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也很无奈,按照计划,心甘情愿当“奴才”只要吃完午饭,这位姑奶奶就会离开,届时自己也会彻底解放,完全没必要与她针锋相对,哪成想计划不如变化快,抵达瀚海之后遇到太多不可控制的因素,让情况天翻地覆。

“丁总,她……”

楚柔有些紧张,以为自己说错话,或者是因为自己的出现产生不良影响。

“没关系,找个地方坐。”

丁闯没继续追,可以被动受虐,但不会主动去找虐受,许君如的心态已经崩溃,现在过去只能被当成出气筒,也就不过去。

光天化日丢不了,再者,对于海连自己未必有她熟悉。

两人分别落座,丁闯主动问道:“天喜模特情况摸的怎么样?”

买下爱尚时就让他知道生意没有平稳,只能不断扩张,要在模特行业做大做强,摆在面前的第一座大山就是天喜模特。

必须得铲除!

“大致情况摸清楚,还差一些细节,三天之内可以完成。”楚柔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沓资料。

丁闯接过来观看,上面详细写着天喜模特目前的签约模特数量、合作单位、盈利点以及去年产值以及利润。

签约模特七十七人,其中一人进入全国模特大赛二十四强。

十二人参演过歌曲MV。

剩下六十四人都拍过平面、杂志、舞台走秀,经验非常丰富。

丁闯看到这,心里沉下去一些,天喜模特不愧是海连模特界的龙头老大,明显签约模特的质量,完全不是门马模特这些未走出校园的学生可以相比,只要用人单位不是傻子,都会选择经验丰富的天喜、而不会选择初出茅庐的门马。

还有数量问题,签约模特达到七十七人,可以说明,随时能调动的模特,至少在三百人以上!

又看到合作单位,海连十几家服装厂、三家杂志公司,都是常七合作伙伴。

去年模特创造价值不低于一千万,这个数字非常夸张,要知道,门马模特到现在签订两个合同,一是商场周年庆,有丁闯的脸面在,费用不过一万块,二是瀚海酒店的打包费用,每个月三万三千块,三万块是预估费用,多算的三千块,同样是因为丁闯个人影响。

如此算来,每年不过几十万价值,与天喜模特相比,连弟弟都算不上,简直是孙子。

“丁总,我有一句话想问,可以问吗?”楚柔弱弱开口。

“问吧。”丁闯回道。

“您……是要挑战天喜模特的权威?与他抢占市场?”楚柔听丁闯让具体调查天喜模特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近些年来,天喜模特毫无争议,是海连模特市场上的王者,以前也有人挑战,不过被打的遍体鳞伤。

“对。”丁闯没否认,放下资料笑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楚柔心脏瞬间提到嗓子,严肃道:“如果是别人要挑战天喜模特,我会认为是痴人说梦,因为无论是从名气、市场占有率、合作关系、乃至公司自身的规模来看,天喜模特都一骑绝尘。”

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您要挑战,我认为可以成功。”“为什么?”

丁闯眉毛一挑,感觉她在拍马屁。

“因为……因为你有关系,背景可以碾压他。”楚柔尴尬回道,她能想到的优势只有这点。

丁闯顿时哑然,当下很多人都在传自己背景深厚,让很多人谈之色变,无外乎,信息不发达,要是以十几年后的互联网时代,不要说名声已起,哪怕在路上随便拍一个人传到网络上,也会被扒出祖宗十八代。

名声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可一旦要与天喜模特竞争,对方绝对不会因为对手是谁而手软,毕竟,要抢人家的蛋糕。

当然,没必要与楚柔解释,解释太清楚反而不好,会让人心动摇,就这样朦朦胧胧下去很好。

又道:“查查最近天喜模特的动态,他们接触的项目,我们也接触。”

“是。”

楚柔感觉全身血流速度都在加快,别看曾经是天喜模特的一员,但对天喜模特没半点好感,尤其对刘天喜本人,更有些许恨意,巴不得丁闯向他开刀。

答应过后试探道:“让红姐去接触?”

唐红。

今天早上已经重新进入门马模特,与之前不同,没有轻飘飘的态度,变的非常严肃,完全当成一份工作对待。

按照丁闯对葛中天的交代,让唐红继续挂名副总,主要处理招聘、以及模特的个人情绪等问题。

可唐红自己要求跑订单,而且非常坚决,在丁闯没起床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跑海连市各大酒店,要按照瀚海的模式,推行打包式服务。

所以从工作职责划分,接触项目,也是红姐的工作。

“这个你来。”丁闯沉吟片刻道:“天喜模特的项目专业性都很强,红姐可能搞不定,但你可以让她陪着去,你们俩一起谈,只要项目合适,可以不考虑成本,我们要的是打响在专业舞台第一炮。”

瀚海酒店提供的是礼仪服务,严格意义上而言,只是“高等服务员”与专业模特舞台还是有差别,更何况,登上杂志等舞台,可以让模特有更好发展,模特发展,公司才能发展。

局限于礼仪服务,一方面局限公司发展前景,另一方面,等同于走向慢性自杀。

“我明白!”

楚柔重重点头,心脏都快跳出来,要对刘天喜开炮了。

“好了,你吃饭吧。”丁闯交代完毕,站起身准备回学校,下午还有课程,要上课。

任何人脱离了自己所在阶级,都容易挨揍。

要是让老丁知道自己整天逃课,很容易从老家杀过来。

“丁总慢走,注意身体。”楚柔站起身送别。

丁闯微微点头,同时视线看了看远处的模特,她们在窃窃私语,还时不时看过来,如果不出意外,她们时不时以为,自己又抱上楚柔的大腿了?

让他不由生出一股幻觉。

难道我真的有当小白脸的潜质?

出门坐上车,想到要给林小雪回个电话,免的林记者惦记,同时也能避免许君如恶人先告状。

“你完了。”

电话刚接通,那边就传来林小雪无奈的声音:“君如刚刚把电话挂断,说咱们不合适,必须分手,还说你心机太深,到最后我只能血本无归。”

丁闯:“……”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林小雪又问道:“我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气到她,能把她气成那样,电话里声音都变了,要说与你老死不相往来,这辈子再也不见,以后有她没你,有你没她。”

丁闯苦笑道:“没气她,不过是带她看了看美味斋又看看模特公司,可能与她想象中的不一样,一时间无法接受。”

林小雪叹息一声:“君如哦,我了解她,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离开的,还没当上正宫,绝对不离开,就这样,我还在忙,晚上再说。”

丁闯一愣,每天晚上发现信息她都能发到后半夜,战斗力十足,要不是她说父亲管的比较严,恐怕就是煲电话粥,今天怎么还要主动挂电话?

诧异问道:“你在忙?”

“恩……”林小雪声音陡然变的有气无力:“在采访,有人要跳楼,我已经站了五个小时,亲属妻子都来了,谁劝都不管用,还是要跳……事情没有结果,必须得盯紧现场。”

站五个小时,难为林记者了。

丁闯一阵无语,跳楼主要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对生活彻底绝望,算是真跳,另一种是借机扩大影响,五个小时还没跳,应该是第二种。

下意识问道:“有冤情?”

“没有。”林小雪也很无语:“他说生活没意思,就是想死,我很想不明白,他的生活没压力,家庭健全,为什么想不开……”

丁闯脱口问出:“买两瓶酒给他送上去。”

“壮胆?”林小雪下意识问道。

“开玩笑,开玩笑,你继续采访吧,我这边还有事。”丁闯赶紧把话题打住,之所以能脱口而出,是看过一篇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还登顶了某年度最沙雕新闻,情况与这男子一模一样,站了六个小时,最后是朋友叫他下来喝酒,自己走下来……

林小雪听到挂断声音,感觉莫名其妙,看了看前方坐在天台边缘的男子,又看看站在旁边的营救人员。

嘀咕道:“丁闯很善良,不可能给他壮胆,难道说,用酒分散男子注意力?”

她觉得有可能。

把录音笔交给同事,快步下楼,五分钟后拎着一袋啤酒上来。

鼓起勇气道:“先生,你看过泰坦尼克号么?站在船头有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我觉得你现在的环境也很合适,这个给你,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喝几杯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看林小雪,甚至指挥人员要让人给她赶下去。

然而,这些人还没等动。

坐在天台的男子眼前一亮,主动站起身走过来,正色道:“你说的对,还有酒喝,为什么要死,谢谢你!”

周围的人全体呆若木鸡。

包括林小雪在内,不过她想的点与这些人完全不一样,她在想:丁闯是怪物嘛?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