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喜确实非常生气,走秀的时间可以耽误,临时给自己掉链子,绝对不能容忍,更何况,今夜丁闯还在现场,一旦走秀无法正常进行,岂不是让他看笑话。

“无论如何,必须确保走秀正常,必须确保!”

陈总走在旁边,一边走一边看手表,秒针每跳动一下,心脏就跟着跳动一下,时间越来越紧迫,一旦耽误,对这些顾客没办法交代,今天能来的这些可都是高端群体,商场内很多高端产品,都指望他们消费。

“放心,绝对不会出现意外,我保证!”刘天喜沉重回道。

很快走进更衣室。

几十名模特已经排成一排,正准备出场。

不过她们正在交头接耳,神色紧张谈论。

就在更衣室侧面,坐着八名模特,脸上化了妆,但没穿走秀的衣服,都是自己的便装。

“刘总……”

“刘总好……”

这些模特纷纷打招呼。

刘天喜没回应,直直向这八名模特走去,走到朱君前方,抬手指着鼻子骂道:“你他妈要干什么,要翻天,赶紧换衣服上台,敢耽误时间,老子扒了你的皮!”

在模特公司就是土皇帝,对这些模特吆五喝六惯了,别人看到这些大美女会笑脸相迎,他早就审美疲劳。

陈总也道:“我不管你们是出于什么原因,现在立刻换上衣服,有什么问题,可以等走秀结束解决,我以个人名义保证,即使是你们公司内部矛盾,我也会说句公道话!”

当下以安抚为主,务必让她们上台。

七名模特看到刘天喜暴躁的样子都不敢对视,缓缓低下头。

“刘总,不好意思,我辞职,从今天开始不干了,这场秀走不了,你找别人吧!”朱君也害怕,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出来。

“哗啦啦……”

听到这话,剩下的模特议论声更大,如果她不走,节奏都被打乱,自己怎么走?也想不明白,在天喜模特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

“辞职?”

刘天喜怒目圆睁,暴躁道:“在这种时刻给我找事?我打死你个贱人!”

说话间,手抬起来,对准脸要打下去。

“唰。”

就在这时。

一双手从后方抓住刘天喜的手腕,紧接着传来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刘总,火气不要那么大嘛,气大伤身。”

正是丁闯。

身边还跟着葛中天、唐红和楚柔。

又道:“你好歹是位老总,海连模特界的一哥,动手打女人,传出去不好听。”

刘天喜缓缓转过头。

“是你?”陈总瞬间想明白怎么回事,一定是丁闯买通天喜的几名模特,他是幕后主使,虽说一直以来面对丁闯都是笑面相对,可此时也忍不住。

暴躁道:“丁闯,你与刘总有私仇有私怨我管不着,但你耽误我的事情,别怪我翻脸,现在立刻让她们换衣服归队,立刻!”

楚柔和唐红是懵的,看不懂什么情况。

葛中天则满脸平淡。

“陈总,咱们是朋友!”丁闯没有半点恼怒,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刘总的模特出现意外,影响了你的走秀,只要你提出,我愿意效劳。”

“放屁!”陈总暴跳如雷,又抬手看了眼手表,还有两分半,呼吸都变的不自然,焦躁道:“现在、立刻、马上,让她们归队,快!”

“丁闯!”刘天喜也缓过神,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阴冷道:“你他妈耍无赖,搞我?”

“对,就是搞你,咬我啊。”

丁闯耸耸肩,感觉自己像个反派,反问道:“我不搞你,今天过后,你能放过我么?大家半斤八两,不过是我先出招,别觉得自己多委屈,没防住,是自己没本事。”

“你……”

丁闯打断道:“先闭嘴,没时间跟你废话。”

看向陈总道:“我的模特就在外面,人数足够,妆已经化好,出场顺序刚才排练过,整体素质你见到,她们需要一分钟就能换好衣服上台,陈总,让她们上!”

刘天喜怒火中烧道:“上你大……”

“闭嘴!”

陈总突然开口打断,又看了看手表,很清楚,自己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择,要是等天喜的模特,还需要几分钟才能到,还需要化妆换衣服,自己根本等不起。

决绝道:“让你们的模特进来,换衣服,准备出场!”

丁闯闻言,压在心里的石头放下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模特能上场,立即转头吩咐:“楚总,让模特进来换衣服。”

楚柔一愣,大脑一片空白,刚才带着模特出来,接到丁闯电话,让在原地待命还让化妆,她有种想要辞职的冲动,这辈子还没如此“不要脸”过,可现在,全明白了。

缓过神,迅速点头:“好好,好的……”

快步跑出去。

不到十秒,门马的几十名模特冲进来,让不大的更衣室人满为患。

楚柔很有经验,把当初自己公司的模特叫到最前方,让她们换上最先出场的衣服,这些人无论从换衣服速度和舞台经验,都要比其他模特更有效率,只要她们先出场,每个人三十秒时间,就可以争取到几分钟,剩下的事情就好操作,不至于手忙脚乱。

一时之间。

陈总不吵了,双眼死死盯着这些模特,手腕一直抬着,手表放在眼前。

刘天喜也不吵了,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说话,影响她们,就是影响陈总,到时候自己更没办法做人。

丁闯自然也不会打扰,打扰她们,相当于打扰自己。

更衣室内变得出奇的安静,只有换衣服声音。

画面出奇的祥和,天喜的模特在脱衣服,爱尚的模特在穿衣服。

由于这次展示的是夏季服装,除了要展示的衣服之外,只剩下最后一层……

眼前七八十名模特换衣服的场面,略显香艳。

在距离开场还有十秒。

门马模特前十位出场的模特,全都换好衣服。

“不要有心理负担,正常走,只要按照平时的步伐就可以,明白嘛?”楚柔在紧张兮兮的交代。

模特点点头。

音乐声响起。

“上!”

楚柔吩咐道。

模特顿时站直身体,迈着标准的模特步,目视前方,走在T台之上,出现在所有宾客视野之中。

楚柔也抬起手腕看着时间,她在谈合同上时,做过详细计划,知道每个模特要走多长时间。

第一名模特几乎没有误差。

第二名模特上台。

第三名模特……

连续走过五人,没有任何失误。

她终于长出一口气,看向其他模特,也都换好衣服,排成一队,做心理建设道:“大家不用紧张,场面已经稳住,接下来正常发挥就行,你们要注意……”

看到没出现意外。

陈总长出一口气。

丁闯心里也踏实了,争取上场是成功的一半,还与刘天喜在天台废话,则是给她们争取练习时间。

只要有这次走秀圆梦,以后就有与人谈判资本。

如今看来,已经成功。

刘天喜气的脸色铁青,刚刚才说过,只要自己在一天,门马的模特就无法在正规场合秀场亮相,不到五分钟,门马模特上台走秀了。

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沉声道:“让她们离开!”

现场经理脸色煞白,赶紧把模特都带出去。

刘天喜又盯着朱君八人:“你们,跟我出来!”

朱君看了看丁闯,见后者点头,起身跟出去。

站在丁闯旁边的葛中天也走出去。

红姐思考片刻,走在最后。

“好手段。”陈总没出去,而是对丁闯竖起大拇指。

走秀正式开始,见没出现意外,心情平复很多,不激动了。

“陈总,公司太年轻,缺少抛头露面机会,手段是不光彩,但也没其他办法。”丁闯无奈回应。

“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陈总淡淡道。

心里对丁闯有气,但清楚有气改变不了结果,现在追究丁闯,还会与他闹矛盾,完全没必要,只要走秀圆满完成就好。

“我真想与陈总做朋友,坦率的讲,如果陈总最后决定等天喜的模特,我会让她们八人上场,按照事先预定计划走秀,绝对不会耽误朋友的事情。”丁闯又说道。

陈总愣了愣。

原本心里还有不舒服,可听到这话,舒服了很多。

他相信丁闯会让那八人上场,因为损人就是要利己,不能利己完全没必要损人,更何况还凭空得罪一个敌人。

做事重要。

说话也重要。

寥寥一句,让陈总三冬暖了。

主动拿出烟,递给丁闯一支,笑道:“如此看来,是我把丁老弟想的狭隘了?”

丁闯接过烟,玩笑道:“可以这么讲,至少从今天晚上这件事来看,刘总的管理有漏洞,而我,是作为奇兵出现,我更值得被重视。”

陈总吸了口烟,缓缓道:“可以把劳务结给门马,但让我告刘总违约,不好做……”

“不用,不用,我只是求财。”丁闯爽朗一笑:“陈总,我出去看看。”

陈总点点头,其实心里对刘天喜也有气,虽说知道是丁闯搞出来的事情,归根结底的麻烦在于刘天喜,自身的矛盾处理不明白,险些连累到,任何人心里都不舒服。

“去吧……”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