤颤巍巍质问道:“这首歌,是你为我写的?”

她心脏砰砰乱跳,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丁闯很头疼,可这种情况下,没办法不承认。

点点头:“对!”

“唰!”

何玉婷脸色顿时红了,应该说全身的皮肤都红了,感觉体温在迅速上升,血液在奔涌沸腾,他怎么能如此浪漫,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

“我还在呢!”

这时。

站在一旁的杨洲终于忍不住开口,全身止不住颤抖,后悔了,早知道会这样,根本不会选择比试,如果单单是弹钢琴,他扪心自问,绝对不会输,可他居然还能唱,最可气的是,自己写的歌!

又道:“何玉婷,到了你选择的时候!”

知道自己在众人心中已经败了,败的一塌糊涂,可不甘心,必须问。

“我……”

何玉婷开口说出一个字,这次不是被别人打断,而是自己说不出话,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坚定,身边的丁闯,貌似也没有想象中那样不堪。

他,有时候出乎自己想象的优秀!

“你什么你,快选!”

杨洲见她迟迟不说话,忍不住逼问,感觉自己在台上就像个小丑,唯有何玉婷的选择才能扳回一城。

“我,我……”何玉婷左看右看。

又看到丁闯,眼圈突然红了,他在分手时装作什么都不在乎,却在背后偷偷为自己写歌!这样的男人,貌似不能辜负。

丁闯……心里咯噔一声,感觉事情有些不对,自己上台绝对不是要争夺她,而是气不过罢了,如果何玉婷选择自己,这才是麻烦事。

赶紧道:“玉婷,我不会逼你,如果现在没办法选择,就思考三天,三天之后再说!”

何玉婷一定看不上自己!现在的为难,不过是场景使然,被感动了。

等她冷静三天,一定能思考清楚,到时候会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不用三天,就现在,选择!”

杨洲双手死死攥成拳头,原本何玉婷是自己女朋友,可现在竟然要思考三天,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败了,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必须得完胜!

“我……”

何玉婷顿了顿,迅速转过身看向杨洲,人也像是做了某种决定,红着眼眶道:“杨同学,你在我心目中很完美,又高又帅、而且学习能力也强,我承认咱们在一起的这些天,我感觉非常快乐,甚至想好要和你共度余生。”

她话锋一装:“但是!”

丁闯双腿陡然夹紧,别但是!

“但是,丁闯才是在我生命中,第一个让我奋不顾身的人,我承认,我忘不掉他,还是想着他,如果你心里不高兴,任打任骂,可是,我要和他走!”

话音落下。

丁闯要哭了,这他妈叫什么事!

“你……你要和他走?”杨洲也快哭了,这他妈叫什么事!

“对,我要和他走!”

何玉婷向后退一步,然后转过身,挽住丁闯手臂,咬着嘴唇,眼泪越流越多,哭诉道:“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如果不是今天用歌词唱出来,我们今生就要错过了,知道么?你说想要变成童话里守护我的天使,可你不表达,我怎么知道你想守护?如果错过,又怎么被你守护?”

丁闯:“……”

何玉婷又重重道:“我愿意,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我选择你,以后,不分开!”

丁闯:“……”

头疼。

“哗啦啦”

大礼堂内突然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在他们眼里,悲情的丁闯更附和心里预期,如果何玉婷最终没有选择他,丁闯也太悲惨了点。

现在很好,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你……你选择了他!”

杨洲抬起手指着二人,眼睛也红了,这辈子从来没有如此憋屈过,设计不成,赔了夫人又折兵!

何玉婷没回答,也不需要再回答。

“啊啊啊……”

杨洲见状,嘴里发出一阵怪异尖叫,看了看所有人,感觉每个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像是在看一个小丑,缓缓转身,向大礼堂外跑去。

丁闯:“……”

其实你可以回来的,我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砸的比你还疼。

可杨洲已经跑远,只好道:“我们先下去,后面还有节目。”

“恩。”

何玉婷乖巧点点头,完全没有之前高冷模样。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也没有高冷女人,只有无法让她热情的男人。

两人在所有人目光中,缓缓走下舞台,向最后方走去。

陈红旭三人还在鼓掌,拍的手都快肿了。

“恭喜!”

“恭喜恭喜!”

三人纷纷开口,虽说不待见何玉婷,但他们在一起,总不能一直敌视。

丁闯看了看,想问问他们什么叫哑巴吃黄连?

又道:“先走吧!”

发生如此多事,也就没必要留在这里,赶紧离开,清净。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