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女孩的声音,坐在观看台的男男女女笑容同时停住,并且同时站起身,眼神中带有几分畏惧。

谭笑正全神贯注打台球,也没注意到她什么时候到的,听到骂声,缓缓站直身体。

女孩上前两步,追到陈红旭身边,指着鼻子骂道:“再问你一遍,想让谁上天?”

陈红旭猝不及防,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站稳身体,下意识骂道:“你从哪里冒出来?找死?”

由于家境不错,在他眼里很少有女孩敢指鼻子骂自己。

“啪。”

女孩二话不说,毫不客气一巴掌打到陈红旭脸上,极其用力,清脆声音更是震的其他客人也都看过来。

陈红旭怒目圆睁,很多年没被打过,更何况是被一个女孩当众打脸,从昨夜到现在情绪一直压抑,被打巴掌,如同火药桶被点燃,根本没有脑子思考。

暴躁道:“你个贱人,敢动我?打死你!”

说话间,抬脚向女孩肚子上踹去。

“嘭。”

由于距离很近,再加上出手迅速,女孩同样没反应过来,被踹的向后倒退两步,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疼的五官纠缠到一起,无法发出声音。

陈红旭大步流星走过来,低头怒道:“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动你,惹你了,老子玩死你!”。

然而。

就在这时。

旁边的谭笑等人终于缓过神。

“陈红旭!”谭笑焦躁怒吼,吼出的同时,没有半点思考,拿起台球杆,直奔陈红旭头部。

“谭哥?”陈红旭见打过来,被吓了一跳,赶紧抬手抱头。

“嘭。”

台球杆还是打中。

“揍他,给我打,往死打!”谭笑又吼道。

这些人闻言,迅速冲向陈红旭,手脚并用,短短两秒就给他放倒,男男女女加在一起近十人,下手没有丝毫留情,围成一个圈,全都抬脚踹向正中间的陈红旭,后者只能双手抱头,身体弓成虾米形状,毫无反击之力。

其实不用谭笑说,这些人也准备动手,别看在学校之中,陈红旭算是“风云人物”但在这个圈子之中,他是最底层角色,平日里谁想讥讽两句根本不会顾忌他,按照红姐的话说,以前去夜色消费,在谭笑等人面前,陈红旭连个屁都不敢放。

所以对他根本不会客气。

“君如,你怎么样?用不用去医院?”谭笑赶紧走到女孩身边,关切问道,说话间又转过头:“给我打,往死打,妈的,你还无法无天了,敢碰君如,必须让你记一辈子!”

听到这话,众人更加卖力,脚步如雨点,陈红旭身上已经出现密密麻麻脚印。

君如,听到这两个字,自然就是许君如。

从酒店出来之后心里就憋着火,恨不得把丁闯这个道貌岸然的小人生吞活剥,可想来想去,又没有什么对付他的办法,总不能找两个人揍他一通,敢这样做,林小雪会与自己发飙的。

先去母亲公司报到,结果不出预料,母亲忙着工作,根本没时间搭理自己,甩出一沓钞票,说晚上要陪客户,自己想吃什么吃什么。

她也就来这里。“行了,别打了!”许君如一手抓住谭笑的手,从地上站起,腹部还疼,脸色更难看,刚才之所以冲动,是被丁闯气的,按照以往作风,不会动手打人。

“打,必须打,敢动你,打死都行!”谭笑恶狠狠道,看了眼地上的陈红旭,没有丝毫怜悯,只有浓浓鄙夷。

“让你别打就别打,废什么话?”许君如暴躁道:“你是不是耳朵聋?”

倒不是同情,也是怕,只是觉得这些人在眼前动手,很影响心情,心烦意乱。

谭笑被骂的满脸尴尬,不敢反抗,从父辈的资产情况来看,自己能认识许君如是高攀,高攀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转头道:“行了,别打了!”

这些人纷纷停手,还有人趁着停手之前,狠狠踹两脚。

地上的陈红旭依然双手抱头,姿势非常稳固,可两秒之后,他竟然缓缓把手放下,头部抬起一些,向四周看了看,鼻子上有血、身上有脚印,不过除了这两处之外,其他地方看不出异常。

换而言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谭……谭哥,怎么回事,她是?”陈红旭缓缓问道。

听说话的口气,貌似被这些人揍一顿,也丝毫不影响关系。

谭笑轻蔑看了眼,没回应,相比较陈红旭,还是眼前这位大姐更需要照顾,再次问道:“君如,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你多长时间才回来一次,刚回来就遇到这事,要不去医院看看,我心里不舒服。”

“许姐,如果你心里还不舒服,我帮你收拾他!”

“许姐,盼星星盼月亮把你盼回来,如果你再生气,我们觉得脸上无光。”

“就是,这家伙脑袋缺根线,满嘴喷粪,你别往心里去。”

众人顿时如众星拱月一般,把她围在中间。

许君如面色稍稍缓和一些,要不是海连还有这些酒肉朋友,能感受到丝丝虚伪的温暖,这个破地方让她来都不来,宁愿在老家游手好闲一辈子。

“我没事,好多了。”许君如深吸一口气,指了指陈红旭问道:“他是你们朋友,以前怎么没见过?”

“刚认识没多久,一直想往圈子里挤。”

“就是个小罗罗,看他买单挺大方,也就带他一起玩。”

“他这个人脑子,像傻子一样,比我们小一两岁,还在上学,见面机会少……”

这些人丝毫不在乎陈红旭感受,说话非常直白。

陈红旭缓缓站起身,他不是傻,之所以挤进圈子,一方面有虚荣心作祟,能与这些人交朋友,说出去很骄傲,另一方面是,也能在父亲见到他们父亲的时候,多一个话题。

很清楚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不反驳、不反抗、不离开。

许君如微微点头,看向陈红旭问道:“你有没有事,用不用去医院看看?”

虽说动手打人,面对丁闯总戴有色眼镜,但骨子里不坏,也不会刻意欺负谁,否则当初在小湾村看到丁闯的时候,不会与之说话。

“君如姐,我没事,刚才是我不对,以为是个路人,对不起。”陈红旭干笑着弯下腰,鞠躬道歉:“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这个动作迎来阵阵讥笑眼神。要不是他“任人宰割”早就想办法给他踢出去。

“算了,都是误会。”

许君如摆摆手,也不再多看陈红旭:“你们玩吧,我看一会儿,顺便想想晚上去什么地方吃饭,坐一上午火车,累了。”

说完,坐到看台上向后一靠,很享受周围有人的感觉。

谭笑坐在旁边,试探问道:“君如,跟阿姨闹别扭了?”

“她有时间跟我闹别扭么?”许君如嘴角一扯:“不是她,是一个二百五,早知道这样都不会来海连,气死我了!”

脑中不由回想起丁闯的样子,那是小人得志的样子!

对,就是小人得志,有了啤酒厂、四层楼饭店、模特公司、还认识瀚海的经理,非常得志!

他应该是小农民,怎么突然间就让自己刮目相看了?

谭笑眼睛转了转,微微一笑道:“君如,是你男朋友吧,跟他闹别扭了?”

男朋友?

许君如身体一颤,略显惊慌道:“你别乱说话,什么男朋友,我和他不熟好不好,一共见了不超过五次面!”

小湾村、在歌厅推销啤酒、加上今天。

一共三次。

谭笑挠挠头,意味深长道:“只见了几次面,他就能让你如此生气,这个人不简单啊……”

“不简单!”

“确实不简单……”

其他人也都似笑非笑说道。

就连陈红旭脸上都泛起一丝笑容。

许君如被他们说的坐立不安,赶紧解释道:“你们别瞎想,那是我朋……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本想说是朋友的男朋友,可话到嘴边没说出口,觉得仇人这个词更合适。

在脑中不断回想与丁闯的交集,见面确实不多,但是这段时间每次与林小雪在一起,她都是丁闯、丁闯,还说他会创造词汇、想法异于常人、非常特殊、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暧昧语言,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

“恩,仇人!”谭笑点点头:“非常深的仇人!”

“君如姐来海连第一件事不是联系我们,而是去见仇人!”

“世间文字千千万,唯有情字最伤人,伤的深,也就有仇了!”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层层递进。

许君如听的更加慌乱,丁闯算是什么东西,自己怎么可能与他有情,只有像林小雪那样眼睛瞎了才能看上他,自己又没瞎,让他接站,不过是为闺蜜检验下丁闯是否真的有实力而已。

没有别的想法!

如此生气,也不过是与自己想的不同。

更没有其他原因!

焦躁道:“你们烦不烦,我和他只有仇,要不是为了见你们,我现在都拎刀去他学校砍他,只是仇人,别过分解读!”

“还是大学生。”谭笑撇撇嘴:“哪个大学的?”

“工大。”许君如吐口而出。

听到这话,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陈红旭。

谭笑道:“巧了,他就是工大的,君如姐,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可能还认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