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中年进门之后,直奔一零八包厢。

是丁闯之前给发的信息。

但他们看到一零八包厢门口的情况,也被吓了一跳,门口站的人没有之前多,但也不在少数,有十几位,手中的武器已经藏起来,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就在衣服里。

“红姐,给你添麻烦了。”

走在后方的一人,上前两步,主动伸出手,尴尬道:“这位是我朋友,陈刚,包厢里的小朋友是他儿子,要管我叫声叔叔……”

陈刚,也就是陈红旭的父亲,不谈他是生意人,单单是海连本地人,就知道海连的势力环境,譬如陈德旺那种开小饭馆起家的人,都能说出:认识“道”上的人,陈刚更知道应该找谁过来。

陈刚立即跟着道:“红姐,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今夜造成的一切损失,我都愿意赔偿,还请你务必高抬贵手,放我儿子一马,感激不尽。”

从年纪上来看,他要大红姐十几岁,但在这里,必须得卑躬屈膝。

红姐微微皱眉,不认识陈刚,但认为是跟着一起来的人,谈不上有多大势力,但一定会有一些脸面存在,指了指包厢房门,淡淡道:“你们先看看。”

跟陈刚一起来的朋友率先上前一步,当看到包厢里,丁闯依然用酒瓶顶着壮汉的脖颈,吓的身体一颤,来之前以为只是小打小闹,小孩子嘛,没见过大风大浪,喝酒之后闹事,砸东西,打人,都很正常。

哪成想这是在要人命!

“这……”陈刚也上前,看到里面,同样吓的一哆嗦,眼前情况也大大出乎他的预料,自己儿子什么性格非常清楚,平日里嚣张一点,都是自己惯得,但绝对没有动刀子、见血的胆,但眼前显然是要闹出人命了!

呼吸越来越急促。

“你们认为应该怎么解决?”红姐反问道。

守在门外的人也都看过来。

“红姐,我现在进去,立刻让他放人,孩子都是让我惯得,该赔偿就赔偿、该道歉就道歉,精神损失费、营养费一分不会差,除此之外,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陈刚立即道。

越是情况严重,就越要保住儿子。

当下情况与电话里说的一样,要是不来,真的会出人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去死。

朋友也忐忑道:“红姐,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你要给个面子,小孩子不懂事,正处于冲动年纪,不能因为一时做错误了终身,拜托了!”

说完,双手合十,做出个拜的姿势。

红姐犹豫片刻,伸出一根手指:“明人不说暗话,陈红旭可以带走,另外两个也可以带走,但是那个,绝对不能走!”

事情确实是因为陈红旭而起,可闹到如此程度,矛盾点已经不是他,而是丁闯,包括张博宇和刘飞都可以走,他俩很老实,是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走不走无所谓,唯独丁闯,必须得留下,让他这样离开,以后生意没办法做。

而把话说清楚,也是处理方式。

朋友倒吸一口凉气,没说话,而是转头看向陈刚。

陈刚咬咬牙,很清楚,红姐既然主动开价,就说明带过来过来的影响,已经发挥到极致,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无论数字大小,只要想让儿子平安离开,都必须得咬牙认同。

点头道:“好,我明天让财务转账!”

“带走吧!”红姐也不废话,干脆回道。

挡在门口的两名壮汉向两侧倒退一步。

陈刚闻言,推开门走进去。

“爸,你来了。”陈红旭见到父亲,眼前一亮,同时还有些担忧,其实心里一直埋怨丁闯给父亲打电话的,明明谭少已经把问题解决,他非得多此一举。

“叔叔。”

“陈叔叔。”

刘飞和张博宇也像是见到救星一样站起身。

丁闯同样长出一口气。

这个世界上能无怨无悔出现,并且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只有父母,陈刚能出现,说明问题一定会解决,退一步讲,无法解决,天塌下来也有他扛着。

“啪。”

陈刚抬手一巴掌打在陈红旭脸上,暴躁道:“小王八羔子,就知道给我惹祸,等回家我在收拾你,还有你们,小小年纪来这种地方,跟我走!”

说完,转身出去。

陈红旭低着头跟在身后。

刘飞和张博宇快步跟上。

丁闯也随手把酒瓶扔到一边,终于站起身,腿都麻了,奈何这种时候,腿麻也得跟着出去,如果不走,真的走不了了。

“红姐,今天的事情,陈某人铭记在心,谢谢!”陈刚走到门口,又说一句。

“走吧。”红姐简洁回应。

陈刚没再多说,快步离开。

陈红旭紧跟着走出门口,看到门口的架势,被吓的脸色煞白,以前也打过架,奈何都是同学之间的你来我往,与眼前的架势天差地别,完全没有可比性,毫不夸张的讲,眼前这些人,但凡有一个出现在曾经的打架场合中,都能把对方吓退。

刘飞和张博宇也不敢多看,低着头离开。

丁闯最后走出门。

刚出门的一瞬间。

“嘭。”

站在门旁的壮汉突然出手,一脚踹在丁闯腹部,把他硬生生踹回包厢,与此同时,站在两旁的壮汉同时把手中的砍刀抽出来,迅速冲向包厢。

像是鬣狗在争夺猎物,极其激动。

“啊!”

刘飞又吓的叫出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张博宇站在原地,颤抖不止,双腿不受控制,不会动了。

陈红旭反应好点,赶紧向前两步,躲到陈刚身边才回头,等他回头看的时候,身后走廊里已经没人,全都冲进包厢,再看地上的张博宇和刘飞,唯有丁闯不再!

如果不出意外,他被留下了。

“爸?”

陈红旭惊愕道:“还有丁闯,丁闯还没出来,他在里面……”

“啪。”

陈刚用巴掌简洁回应,打的跟清脆。

“哎。”

朋友叹了口气道:“小旭,走吧,你朋友玩的太大,出不来了,别多看,赶紧走。”

“可是……他是为了救我。”

陈红旭心中怪丁闯给父亲打电话不假,但绝对不想他被留下。

“救你大爷,小王八犊子,老子打死你。”陈刚暴跳如雷,说话间,还要打。

不过这次被两名朋友拦住。

一人叹息道:“你年纪还小,不知道社会险恶,知不知道让你们出来,你爸花了多少钱?”

没等陈红旭回答。

“十万!”这人直接给出答案:“要让你哪位朋友出来,再给二十万都不够,你年纪也不小,要知道朋友只会越来越少,有些朋友早晚会舍弃,早一点断了,也就断了,心里不舒服也就一阵,过去就好,影响不大。”

另一人也道:“他的问题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夜色必须得有个说法,走吧……”

陈红旭还是不理解。

但身体被一位叔叔拉住,只能向前,时不时转头看向包厢,心里过意不去,很疼,觉得背叛了道义,可是,要回去帮他,没有勇气……

“还有你们俩,别多想了,回学校吧!”

张博宇和刘飞完全被吓傻,心里也担心丁闯,可是,同样不敢回去,假如没有生活费,大家一起挨饿,能笑出来。

可一起等死,没胆。

出了门。

在三位叔叔的阻拦下。

陈红旭与刘飞和张博宇坐上一辆出租车,直奔学校。

如果不阻拦,陈红旭上了陈刚的车,回到家,后果不堪设想。

三人坐上车。

“呜呜呜……”

不知何时,出租车上响起哭泣声,哭声越来越大。

……

五分钟之前。

“嘭。”

丁闯被一脚踹回包厢。

身体在腾空的一瞬间,心里咯噔一声,知道完了,自己被卖了,或者说,自己是交易的牺牲品。

落地的瞬间,忍住疼痛,身后向后一翻站起身。

没等站稳,就看一名壮汉抬着砍刀冲过来,并不是那些小混混之间的小打小闹,而是真要命,在他们眼里,被一个小孩在自家地盘威胁,传出去是奇耻大辱,如果不能做出应有的惩罚,一辈子都会沦为笑柄,必须严肃处理。

丁闯见状,快速向后躲闪,躲过一击的同时,迅速拿起茶几上的酒瓶,对准眼前这人脑袋上砸去,好在拿酒瓶砸人的动作在之前重复千百遍,已经形成肌肉记忆,手到擒来。

“咔嚓。”

酒瓶在这人头顶炸裂,

然而。

第二把砍刀已经砍过来,不讲道理,不给任何机会,并且他的身后还有人冲进来,密密麻麻,看样子要把整个包厢填满。

丁闯见状,身体跟着麻掉。

不过头脑依然很清醒,快步向后退,理论上而言,只有与这些人的接触面最少,才能受的伤最轻,向后倒退两步之后。

“嘭。”

后背已经顶到墙上,退无可退。

“难道,就这样完了?”

丁闯脑中闪过一丝想法:“我还能重生么?”

“咔嚓。”

没等他多想,旁边的旁边砍刀已经砍过来,又向侧面一躲,顺利躲开,可这根本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人确实太多,只能缓解不到一秒而已。

又向侧面躲开。

已经到墙角,眼前满是人,这次确实毫无退路可言。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