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大礼堂,几个人直接来到学校外的餐馆,虽说都吃过晚饭,但在这种时刻,必须以酒助兴。

“老三,你什么时候会的弹钢琴,之前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三哥,你隐藏的太深了,竟然耍了我们三年!”

“姓丁的,你刚才在台上的样子帅爆了知道嘛?把《童话》也交给我,以后老子就靠这招找姑娘,保证一击致命!”

陈红旭、张博宇、刘飞,三人不断询问,无缝连接,甚至不给丁闯回答机会,他们一边说一边笑,像是刚才在台上出风头的是自己,极其兴奋。

丁闯只能一点点敷衍。

不想敷衍,可总不能把实话说出口。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他,确实不会唱歌,五音不全,更别提还能弹钢琴,边弹边唱。

只是,后来在夜场里浸淫十几年,整天听各种各样的歌曲,说白了,即使傻子在那种环境下生活十几年,也会有几首那首歌曲,而且是惊为天人那种。

至于钢琴,更简单。

如果没记错,在零五、零六年哪会儿,唯一可以与网吧媲美的大众娱乐项目就是游戏厅,可以开赛车、有跳舞机那种游戏厅,又得益于随身听、MP3的发展,歌曲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渐渐加重。

那两年最火爆的歌曲无异于《童话》《夜曲》……

而游戏厅为了招揽客人,会在大厅内摆上一台钢琴,三十块钱教《童话》《夜曲》等钢琴曲,包教包会,不教乐理、五线谱,只有一二三四……只要不是太傻,两个小时就能弹出样子。

丁闯,在那里当过老师……

当然,也只会最火爆的几首。

“是啊,我以前怎么也没听你说过,会弹钢琴,会写歌?而且,你连唱歌都不肯!”何玉婷也忍不住问道,当下还没从“幸福”中缓过神,满脸都是类似小女人的笑容,美艳至极。

刘飞和张博宇两个没见识的家伙,忍不住偷偷的看。

别看以前也一起出来出过来饭,但何玉婷是模特系,在这所大学内,模特系面对任何院系的学生,都有种与生俱来的高傲,与此同时,其他院系学生在面对模特系学生时,都会本能的心虚。

他俩以前,不敢多看。

再者,也没见过何玉婷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的样子。

“就是回家这段时间的机缘巧合,都是巧合……”丁闯继续敷衍。

其实身边的何玉婷才让他头疼,总不能与她再发生故事,首先是没有任何情感,其次是没有想法,可现在让她走,又太伤人。

重新回来没想过要当圣人,只想与这个世界和解,做个好人。

按照唐僧的话讲:走路都在担心踩死蚂蚁,又怎么能伤害她?

可不伤害,又该怎么办?

“不信!”

何玉婷撒娇似的说出两个字,歌词中蕴含的真挚情感能把人听哭,怎么能是机缘巧合?一定是他专门为自己创作,特意学的!

“厄……吃饭吧,干杯!”

丁闯不想多说,说的越多,越容易露馅。

“干杯!”

“你们复合是好事,干杯!”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何玉婷也端起酒杯:“谢谢。”

紧接着五个人觥筹交错。

丁闯为了防止他们发问,频频敬酒,与张凤英那种出生自带酒水免疫的妖怪比不了,喝倒几个大学生不在话下。

不到一个小时。

三人全都变的醉醺醺,东倒西歪走出餐馆。

何玉婷自然而言挽住丁闯手臂,步伐很慢,走出几步,就被三人落下。

他看了看三人背影,小声问道:“今晚,还回去么?”

本以为丁闯会主动提及,哪成想,看他的架势是要回学校。

“啊?”

丁闯一愣,被她挽的本就不自然,听到这话,更是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何玉婷柔情似水的眼睛,顿时明白什么意思。

尴尬道:“回去吧,他们几个都喝多了,晚上可能需要人照顾。”

色是刮骨钢刀,万万不能碰。

也是因为林小雪刚走,没有状态。

“又不是第一次喝成这样,哪次也没见你要回去照顾。”何玉婷白了一眼,随后身体被夜风吹的缩了缩,本打算要在学妹们面前宣誓主权,所以裤子之中什么都没穿,这样显瘦。

但现在走在路上有些冷。

又道:“我们直接回去吧,他们能找到宿舍,我太冷了。”

对待杨洲,需要矜持,让他知道来之不易。

对待丁闯没有任何必要矜持,又不是没在一起住过……

丁闯心中一颤,偷偷瞄了眼何玉婷,身材真棒,可紧接着就把心中那些想法给清理出去,与林小雪之间可以解释为情况使然,但不能一错再错。

沉吟片刻,长痛不如短痛道:“其实,我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只是心中还忘不掉我!”何玉婷丝毫不意外,又道:“反正现在你们已经分手,咱们在一起,我也就不追究了。”

她在食堂亲眼见到林小雪,还没忘记。

丁闯尴尬道:“我们还没分手!”

何玉婷停下脚步,瞪了眼道:“人渣!”

紧接着又抱起手臂,叹息道:“不过没关系,我帮你去处理,她是哪界?学什么的?叫什么?”

不得不承认,她在大礼堂的反应能力、以及现在的反应能力,让丁闯都感到汗颜,堪称逆境商爆表。

一时之间,丁闯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何玉婷见他迟迟不说话,又停下脚步,诧异问道:“不会是还想着她吧?你要是敢想,信不信我打死你?”

当天在食堂确实被气到。

不过在丁闯身上,从未觉得林小雪是对手,甚至刚才都懒得多问。

自己和他有很深感情基础,与林小雪才第一次见面,还有,自己与他都那样了,与那个学妹最多牵牵手,接吻都未必。

这种情况下,自己有无可复制的优势。

丁闯被她看的有些心虚,转移话题道:“快点走吧,外面冷,一会儿会冻感冒了。”

何玉婷皱了皱眉,依然用审视的眼神看着他,缓了几秒,反问道:“今夜真不出去?你很怪,以前都是你求着我!”

丁闯憋了半天,干笑道:“这两天坏肚子,拉稀。”

何玉婷:“……”

……

“玉婷,牛皮!”一名室友竖起大拇指。

“怎么是牛皮,是非常牛皮!”另一名室友兴奋道:“玉婷,你知道嘛,你在学校都出名了,现在整栋楼的人都在议论,模特系的大帅哥和金融系的才子在争夺你,知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

何玉婷玩笑道:“这算什么,我还有很多追求者在来的路上,要不是他们没来得及,今晚舞台上得有个足球队!”

她一边说,一边脱下衣服。

在宿舍里没有任何顾虑,脱的只剩下最后一层,这才能看出来,她的身材要比穿上衣服更好,皮肤虽说没有林小雪肤如凝脂的白,可长腿足以弥补一切。

“得,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室友撇撇嘴,又笑道:“不过说真的,你确定为了丁闯,放弃杨洲?”

另一名室友也八卦道:“太可惜了,其实你和杨洲才般配,各个层面都般配,是咱们模特系的金童玉女,可是丁闯也很优秀、很有才华,最关键是爱你爱的深沉,如果问题放在我身上,也很难选择。”

提到丁闯,何玉婷脸上闪过一丝不快。

她本以为今晚能在外面过夜,都说小别胜新婚,自己都主动了,可他竟然推三阻四,坏肚子确实会有麻烦,可就不能忍忍?

哪个重要?

缓缓道:“选择他,自然就是选择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好像脑子突然短路,就决定了……”

说话间,坐到椅子,把长腿放在书桌上,继续道:“不过,也不后悔,这次我能感觉到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有些时候,觉得看不透他。”

“我也看不透,今晚……”室友说着,顿了顿道:“今晚陈思淼一直在挖苦他,可他不生气,脸上都没有任何变化,很奇怪。”

另一名室友道:“我也看到了,风轻云淡,之前还以为是不敢,可看到他在台上的稳定发挥,才发现,是真的没当回事,很有心胸!”

正说话间。

“咯吱。”

房门被推开。

就看一直没出现的陈思淼走进来。

手中还抱着一大束玫瑰花。

三人同时一愣,因为就在两个小时之前,她还在大礼堂,还是单身状态,突然之间就有玫瑰花?

“思淼,这么晚了,谁送的?”

“这了太好看了吧,真香!”

两人围过去。

何玉婷没动,不过笑看着。

陈思淼脸色一红,没回答二人,缓步走到何玉婷面前,艰难道:“玉婷,如果我有男朋友了,你会祝我幸福么?”

“当然,我们是最好姐妹。”何玉婷笑着回应,把腿放下,也好奇道:“是谁?哪个系的?”

陈思淼想了想,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杨洲!”

何玉婷像是被点穴一样,一动不动。

另外两名室友也被雷的目瞪口呆。

陈思淼赶紧解释道:“其实,我心里也很乱,可这些玫瑰花放在面前,我没有办法拒绝……”

何玉婷一言不发,原本满是笑容的脸,变的极为难看,默默走上床,睡觉。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