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他们脑中不约而同升起一个想法:他不会是傻子吧?

倒不是看不起丁闯,而是听他说话太雷人,难道想通过当下的短暂练习赢过许君如?

只要上过小学三年级,都明白一个道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技术活,都不是一朝一夕能磨炼出来的,更何况他只有短短几分钟时间,不要说他,哪怕台球皇帝亨得利来,也不可能完成。

台球桌旁鸦雀无声。

足足过十几秒。

许君如率先缓过神,五味杂陈道:“很好,我会让你死个明白!”

很想知道丁闯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简直匪夷所思,老家有句谚语:上轿时才打耳洞……形容一切都太迟了。

他显然就是。

怪不得林小雪每次在电话里都会说,丁闯的想法与正常人不一样,现在看来,确实不一样,有些异想天开。

“咔!”

她快速击球。

台球散开,这次运气不太好,有两颗球碰到洞口探出来。

“到你了,没分球。”许君如玩味的看着。

其他人也都看向丁闯,不过都没说话,这时候什么都不能说,哪怕是给他加油,听起来都像是在骂人。

丁闯拿着球杆走回来,看了眼桌上的台球分布。

“十五号,底袋。”

说完,出杆,把球打进。

“十三号,中袋。”

说完,球……又差一点。

丁闯也没多说,迅速走回旁边台球桌,继续练习,已经找到一些感觉,很微妙,只要经常玩台球的人都知道,一旦感觉形成技术之后,看一眼台球,就能找到可以进球的点。

他的技术要更高一些,还能判断出白球在击球之后的运行轨迹,同时可以增添杆法,让白球落到想要位置。

刚才打十三号加了低杆左旋,奈何,出杆稳度还差一些,这才导致没进。

“二百五!”

许君如看他离开的样子,恶狠狠瞪了眼,他这种我什么都不是,还偏偏胸有成竹的样子,让人非常不舒服。

弯下身,伏在台球桌上。

一个。

两个。

三个……

连续打了四个球,第五个球没进,但能很清晰看出,有放水痕迹。

“你的了!”她淡淡开口。

丁闯听到声音,手上快速出杆。

“咣当!”

非常准确把这桌最后一个台球黑八打进。

转过身看到桌上的球笑道:“还剩这么多?”

陈红旭:“……”

谭飞等人:“……”

极其崩溃的看着他,想不通,他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剩的多。

“闭嘴!”

许君如翻了个白眼:“提醒你一下,这是第三局,这局输掉,再输一局,你就要给我跪下来道歉,如果敢耍赖,这辈子都看不起你!”

“大丈夫岂能言而无信?”

丁闯风轻云淡回道,开始弯下身子准备。

“十二号,中袋!”

进球。

“十一号,底袋!”

进球。

“九号……”

“十四号……”

“十号……”

“十三号……”

他的六个球全部被打进,其中不乏高难度的十号,贴在库边,被他一个远距离长台打进,看起来行云流水,非常轻松。

陡然之间。

所有人看丁闯的眼神再次变化,变得极其怪异,要不是亲眼所见,哪怕是天王老子来解释,也不会相信,短短几分钟之前还是把球打飞的选手,在几分钟之后,竟然能一杆打进六个球。

简直是故事。

“咔。”

丁闯又重重一击,把最后一颗黑八打进。

“你……打完了?”许君如刚才脑中一直在想着丁闯可能会使用的招数,比如就是不跪、比如把林小雪搬出来、再比如哀求自己,等缓过神,就看到黑八被打进,难以相信,感觉在做梦。

“对啊,都打完了!”丁闯平静回道:“这把轮到我开球!”

许君如迅速看向谭飞几人,见几人都呆滞的点点头确认,讥笑道:“运气好罢了,谁还没有走运的时候。”

丁闯没回应,重新开球,用力把球炸开。

全色球进了两个,所以选择全色。

“一号,底袋。”

球进。

“四号,中袋。”

“五号。”

“六号。”

“二号。”

“黑八中袋!”

丁闯报出目标位置的同时,手已经挥出,黑八准确无误进入。

一杆清台!

“这……怎么可能?”谭飞凌乱了,嘴里不断蠕动,有种想让时间倒流,重新看看他是怎么打完的冲动,倒不是速度多快,而是他不应该打完。

这可是一杆清台,在自己的台球生涯中,只有寥寥几次而已。

“丁……丁闯,你到底会不会玩?”陈红旭颤颤巍巍问道。

“会啊,如果不会怎么能打赌,因为有必胜的把握。”丁闯毫不掩饰,耸耸肩又道:“这把到你开球,请。”

许君如:“……”

她眼睛瞪的快要从眼眶掉出来,已经几分钟,自己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丁闯已经赢了两局,二比二打平了?

“运气好罢了!”她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开球,花色进了两个,不过由于剩下的位置不好,她选择全色。

看起来比刚才更认真,连续打进六个球,最后一个球运到洞口,这才结束,也就是说,她只要把这个球打进,再打进黑八就赢下这局。

丁闯早就观察好自己的球,所有路线计算完毕,开始击打。

“十号,底袋。”

“十二号,右侧底袋。”

“十三号中袋。”

他说完,手上猛然发力,就看白球在击中十三号之后,迅速向后滚动,在台球桌上划出一个诡异的弧线,准确无误击中贴在库边的十五号,使其弹开。

“十五号中袋!”

“十一号也是中袋!”

十一号在案板上弹了一下,准确无误进入中袋。

黑八的位置本就很好,成功进入,又赢下一局。

三比二,反超了!

谭飞等人:“……”

陈红旭:“……”

在刚刚丁闯说会玩的时候,他们根本没相信,也认为是运气好罢了,毕竟之前两局的样子不是装的,是真不准。

可现在,全都瞠目结舌。

“你……你运气真好!”许君如气的银牙直咬,心中陡然生出一股无名火,无比烦躁,他到底会不会?

又暴躁道:“快点开球,别看我,再看我眼睛挖出来!谭飞,把你球杆借我,这个破球杆不好用!”

丁闯一阵无语,怎么还急了呢?

默不作声,见球童把台球摆好,重新开球。

这局与之前一样,很轻松,一杆清台。

事实上,倒不是他水平有多专业,而是现在的台球规则有漏洞,按照国标规则不可以先碰到对方的球,也就造成了很多斯诺克,当下的规则,只要能把球打进就好,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规矩……

“咣当!”

当他把最后一颗黑八打进,所有人同时一颤,全都变的目瞪口呆,好似亲眼见证一位台球小白到台球大师的成长过程。

震撼的不仅仅是视觉,更是心灵。

丁闯放下球杆,微笑道:“四比二,我赢了,按照我们的赌注,咱们要一笑泯恩仇,之前的事情也都翻篇。”

“唰。”

听到这话,所有人又都看向许君如,突然之间有些同情她,除了最开始的两把之外,剩下四局,只摸过一次球杆,输的闭不上眼……

“啊啊啊。”

许君如见到丁闯的笑容,嘴里发出一阵怪异叫声,感觉心里有个气球,正在不断膨胀,即将要爆炸,非常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打台球,为什么会赢!

收住叫声,怒目圆睁盯着丁闯,暴躁道:“你没赢,没赢,会玩不早说,跟姑奶奶玩扮猪吃老虎是不是?我告诉你,这点拙劣伎俩我早就看出来了,不算,有种就重来!”

如果打的难舍难分最后输掉还可以,可这是被碾压,没办法接受。

“厄……”丁闯看她的样子,也很无语,想了想道:“重来可以,只不过是浪费时间,你也看出来,从第三局开始,我就越打越好,如果重新开始,我很难保证打的没有现在好……”

他说的很诚恳。

就像是游泳,把一个会游泳的人扔到水里,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很难沉下去。

“你……”许君如差点气吐血:“你…….啊啊啊。”

她发泄的叫着,看了看手中球杆,放到台球桌边,抬起脚,狠狠踹去,貌似只有这样才能发泄愤怒。

“君如姐……”谭飞吓的脸色煞白,这个球杆是找人在国外买的,星牌,价钱也不菲。

“咔嚓。”

他话还没等说完,球杆被许君如踹断。

看到球杆断裂,委屈的都快哭了:“那是我的,我的……你生气别踹我的啊。”

“滚!”

许君如暴躁骂道。

丁闯一头黑线,看着都心疼,尴尬道:“这个球杆算在我头上,我赔。”

“用不着!”

许君如咬牙切齿:“谭飞,你说话,用不用赔?”

谭飞捧着断裂的球杆,眼泪已然在眼眶打转,这是最喜欢的玩具,就这么断了,委屈道:“不用,真不用!”

许君如傲然昂起脖子:“看吧,不用你装好人,不用赔!”

丁闯无语道:“那我就不赔了…….”

话音刚落,许君如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自己想出血,为什么要制止,让他赔球杆不好么?

气的一跺脚:“我原谅你了,现在,给我拎包!”

说完,转身出去。

谭飞见她离开,这才敢委屈道:“输不起,也别用我球杆撒气,我招谁惹谁了?”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