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他认为不可能,全国股民都认为不可能。

这段时间以来,专家、经济学者、乃至财经新闻,都在高喊B股要突破五百点,涨幅要在十倍以上,目前最高才二百五十点,是目标的一半而已。

再者,从经济形势来看,各行各业的资金都在流入B股。

随着B股的知名度越来越大,知道的人也必然越来越多,也就是说还有进一步上升的基础条件。

怎么可能现在就崩盘?

“绝对不可能!”

刘天喜坐在证券公司的大客户室里,坚定开口。

叼着烟、翘着腿,没有想象中的焦躁。

“这是在洗盘而已,要把一些容易动摇的筹码洗出去,等洗完盘,就会重新拉高!”刘天喜吸了口烟,非常坚定。

B股还能涨。

可是自己经过多重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不可能有错。

目前A股在下跌,资金外逃。

实体经济不景气,资金转移。

放眼国际而言,也在经历危机。

“结合一切条件,下跌只是暂时的,上涨才是必然趋势。”刘天喜又吸了口烟,点开账户,看到上面的资金,短短几分钟时间,将近两千万的资金,已经掉到一千八百万。

也就是说,所有股票全部跌停。

有些心疼,但并没太心疼,当钞票进入股市,就只会变成一串数字,涨涨跌跌的过程中,会麻痹人神经。

这一刻,刘天喜想的不是掉了二百万,相当于自己多年攒的全部身家,而是十个点而已,只需要一天,就还能涨回来。

“今天没戏了……回家休息!”刘天喜把烟头扔掉,缓缓站起身,起来的瞬间,又想到丁闯:“不知道他怎么样?今天赔多少?”

思考的时候,走出大客户室。

“刘总,今天怎么回事?”

“掉的太吓人了,不会是崩盘了吧?”

“给我们讲讲你的看法……”

其他在证券公司的客户都慌慌张张围上来询问。

这段时间,刘天喜已经没心思去天喜模特,毫无意义,在这里一天就能赚模特公司一年的利润,做生意赚不了几个钱,真男人得叱咤资本市场。

所以跟这些客户也很熟。

扫了他们一眼,淡淡道:“没事,一次洗盘而已,不用大惊小怪,再者,涨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回调释放压力,在我看来,今天的下跌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压力憋得太久了,容易爆炸,今天的下跌,是为了更长远的上涨,莫慌。”

听到他说话。

这些客户都点点头。

他们都知道刘天喜账户里有千万以上,妥妥的超级大客户,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的话可以当成指路明灯。

又有人问道:“刘总,依你看,这次释放压力,会到什么点位?大约需要多长时间?”

刘天喜沉吟片刻,看起来像是在很认真思考,随后严肃道:“根据我推断,不会超过三天,必然进行猛烈反攻。”

其他人又激动问道:“刘总,依你看……”

没等这人说完,刘天喜抬手看了看手表,微笑道:“我一会儿还有事,今天先聊到这,有问题明天再说,先走一步!”

不给任何人再多说话的机会,快步离开。

走出证券公司,放慢脚步,脸上浮现出一抹傲然,真正的高人都是惜字如金的,能告诉他们这些,已经很讲义气,不能再多说,再多说就泄露天机了!

坐上车,心里突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当下只有在股市开盘时间才感觉舒服,在其他时间异常空虚,对任何事都没兴趣,朋友的酒局、牌局,模特的诱惑,通通感觉无聊。

叹息道:“当一天赚过二百万,又一天赔过二百万的时候,才知道钱的本质啊!”

说完,开车离开。

回家休息。

看新闻,研究财经节目、分析未来走势。

很快,来到第二天。

刘天喜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水,拿着茶杯来到证券公司。

“刘总好。”

“刘总早。”

“刘总早上好。”

一路上很多人打招呼。

刘天喜都点头回应,走进大客户室,坐到显示图面前,翘起腿、喝着热茶水,信心满满等待开盘。

九点十五分,集合竞价时间。

所有股票全在下跌。

指数还没出来,不过根据个股推算,下跌至少在十点以上,要知道,换算成百分比,已经将近百分之四!

“恩?”

刘天喜皱了皱眉:“今天还这么强力的洗盘?没必要吧,开盘会拉升的……”

十五分钟过后,九点半,正式开盘!

指数、个股,非但没有回升趋势,反而进一步下跌,指数逼近五个点,刘天喜持仓个股平均跌幅达到八个点。

账户减少一百五十万。

总资产来到一千六百五十万。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进来!”刘天喜沉声开口。

昨天围住他询问的客户,又慌慌张张走进来。

“刘总,今天怎么又掉了?这架势不会是崩盘了吧?”

“这太吓人了,你说句话,让我们心里有个底。”

“这样掉不是办法啊。”

刘天旭没起身,翘着腿喝了口茶,淡淡道:“这就坐不住了?几个点而已,不要大惊小怪,像极了别人口中的韭菜,要说下跌,我比你们下跌的更多,你们加在一起都没我掉得多,我都不慌,你们慌什么?”

众人:“……”

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离开。

刘天喜淡淡道:“洗吧,洗吧,洗的越惨越好,把那些立场不坚定的小韭菜都洗出去,然后再狂暴拉升,想要吓住我,没门!”

他一直盯着,直到收盘,仍然没有任何起色。

今日亏损达到一百六十万。

不过他仍然不慌,反而心安理得。

很快。

有一个交易日来到。

刘天喜像往常一样,拿着水杯,走进大客户室,喝着茶水。

“这周末出了很多利好消息,有放宽资金管制、有降息降准、还有股票内部的业绩要比预期的高……”

他整理下这周消息,自信满满等着开盘。

九点十五分,集合竞价。

个股,仍然一泻千里,跌幅比之前还大,尤其是出利好消息的公司,开盘直接跌停。

“这……这怎么回事?”

刘天喜有点懵,按照他的分析和设想,今天应该是向上进攻,开盘怎么就向下,还比之前更要惨?

来到九点半,正式开盘。

走势图继续向下。

刘天喜购买的股票,只剩下一只没跌停。

今日到目前为止,亏损又达到一百六十万。账户余额不足一千五百万!

“不可能,这样走不现实!根据经济学的原理,应该触底反弹,还有在这周末利好消息频出,没有道理下跌!”

刘天喜死死盯着屏幕。

有些慌。

想要卖掉躲避风险,可冥冥中有种预感,只要自己前一秒卖掉,后一秒就会直线拉升!

绝对不能让这种后悔事发生。

必须挺住!

下跌只是暂时的,长远趋势一定是上涨。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客户们又走进来。

“刘总……”

“什么都不用说!”刘天喜粗暴打断,心情本就很烦躁,又被他们打扰,黑着脸道:“只有一句话,我个人认为是洗盘,所以我依然是满仓操作,至于你们,我给不了任何建议!”

众人:“……”

刘天喜也不多说,继续盯着走势,整整一天,没有任何向上痕迹,直至收盘。

很快。

第二天来到。

刘天喜依然拿着热水走进大客户室,不过此时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自信,变的很凝重,昨晚看了半夜新闻,居然看到之前一直喊能涨到五百点的专家,竟然说B股已经崩了!

这让他非常不舒服。

之前那么坚定,这才短短几天就改变方向了?墙头草也没有这么快!

走进公司。

坐进大客户室。

九点十五分,集合竞价。

个股还是那样,绿油油一片,全部下跌。

好消息是,跌幅并不是很大,平均在两到三个点。

“呼……”

见到这幕,长出一口气,下跌趋势终于停住了!

而停住,就意味着反弹。

九点半,正式开盘。

指数没有向下,与之前截然相反,开始向上,短短十分钟过去,开始变红!

“咚咚咚。”

敲门声又响起。

那些客户哭丧着脸走进来。

“刘总,你真是神了,今天正好是第三天,开始反弹了,可是……昨天我把股票卖了!”

“刘总,你说我们还应该重新买入嘛?如果不买,继续上涨怎么办?”

“刘总,你再给我们指一条道。”

听到他们询问,刘天喜突然舒坦很多,把这几天的大跌几乎忘记,因为,趋势与他判断的一模一样!

无奈摇摇头:“抱歉,我不能给你们任何意见,还是那句话,我……满仓!”

话里带着些许炫耀成分。

然而,他刚说完。

股票走势像是与他作对一样,突然拐头向下,一泻千里,下跌速度与第一天相比只快不慢!

众人:“……”

刘天喜:“……”

直到收盘,仍然没有反弹极限,并且走势图极其难看,所有在技术层面的支撑全都打破,下方……深不见底!

刘天喜打开账户,见里面只剩下一千三百多万。

彻底慌慌张。

要知道,几天之前可将近两千万,短短几天,赔了六百多万!

卖相当于认赔,不甘心。

不卖,又担心继续掉。

想来想去,他想到丁闯……

章节目录

门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门马最新章节