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从天喜模特出来。

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默默点了支烟。

刘天喜答应恢复价格,预示着这段时间的忙碌,终于能圆满划上句号,模特公司也即将进入盈利状态。

其实他并不意外,常言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在价格战不能消灭任何一方的时候,毫无意义,如果持续时间太长,反倒会给受众群体产生心里影响,再要把价格涨上去会废很大力气。

对双方都有利的事,必然成功。

不过,当下的成功预示着更大风险来临,当下海连模特公司只剩下两家,尤其是自己还可能威胁到刘天喜,相信刘天喜绝对不会傻乎乎的相信自己鬼话,从今往后和平发展。

如果不出意外,他现在就在盘算怎么吞掉自己。

不过大家都一样。

也在想着怎么弄倒他。

目前有可能击垮他的种子已经种下去,不过还差关键一环,种子发芽生长除了“阳光”也就是市场大环境之外,还需要水,也就是钱,很多很多的钱!

“如果啤酒厂每个月真的有一百五十万利润多好?”

他不由摇摇头。

如果当下手上现金足够,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弄垮刘天喜,很可惜,卡里的三十几万根本不够干什么。

既然现在没办法解决,就暂时不解决,总而言之,已经和解就是现阶段最好局面。

拿出电话,把和解的消息告诉葛中天几人,当他们听到消息,在电话那边就控制不住雀跃,还要庆祝。

挂断电话,丁闯转头看了眼天喜模特的招牌,辉煌、鎏金大字,同时也预示着海连模特业霸主。

一支烟吸完。

随手在路边拦了一台出租车。

直奔门马模特。

没进门。

就看到大厅的飘荡着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纤细、性感,肤如凝脂,翘着腿,脚上踩着一双运动鞋,在运动鞋露出的脚踝上,还绑着一根红绳,看起来有几分狂野,又充斥着诱惑。

丁闯本以为自己定力十足,可看到这双重长腿,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液,确实很漂亮,非常美。

走进大厅。

看到这双腿的主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不是冤家不聚头,正是前女友,何玉婷。

上次见面还是在酒吧门前,闹的非常不愉快,本以为没有再见到机会,却忘记她也是公司模特。

不想跟她吵,也不想发生摩擦,转过身准备离开。

“站住!”

何玉婷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目露凶光,看了眼前台,她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才小声道:“看到我跑什么,心里有鬼?”

“厄……”

丁闯只能定在原地,干笑着指了指她的腿:“穿的太少了,不冷么?”

腿上只有一条牛仔短裤,上身是一件T恤,都很单薄,这个季节中午很热,但穿的如此单薄的人,大街上也没有几个。

何玉婷站起身,声音提高几度笑道:“丁秘书你回来了,我正好有事找你,咱们去会议室谈谈。”

说完,直接转身上楼。

丁闯一头黑线,感觉她没憋好屁,可又没理由拒绝,只能跟在身后,偷偷瞄着何玉婷,不得不承认,身材非常完美,之前的季节穿的太多,不彰显身材,如今才能看清,简直是极品。

抬手拍了拍脸,有些后悔,竟然忘记与她在一起的时候。

罪过啊!

推门走进会议室。

“关门!”何玉婷已经坐在椅子上。

“不好吧……”丁闯弱弱回道。

“关门!”何玉婷白了一眼,又强调一遍。

丁闯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误会,自己是不想让她说的太过分,所以才不想关门,她理解偏了。

犹豫了下,还是把门关上。

何玉婷缓缓站起身,像是下了很大决心道:“丁闯,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关于那天在广场上的事情,我道歉,说的话都是一时冲动,并不是心里想的,希望你能原谅!”

说完,深深鞠了一躬。

领口小了点。

丁闯:“……”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不相信何玉婷会无缘无故道歉,难道她听说了什么?

“不原谅我?”何玉婷站直问道:“你是男人,不要太小气,我那几天身体不舒服,脾气有些不好,你知道的,我生气的时候说话从来不过脑子,更不会多想,所以,你一定要原谅我!”

“好的,我原谅你。”丁闯谨慎回道。

主要是担心她发飙,能用一句话解决的问题,没必要延伸,试探问道:“你还有事?如果没事我走了,学校还有……”

“分手后也可以做朋友!”

何玉婷打断,伸出一只手道:“丁闯,我想和你做朋友。”

丁闯:“……”

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吃错药了,与之前判若两人,难道是受到重大打击?脑子变的不正常了?

“快点啊……”何玉婷抬着手,催促道。

丁闯想了想:“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就当成陌生人挺好,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找麻烦,在门马模特内部,更不会给你下绊子。”

她应该还是担心下绊子,所以才来道歉,否则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道歉。

果然。

何玉婷缓缓把手放下。

其实丁闯只猜对一半,那天回去之后,何玉婷就想立刻打电话告诉唐红,让唐红去酒吧捉奸,可是听同学说,朱君几人是天喜模特办新来公司的,而且在当天晚上走秀,扮演了至关重要角色。

思前想后,认为自己一个人,不足以撼动朱君等人,一旦搞砸,有可能会被唐红记恨,届时处境更艰难。

所以选择隐忍。

可今天,听说公司吞了其他几家公司,模特数量急剧增加,她开始慌了,在公司内本就属于雪藏状态,她们的到来只会雪上加霜,自己更没有出头之日。

来公司是想找那位领导聊一聊。

没想到领导都出门,等来等去,等到个丁闯……

这种时刻,继续与他敌对显然不明智。

“呼……”

给丁闯道歉是临时决定,可看到丁闯的回答,知道自己必须得快速调整状态,道歉、和解,不足以维持,最好成为朋友。

与张旭已经断了联系。

丁闯,要发展成为自己在公司的助力。

像是变脸一样,笑道:“这么绝情啊,有了新欢就忘记旧爱,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绝情动物,根本不值得信任!”

丁闯又被噎的哑口无言,实则是对她有些阴影,上次在海边广场说的很明白,她却突然发飙,情绪捉摸不定,能不惹还是不惹,免得自己也生气。

何玉婷见他不说话,缓缓坐下笑道:“看给你吓的样子,公司里没有别人,领导都出门了,你的姐姐也出去了,没人能发现。”

顿了顿,挑逗道:“就是发生什么也没人能发现!”

说完,还魅惑一笑。

“你痒了?”

丁闯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何玉婷脸上笑容迅速收紧,不过短短两秒,整理好心情,反问道:“你猜呢?你能治么?”

丁闯吓的头皮一阵发麻,赶紧道:“我真的还有事情,有话以后说吧。”

突然之间气氛就不对了,再说下去容易出问题。

“别走!”

何玉婷看他背影,露出一抹厌恶表情,心中一阵自嘲,没想到自己也有求他的一天,造化弄人。

又道:“好了,不跟你闹了,有些事情想问问你,看给你吓的样子,又不是没在一起过,我都不矜持,你个大男人矜持个什么劲,跟别人装,跟我还装……”

丁闯极其无语,不过听她说问正事,还是停下。

“什么事?”

“门马模特收购十多家其他公司的事情,你知道吧?”何玉婷带着几分严肃:“透露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十多家?

看来以讹传讹真是不是说说而已。

“正常商业并购,公司想要快速发展,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吞并其他同类型企业,扩大规模,没有其他想法。”

“那模特呢?”

何玉婷问道:“你不知道模特怎么安排,听说那些公司的几十位模特,从今往后都归门马模特,她们是什么等级的签约?”

听到这,终于明白了。

她是感觉到危机,来公司打探消息,担心自己受影响。

宽慰道:“这个你可以放心,你是公司元老,也是公司最初的模特,有好事一定会想着你,至于她们,公司还没开会决定,不过目前的想法是按照合同期限走,等级最多和你一样。”

这点倒是事实,那些模特的等级都不会太高。

目前确定S级签约的,只有朱君几人。

何玉婷脸上还是闪过一丝失落,以前公司只有自己A级,如今来了这么多一样等级的,心里没办法平衡。

苦笑道:“丁闯,与你之间我就不隐瞒,我有种预感,在这家公司要混不下去了,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的,公司前几次活动都没有我,又来这么多人,竞争更大,出头更难,我要是想有成绩,难于上青天。”

丁闯看她的样子,能理解一些。

沉吟片刻,于公于私都应该让她露面:“我看看,这段时间有大型活动让你上吧!”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