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刘天喜口中有谁,绝对会喷在丁闯脸上,握手言和,这种话哪怕换个位置,自己也绝对没有脸说出口!

“呵呵……”

刘天喜冷笑一声,鄙夷道:“你认为可能嘛?握手言和,我凭什么跟你言和?”

“因为咱们之间,本来也没有矛盾!”

丁闯迅速回答,举手三根手指:“刘大哥,我知道因为嫂子的事情,你误会我了,但我可以发誓,和嫂子之间真的没什么,清清白白,如果与她但凡有不干净的事情,怎么样都行!”

提到吕芬,刘天喜气的咬咬牙。

自从那天开门之后,他就没再回去过,一方面是看她恶心,另一方面担心回去会忍不住打她,到时候又着了丁闯的道。

“你认为我会相信?”

“应该相信!”丁闯重重道:“刘大哥,我有证据,咱们现在就去电话局查,我和嫂子的通话是有数的,而且你也知道,那天在瀚海是故意让保安把你俩车放在一起,故意在饭桌上激怒你,对了,我看看海有监控视频,可以去查监控,我俩连面都没见!”

刘天喜见丁闯的样子,心中也还是动摇,最基本的一点是,以丁闯的角度,完全不可能对吕芬动心,公司那么多模特,都是年轻貌美小姑娘,不需要他想,那些女孩会成群结队往上扑。

看惯了那些女孩,怎么可能对吕芬下手?

丁闯又道:“刘大哥,如果你还不相信,可以问嫂子,你们是多年夫妻,一定很了解,她撒没撒谎,你一眼就能看出来!”

刘天喜点燃一支烟:“如果你们之前对好台词呢?”

“那就问她些私人问题,比如说我……多大,多久……”

刘天喜气的嘴角一颤,牙齿狠狠咬着烟嘴,这种话问老婆,哪怕是貌合神离,也问不出口。

丁闯见这个问题的火候差不多,再多说下去很容易适得其反,笑道:“刘大哥,其实你得原谅我,创业不容易,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博得陈总他们的好感,然后一网打尽。”

“毕竟海连模特市场不大,吃饭的人太多,就吃不饱了,就你和我两个人吃饭正好,现在,在咱们兄弟的齐力配合之下,终于把他们成功踢出局,所以咱们兄弟之间,没必要自相残杀。”

事情发展到这步,也没必要隐瞒。

刘天喜皱了皱眉,短暂思考几秒,猛然从办公椅上站起,他不傻,之前不过是被丁闯的演技给骗了而已,这种事情就像是魔术,只要清楚其中原理,再看表演会发现非常拙劣。

双眼怒视着丁闯:“一切都是你故意的?借我的手除掉他们?故意把我激怒,发动价格战,让他们先倒下,你接手获利?”

“是咱们俩赢,毕竟海连模特市场,没有我外人了。”丁闯笑道。

“唰。”

刘天喜怒火冲天,猛然抬起手臂,指向门外,怒道:“你给我滚,立刻滚!”

本以为是自己的实力碾压陈总,让他们连面对都不敢面对,如今却发现,自己被丁闯当枪使,如果不是他说,自己还在沾沾自喜。

终于懒得掩饰,继续道:“丁闯,不要以为你赢了,没错,你确实以非常低的价格收购他们,但是在我这并没有结束,以现在的模特单价,你每个月至少要赔十五万,而我只需要付出几万块。”

“丁闯,我账上还有一百七十七万,看咱们谁能坚持到最后!”

恼羞成怒。

丁闯坐着没动,从口袋里拿出两份文件,笑到:“刘大哥,你别生气,大家和气生财,先看看这个,我相信看完之后,咱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聊聊。”

“这是什么?”刘天喜深吸一口气,也觉得自己刚才太失态,倒不是不应该,而是被一个比自己小个辈分的娃娃激怒,太丢人。

“看看就知道。”

丁闯把文件推过去。

刘天喜随手把刚点燃的烟扔掉,打开文件,当看到上面的内容,眼神顿时变的深邃,上面是美味斋、啤酒厂的营业执照,还有利润表。

美味斋上个月盈利二十二万。

啤酒厂三个月盈利一百五十……

当然,啤酒厂的盈利放大十倍。

丁闯解释道:“刘大哥,让你看这个东西,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说,你和我的时间都是时间,与其用来没有意义的斗争上,不如和气生财,按照当下模特市场的比例,你七,我还不到三,而且你是高端市场,无论从单价、知名度、还是公司未来前景方面,你都比我好,无所谓的斗争,只会浪费时间。”

“你在吓我?”

刘天喜没按照丁闯的思路,把文件推过来,重新坐在办公椅,讥笑道:“你是在告诉我,打价格战你赔的起,对么?”

拿出这份文件的意义,很显然是在秀肌肉。

“我确实赔的起!”

丁闯笑了笑:“只是为什么要赔的问题!实不相瞒,来之前我看了看陈总他们公司的那些合同,有一部分的违约成本,要低于打价格战的成本,收购公司是为了赚钱,如果不能赚钱,我会毫不犹豫违约!”

“当然,一旦违约,意味着在这个行业就臭了,再无进来可能,但如果我丑,我也会让刘大哥你,过不去!”

刘天喜相信丁闯会违约,这家伙敢吃掉陈总他们公司,就证明不是一般心狠,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但,自己占据全面优势,还能被吓住?

“你威胁我?呵呵……”

“不是威胁,只是可以顺手处理!”丁闯缓缓道:“你知道,我是学经济学的,凡事都讲究经济二字,如果我违约一部分合同,可以把每个月损失降低在五万元以内,会有很多银行愿意为我支付这笔钱。”

“刘大哥,实事求是的讲,我的家乡很多银行,为了让我把他们当成啤酒厂的开户银行,最高条件开出除了利息之外,给一台皇冠轿车,最新款的皇冠。”

刘天喜沉默了,他自然也知道。

银行为了存款会经常采用各种各样的手段,米面油是最低级的。

最高级甚至会给职位,再高级,可能有编制。每个月利润一百五十万,流水得多少?

银行确实愿意给出一定利益。

当然,前提是这份报表真实。

“刘大哥,你仔细想想,咱们之间有矛盾么?在我和嫂子是清白的情况下,还是我吃亏!”丁闯不给他太多思考时间,指了指自己头顶:“疤痕现在还没愈合,隐隐作痛,但为了共同发展,我愿意给大哥你道歉!”

刘天喜的思路不由跟着丁闯的话走。

仔细想想,自己与丁闯之间,貌似真的没有大矛盾,最开始不过是看他太狂妄,要给教训,再后来就是看到吕芬,在去掉吕芬的情况下,只剩下他太狂妄,要给教训。

为什么要演变成不死不休?

自己也耽误赚钱……

“刘大哥,我今天还带来一个诚意!”丁闯继续道:“给你个消息,B股,根据我的消息,B股还会疯涨,至少会涨到四百点,实不相瞒,我买了很多!”

不能给他任何思考时间,要把话题一点点变轻松。

话题轻松,气氛才会轻松,气氛轻松,大家才是兄弟……

刘天喜又重重看了眼丁闯,问道:“什么是B股?”

他知道A股,还买了股票。

但,是在银行职员推荐下,当成理财,没时间管理,更不多看。

“简单来说,是与A股不同的股票,如果刘大哥有兴趣也可以买一点,目前每天的收益平均在七八个点左右。”丁闯去轻松道:“从过年到现在,我的资金已经翻了三倍,啤酒厂每个月的利润、美味斋每个月的利润都投进去,只要进去就能生钱!”

“每天七八个点?”刘天喜一愣,随后摇摇头:“高收益代表着高风险,不玩不玩,还是安安稳稳的好。”

“没有风险!”丁闯严肃道:“你还不相信我?再直白一点说,你投个一二百万,用不上半个月,比你模特公司一年赚的都多!”

“呵呵……”

刘天喜不再搭话,一两百万?

公司赚得多,花销也大,存款总计才两百多万,都投入股票,疯了?

“你还不相信。”丁闯叹息着摇摇头,随后站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不过咱们说好,模特恢复以前的价格,从明天就开始执行,谁都不能耍赖。”

谁他妈跟你说好了?

刘天喜想要骂街。

只是,没有刚才的怒火,也骂不出口。

淡淡道:“我再想想。”

“想什么想,别想了,就这样,走了。”丁闯摆摆手,行云流水的推门离开。

刘天喜见他离开,脸色重新变的低沉。

丁闯每句话都没有力度,可是加在一起,就是不小冲击力,先是讲最大的矛盾点吕芬,然后开始秀肌肉、最后讲时间成本、讲他吃亏、又讲赚钱机会,再配合他的表情、语气。

想发火都没地方发火。

想不平静也难。

刘天喜淡淡道:“你有句话说对了,没必要浪费时间,我占据市场大多数份额,慢慢蚕食你就好,没有生死矛盾,为什么要与钱过不去?”

他说着,拿起电话拨给秘书:“第一,明天恢复价格,第二,想办法告诉陈总,他们被丁闯耍了。”

说完,挂断电话。

“你与我没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断了陈总他们的财路,他们能放过你?”

想着想着,又拿起电话,笑道:“赵经理,我今天听说B股,是什么东西?”

“B股好啊……投就赚钱,专家说涨到五百点!”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