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上,几十名饮酒人员与家属,依然定在原地,整个天台上,只有要跳楼的男子在前行,他丝毫不觉得尴尬,走到林小雪面前,抬手接过袋子,打开一瓶啤酒坐在地上,感慨道:“活着真好啊!”

听到他说话。

“哗啦啦。”

周围几十人才缓过神,家属冲上来对他又拍又打,泣不成声,紧接着跪到林小雪面前,感激涕零道:“谢谢你,谢谢你,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今后让我做牛做马都行,如果不是你,我家就破摔了。”

林小雪眼睛不断瞪大。

仍然难以置信,丁闯告诉自己买酒,拎着酒上来,他就不跳了,自己走过来喝酒?难道酒还有治愈跳楼的作用?

“林记者,我要向你道歉啊。”

现场指挥走过来,抬起手真诚道:“刚才是我误会你,竟然还要让人给你赶下去,是我狭隘,你的做法不仅仅是挽救了一条生命,一个家庭,更降低营救人员的风险,此乃:剑走偏锋出奇招,细致观察救人命,林记者,我会亲自联系报社表达歉意,再说一句,你乃女中豪杰!”

林小雪机械抬起手,被晃得脑中嗡嗡作响,直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感觉像做梦,特不真实,干笑道:“我……我只是想试试,没想到成功了。”

指挥道:“林记者,你就不要客气,正所谓艺高人胆大,你敢剑走偏锋的基础,一定是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充分把握他的心理活动轨迹,最后才做出决策。”

他转过头道:“我建议,大家给我们的女英雄鼓鼓掌。”

“哗啦啦。”

现场掌声雷动。

“呵呵……”林小雪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把指挥的话都听在耳中,难道丁闯仅靠自己对现场的三两句描述,就分析出跳楼人员的心里活动轨迹?太恐怖了。

对众人点点头,实在不适应这种气氛。

转过头对同事道道:“我们走,赶紧走……”

“走什么,你是女英雄!”同事笑道:“小雪,我决定临时充当记者,采访你是怎么想到这招,你要好好说,明天可是要见报的,还有可能是头版!”

林小雪:“……”

她正沉默着,电话响起,为了缓解尴尬,迅速接起来:“爸……”

“我闺女好样的!”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爽朗声音:“刚接到电话,说你出奇招挽救一条生命,一个家庭,小雪,你真给爸长脸,太让我高兴了!”

林小雪脸色火辣辣的烫,不过听到父亲高兴,也很开心。

电话那边又道:“闺女,我现在就联系你报社,如此事迹明天必须见报,还有,爸放下工作去市里,给你争取个见义勇为奖!”

林小雪:“……”

与此同时。

丁闯已经回到学校,说送酒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完全没想到会产生这么大影响。

看来,任何时代的沙雕都不少,只不过是信息不发达,没让大家看到而已。

进入寝室。

只有刘飞在。

“只有你自己?”丁闯看了看两个床铺,空空如也:“他俩出去吃饭了?”

“没有,老四今早起床就没看到人影,不知道干什么去。”刘飞本坐在床铺上看小说,见他回来就放下,又道:“老二刚出去,应该去洗手间。”

正说话间。

陈红旭从门外走进来,看到丁闯,没说话,从旁边路过,如果放在以往,绝对会刨根问底,问他去干什么,今天冷漠很多。

“没看见我?不知道问问你闯哥情况,今天上午累没累到?”丁闯主动打趣道:“是不是兄弟,一点不关心。”

他大概能理解陈红旭的态度。

无外乎,心理落差,一是来自父亲的心理落差,以为父亲很牛,却没想到险些被揍,二是来自自己的心理落差,以前总觉得能领导寝室,按照年纪排名不是老大,可遇到情况,都得他出面摆平,是寝室实至名归的老大。

而昨夜的一切,完全颠覆他的认知,很难接受平日里需要自己保护的人,突然成长为需要仰望的大佬。

当然,如果是丁闯本身实力也就算了。

他是抱到红姐大腿,还出卖身体,利用这种方式爬的比自己高,很难接受。

“不敢,昨晚要不是你,我们都出不来,谁敢无视你啊?”陈红旭不冷不热道:“对了,昨天回来就睡着,忘记说谢谢,希望现在也不晚,谢谢你!”

丁闯被噎的哑口无言,之所以主动说话,是因为在与他们的情意中很享受,没有任何杂质,还有一点,陈红旭本身不坏,非常讲义气。

“老二……”刘飞看出他情绪不对,小声提醒道。

“你也开始抱大腿了是不是?”陈红旭毫不客气:“忘记之前我请你吃饭、请你出去玩了是不是?现在看他得势就赶紧抱大腿,行,你就这样,我记住了!”

说完,拉开柜子开始换衣服。

“我……”刘飞也被噎的说不出话,想不明白,自己错在哪。

丁闯被气的有些想笑,陈红旭的话非但不会让丁闯隔阂,反倒是更觉得亲切,有句话叫口不饶人心地善,心不饶人嘴上甜,因为这点小事,就能让他把火烧到所有人身上,恰恰说明这个人没什么心机。

主动道:“二哥,其实你长的比我好,也可以的,最近模特公司新来个副总叫楚柔,以前是模特,相貌身材都没得说,我能看出来,她对大学生也很向往,如果你有想法,我可以帮忙介绍。”

“放屁!”

陈红旭瞬间急了,怒道:“你以为我是你?老子再穷,哪怕去要饭,也不会丢了男人脊梁,被包养的事,这辈子都干不出来,你自己愿意别拉上我,还有,我没有小白脸兄弟,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说话间,穿好衣服离开。

丁闯表情瞬间垮塌,万万没想到他反应如此激烈,不过是开玩笑而已,他正在气头上,也就不招惹,以后有机会缓和。

“老……老三。”刘飞走过来,神秘兮兮问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模特?要找大学生?”

丁闯一阵崩溃:“你想?”

刘飞憨厚的挠挠头,干笑道:“其实可以试试,老三,我不是为了钱,主要因为她是模特,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与模特睡觉,如果她愿意,钱少点也行,只要不太少,让我毕业有一笔财富,都能接受。”

丁闯裂开了……

敷衍道:“你不行,人家要求每晚至少七次,你的身材两天就会垮掉,面试都过不去。”

刘飞确实长的又瘦又矮,体重常年维持在一百斤左右。

“你怎么瞧不起人!”刘飞激动道:“我可以的,真的可以,最多时候一晚上九次,你要是不信,今晚寝室熄灯之后,咱俩去卫生间,我当面给你演示,真的可以九次!”

丁闯一头黑线,脑中不由闪现出那种场景,恶寒道:“你还是找张博宇验证,我的身体承受不住。”

“想什么呢!”刘飞鄙夷的看了眼:“我的意思是,我自己搞自己,你在旁边数着就行。”

丁闯觉得这话题有必要终止,不再回答,转头拿书。

刘飞仍然不甘心,站到旁边道:“老三,我还有个秘密没跟你说,上高中的时候,我们举办一场比赛,大家站在同一条线,看谁‘跳’的远,我们寝室八个人,我最远!”

丁闯觉得遍体生寒,狂奔出寝室。

下午正常上课,是银行学,这节课学生来的比较全,认真听课的学生也相对多一些,丁闯自然而然坐在最后一排,旁边是幽怨的刘飞,张博宇和陈红旭都没来,陈红旭没来可以理解,他本就是逃课小能手。

张博宇向来没什么主意,一整天时间都没出现,着实奇怪。

就在他们上课的同时。

陈红旭已经坐上车,直奔市中心的台球厅。

“谭哥。”

他走进去,找了找,对一名正在打台球的青年问候。

这青年,正是当初在夜色里,陈红旭想到的第一个能营救的人,本名谭笑,家里也是做海产品生意,相对大一些,是他们这个圈子的头头。

类似夜色等地方,都是他带陈红旭去的。

谭笑瞥了眼陈红旭,继续瞄准台球,缓缓道:“等会儿有个朋友来,介绍给你认识,如果服务的好,有可能带你飞黄腾达。”

此言一出。

其余坐在观看台上的男男女女都若有若无的笑着,眼神略带戏谑,按照陈红旭的家庭背景,挤不进他们这个圈子,奈何陈红旭一心进入,几次交流下来,发现他出手很大方,也就当成跟班培养。

陈红旭眼前一亮,笑问道:“谁啊?之前见过?”

“没见过,经常在外地,很少回海连。”谭笑打了一颗球,把球打进,站起身道:“你要小心点,这位大姐脾气不怎么好,也不知道在哪里受气了,有可能发飙,不过你能让她消气,机会就来了。”

陈红旭拍着胸脯回道:“谭哥放心,我干别的不行,女人玩的很明白,别说让她开心,还能让她上天,呵呵……”

话音刚落。

“嘭。”

他后腰被重重踹了一脚,完全没有防备,被踹的向前踉跄两步,险些跌倒,随后传来一名女孩暴躁声音,毫不客气骂道:“你他妈的想让谁上天?”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