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但也当成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懂。

“咳咳。”

陈总咳嗽两声,缓解气氛,笑道:“刘总是大忙人,可以理解,不过既然来了,哪有不喝几杯的道理,服务员,上菜。”

丁闯不说话,强行让他道歉,容易起到反作用,先把气氛搞起来,剩下的都好说。

“刘总,其实很早就想见您了,但您忙,趁此机会,我要敬你几杯酒……”坐在旁边的人笑道。

刘天喜自然不会真走。

进门的时候看到丁闯没坐在主位,就明白大半。

说话,不过是施加压力罢了。

酒菜很快上来。

陈总知道,这时候让刘天喜或者丁闯提杯都不合适,容易让对方不舒服,端起酒杯:“今夜海连模特业的同仁欢聚一堂,有刘总,德高望重的前辈,也有丁总,海连模特业的青年领袖,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建议,大家共同举杯……”

其他人纷纷端起酒杯。

刘天喜没动。

丁闯也没动。

大约过五秒钟,丁闯终于抬手,端起酒杯。

刘天喜见状,不再矜持,也端起酒杯。

所有人,一饮而尽。

陈总继续道:“刘总、丁总,我托大,多说一句,今夜这个饭局,是我们所有人一起组织,咱们国人有句老话: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没有什么不能坐下来聊聊,我们这些人,很希望大家很和气生财……”

王总赶紧道:“家和万事兴,行业和万事更兴,我们都认为刘总您和丁总之间只是误会而已,可以把酒言欢,共同启程的,呵呵……”

“对,只是一点小误会。”

“大家也都盼着你们能把误会解开。”

其他人都纷纷开口。

刘天喜一手放在桌子上转动酒杯。

事实上,今天之所以能出现,也是因为丁闯,至于这些人,跪地下磕头求饶都未必多看一眼,更别提赴宴,在决定打价格战的时候,就把这些人都考虑进去,想着与丁闯斗的时候,顺便把他们彻底灭掉。

之前没动他们。

一方面是因为年纪大了,不想再折腾。

另一方面是,那些相对低端的市场看不上。

而有丁闯在就不一样,之前想着彻底搞死他,可今天听他们说丁闯的背景,也有些胆怵,丝毫不怀疑,毕竟夜色关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还一阵庆幸自己比较干净,要是不干净,丁闯的背景发力,恐怕自己也跟着玩完。

又听到丁闯的决心,更加动摇,毕竟没人跟钱过不去。

简单的说。

知道丁闯的背景,不敢往死逼他……

不冷不热道:“误会是可以解开,但总的有个说法,我刘天喜在海连模特行业经营这么多年,向来光明正大,所有业务,都是靠实力谈、所有成功,都是靠严谨认真,背后下绊子,搞模特,呵呵……”

众人听到这话,脸色都变的不自然,再和稀泥貌似不管用,同时看向丁闯,知道提及的是朱君等人临时不走秀的事,就是希望他说话。

“对不起!”

丁闯突然开口,抬起头,盯着刘天喜的眼睛道:“你是不是想听这句话,好了,我说完了,把价格恢复上去,咱俩的矛盾,没必要让所有人跟着遭殃!”

说完,端起酒杯,自己一饮而尽。众人见到这幕,心里一阵感动,他可都是为了自己啊。

刘天喜沉吟片刻,没说话,不过抬起酒杯,在餐桌上敲了一下。

虽说丁闯的口气不善,但他也没在乎,毕竟年轻人嘛,从常理算差着辈分,年少轻狂,不甘心道歉很正常。

见到刘天喜也喝酒,全都笑了,知道矛盾几乎化解。

陈总赶紧端起酒杯:“以前只听人说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没想到今天在现实中见到,咱们共同举杯,大家敬丁总和刘总一杯。”

其他人迅速端起酒杯。

只要两人能和解,别说用酒杯,用瓶喝都行。

“丁总能屈能伸,前途不可限量。”

“刘总是海连模特行业老大哥,胸怀也是老大哥。”

他们一边拍马屁,一边把酒喝完。

这时。

丁闯突然道:“这小杯太没意思,这种东西,就得用大杯喝!”

说话间,没顾任何人眼光,端起分酒器,把里面近二两白酒,一饮而尽。

见到这幕。

所有人都蒙了。

包括刘天喜也很蒙圈。

这家伙怎么回事,没有人让他喝酒,自己喝酒?

“嘭。”

丁闯放下分酒器,眼睛迷离一些,看起来像是有些醉了一般,抬起手,指着刘天喜的鼻子道:“你在我眼里就是垃圾,知道么?也就是在海连,人生地不熟,如果在我老家,我一句话,能让灰白两道追杀你,信不信?”

此言一出。

包厢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所有人都没想到,他突然说出这句话。

刘天喜脸色有些难看,知道他说的是实情,不过这种场合,不能丢了面子。

“可这里是海连。”

丁闯眉毛一挑:“海连又如何?我不怕你,要不是为了他们,就跟你玩到底,一个小模特公司而已,随便玩玩,大不了把他们都收购,就为跟你对抗!”

众人面面相觑,都有种不好预感。

果然,刘天喜呼吸变的急促,被指鼻子挑衅没办法忍受,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他在老家的势力再大又能如何,人争一口气,惹急了捏死他。

开口道:“好啊,丁公子有钱,把他们都……”

话没说完。

“叮铃铃。”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丁闯低头接起电话,暴躁道:“知道了,我喝酒呢,别他妈烦我,记住了1803,走不丢,真他妈烦!”

众人:“……”

刘天喜:“……”

刘天喜也不再说话,因为看丁闯的状态,有种莫名的感觉,这家伙不会是在耍酒疯吧?

有一种人,非常没有量,非常不能喝,还愿意喝。

喝酒之前,他是海连的。

喝酒之后,海连是他的。

“你们都看什么,喝酒啊!”丁闯放下电话,亲自拿起酒瓶,给分酒器倒满,没等众人有反应,端起来,又一饮而尽。

这可是白酒。

而且是高度白酒。

两口喝了小半斤。

看的众人胆战心惊。

见他们不说话,丁闯皱眉道:“快点喝,我都喝了,是不是不给我面子?我丁闯在你们面前,一点面子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多说,喝多点的人最忌讳别人喝多,要是这位丁公子真发起火,不好收场,全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刘天喜犹豫片刻,也端起酒杯。

丁闯再次抬手,指着他鼻子道:“对了,你不是要跟我干一下,时间地点你定,咱们怎么玩,说话,谁怂谁是孙子!”

刘天喜:“……”

心里在骂娘,嘴却牢牢闭合。

跟他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醉鬼与精神病差不多,说什么都无意义,他都未必知道现在在干什么!

陈总赶紧道:“丁总,吃菜,吃菜……瀚海的葱烧海参是特色,我给您夹一根。”

他赶紧站起身夹菜,想让丁闯闭嘴。

下午的时候看他还像是个有涵养的公子哥,长的也文质彬彬,哪成想,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家伙是个酒疯子。

旁边一人道:“刘总,我敬您,有些情况您……”

刘天喜没用他说完,点点头,也理解,这种人不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在公司聚餐的时候有位男模特,聚餐过后一定要去洗桑拿,还说他请,自己要是不去,就是不给他面子……

你有个屁面子?

林子大,什么鸟都有。

这时。

丁闯端起分酒器站起来,迈步径直走向刘天喜。

众人吓了一跳,这家伙要干什么?

“丁总……”

“丁……”

又不知道该怎么阻拦。

刘天喜见他向自己走来,心跳开始加速,这个酒疯子要是动手打人怎么办?又不能跑,太丢面子,只能坐稳。

丁闯走到他身边,单手搂住他脖子,问道:“咱们俩是不是不打不相识?”

刘天喜被搂的后背直冒冷风,眼睛快速扫了一圈,见所有人都盯着这边,心里还是不踏实,要是被打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又偷偷给刘强个眼神,这才安心。

“呵呵,对。”

丁闯又问道:“那你不服我?”

刘天喜深吸一口气:“服!”

“这就对了。”丁闯拍了拍他肩膀:“你不服,我真干你!来,喝酒……”

刘天喜脸色憋的通红,有种想跑的冲动,可现在又不能走,只好端起酒杯。

“是不是瞧不起我?换大的,咱俩干杯!”丁闯身体晃了晃。

刘天喜咬咬牙,也给分酒器倒满,站起身,与丁闯撞了下:“干杯!”

说完,主动喝酒。

丁闯再次一饮而尽。

看的众人凌乱不安,他们现在只希望丁闯突然倒下,要不然这个酒疯干什么不受控制。

“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再喝一个!”丁闯又道。

刘天喜:“……”

不想喝,没有这样喝酒的,别人都可以拒绝,偏偏是丁闯,不知如何开口。

恰好,听到耳边震动,主动道:“丁总,你手机响了。”

丁闯低头寻找,嘟囔道:“真烦,臭娘们欲求不满,等会儿得狠狠抽她,都换成震动还来翻,等会就关机。”

嘴上是这样说。

却接起电话。

就听电话那边传来吕芬的声音:“小心肝,你喝没喝完呢,姐姐洗完澡了哦,看电视无聊,想你呢……”

没放扩音,但声音绝对不小。

至少站在身边的刘天喜能听见。

刘天喜身体顿时一颤,双眼呆滞,这个声音……怎么像自己老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