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很快在门口汇合。

何玉婷换了一身装扮,对于能与张旭一起吃饭非常重视,认为是新篇章的开始,在学校里就看到张旭在校门口等待,心里暖暖的。

如果,他能成为自己的男朋友,以后在陈思淼面前,也就能有底气吧?

“等了很久吧?”何玉婷乖巧道。

“刚到,没等一会儿。”张旭笑着回应,眼睛镶嵌在何玉婷身上快拔不出来,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能与如此漂亮的女孩一起吃饭,甚至有机会发生故事。

“一定等了很久,我们走吧。”何玉婷犹豫了下,没上前挽住手臂,刚认识不久,还需要保持矜持。

“去哪?”张旭见她要坐上出租车,忍不住问道,还以为就在学校周围吃个便饭。

“到了就知道了,保证味道正宗!”何玉婷故意卖了个关子,神神秘秘坐上出租车。

张旭倒也很享受这种感觉,没再多问,坐上去。

由何玉婷指路。

两人一边指路一边闲聊。

很快,出租车停到最终地点。

美味斋!

何玉婷思考了很久,觉得请他吃太破的拿不出手,其他地方又不熟悉,唯有来这里,提及陈思淼的关系可以打折,价格不贵,面子又有了。

“到了,就这里,怎么样?”何玉婷笑问道。

没有第一时间说是同学家开的,要等吃一会儿再说,这样显得比较有层次感。

“美……美味斋?”张旭一阵惊愕。

“对啊,你知道这里?”何玉婷好奇道:“也对,你这种成功人士,一定把海连的好饭店都吃遍,之前来过吧?”

张旭一阵头疼,没想到这么巧,要是有人向丁闯汇报,自己带女孩来这里吃饭怎么办?会不会算是徇私舞弊?

“怎么了?”何玉婷见他犹豫,诧异问道。

“没怎么,进去吧。”张旭尴尬回道。

来都来了,总不能离开,到时候只要付钱就不算动用权力吧?

当然,也有好的一点,就是可以再次像何玉婷证明自己实力。

说话间,两人走近美味斋。

何玉婷率先道:“你好,请问有包厢么?”

包厢吃饭,更加有利于交流感情,最起码有利于表露心声。

站在门口的迎宾看到两人一起下车,有点懵,不过听到她问话,还是下意识回道:“请问你们几位?”

“两位!”何玉婷回道。

迎宾尴尬道:“对不起,两位只能在大厅用餐……”

说话间,看了看张旭,还是没搞懂什么意思。

何玉婷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也是故意问的,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实力,也算是给张旭惊喜。

笑道:“是这样啊,请问你们老板在么?”

以前没少与陈思淼一起来吃饭,认识陈德旺,还要叫一声陈叔叔,相信会给自己这个面子。

“在……”迎宾面色更加纠结,尴尬道:“老板,不就在你身后么……”

要不是张旭整天都在美味斋,她都怀疑自己眼睛出现问题,这唱的什么戏,在逗自己玩?

“身后?”

何玉婷一愣,下意识转过头,就看身后没有别人,只有张旭自己,收回目光问道:“老板在哪呢?”

“这!”迎宾抬手指向张旭。

何玉婷重新看过去。

“你先忙吧!”张旭缓缓开口,心里有种说不出骄傲感,前所未有的舒坦,感觉全身毛孔都绽放开。

“是,张总。”迎宾点点头,走到一旁。

何玉婷见状,顿时目瞪口呆,嘴巴快要能放下一个鸡蛋,完全搞不懂,他怎么变成了张总?

张旭见到她表情,更加舒坦,微笑道:“不好意思,之前忘记跟你说了,我还有一个身份是,美味斋的总经理,平日里都在美味斋,今天是有特殊情况,所以才出现在模特公司。”

何玉婷感觉自己灵魂都在接受洗礼,仍然难以置信。

美味斋不应该是陈思淼家的么?

怎么变成张旭是老总了?

张旭又道:“我们先进去吧,现在是饭点,用餐的人比较多,包厢可能排不开,不过没关系,你想用包厢,我们就在包厢用餐。”

张旭说着,率先迈步。

说完,觉得整体都轻松很多。

何玉婷脑中嗡嗡作响,直到张旭走出几步才缓过神,虽说还搞不明白情况,但这就是结果,不需要搞清楚,看着他的背影,显的更加痴迷。

他不仅是模特公司的老总。

还是美味斋的老总。

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怎么能如此优秀?

“张总。”

“张总。”

一路上都是打招呼的声音。

张旭走在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荣耀。

何玉婷跟在后,也感觉到从未有过的享受。

很快,两人来到楼上包厢。

美味斋总有两间预留包厢,是给黑/卡会员准备的,一般只有晚上会有人来,中午空闲,不过空闲,也不会让其他客人进入,今天恰好派上用场。

两人分别落座。

张旭笑道:“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千万不要客气。”

何玉婷坐在椅子上,手指尖都在颤,直到现在还如同做梦一般,明明要请他吃饭,却请到了人家的产业上。

他,为什么能如此优秀?

与此同时,美味斋门外。

“咯吱……”

一台出租车停下。

从车上走下来一男两女,其中男性与一名女性人到中年,另一名女性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身材高挑、模样周正、面容狐媚。

不是别人,正是陈思淼一家。

陈思淼在与何玉婷去模特公司的路上,突然想到要不是丁闯死亡,自己绝对不会和陈红旭重新走到一起,因为陈红旭对美味斋见死不救。

当想到美味斋的时候,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丁闯死亡?

美味斋何去何从?

从股份上来说,丁闯是第一大股东,即使他死亡,股份也会由他的家人继承,但有些账不能这样算,当初丁闯是靠着手中掌握证据才成功控制美味斋,要是没有证据,所有人都听自己的,谁听他的?

丁闯的家人接手股份,还能掌握自己证据?

显然不能!

那么美味斋的归属权,必须的重新争一争,有道是人走茶凉,谁让丁闯自己不开眼,去夜色找事情,怪不了别人!

三人匆匆走进美味斋。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