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淼出了宿舍楼,先是前往学校杂货铺,买了两个饭盒,既然要获得丁闯原谅,自然要在各个方面做到最好,学校食堂打包饭菜都是用塑料袋,看着不美观。

买完饭盒,去食堂要了早餐,放在饭盒里,来到宿舍楼下。

饭盒一直抱在怀里,生怕凉到。

“同学你好,麻烦帮我叫一下三一四宿舍的丁闯。”陈思淼叫住一名同学。

这种事情大家都乐于帮忙,同学没拒绝,点点头走进宿舍楼。

“谢谢。”

陈思淼见他远去的背影,变得有些紧张,又开始在心里反复排练想了一夜的台词。

同学来到楼上。

敲了敲宿舍门,随后走进去。

看到房间里的情况,吓的一哆嗦。

房间里,陈红旭、张博宇、刘飞三人全都坐在床上,盘腿坐着,宛若三个雕像,哭的眼皮肿胀如青蛙、眼眶乌黑如熊猫、神情如如丧考妣,要不是天已经亮了,会把人吓昏过去。

“丁闯,下面有人找!”同学匆匆忙忙说一句,赶紧离开。

丁闯!

听到这两个字,刘飞身体一颤。

“哇……”的一声又哭出来,哭的撕心裂肺。

昨夜时间太晚,不敢大声哭,担心把宿管招来事情败露,问题变的麻烦,可此时此刻则没有顾忌。

“三哥,我对不起你,哇哇……”张博宇紧跟着嚎啕痛哭,一边哭一边拍床,恨不得把床砸塌:“三哥,不是我不仗义,是真不敢,真害怕,都尿裤子了!”

昨天亲眼看到夜色那些人冲进包厢,手中拿的什么武器也都看在眼里,不需要多想,后果已经印在脑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陈红旭眼泪噼里啪啦向下掉,内心很自责,要不是自己对姑娘不敬,不至于打起来,丁闯也不至于被留下。

他们等了一夜。

丁闯一夜未归。

三人对着哭,哭声越来越大。

很快引起轰动,旁边寝室的同学都围过来,看到三人哭很懵,都在询问,可三人不回答,只是哭,愈演愈烈。

这时。

窗外响起陈思淼的喊声:“丁闯,我知道你生气,但能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你下来!”

她等了半天,也不见丁闯下楼,还以为是在赌气,也就采取这种办法。

继续喊道:“如果不下楼,我会一直在这里,知道你下来为止!”

刘飞的床位靠窗,又坐在上铺,角度问题可以看到楼下,哽咽道:“是陈思淼,她来找丁闯。”

“贱人!”

陈红旭像是被踩住尾巴一样,狰狞骂道。

如果昨天没有陈思淼在,会与姑娘慢慢调情,所有故事循序渐进开展,而不是居高临下命令,甚至对她们发火,可以说,没有陈思淼,根本不会有这些事。

瞬间从床上跳下去,没穿鞋,怒气冲冲下楼。

指着陈思淼的鼻子骂道:“你个贱人,还有脸来喊?要不是因为你,老三怎么可能发生危险,都是因为你,你是罪魁祸首!”

陈思淼本来满怀期待,没成想出来的是他,被骂的一愣,又看到他的脸色、神情,更加诧异。

不过,丝毫不退让骂道:“你才是贱人,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怎么了?我就是喜欢丁闯,与你有什么关系,要是看不惯就把眼珠子抠出来,没让你看!”

“你!”

陈红旭瞬间抬起手。

“干什么?要打我?你来,你来!”陈思淼丝毫不怕,还把脸凑过去一点,鄙夷道:“动一下试试,看丁闯揍不揍你,姓陈的,你也就和女人有能耐,昨天在包厢里怎么不见耀武扬威?要不是我家丁闯在,你会活活被人打死。”

“在我眼里,你根本就不算个男人!”

陈红旭被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抬起的手最终还是没能落下去,听她又提到丁闯,由愤怒构筑的心里防线瞬间崩塌,哽咽道:“陈思淼,你不就是想通过追丁闯来刺激我?好,你赢了,可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刺激,后来发生了多大的事?丁闯在夜色里,没出来!”

他直到现在还认为,陈思淼追求丁闯,是在故意气他。

“姓陈的,你真想多了,我是真喜欢丁……”

话没说完,突然回过神,跳脚叫道:“你是说,丁闯还在夜色?”

“对!”

陈红旭流泪道:“他闯的祸太大,夜色不放人,被堵在里面了,那些人拎着砍刀,把他堵在包厢,现在还没有消息!”

“咣当。”

陈思淼藏在怀里的饭盒顿时掉落,整个人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脑中不由回想起自己走出包厢时看见的一幕,两侧都是社会人,手中都拿着砍刀。

他们,砍丁闯?

身体止不住开始颤抖。

神情都变的恍惚。

陈红旭抬手捂住嘴,让自己的苦相不那么难看,又低沉道:“他完了,他完了,我出来时候听到他惨叫声,他完了,夜色那些人不讲道理,丁闯……完了!”

陈思淼面部陡然间再无血色,变的煞白,她知道丁闯有钱,但有钱不代表有实力,被夜色那些人堵在包厢里,什么后果不难想象,难道……他死了?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为什么!”

陈思淼缓过神,心跳开始加速,很想继续说,不是刺激你,而是真喜欢,可是话到嘴边没有勇气说出口,如果丁闯变成鬼,会不会来找自己?

吓的眼泪不断流出,摇头道:“我不知道会这样,真不知道,红旭,我就是为了刺激你,我一点都不喜欢丁闯,也不能全怪我,如果你不甩掉我,不会有这些……”

她说的半真半假,谈喜欢丁闯太浮夸,但并不是一点感觉没有,毕竟在美味斋的挥斥方遒看在眼里,让她心生崇拜。

可现在,只知道离丁闯越远越好。

一点关系都不能沾!

赶紧上前一步,拉住陈红旭手臂,哀求道:“你别哭,哭的我也想哭,红旭,咱们继续在一起,不分开好不好,我的真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

陈红旭正处于情感脆弱期,心里极度空虚,听到她终于说出真相,也不再隐藏,非常直接,抬起手把她牢牢抱在怀里:“其实不怪我们,一点都不怪,他原本有走的机会,谭哥打电话的时候就可以走,是他自己不走的!”

“对对对,跟我们没关系。”陈思淼被勒的快上不来气,但不想挣脱,觉得这样才有安全感,弱弱问道:“红旭,如果他真死了,警察找上门,也跟我没关系吧?我不是他女朋友,是你的,而且昨晚也是第一个走的,什么都不知道。”

生怕牵连到自己。

“没有,跟我也没关系,我让他走了,是他自己不走。”陈红旭越抱越紧。

两人开始还能交谈,紧接着一起哭泣。

引得周围过路同学驻足观看,还被他们哭的有些感动。

五分钟过去。

两人哭泣声终于停止,也缓缓分开。

陈思淼看了看周围,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倒不是当众拥抱,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而是觉得,丁闯的死与自己有责任,有人来给自己带走。

小声问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要干什么陈红旭也不知道,结果已经这样,自己无能为力。

沉吟片刻:“回宿舍,当成什么都没发生!”

“对对对。”陈思淼小鸡啄米般点头:“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我先出的歌厅,什么都不知道,跟我没关系!”

说完,快速转身离开,跑出几步又转过头问道:“我们在一起了对吧?”

这样问,是觉得有他就有依靠。

“恩。”

陈红旭没再拒绝:“在一起了。”

陈思淼得到答案,迅速回到宿舍,坐在椅子上,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心里暗道好险,如果自己真的成为丁闯女朋友,会不会有责任?他会不会来找自己?

“思淼,怎么了?”

一名室友见她状态不对,走过来询问。

陈思淼吓了一跳,赶紧摆手道:“没事,没事……”

说话间,看到正在化妆的何玉婷,站起身走过去,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问道:“玉婷?我们是不是好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

何玉婷:“……”

化妆的动作停住。

她现在有些恐惧这句话,尤其是从陈思淼嘴里说出来。

第一次:她抢杨洲。

第二次:她追丁闯。

总之没好事。

“是!”

没办法不答应。

“就知道我们是。”陈思淼一笑,随后道:“玉婷,其实我不喜欢丁闯的,一点都不喜欢,之所以追他,是想通过他,刺激陈红旭,如今刺激成功,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何玉婷头皮一阵发麻,感觉她今天疯疯癫癫,诧异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可能喜欢丁闯,永远不会喜欢,不对,哎呀……就是喜欢陈红旭!”她不敢把话说的太绝对,担心做噩梦,看到桌子上的宣传折页,拿起来转移话题道:“门马模特,这是干什么的?”

何玉婷一阵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回道:“早上跑步回来,在宿管阿姨门口看到,拿了一张。”

她有晨跑习惯,保持身材。

宣传单也是今早才放的。

“七大福利、八大优势、九大方向,看着很好,我们一起去试试?”陈思淼只想给自己找点事做,让自己没有脑子想丁闯。

何玉婷硬着头皮点点头:“好啊!”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