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丹全身都麻掉。

完全不明白都发生了什么。

丁闯?怎么可能被模特系的女孩送情书?

还一送就是两封!

她们说的表演,说的与女友复合,到底什么意思?

不用想清楚,因为,眼前的丁闯正让自己念情书。

“啊……”

她双手陡然抓住头发,嘴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尖叫,觉得自己难以呼吸,继续在这里还不如死掉算了,迅速转过身,双手依然抓着头发,向教室外狂奔。

走廊里,依然能传来她的叫声。

教室内又变得安静,有些人盯着门外,多数人依然看向丁闯,他们也很费解,到底发生什么?

要知道,模特系的女同学可是全学校的女神,随便一个人未必长的漂亮,但气质绝对一等一,丁闯凭什么能被她们喜欢?

没等同学多思考。

高老师拿着教科书从门外走进来,一边走一边问道:“张丹怎么了?谁欺负她了,我看到哭着跑出去的。”

事实上,他不喜欢张丹这样的同学,爱出风头、爱打小报告,太脱离集体,不过又需要一些这样的同学来配合讲课,如果提问没人举手回答太尴尬,而张丹可以每次都在第一时间举手回答。

班级内依然安静,没人回答。

高老师扫了一圈,皱眉道:“没人说是吧,如果再不说,我会给你们留作业,完不成算在课时里,全班同学,集体旷课!”

需要张丹配合,在某些时刻,也得帮张丹一次,算是互帮互助。

“是丁闯!”

张丹寝室的一名女同学突然站起身,硬着头皮道:“是丁闯给张丹气哭的!”

“丁闯?”

高老师一愣,重新在教室内扫了一圈,终于注意到丁闯,之前也看到这里,但没太留心,毕竟他在之前的一个星期,都没来上课。

丁闯尴尬一笑。

高老师也笑了,淡淡道:“如果是丁闯同学,那么必然是有原因,至于何种原因没必要追究,最终结果是张丹不经过我批准,又没有请假条就离开,这节课按旷课处理,好了,大家把教材翻开。”

相比较张丹,更喜欢丁闯。

全班同学:“……”

丁闯:“……”

紧接着开始上课。

丁闯听的很认真,没有半点分心。

也是因为步入过一次社会,知道文化、学历的重要性,虽说在十几年后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造就了一批明星、网红等低学历,赚取收益却让很多高学历、循规蹈矩上班族崩溃的存在。

但要知道,明星背后的老板、网红背后的公司、甚至是他们赚取收益的渠道,全都是高学历人创造发明。

学习未必会让人一定成功,但真正走到高处的人,一定有丰厚的知识储备!

他,也要丰富自己。

高老师在台上讲课,时不时看向丁闯,见他听的非常认真,讲课也跟着起劲,毕竟丁闯是高手,也只有给高手讲课,才能有华山论剑的感觉,后半段更是讲的慷慨激昂,有时候会跳出书本之外,发表自己只有在论文中写的独到见解!

丁闯也受益匪浅。

很快,下课铃声响起。

“高老师,您讲的真精彩……”丁闯本想直接离开,可见他一直看自己,也就走过来打声招呼。

高老师摇摇头,笑道:“丁闯同学,如果这种话在别人口中说出,我会认为是夸赞,可在你嘴里说出来,我认为是在挖苦。”

在他眼里,丁闯早已跳出书本之外。

“厄……”

丁闯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有时间么?坐下来聊聊?”高老师主动问道。

他确实想和丁闯聊聊,一直都想,毕竟作为一个学生,不可能看透证券市场大鱼吃小鱼、小于吃虾米的本质,即使是自己,在了解过后仍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丁闯既然能讲出,自然会有其独到见解。

丁闯想了想,今天高老师如此“护犊子”貌似没办法拒绝。

转头看向刘飞:“等我一会儿?”

“你们聊,你们聊。”刘飞赶紧回道,不敢得罪高老师:“我时间多的是。”

高老师闻言,也就不拐弯抹角,直白问道:“丁同学,你认为,散户有可能在证券市场上赚钱么?单一的说:指的是股票市场!”

最近他陷入严重自我怀疑之中,原因很简单,这段时间大盘涨势不错,可他选择的股票一直在原地踏步,觉得多年的经验和理论知识,全都作废。

丁闯:“……”

没想到高老师一开口,就是如此尖锐的问题,完全超出学生范围。

刘飞也满脸诧异,这算什么问题?

只不过,这个问题丁闯还真知道,是一群经常来夜场玩的投行大佬交谈,他听到的。

缓缓道:“散户能不能在股票市场上赚钱,首先要弄懂一个问题,股票市场的本质是什么!”

高老师立即道:“是大鱼吃小鱼……”

他一直很坚信这点,大户利用资金优势,肆意破坏散户心里,从而达到吞并资金的目的。

“错!”

丁闯回道:“这只是第一层本质,股票市场的第二层本质是击鼓传花游戏,市场不惩罚在传递过程中的人,只惩罚鼓声落下时,手中还拿着花的那个人。”

高老师点点头,这层意思他早就知道,谁买到最高点,谁就是接盘侠,正相反,谁能够在最高点之前,及时把股票卖出去,才是赢家。

丁闯反问道:“高老师是不是觉得这层本质,要比所谓的第一层浅显,只要入市的人都知道?”

高老师尴尬一笑,确实,刚才没好意思反驳而已,相比较击鼓传花,吃鱼才更加血腥、更加暴力、更加值得对敲。

“实则不然,能把一件看似很简单的小事做好,这才是最难的。”

丁闯缓缓道:“大资金的优势是可以造成短时间内的视觉障碍,可同样,他们的短板也很明显,大资金不容易掉头,一旦突然掉头,很容易把自己砸在跌停板里,所以,大资金之间更容易存在击鼓传花!”

此言一出。

高老师的瞳孔都开始紧缩,这番话对于一个股市小白而言,不容易听懂,可对他而言,醍醐灌顶!

之前本以为击鼓传花,是整个市场在击鼓传花,这很普遍。

而丁闯要表达的意思,显然是一部分大资金重仓的股票,范围在迅速缩小,不足原来的二十分之一!

试探问道:“你的意思是,购买大资金介入的股票,更容易获利?”

丁闯笑着点点头:“不容易暴富,但是获利不难,小资金的优势就是掉头快,即使卖掉对整体盘面影响不大,而有大资金参与的股票稳定性更好,长时间持有的收益,要比银行利息高。”

这番话的从投行大佬嘴里说出的原话是:藤壶在吸血……

藤壶,一种依附在鲸鱼身上的节肢动物,会让鲸鱼很难受,又清理不掉。

高老师倒吸一口凉气。

事实上,有些问题他也能看明白,只是没有这般透彻而已,经过丁闯一说,对市场认知更加清晰。

把所有股票分成两大类:大资金介入、大资金没介入。

这样更容易树立投资方向。

谨慎问道:“反过来的意思就是,大资金没介入的股票,更容易获得更高收益,同时也带着更大风险,对吧?”

“对!”

丁闯没否认:“其实这类股票才更加适用大鱼理论,缺点就是风向变化太快,而且非常不稳定,很有可能栽了个跟头,几年都停在水里,无法上岸。”

投行大佬的原话是:不能心软!

因为他们做完一直股票之后,哪只股票一定是哀嚎遍野、血流成河,心软做不了这行。

高老师重重点头,陡然之间发现,自己之前的投资理念是不对的,之前有一部分追热点、一部分追行业、一部分追预期!

如今看来,大错特错。

声音都带着虚心请教的口吻问道:“那你的想法是:大资金介入的要几层仓位?没介入的要留几层仓位?”

一部分博风险。

一部分保稳定。

稳定可能随时因为开始击鼓传花而暴涨。

风险即使沉入水里也不会全军覆没。

如此投资组合,简直不要太完美。

丁闯:“……”

很不巧,对这个问题,听到过原回答,而且记忆犹新。

“你有一个亿嘛?”

“没有!”

“没有一个亿分鸡/毛仓位,满仓!”

丁闯当然不能跟他这样说,缓缓道:“这个就看个人喜好,没有固定分布。”

高老师再次点头,让他留下太对了,把自己的投资观念都给重新梳理,如果靠自己悟,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看透,沉吟片刻,不好意思的笑道:“丁同学,你最近有没有好股票,可以给我推荐一两支?”

他觉得问出这句话很丢人。

可,股票就是收益,丁闯对市场的理解如此独到,那么他一定有自己的自留地,只要能稍稍透露一点,就能赚到。

“厄……”

丁闯回答不上来了,后来确实炒过股,可叫什么名字都忘记,就记得石油、银行等等,可上没上市都不知道,怎么推荐股票?

再者,自己只能记得历史上几次牛市,还没神仙到能把股票名称都记住。

“这……”高老师脸色一红:“如果感觉为难就不用说了,今天提点的已经够多。”

丁闯眼前突然一亮,开口道:“可以投资B股!”

高老师一愣,腰都弯了一些,眨眼问道:“什么叫B股?”

丁闯:“……”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