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丁闯这桌前方。

“就是他!”

“这个小崽子用钱砸我们!”

“你再狂,有种再狂,说话啊!”

这些女孩们瞬间变的生龙活虎,一个个恨不得冲上来把丁闯千刀万剐。

朱君站在中间,抱着双臂,冷冷看着丁闯,眼里充满嘲笑和鄙夷,别说是一个学生、小白脸,就是那些社会上要调戏自己的人,有几个能有好下场?

强哥看到丁闯,眼里略显失望,太嫩,根本不值得出手,毫无挑战性可言,只是来都来了,又不能不管。

淡淡道:“小朋友,出来聊聊。”

刘飞变的紧张兮兮。

张博宇依然低着头,咬紧牙关。

丁闯古井不波的看着,淡淡道:“五分……”

话没等说完。

陈红旭突然开口道:“想聊可以,先喝酒。”

翘着腿,又指向桌子:“把上面的酒都喝完,我陪你聊!”

他说完,都感觉自己非常霸气!

事实上,进入酒吧的时候看到她们,就想着能不能过去搭讪,发展一段意料之外的爱情,奈何还没等过去,她们主动过来,又打算利用三寸不烂之舌、展现自己财力让她们主动上钩。

没成想,对方看起来不缺钱。

如果想要继续发展,就得从别的方面展示,所以看着丁闯一点点惹怒她们并不说话,也不参与,因为最牛叉人物都是最后出场,比如:自己!

“恩?”

强哥有些意外,几个大学生看到自己不害怕,还敢噎自己,被气笑了:“小孩子,说话很冲嘛?”

“天生就这样!”

陈红旭丝毫不慌,又指向丁闯:“这位是我兄弟,找他聊就是找我聊,想聊,把酒都喝掉,不想聊,立刻滚蛋,别妨碍我们潇洒!”

这句话比刚才还要有力道。

让所有人都看向他。

丁闯见陈红旭开口,想了想,没第一时间拨电话,见过他父亲陈刚,能从光头刘手中救人,说明有一定地位,他能解决最好,事后补偿。

强哥脸上笑容渐渐收紧,冷声道:“小伙子,火气不要太大,容易引火烧身,烧到自己,可就不好了。”

“哈哈。”

陈红旭爽朗一笑,端起酒杯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没别的特点,就是天上火气大,所以,你们能滚么?”

说完,一饮而尽。

“小杂碎真是欠揍!”

“妈的,老子教你做人。”

两名壮汉被惹的恼火,准备动手。

强哥眯眼看着,没管。

两人刚刚走出一步。

“咔嚓!”

陈红旭把酒杯重重摔在地上,发出刺耳响声。

就看身后卡座上的客人,一排又一排站起,激动观望。

他怒吼道:“我爸是陈刚,你们动一下试试!今天碰我一根汗毛,我爸就能让你们看不到明天太阳!”

此言一出。

上前的两人顿时停住,倒不是被陈刚二字震住,而是被吓了一跳。

剩下的人纷纷皱眉,在脑中回想陈刚是谁。

而一直冷漠的朱君,脸上终于有了变换,带着一丝疑惑看向陈红旭,看出来,他才是这个小团体的核心,而且看起来还有背景。

陈红旭看到她的变化,心里更舒坦,要是在她们之中选一个“女朋友”傻子都知道要选择朱君。

又道:“来,快过来,我如果反抗一下就是你们揍的,我就要看看,谁敢动我!”

自从丁闯被父亲救出来之后,他一直怀疑父亲并没有告诉他真实实力,要知道,丁闯在夜色的所作所为可是要杀人,踩在光头刘头上拉屎,这种情况下丁闯都能完整回来,说明父亲深不可测!

自己……有装叉的资本!

这句话结束。

果然没有任何人动。

壮汉们都看向强哥。

强哥眉头紧皱,也在脑中回想陈刚,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可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海连是常住人口四百万人的城市,有很多不同道路,万一陈刚是哪条路上的大佬,问题就严重了。

谨慎问道:“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你配问?”陈红旭火力全开。

强哥脸色越来越难看,确实没想起陈刚是谁,可看他的气势又不像是装出来,尤其是敢说名字,意味着不怕查,可就这样离开,未免太丢面子。

“让你爸打电话!”

朱君突然开口,她看出强哥为难,这时候只能自己出面:“让你爸来领人!”

强哥眼前一亮,这个方法对,必须得把他父亲真实身份弄清楚,要知道栽到谁手里。

陈红旭微微一笑,依然风轻云淡:“你们确定要让我爸出面?如果他出面,再想说什么可就不好交代了。”

女孩们都开始凌乱,这句话太有底气,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打!”强哥重重道。

陈红旭没犹豫,迅速拿起电话,拨通陈刚号码,实则有很大故意成分,一直以为父亲只是个生意人,在海连排不上号,哪成想他能在大佬光头刘手下救人,要试探父亲真实实力!

自己可是他亲儿子,总不能一直被蒙在鼓里。

在众目睽睽之下,电话很快接通。

“干什么!”电话那边传来陈刚烦躁声音,父子是冤家,两人交流语气一贯如此。

“爸,我被人堵住了,要砍死我!”陈红旭装作一副很委屈的语气,又抬起头淡淡问道:“你叫什么?”

强哥微微皱眉:“赵强!”

“是赵强,他说今天要是见不到你,就砍死我!”陈红旭又道。

这话听的刘强嘴角直颤,哪有这么严重?谁说要砍死你了?

其他壮汉也跟着凌乱,有些心虚,万一真出来个大佬,可就麻烦了。

朱君咬着嘴唇,紧张等待。

“你又给老子惹事?砍死你活该!”陈刚暴跳如雷,不过刚说完,突然问道:“丁闯在么?”

陈红旭一愣,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亲儿子,自己要被砍死居然不关心,而是问丁闯在不在。

“在……”

“无论如何,稳住,马上就到!”陈刚迅速挂断电话。

当知道夜色因为丁闯关门、光头刘给丁闯服软之后,就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曾经多好结交丁闯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而自己没有珍惜……

如今,机会来了!

陈红旭看了看电话,还没缓过神,父亲的态度怎么与每次不一样?他应该继续说不管,被人砍死活该才对,为什么如此痛快就来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会出现!

放下电话道:“我爸马上过来,稍等,不过可说好了,不能跑,呵呵。”

听到这话。

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关于这个陈刚,一点印象没有,很让人不安。

强哥也变的谨慎的多:“我等着!”

不敢轻举妄动,万一真是大佬,一旦动了他们没办法收场。

转过身,走到朱君之前的位置坐下。

两方人,暂时分开。

“强哥,用不用联系老板,我联系,让老板出面。”朱君眉头紧皱,非常想不通,一个被包养的小白脸,为什么会有这种朋友。

“暂时不用!”强哥摇摇头,低声道:“先看看情况再说,直接把老板牵扯进来不好。”

朱君偷偷向旁边看了眼,没再看丁闯,他已经不是重要人物,而是看向陈红旭,想着如果大佬来了,怎么和解……

不知不觉间,他们周围的气息都变的压抑。

就在旁边。

“叔叔真的过来,多长时间能到?”刘飞兴奋问道。

刚才很害怕,可听到陈刚要过来,心里有底了,毕竟陈叔叔有隐藏实力,就是他推断出来的。

“不知道,听电话里的声音,好像是在吃饭,应该很快。”陈红旭点了一支烟,非常舒坦,眼睛也偷偷看向一旁,见到朱君的精致容颜,心里一阵躁动。

“谢谢了。”丁闯终于开口。

之前没说话,是不想破坏谈话氛围,也没必要说话。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陈红旭傲然回应,顿了顿又道:“再说了,我爸对你多好,之前还打电话让我关照你,今天也是听到你在,所以才亲自过来,要不然就在电话里说了,我都怀疑,咱俩谁是亲儿子。”

话语中带着几分酸溜溜的味道。

丁闯闻言,一阵错愕,不过很快就想通,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陈刚为什么来别人不清楚,他却知道了,无外乎,因为海连市的很多流言,把自己推到一个很神秘的境界,他早就知道,一直没表现是没机会。

今天来,不过是借着解决问题的名义,来拉近关系。

酒吧内的客人见两方人都坐下,都开始小声议论。

“听过陈刚么?是不是大佬?”

“事情越闹越大,有好戏看了……”

“你们猜,陈刚来,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不只是客人在议论,酒吧内部也在议论,陈刚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没听过。

他们早就注意到这边情况,之所以没阻止,是因为没打起来,一旦双方交手,会第一时间出现,到时候就会产生一笔物品损失费用,增加营收。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客人对陈刚的好奇,已经远远大于喝酒的兴趣。

酒吧自然也知道。

到了开场时间,没有开场,也在等待陈刚。

大约十五分钟过去。

“哒哒哒……”

陈刚姗姗来迟。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