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海面,游艇在快速向大海深处进发。

丁闯坐在甲板上,丝毫没有感受到大海浩瀚无边的享受,反而阵阵头皮发麻,这里距离岸边越来越远,回头看去,也是茫茫海面,要不是有太阳还挂在天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要不是游艇的前行轨迹会荡起涟漪,也无法分辨出行动还是静止。

他时不时看向许君如,几次想要开口问要去哪,可看她的严肃中带着些许压抑的表情,又不敢问,担心把这位姑奶奶给激怒,她在发飙后果不堪设想。

先不说这个游艇会不会开。

即使会开,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所以只能默默等待,听她发号施令。

几次偷偷看向手机,期待能有信号,哪怕出事自己也能求救,奈何当下还是公用电话和传呼机横行的年代,手机信号实在是奢侈品,在城市内,有些地方都需要碰运气,更不要提海面。

行驶了足足一个小时。

前方出现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色,不难发现,是一座小岛。

“我们要上岛?你在岛上举行生日Party?”

看到小岛,丁闯心中终于踏实一点,只要能“脚踏实地”就任凭海浪惊涛!

许君如依然默不作声,看样子还在为丁闯没有抓住“重点”而生气,不过从距离小岛越来越近不难发现,目的地确实是哪里。

从远处看是个不大的小岛,距离越来越近,才能发现是个庞然大物,面积不好判断,不过已经看不清全貌。

“嗡嗡嗡……”

在距离小岛还有一百米左右的时候,游艇发出一阵轰鸣声,停止向前,许君如也终于从驾驶位上站起身。

“起来帮忙。”许君如不冷不热道。

丁闯:“……”

这幅样子像是谁欠她几百万似的,不过也确实欠她几百万。

许君如又指挥道:“把锚抛下去,然后在这里向下放,等感受到船锚落地,再放三五米就行。”

“在这里不动了?”丁闯诧异问道,放船锚一般都在岸边,停靠的时候,难道要停靠在这里。

“我们要是上岛,前面太浅,现在在落潮,如果再向前,船容易搁浅,我们要坐皮艇滑到对面,行了,你放吧,我去准备上岛东西。”许君如话语变的长了一些,不过说完就直接离开。

“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别人过生日都是小聚会,最多开个酒店,她竟然弄个岛……”丁闯一边说,一边把锚放下去,都是机械的,只需要调整锚链角度,掌握停止时机即可。

放了大约六七米左右,感受到触底,按照许君如的祝福,又放了三米,应该是防止涨潮,船体生高把锚拉起来。

做完这一切,走回船舱准备帮她收拾东西。

可当看到她拿出的东西,顿时定在原地,有些傻眼。

帐篷、罐头、刀具、铁锅、啤酒、洋酒、矿泉水,竟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调味品……

“你这是……我们要……荒野求生?”

看到这些东西,不得不多想,正常人出门,谁能带这些东西?

“对,在道上过过原始人的生活,不可以嘛?”

许君如故作严肃反问道,不过眼中已经泛出丝丝狡黠,来的路上默不作声,看着黑脸,只有一小部分是真生气,更多的是不知道该怎么与丁闯解释,所以干脆就摆出臭脸,让他也不敢问。

计划成功了。

丁闯感觉脑袋上被重重敲了一下,很疼,非常疼,早知道过这种原始人的生活就不来了,在学校上课、睡觉不好么?非得来这里受罪。

“可以,非常好,我很喜欢,这个生日party太有创意了!”

丁闯非常真诚回道,事已至此,没办法回去,只能按照她的安排,目前唯一的慰藉就是等会上岛,看到同样被她骗过来的朋友,大家一起抱头痛哭。

“那是当然,生日每年才一次,必须要过的有意义才对,把这些扳倒皮艇上,我们得划过去。”

她丝毫没听出是反话,反而更加信封。

丁闯沉默无语,把一件一件物品都搬过去,这幅样子,几乎是把卧室和厨房搬过来,丁闯想问回游艇睡不好嘛?可又不想招惹她,只能作罢。

把一切搬完。

坐上皮划艇向小岛进发。

在距离还是二十米左右的时候,皮艇滑不动了,因为太浅,快要贴到地面,丁闯想要下去,一是可以减少吃水,二是下去拖拽可能更省力。

只是,距离水底还有几十公分距离,如果下去,裤子势必会撕掉,只有这一条裤子,连换洗的都没有,脱下裤子,又不太方便。

正在为难之时。

许君如从皮艇上站起身,缓缓解开白衬衫扣子。

“厄……”丁闯见状吓的一哆嗦,不用猜,就已经知道她里面穿的是什么,虽说在这种场合无可厚非,大家都差不多,可现在只有两人,还是会觉得尴尬。

“我下去拽!”

丁闯硬着头皮说一句,准备下去。

“你就一条裤子,弄湿不穿了?这里晚上还是很冷的,还是我来的,我比较方便!”许君如说话间,已经把衬衫脱下来,露出里面最后一件。

比想象中的要单薄的多。

简而言之,用绳子代替带子,国人很少有人敢如此豪放,只有在国外的海边能见到,而她们拍成视频拿到国内,极有可能还需要打马赛克。

她说话时,盯着丁闯,手上一动,腰上的扣子顿时解开。

随后就看,灰色的短裙像是火箭用过的推进器一样,瞬间从她身上脱落,露出一件与上身能称之为一套的衣物。

火箭发射有多高丁闯不知道。

但这一刻,丁闯清晰感觉道体内的血液在不断翻涌,急速向天灵感发起冲击,好在天灵感够结实,遮挡住一切。

奈何,鼻子非常脆弱。

霎时间,两道滚烫的液体从鼻子里流出……

其实不能怪他,任何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会有如此表现,在十几秒钟之前,眼前还是穿着白衬衫、灰色短裙的女孩,短短十几秒后,变成因为杨柳细腰的比基尼女郎,任何人都受不了如此刺激。

她的身材或许没有朱君完美。

也可能没有楚柔那般成年女人火爆。

当不可以称之为不火辣,平坦的小腹、光滑白皙的长腿,处处充满诱惑,尤其是那最后两边遮羞布,看起来非但不多余,反而美妙不可言……

“唰!”

丁闯赶紧转过头,转移目光,不能多看。

“呵呵……”

许君如看到他的样子,得意一笑,故意提醒道:“我可是林小雪的闺蜜,你不可以有别的想法!”

“绝对没有!”丁闯竖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保证。

“没有就好。”许君如看着他背影,这次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变得更加玩味,又道:“丁闯,我突然间觉得让一个女孩子下去拽皮艇不好,你下去吧,我在上面坐着。”

丁闯:“……”

沉默片刻,硬着头皮道:“还是你下去吧,我就这一件衣服,弄湿了不好!”

“我不!”许君如挑衅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竟然让女孩下去拽皮艇,你看看这上面多少东西,我能拽的动嘛,快点下去,我歇着。”

丁闯没第一时间回话,继续被对着。

“站起来啊,下去啊!”许君如似笑非笑的催促。

丁闯:“……”

许君如见他还不回话,莫名一笑,跳到海里,不深,过她小腿一点,走到皮艇正前方,一手拉着皮艇,缓缓向前。

丁闯偷偷瞄了。

没想到从后面看上去,更加诱人,如果要不是有一根绳子多余,堪称白玉无瑕,腰部弧线更加清晰,腰以下的部位,放在古代漏出来,会被人浸猪笼。

不过并没收回目光。

而是一直看着。

在看的同时,手指绷紧,做出小时候经常弹脑壳的姿势。

“对不起……”

心里默默念叨一句,对着自己狠狠弹下去,事出有因,必须用力,仅仅一下疼的他差点昏过去,但效果也非常明显,短短三秒,恢复如初……

拽了大约十米左右。

皮艇彻底搁浅,拽不动了。

“只能到这,下来搬吧。”许君如转头道。

“好!”

丁闯鼻血已经停止流淌,不过脸上到处都是,自己看不见,也就不觉得尴尬,把鞋脱掉,裤子卷起来一些,也跳到水里,刚到他小腿中间,不能弄湿裤子。

为了不多看她,只能快速把物品都搬到岸边,不得不承认,她选的地方确实不错,岸边是沙滩,而且是非常细软的沙子,放眼看出,除了裸露的贝壳之外,再无其,能在这里度假,确实是一种享受。

连续搬了几趟,终于把所有物品都放倒岸边,皮艇也拽上来。

向岸边里面看了看,是树林,很浓密,中间有一条人工开凿的小路。

“走吧,天快黑了,不能耽误太多时间。”丁闯主动道,想提醒她穿衣服,可又不好意思,最大的希望只能是与大部队汇合。

“去哪?”

许君如反问道。

“去里面啊……”丁闯指了指小路。

“里面是一个烂尾的酒店,去那里干什么?”许君如狡黠问道。

酒店?

烂尾的?

“他们呢?”丁闯诧异问道。

“谁?”许君如反问道。

“给你过生日的朋友,谭飞他们。”丁闯回道。

“岛上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俩!”许君如微微一笑。

丁闯:“……”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