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上午没有其他课程,所以剩下时间只能在宿舍里活动。

丁闯花费足足一个小时时间,才勉强蒙混过关,让他们不再用看怪物的眼光看自己。

回到床上,恰好林小雪发来信息。

说她父亲彻底生气,从小到第一次发如此大的火,还命令她以后必须要按时按点回家,否则以后连班都不让上。

关于这点。

丁闯能理解,但是不赞同,父亲关爱女儿,担心女儿吃亏没有任何不对,可保护的太过严密,过犹不及。

只是也只能在电话中安慰她:这样更好,也让我省心。

林记者回了一句:没有他,我也会乖乖的,倒是你,什么时候让第一顺位候选人上位?

丁闯回了一句:不着急。

回完信息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一直以来都很坚定信念,自己是个纯情的人,可看到林记者说“乖乖”二字,竟然还感觉到刺激。

其心可诛!

与她聊了两句之后,又给郑青树发信息,询问啤酒厂的情况,得到的答案是,一切在轨道内运行,销量平稳。

最后问了问齐多海最近怎么样,他的回话是:打游戏呢,晚点说!

堂堂齐大骗子,竟然沦落为网瘾少年,真是暴残天物。

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到了中午,又到吃饭时间。

其实想想,大学有各种各样的社团是对的,否则以大家的自律性,很难主动学习,包括宿舍里的刘飞,也以看武侠小说消磨时间,参加社团,至少还能增加一下专业技能。

四个人走下楼,刚出门口。

就看一道鹤立鸡群的高挑身影,在门口来回踱步,低着头,像是在思考。

不是别人,正是何玉婷。

何玉婷感受到侧面有目光,下意识看过来,当看到丁闯,身体不受控制的一颤,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尴尬,她已经来这里很长时间,本可以让同学叫一下丁闯,但始终没叫,因为很多话不知如何开口,也没下定决心。

“玉婷,你变了,突然之间觉得贤惠很多,说句心里话,你现在的样子,更迷人。”陈红旭竖起大拇指。

张博宇和刘飞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她。

要知道,以前都丁闯像是孙子一样,屁颠屁颠跑到女生宿舍楼下等她,平均要等半个小时以上。

唯一的一次主动来男生宿舍楼下,就是前几天来找丁闯分手。

也同时竖起大拇指。

“我们正好要去食堂吃饭,一起吧。”

丁闯还没想好如何处理与她的关系,进退两难,可人家已经在门口等待,而且还是没提前通知,贤惠到令人发指,貌似也不好给推到一边。

“不,不用了。”

何玉婷迅速回应:“你们先去吃饭,丁闯,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咱们到一边聊。”

说完,率先转头离开。

丁闯想了想,也只能跟上去,在三人重色轻友的鄙夷声中走到何玉婷身边。

何玉婷没立即说话,而是一直在走,开始时还低着头,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变成抬起头,最后变成挺胸抬头。

大约五分钟过后。

两人来到学校后方的树林里,夏天时,这里是谈情说爱的圣地,不过现在天气还有些冷,树木没发芽,略显萧条。

何玉婷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直白道:“丁闯,你是个好人,我承认,一段时间没见你,你变的很优秀,让我刮目相看,甚至不敢相信,只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

当她说完,又变的有些心虚。

“什么话?”丁闯问道。

何玉婷双手下意识攥紧拳头,更加直接道:“我们分手吧!”

这是她思考一晚上的结果。

原本与丁闯重新走到一起还很兴奋,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可是当听到陈思淼说,她与杨洲走到一起,心头像是被浇上一盆凉水,辗转反侧一夜,终于明白,自己对丁闯并没有感觉,昨天的一切,不过是在特殊地点、特殊感情,衍生出的特殊决定罢了。

也并不喜欢丁闯,只是被勾起回忆,与同学聚会中,两个人莫名其妙滚了床单,效果一样。

紧接着又道:“你不用气馁,并不是你不优秀,而是经过一晚上的思考,觉得我们之间,还是做朋友更好,谢谢你的歌,也谢谢你爱,我,承受不住。”

丁闯有点懵。

虽说对何玉婷也没有任何期望,但她又要给自己踹掉?

我的世界允许你来,也允许你回,但不能来来回回,逗谁玩呢?

丁闯很苦逼的问道:“为什么?”

“就是没有感觉。”

何玉婷回答的很简单,真实理由当然不只是这个。

事实上,对杨洲也没多喜欢,只是享受被杨洲喜欢的感觉罢了。

昨夜充分对比了一下丁闯和杨洲,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会弹钢琴、能一边谈一边唱的丁闯,仍然与杨洲没有可比性,走在杨洲身边带来的荣誉感,是丁闯无法带来的。

当然,还有一层人对任何人都不能说的原因。

自己依然做丁闯的女朋友,觉得在杨洲面前丢人!

比不上他。

找的什么货色?

盯着丁闯的眼睛,又道:“我不想伤害你,可是我实在过不去自己这关,丁闯,这次之后不要再为我写歌了,也不要再为我唱歌了,留给你下一个女朋友吧,从现在开始,你好,丁同学!”

说话间,主动伸出手。

丁闯没伸手,有些憋屈……

凭什么你说的算?

即使是瞎子,也不可能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自己差哪?

恶俗道:“如果我说不呢?”

何玉婷缓缓摇头,收回手:“没有意义了,强扭的瓜不甜,我知道你心里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可这就是最终结果,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放手吧,对彼此都好!”

丁闯沉吟片刻,本想继续挽留,倒不是舍不得,而是要争一口气。

想了想,觉得没任何必要,活了两辈子,总不至于为难一个女孩。

笑道:“好吧,祝你幸福!”

说完,也伸出手。

何玉婷脸色变的不自然,刚刚没有第一时间让同学叫丁闯,是担心伤害他,他一时冲动做出傻事,可是,他怎么又能说出这句话?

听起来极其刺耳。她沉默几秒:“谢谢。”

没有像第一次那般激动。

“那,就这样?”丁闯试探问道:“他们还在食堂等我,去晚了,菜就凉了。”

何玉婷心里又生出不舒服,看丁闯的眼神都变的怪异,这个家伙在第一次被自己踹掉之后,能创作出《童话》那般伤感的歌曲,可为什么脸上没有半点表现?这次又是没有半点表现!

想了想,嘱咐道:“千万不要再为我创作歌曲,或者说,创作了也不要让我知道!”

“放心,绝对不会!”丁闯极其坚定。

何玉婷:“……”

“走了。”

丁闯做出个拜拜手势,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极其潇洒的背影,有再一再二,保证不会有再三再四就好。

何玉婷定在原地,看着他一点点远去的背影,突然之间又生出一股可惜的情绪,好像是老天给了自己很多次机会,而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错过,比如他,永远不可能再回来。

“你在想什么,学校里追求你的人一大把,一定会找到比他更好的,不,是找到比杨洲更好的,一定!”

她给自己下定决心,也缓步离开。

……

学校食堂。

丁闯进去之后找了一圈,终于发现他们三人,打完饭坐过去。

“恩?”

陈红旭左右看看,诧异道:“何玉婷呢?她没跟你一起过来?”

张博宇和刘飞也满脸诧异。

“分手了。”

丁闯笑着回道。

“什么?”

“什么?”

三人同时目瞪口呆,吃饭时还议论老三太有魅力,竟然能把何玉婷调教到如此程度,哪成想换来这样答案。

“为什么?”陈红旭问道。

“没感觉,不合适,大致就是这类理由。”丁闯看了眼三人:“吃饭吧,我没事,下午还有课,吃完饭得去上课。”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

都没心情吃饭,又想到他心情一定不好,也就没多问。

十分钟后。

他们三人面前的饭菜全部剩下,而丁闯坚决贯彻光盘原则,打了个饱嗝,站起身:“走吧。”

三人:“……”

下午上课,晚上回宿舍休息,没了何玉婷的牵绊,日子突然变得清净的多,剩下的只是等待问题。

时间一眨眼过去三天。

美味斋的生意越来越火爆,虽说还没达到座无虚席的程度,但凭借超前的装修、优质的环境,以及办完卡之后不太贵的价格,已经成功招了十名服务员,以及两名厨师……

与此同时,齐美娥和陈德旺也越来越过分,彻底把张旭当成服务员使用,张旭心有怨言、想离开,可一想到丁闯不断打电话安慰,只能咬牙忍住。

这天晚上七点。

丁闯终于再次走进美味斋。

齐美娥正在收银台,笑的合不拢嘴,因为这几天的火爆程度,让她重新找到当老板娘的自信,每天晚上都会数钱,做梦都会笑醒,想着用不了多久,就会发家致富。

可当看到丁闯走进来,脸上的笑容快速收紧……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