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总出去。

唐红赶紧开口道:“他刚才没有透露过是别人要见你,一直在说久仰你大名,想要见见,连提都没提。”

楚柔也赶紧道:“我可以作证,确实没提过。”

丁闯自然相信她们,心中也很诧异,谁会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见自己?

没等他思考。

房门被推开。

从外面走进来两名男性,为首的男性大约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有些发福,梳着中风头,油光满面,当下这个年代油光满面不是贬义词,而是生活富足的证明。

丁闯不认识他。

但认识跟在他身后的男子,正是之前在酒吧遇到,还被红姐打了几巴掌的刘强!

“刘总?”

楚柔惊愕叫出声,他认识为首进来这人,刘天喜,天喜模特的老板,海连模特界的一哥。

“楚柔。”刘天喜也叫出她的名字,笑道:“多少年没见了,之前听说你也开了一家模特公司,最近生意怎么样?”

听起来像是很关心,可从语气中不难听出高高在上的态度。

楚柔脸上的惊愕渐渐演变成尴尬,介绍道:“我的公司被丁总收购了,这位是丁总,门马模特的老板……”

听她介绍,刘天喜才看过来,缓缓伸出手道:“丁总,非常抱歉用这种办法把你请过来,还望见谅。”

丁闯脸上挂着波澜不惊的笑容,站起身,伸出手道:“没关系,原谅你了。”

他在看到刘强的一刻就明白了,刘天喜这么做无疑是在给自己下马威,也是在展现实力,通过陈总,显然是在表达,陈总与他关系更近,只要有他在,这份合同拿不下来。

之前就知道那些女孩是模特,如今看来,他们应该是天喜模特的。

刘强,自然也是天喜模特的。

“哈哈……丁总果然豪爽,很有大将之风。”刘天喜做出个请的手势:“请坐,不要客气。”

他显然没想到丁闯会回答原谅,笑,是为了争取思考时间,而不要客气,就是在反击,说他对这里比较熟,当成主人。

丁闯自然不会客气,也坐下,唯一的意外是,没想到刘天喜出现的太早,还以为自己的恶名,能让他装糊涂一段时间,等自己真正还是蚕食他固有的市场份额,才会反击。

现在看来,这是个难缠的家伙。

两人坐稳。

刘强站在沙发旁边,不多看、不多说、像是个保镖,也像个跟班。

楚柔也变的紧张,在刘天喜手下工作多年,对他有种天然的畏惧,愿意为丁闯冲锋陷阵,可直面相对,还是心虚。

红姐则是沉着脸,也不多说。

刘天喜继续道:“丁总,我年长你几岁,就托大叫你一声丁老弟,这段时间对丁老弟的名字可谓如雷贯耳,一直想找机会认识一下,苦于没有关系,没想到昨天与陈总一起吃饭,他说认识丁老弟,还和我是同行,呵呵……”

说的都是废话!

他的出现就能证明很多事情,再说其他的都没意义。

丁闯向后一靠,故意笑道:“刘大哥,可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你要见我,不会是知己知彼,然后打倒我吧?”

看出他是在故意秀肌肉,同时也证明一点,他敢秀肌肉,却不敢直接开战,如果摸透了底,根本不会有现在的见面,会直接找陈总拿合同。

既然他还没摸透底,就让他更摸不透。

果然。

刘天喜被丁闯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要是丁闯没有底牌,绝对不敢把话说的如此直白,可再有底牌,自己也不能把嘴里的肉让出去。

这中间就需要尺度。

他反应很快:“丁老弟,你这话就折煞大哥了,我这般年纪,早就已经没了打打杀杀的欲望,更不想打倒谁,要的只是稳定而已。”

顿了顿补充道:“再加上一条,保护现有的一切,这就足够了,除此之外,没有太多欲望……”

他说完这句话。

唐红和楚柔同时看了看刘强,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保护刘强,也可以理解为保护市场份额。

丁闯也不好回答,说的太激进,等同于开战,问题会变的直白,回答的太保守,又会让他看扁。

没有太多时间思考,笑道:“刘大哥,咱俩的想法不同,当下有个新词叫代沟,咱们之间就存在代沟,我年轻,还有欲望,还想要很多。”

开始选择让他摸不透底牌,就得沿着这个基调进行,也就是进攻。

此言一出。

一直站稳不动的刘强都深吸一口气,谨慎看着。

他很清楚,自己的出现除了秀肌肉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当成话题,如果丁闯主动提及自己,证明他愿意退一步,可到现在还没有提及,说明气势汹汹。

“与我年轻时候一样,欲望很强,恨不得把所有欲望一瞬间发泄。”刘天喜眼睛眯起来几分,显然也没想到丁闯如此强势:“可到了我这般年纪才知道,欲望是无情无尽的,要懂得节制,控制频率,否则容易伤身。”

他语气诚恳几分:“丁老弟,尤其咱们开模特公司,身边有太多资源,如果不懂的节制,等到老了会后悔的。”

丁闯笑问道:“刘大哥,你后悔了嘛?”

刘天喜随意道:“后悔也晚了,再说没意义……”

“哈哈。”

“哈哈。”

两人相视一笑。

笑声过后。

刘天喜缓缓站起身:“丁老弟,很高兴我们能见面,相信以后会有更多交流机会,你还要与陈总签合同商定细节,就不多打扰了,有时间再聊。”

丁闯没起身,回道:“再见面刘大哥一定不要吝啬后悔经验,分享出来,让我少走后悔的路。”

“一定。”

刘天喜摆摆手,带着刘强离开。

丁闯见门关上,深吸一口气,虽说全程没有半点激动,一直笑面相对,可其中的唇枪舌战,已经让他后背湿透。

刘天喜是来秀肌肉。

自己则是用言语反击。

第一场最简单的交锋已经结束,再过几分钟,就能验证效果。

“老板,刘天喜出现,说明陈总的态度已经表明,我们这次的订单可能悬了。”楚柔担忧道。

唐红皱了皱眉:“昨天明明谈的很好,我们的价格又是最低,他们为什么还要选择天喜模特?还有那个刘强,竟然是天喜模特的……”

丁闯没有回答两人,缓缓闭上眼,在心里默默计时。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走吧。”三分钟时间一到,丁闯睁开眼,站起身。

刘天喜是来吓自己。

自己也是在吓他。

陈总还没出现,说明没吓到。

“老板……”楚柔非常不甘心,咬着嘴唇道:“其实我们还可以再争取,如果现在走了,就什么都完了。”

有心理准备,可真要走,还是很失落。

第一次从天喜模特手中抢业务,就这样失败。

唐红也道:“丁总,我们可以进一步压低成本,我个人也可以出资金填补模特费用,只要我们价格低到陈总与刘天喜的友谊之上,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楚柔再次补充:“老板,这次真的是很好机会,只要我们可以走秀,就会大大提高知名度,相当于最响亮的广告,要是走掉,机会就不多了。”

丁闯反问道:“你们认为,我们不走,陈总会回来么?”

两人被问的一愣。

刚才只想着如何合作,突然发现,连合作的人都没有。

陈总的态度表明一切。

霎时间,两人脸上肉眼可见的失望。

丁闯缓缓摇头,其实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更难的还在后面,刘天喜亲自出面是在试探,如果这次没有处理好,让他看出自己外强中干,再有类似情况,他根本不会露面,而是直接把门马模特踢出去,最严重的结果是,天喜模特亲自下场与门马模特竞争礼仪业务。

现在天喜模特还看不上。

一旦他们动手,门马模特的寒冬就来了。

宽慰道:“现在见不到,就找机会见到,明天晚上才会走秀,还有时间。”

说完,走出办公室。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话是这样说,但可能改变么?

与此同时,隔壁会议室里。

“走了?”刘天喜吸着烟,淡淡问道。

“走了。”刘强点点头。

坐在会议桌对面,也在吸烟的陈总苦笑道:“为了你,我可是把丁闯得罪的不轻,要是他真有背景压下来,你可得抗雷,我身板小,就是给人打工的,扛不住。”

“放心,有任何事,我扛着。”

刘天喜回道,脸上在笑,心里却很凝重,因为丁闯的态度太强势,让他也底气不足,来的时候想过,假如丁闯主动提及刘强,软硬兼施,自己未必不能退一步,装糊涂,让他走了这场秀。

哪成想,他一点不退。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人?

陈总把烟熄灭,站起身感慨道:“神仙打架,我这个凡人还是离远点,免的引火烧身,走了,呛的慌。”

“慢走。”刘天喜说了一句。

刘强见他离开,这才开口道:“刘总,我觉得丁闯一定有底牌,毕竟红姐都跟在他身边做事,再看他刚才的态度,我觉得他有后手。”

刘天喜叹息道:“不能因为对手强大,就把肉分出去啊,他出招,我接招,接不住,我认错,接住了,搞死他!”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