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闯见状,一阵莫名其妙,难道是来催债的?

钱才刚刚打过来不到两个小时,现在就想要回去?

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快步走到楼上,许君如一直站在外面没动,丁闯见她站在原地笑吟吟的样子,不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总觉得不怀好意。

“姑奶奶,您来了?”

丁闯放低姿态问道,不想惹她,先不提债主,就是和这个女人睚眦必报的性格,也没必要招惹。

“难道不欢迎啊?”许君如眉毛一挑,撇撇嘴道:“早知道你是这种表情,我就不应该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丁闯:“……”

自己还没说什么呢,她就开始延伸了。

“这个给你!”许君如不等丁闯再说话,主动把银行卡递过来:“里面的钱懒得转账了,你自己转吧,密码是我的生日,也就是明天!”

她说完,得意的看了眼丁闯。

“什么钱?”丁闯诧异问道。

许君如微微不快:“入股的钱,我再入两股!”

“哦……啊?”丁闯莫名的凌乱,看了看手中银行卡,根据昨天的说法,一股是二百五十万,难道这张卡里有……五百万?

下意识问道:“你在哪弄的?”

“这你就别管了,我要入股!”许君如磨着银牙,极其不快,他脑子里面装的都是豆腐么?怎么不开窍,钱不是重点!

丁闯更加凌乱,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千金大小姐,昨晚还为她能凑到一百七十万而震惊,回手又拿出五百万,这可是多少人一辈子难以见到的数字,而她,想要凑到只用短短几个小时。

丝毫不用怀疑,她还有更大的能量。

“丁闯!”许君如怒了,提醒道:“你有没有听到我说了什么!”

丁闯点点头,自然听到,他是要入股。

犹豫片刻,把卡递过去,严肃道:“股份已经够了,不用入股了,谢谢你的好意,这笔钱用不上……”

这句话倒不是说说而已。

而是思考过后得出的结论。

在给刘天喜一千万的情况下,哪怕算上他的本金,翻一翻才两千五百万,一旦股市能用崩盘来形容,就是每天七八个点甚至十个点的狂跌,每天十个点,一天会损失二百五十万。

所以第六天,就会涉及到止损线,也就是公司会强行收回资金。

可一旦给了刘天喜一千五百万,算上他的本金,一番是三千五百万,每天掉三百五十万。

第五天,就会超过止损线。

一旦股票卖不出去,第六天还在狂掉,刘天喜已经没钱了,掉的就是自己的钱。

风险没办法控制。

况且,一千万,已经足够玩死刘天喜。

“丁闯!”

许君如看他的表情,气的牙根直痒,不快道:“不行,这笔钱你必须得用,而且你已经拿了,我没有收回的习惯,既然你已经拿钱,就必须给我过生日,而且要个很特别的生日!”

他竟然没想过生日,简直可恶。

“恩?你过生日,什么时候?”丁闯诧异问道,刚才确实听到生日两个字,奈何被钱给打断,忘记这茬。

许君如:“……”

五分钟后。

气氛终于缓和。

不过也是相对状态,指的是许君如暂时放下要杀掉他的冲动。

丁闯内心惶恐不安,还是担心这个姑奶奶冲上来吃掉自己,所以非常明智的选择闭嘴,什么都不说。

内心还在惊愕,她在哪弄的五百万?

再者说,与她关系还没到这种地步吧?昨天的二百五十万可以说是“激怒”她给的,而今天这五百万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一笔小钱,该怎么还?

“跟我走!”

许君如坐上车。

丁闯只能跟着上去。

大约二十分钟后,两人重新来到海边广场,这次不是广场,而是旁边的一条小路,车开进去之后是个码头,放眼看到几十艘游艇停靠在岸边,远处的海面上还漂浮着一些游艇……

许君如下车之后默不作声,径直走上一艘游艇。

丁闯很想问,可口袋里还放着卡,说话底气不足,继续跟在身后。

许君如走到驾驶舱,坐到驾驶位,亲自开动。

女司机?还是开游艇?

“你,会开?”丁闯试探问道。

她要冲向的可是茫茫大海,如果是汽车,在路上翻车、发生车祸还有生还可能,如果在海上出现事故,生存可就渺茫了。

“闭嘴!”许君如加大马力,快速向茫茫大海进发。

与此同时。

哈弗岛董事长办公室。

一名穿着工装的女性正在伏案工作,刚到肩膀的短发,被烫成波浪卷,耳朵上带着两个珍珠耳钉,为她增添些许色彩,年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不过从脸上的痕迹来看,全都得益于精致的保养。

任何人看到都会得出三个词:干练、精明……气场无比强大。

她正是许君如的母亲,董岚。

十几年后,敢堂而皇之、三番两次让海鲜集体度假的组织者。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穿着西装的秘书缓步走进来。

“等五分钟!”董岚没抬头,开口说道。

秘书恭恭敬敬站在原地,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就连呼吸都被刻意压低。

五分钟后。

董岚合上手中文件,看了看手表,诧异道:“与赵董约的时间是四点整嘛?路上堵车?”

她在四点钟约了打高尔夫,按照路程计算,还有十分钟才能出发。

“不是赵董……”秘书小心翼翼道:“是银行,刚刚接到银行的电话,您女儿拿着户口本还有她的身份证,去银行把您存折里的钱转走,由于证实是您女儿,所以他们没有阻拦……”

没错,这笔钱是许君如“偷”的。

“转吧。”董岚叹息着说出两个字,并没觉得有什么,其实心里对女儿很愧疚,从小到大都没陪过,可工作太忙,有些时候去外地出差,需要在飞机上休息,下了飞机马不停蹄又开始工作,根本凑不出时间。

“大小姐转了五百万……”秘书又小心翼翼道。

“恩?”

董岚皱了皱眉,如果是十万八万,乃至几十万,就当成不知道,女孩子嘛,总是喜欢漂亮衣服、喜欢好看的包,买什么都需要钱,这些年来在经济上从来没控制过,每次给钱最少都是万元起步。

可这五百万,太多了。

董岚没说话,迅速拿出手机,打给许君如。

然而,刚刚拨过去就被挂断。

“臭丫头!”

董岚气的骂一句,又开始播,第二遍仍然被挂断、等播到第三遍,显示电话关机,严肃道:“能不能找到她现在在哪?”

“能!”

秘书点点头,声音变的更没底气:“就在刚刚,小姐开着公司的游艇出海了,没用游艇司机,而是亲自驾驶,并且…….并且……”

游艇是哈弗岛集团的,买来用来招待客户,毕竟哈弗岛集团是靠水产,很多客户需要来实地考察水质,让他们坐渔船太低端,游艇正好。

还有一点,可以用来避税……

听到这,董岚长出一口气,她不心疼钱,担心许君如有了钱之后就走,两年前曾有过一次,她偷了锁在保险柜里的一根金条拿出去卖掉,然后自己坐飞机出去旅游,一个女孩子,太危险。

还能找到踪迹就行。

驾驶游艇也不担心。

游艇名义上是公司的,实际上是董岚的私有财产,刚买回来的时候,许君如曾开了两个月,玩腻之后才不再开。

问道:“对了,你说并且什么?”

秘书有些不好意思说,可又不得不说:“并且,小姐带着一个男孩上船,整个船上,只有他们两人……”

董岚一愣。

缓了好一会儿。

“呵呵呵……”向后一靠,舒坦的笑出来:“我女儿恋爱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学会谈恋爱了,哈哈……”

董岚异常开心,笑的合不拢嘴。

笑着笑着,竟然流出眼泪。

嘴里缓缓呢喃道:“我女儿竟然恋爱了……”

常人根本无法理解她的感受。

当年与丈夫一起来海连做生意,回去的路上发生车祸,丈夫身亡,诺大的家业只剩下她一个人苦苦支撑,在当时,她干什么都带着许君如,哪怕晚上有酒局也带着,生怕许君如也消失。

算是劫后余生的后遗症。

可她却忽略,那时候的许君如已经懂事。

而自己是女人,生意场上的女人,在酒桌上难免会有些暧昧举动,还有些男人会露出各种各样赤裸的眼神。

所以从那时起,许君如就恨男人,认为没一个好东西。

这么多年,交过男性朋友,可始终都没办法再进一步……

董岚觉得,这是自己给留下的后遗症,极其愧疚。

擦了擦眼泪,嘀咕道:“臭丫头,谈恋爱也不告诉我!”

随后好奇道:“男孩是做什么的?多大?有没有照片,让我看看!”

秘书一阵崩溃,她怎么抓不住重点?

重点是:你女儿偷了你五百万,然后与男孩子单独出去,很明显,这五百万与那男孩有关系,你非但不关心钱,反而想要看看他长什么样。

早知道这样,我也可以试试……

尴尬道:“这个还不清楚,不过根据码头的反馈,男孩长的很清秀,像是文弱书生……”

“宁采臣!”董岚眼前一亮,难得的好心情,微笑道:“我就知道,女儿和我眼光一样,喜欢白白净净、瘦弱书生,这样,你让人在码头等着,偷偷拍两张照片,注意,别被发现,我要看正脸!”

秘书:“……”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书生”正是因为这点,才能给你当秘书?

点点头:“好的。”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