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在一瞬间,现场气氛变的诡异。

因为有些事情大家都看明白,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我们没有关系!”

短短几秒之后,丁闯和许君如同时说道。

说完,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带着不善,都没想到竟然如此巧合。

只不过。

他俩的巧合在谭晓等人眼中被看成是默契,是男女之间举案齐眉的默契,这更让他们凌乱,当下不要说丁闯本身的实力怎么样,就是他与许君如之间的关系,也不能随便轻举妄动。

“厄……我还有事,先走了!”谭笑沾沾紧紧开口,说完,不做任何停留,转头就跑。

从丁闯的态度来看,对陈红旭非常看重,万一等会儿自己被陈红旭说出来,被说是打丁闯,恐怕自己都得挨揍。

“君如姐,我突然想起,也有事,你们忙……”

“我走了!”

“君如姐,咱们再联系。”

说话间,这些人同时转身向后跑,跑回车上,像是逃命似的,迅速启车离开,刚刚还相对拥挤的画面,霎时间变的冷冷清清,只剩下他们三人。

“谭笑,回来,回来!”

许君如还没缓过神,看他们离开,被气的直跺脚,完全想不通为什么在短时间内能发生剧变,他们不应该在海连横着走么?刚才打陈红旭的时候没有半点留情,为什么面对丁闯,直接跑了?

“我真跟他没关系,你们回来!”

喊声很大,奈何车已经消失,根本听不见。

许君如收回目光,见丁闯正冷冰冰看着自己,吓的向后倒退一步,还想倒退,硬着头皮停住,突然之间觉得更加委屈,他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我做错了什么?

丁闯不言不语,对她的眼泪也没有半点同情,凭心而论,这一天时间已经把“奴才”二字扮演的淋漓尽致,她的生气不过是自己心胸狭窄,把愤怒发泄在陈红旭身上,无法原谅。

僵硬道:“我很瞧不起你,厌恶至极,老二,我们走!”

说完,也要离开,不原谅,只能是以后不再接触,总不能对一个女孩动手。

“我……”陈红旭无比凌乱,从来没想过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巧合的事,丁闯竟然与许君如还有一腿,难以想象。

正不知道该不该走。

“站住!”

许君如突然开口,眼泪止不住流下,一直以来都可以居高临下的瞧不起丁闯,可不知为何,看到他转身离开的决绝眼神,竟然开始心慌,前所未有的慌乱。

快步绕到丁闯面前,倔强问道:“凭什么让我给他道歉?我怎么了?凭什么瞧不起我?”

丁闯眼神依然冷漠,没回答,从身边走过,一步步走进学校。

“你站住!站住!”许君如跟在身后,眼泪越流越多:“把话说清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确实想不明白,自己与陈红旭之前有什么矛盾,虽说之前确实发生了不愉快,可是已经和解,在台球厅的时候就能毫无隔阂对话。

见丁闯背影越来越远,心里越来越不痛快,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自己,包括谭笑等人,哪个不是巴结自己,不要说摆臭脸,自己不高兴,他们得当祖宗供起来!

他是第一个,唯一一个!

“你回来,我道歉还不行么!”她突然喊道,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只是想让他回来,别走,哪怕继续吵架也好:“陈红旭,对不起……你回来!”

丁闯依然没停,已经走出很远。

“呜……”许君如情绪彻底崩溃,蹲在地上失声痛哭,与平日里潇洒坦然的模样判若两人。

“这……”

陈红旭没跟着丁闯离开,也有些慌,虽说与丁闯之间也有隔阂,但不想成为他和许君如之间的矛盾点,一旦把矛盾转移到自己身上,恐怕会被谭笑等人锤死。

要不要说丁闯其实早就背叛你,他被包养了,你不用太过伤心?

想了想,没说。

在背后捅刀子,太小人。

尴尬道:“要不然,我去把丁闯叫回来,你们之间再好好聊聊?”

其实心里有些嫉妒,想不通丁闯魅力为什么如此之大,红姐包养他,为他保驾护航,许君如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还为他流泪,按照金庸小说的说法,是气运加身!

“他为什么瞧不起我?为什么走?凭什么用那种态度与我说话?我又不欠他的,呜。”许君如继续崩溃大哭。

陈红旭想着自己是不是趁虚而入,要是能与她发生故事,将会有莫大帮助,又想到朋友妻不可欺,只能作罢。

这时。

谭笑等人的三台车又折返回来,他们并没走,只是躲到远处观察情况,生怕许君如与丁闯和好,又把矛盾转移到自己身上,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

“这……”

“君如姐,别哭了……”

这些人围在身边,纷纷劝说。

“一群废物!”许君如突然起身,不敢对丁闯发火,却敢对他们,暴躁道:“来的时候怎么说的?你们要帮我揍他,可人呢,都跑什么?告诉你们我俩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不动手?”

众人面面相觑。

谭笑尴尬道:“君如,别人不了解丁闯,你还不了解?你跟他吵架没事,可我们不想死,根本不敢惹他。”

其他人也道:“君如姐,海连的致命大佬光头刘都被他打垮,我们碰他就是送死。”

“说实话,如果他还在这,我们根本不敢回来。”

当他们说完。

还没等许君如问。

“什么?”

陈红旭像是触电一般叫出来,全身紧绷,眼睛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大,惊愕道:“谭哥,你们在说什么?丁闯把光头刘打垮?”

“你不知道?”谭笑也很诧异,以为他早就知道:“就是你在夜色给我打电话的那天,你们先走了,后来丁闯被困在里面,后来发生什么不知道,不过第二天夜色就关门了,光头刘也受伤住院,都是丁闯做的。”

“厄……”陈红旭发出像是要咽气一般的声音,之前以为丁闯能走出夜色,全都是红姐功劳,红姐看上丁闯,要包养他,所以才和解。

可丁闯、一起睡三年的兄弟、家里农村的,竟然能让夜色关门?

简直晴天霹雳。

下意识道:“不可能吧,他不是被包养才出来的,怎么可能让夜色关门?”

“什么?”

这次轮到许君如震惊,眼泪都忘记流出,质问道:“你说什么?他被包养?”

其他人也都很好奇,丁闯还能被包养。

陈红旭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可他们都盯着,不敢不说,硬着头皮道:“他被红姐包养了,全学校都知道,还拎着几十万上课。”

“红姐是谁?”许君如咬咬牙。

“红姐,以前是夜色的经理,现在是门马模特公司的副总。”陈红旭解释道,说完,心里一阵愧疚,自己不是故意要揭他底牌,只是说到这了。

许君如表情顿时垮掉,毫不客气的白一眼:“神经病,你见过老板被员工包养的?要包养也是他包养红姐,而且不可能,他身为老板如果想包养,找个模特岂不是更好,非得包经理?”

话音落下。

陈红旭目瞪口呆。

不只是他,谭笑等人也愣在原地。

丁闯,竟然还有模特公司?

“你……你是说他是老板?”陈红旭见了鬼似的问道:“他开模特公司?”

“很意外么?”许君如看到他们表情心情缓和很多,还感到莫名的舒坦:“他不仅仅有模特公司,在老家还有一家啤酒厂,在海连还有一家一千多平,四层楼的酒楼,叫美味斋!”

谭笑等人倒吸一口凉气。

年纪都差不多,他竟然有这些产业,一定不是自己多厉害,而是家里厉害!

可家里得多厉害?

“不……不可能吧。”陈红旭谨慎回应,其他产业是丁闯的还有可能,美味斋是陈思淼家的,去过不止一次:“美味斋是我女朋友家开的。”

陈思淼一愣,皱眉问道:“你女朋友家开的?”

“对!就是她……”陈红旭说着说着,突然停住,猛然想起陈思淼之前的态度,演戏演的让自己有时候很恍惚,都快信以为真,难道......?

他迅速拿出电话,拨给陈思淼。

“老公,怎么了?”陈思淼撒娇的声音传来,虽说之前要分手,可在确定自己不可能追求到丁闯之后,就又找他。

陈红旭咬牙切齿,直接问道:“为什么我今天去美味斋,别人都说老板是丁闯?”

“呀……”电话那边的陈思淼尖叫一声,迟迟没有声音。

“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之前的追求,不是为了气我,是真的追求他,对不对?”陈红旭又声嘶力竭问道。

“不对,老公,你听我说,我追求他就是为了气你,与他收购我家股份,没有半点关系,真的,相信我。”陈思淼慌乱解释。

“滚,你个贱人,你看我像是傻逼么?”陈红旭气的直接把电话甩掉,指着自己的鼻子,委屈道:“我还以为自己很有魅力,原来是备胎,我差点当王八,还很骄傲,我……哇。”

话没说话,嚎啕痛哭。

许君如:“……”

谭笑等人:“……”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